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八章 筹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哈哈哈……”



    姜南柯情不自禁仰天大笑,震得大殿鎏金铜顶嗡嗡作响,直欲要将大殿铜顶掀飞;武奕真人坐在那里,木若呆鸡,即使消息反复确认过,他依旧难想以相信赤眉真君竟然真被陈寻他们诱杀于青梧岭。【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赤眉真君再是丧家之犬,真是孤家寡人,背后没有强横的宗门势力支持,可实实在在也有天人境初期巅峰的修为啊,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青梧岭了?



    田族此次进入天炉秘境的两名宗老,都有法相境巅峰修为,竟然都没能逃出青梧岭?



    这怎么可能?



    要是梧山四宗的六名法相境强者都在天炉,武奕真人还相信陈寻他们有诱杀赤眉真君的可能,但赤松子、纪烈、谷问天、胡太炎、赵承恩、顾馨月等人都在沧澜啊。



    难道说这些年杳无踪迹的常曦,早就秘密潜入天炉了?



    常曦是转世仙躯,虽然才刚刚晋入法相境,但修为不能以常态衡量,此时就有法相境巅峰的战力也说不定,但就算如此,陈寻此时在青梧岭所掌握的战力,也不至于让天人境强者死得不明不白啊!



    火翼妖猿又是怎么回事?



    诸宗费尽心机都围捕而不得的火翼妖猿,怎么可会跟梧山弟子联手伏杀赤眉真君?



    此时武奕真人他们缺少太多的细节,完全想象不出青梧岭之战的险跟恶。



    葛同、卫原二人坐在青玉长案之后,还能按捺得住不动,但心里同样是波澜狂涌、难以平静。



    他们为独占天炉秘境经过大变后孕生鸿蒙元息的好处,保守秘密经营了五年,实际上也得罪了很多人。



    这次春陵君率灵天军直接进入天炉秘境,要将神卫军撤换回云洲,姜明台等人都是默许的;而其他三十六神将宗裔更是直接派出为数不少的强者,随姜春陵进入天炉想要分一杯羹。



    众怒难犯。



    他们这边一时间也是束手无策,只能等庆王与姜明台等人谈判或直接将事情捅到熹武帝跟前,等熹武帝做最后的裁决。



    这也是当初就料想到的。



    哪怕是将天火山脉让出一半去,也是他们所能接受的结果。



    但这样的结果,却未必能让春陵君他们心满意足。



    此时姜氏帝室嫡系子弟,与三十六神将宗裔,几乎都是姻亲关系,共同构成统治云洲、节制七宗的核心力量,要有什么好处,他们都是雨露均沾的。



    庆王一系,仅有苏氏、卫氏属于三十六神将宗裔;武奕真人出身的武氏宗族,地位上要差多少。



    即使是苏牧臣、苏竣臣出身的苏氏,在三十六神将宗裔中排名也是靠后的。



    天炉秘境能孕生鸿蒙元息,主要集中于天火山脉,庆王一系涉及到的宗族,甚至都占不到三十六神将宗裔的十分之一,却要划走一半天火山脉,不要说春陵君不愿意了,姜明台等藏身幕后的老狐狸,以及其他三十六神将宗裔,都不会愿意。



    春陵君率部进驻天炉后,就通过两家关系相近的人传出话来,天火山脉十六道山岭,庆王一系可以保留其三,余下都要划出来由其他各家均分。



    这样的条件,跟他们这边最早的设想,相差又太远了,当然不能轻易让步。



    葛同、卫原不怕春陵君真敢公然血腥屠戮神卫军将卒,但也知道局势拖延下去,对他们会极其不利。



    进出天炉的空间通道,被春陵君控制住,灵天军又撒网似的派出十数路甲卒,进逼各家在天火山中所筑的城垒,其他三十六神将宗裔更是派出大量强者掺杂在里面掀风作浪。



    春陵君不敢对姜南柯以及出身苏氏、卫氏的子弟怎么样,但归附庆王的其他中小宗族,就未必会被放在春陵君及其他三十六神将宗裔强者的眼里。



    葛同、卫原他们都能预料到,冲突是势难避免的。



    姜氏帝室嫡系子弟、三十六神将宗裔子弟,不会直接卷入血腥杀戮之中,但为争种种资源,都暗中支持附属的宗族、宗门明争暗斗;这些年来,为此而死的人,可不在少数。



    在葛同、卫原都担心天火山形势,会往对他们极其不利的方向发展时,怎么都没想到赤眉真君会在青梧岭身亡名裂,就连田氏都有两个宗老、十五名元丹真人陷入进去没能出来。



    “姜君问那边有什么反应?”姜南柯兴奋的走回青玉长案之后坐下,询问专司搜集情报的部将。



    “春陵君那边大发雷霆,听说已将姜彬押入大牢,却暗中将谷阳子等人放走。”



    “谷阳子已经走了?”姜南柯眼瞳透漏凛然杀机,拍着长案大为惋惜的叹道,“竟然叫谷阳子溜走了!”



    不管姜君问怎么推脱责任,谷阳子直接参加袭杀青梧岭,他们这边就有足够的借口,将其截下来或者直截了当的杀掉。



    没想到姜君问却是不傻,竟然第一时间就将谷阳子送出天炉。



    可惜空间通道都在灵天军的掌握之中,不然他们将消息传回云洲,父王那边也能将谷阳子截下来。



    姜南柯大感可惜的拍打长案,又问道:“那边还有什么其他的反应没有?”



    “此前分散天火山脉的灵天军,都在往铜炉堡回缩,并无针对青梧岭的特别动作。”



    “我现在就去青梧岭,跟陈寻汇合。”姜南柯振奋的说道。



    “春陵君此举,应该防犯我们有什么动作,”武奕真说道,“春陵君那边怕是都摸不透青梧岭的虚实,不会再轻易妄动的。”



    “不。姜君问只要有机会,绝对还会想杀掉陈寻的,此时绝不能让青梧岭再有任何闪失,”姜南柯断然说道,“只要青梧岭在,有赤眉真君与田族的前车之鉴,其他家才不会轻举妄动。”



    武奕真人暗感世子此时去青梧岭,多少会有些风险,往卫原、葛同两人看去。



    葛同说道:“我随世子前往青梧岭,铜炉堡一切就靠武奕真人跟卫将军了。赤眉真君身死道消一事,传回云洲,相信其他三位府君不可能继续沉默下去了;这段时间不能再有什么变故发生了。”



    他们此时只要守住十六座山岭,等到其他三位府君不得不出面调解此事,主动权怎么都在他们手里,甚至连半座天火山脉都不用让出去。



    卫原点点头,说道:“春陵君若是举兵进逼青梧岭,陈寻怕是会被迫从青梧岭撤出。青梧岭此时的象征意义极大,确实不能落入春陵君的手里。”



    见卫原、葛同都赞同世子此时去青梧岭,武奕真人说道:“铜炉岭这边应无变故,我也去青梧岭。”



    ************************



    诱杀赤眉真君伏局极其巧妙、精妙,也可以说是险到极点。



    倘若春陵君事后雷霆暴|动,率大军剑指青梧岭,除了率四千子弟撤出,陈寻没有其他选择。



    陈寻已经做好随时撤出青梧岭的准备,倒没想到姜南柯竟然能果断率八千甲卒,先一步赶到青梧岭,跟他们汇合。



    陈寻立时将青梧岭南麓的三座城垒,将姜南柯迎进来。



    姜南柯、武奕真人、葛同也是最关心陈寻联手火翼妖猿伏杀赤眉真君的细节,陈寻就直接带他们到诱杀赤眉真君的崖谷。



    峰谷垮塌,恶战处留下一座方圆万丈的深坑,碎石被红莲焰海反复融化、凝固,坑底形成极其奇怪的形势。



    “自灵天军撤出天炉后,火翼长老就潜回天火山,我起初也没有半点觉察,倒是我手下那些侍魔、顽兽,满山遍野的乱跑,与火翼长老有过几次相遇,却也相安无事。火翼长老有一段时间变身我梧山子弟,潜入青梧岭。那时我是就有所觉察,但发现他竟暗中偷学我梧山的秘法神通,也就没有点破,时间诵读一些能有炼化魔性的道书叫他偷听去,总算是没有白费一番苦心,最终说服他担任我夔龙阁的护法长老。”陈寻九真一假的将这两年多来与火翼妖猿发生的事情,说给姜南柯他们知道。



    武奕真人、葛同、姜南柯,倒不以为假,毕竟看火翼妖猿鸟都不鸟他们的那副鸟样,就绝非是神魂受制后降服的样子。



    也暗感陈寻胆子真大,这样的妖物不进行彻底的降服,哪天狂性大作,从内部摧毁梧山,将易如反掌。



    姜南柯还想跟火翼妖猿近距离接触,武奕真人、葛同都不敢冒这个险,心里想,火翼妖猿之所以愿意助陈寻伏杀赤眉真君,大概是前两年被赤眉真君追杀惨了吧?



    这样的妖物,野性难驯,心眼定是极小。



    也唯有走投无路的陈寻,才会与妖猿合谋吧?



    陈寻手指向子午峰后的数座巨大石窟,说道:“灵天军九千余甲卒,都关押在那里,他们声称是受赤眉真君、姜彬等贼子蛊惑,并没有参与袭杀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无法分辨,只能交给世子来处置。”



    姜南柯点点头,说道:“灵天军与神卫军一样,将领及甲卒多出身三十六神将宗裔及附属宗族、宗族,他们能在峡口束手就擒,说明他们应是受贼子蛊惑。我们不为难他们,但也要等姜君问那边有脸来领人,再放他们离开。”



    陈寻心领神会的一笑,有些事情是庆王府直接出面最合适,田氏两名宗老却是两头大肥羊,他要留在手里,为梧山换几件天阶法宝回来。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