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七章 困兽无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啪!”



    姜君问手里的血影珠应声而碎,挥袖而出,一只青鳞巨爪从虚空中探出,就往跪趴在大殿前的姜彬抓去。【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君上息怒!”魏真出声劝道。



    “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事情是你们能干得成的?”姜君问也知此时就算将姜彬杀了也于事无补,收住八成力道,青鳞巨爪抓住姜彬的左肩摔出殿外去。



    从青梧岭逃回,谷阳子心胆皆丧,刚才一刻清清楚楚感受到春陵君那勃然而发的杀机,更是吓得面色铁青,站在一旁噤若寒蝉,已无半点宗门之主的气度。



    他知道若非魏真等人相劝,姜彬此时已经被盛怒之下的姜君问打成一团烂泥了。



    姜君问心肺都要气炸了,坐回到大殿中央的玉座上,咔嚓一声,竟然不自觉就将万载玄玉雕成的九龙扶手压断,见大殿外守值的扈卫,竟然有一人敢往大殿里探头,姜君问抓起折断的玄玉扶手,就将那名扈卫的头颅打成稀巴烂,以发泄心里的怒火。



    “君上,发兵进剿青梧岭诛灭逆匪,是为当务之急!”魏真振声说道,他也是狠狠的剐了谷阳子一眼,暗道这样没用的货色,难怪处处受制于人。



    魏真心里暗想,要是姜彬、谷阳子能有一点胆气,果断率一万甲卒强攻青梧岭,他们这边最快能在一个时辰内赶到,先将陈寻等人碎尸万段了,之后什么与妖物勾结、谋逆、擅杀府君的罪名,都可以扣到梧山头上去。



    现在倒好,姜彬、谷阳子率四五十人逃回来,将一万甲卒丢在青梧岭,这算什么鸟事?



    魏真心里也极清楚,他们这边不想陷入被动,就一定要先将陈寻等人诛杀,不能让庆王姜澜有介入的机会。



    谷阳子心里苦笑,他知道春陵君及魏真等人对他的痛恨,但当时他与姜彬要是能掌握一万甲卒反攻青梧岭,何苦如此狼狈的逃回来?



    势如山崩,狂澜难挽啊!



    “陈寻此贼与妖物勾结,其罪当诛,但赤眉真君等人都被袭杀青梧岭,梧山四宗的实力要比此前预测的强大得多。此时贸然行动,要再有什么闪失,该如何是好?”右首玉案后一名身穿紫袍的法相真人,振声说道,显然不是赞同此时再有什么雷霆手段。



    当机立断要是能诛杀陈寻等人,自然是好,若是不能呢?



    大家心里都在盘算这个问题。



    一名天人真君、四名法相强者、三十名元丹真人,陷入青梧岭都没有能支撑一炷香的时间,就稀里哗啦的败得一踏糊涂,仅剩谷阳子、姜彬等寥寥数人逃回,梧山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他们就一定有把握将陈寻等人剿灭于青梧岭?



    就算以最快的速度诛杀陈寻等人,梧山四宗叛变,又会在云洲引发怎样的惊天剧变?



    现在他们按兵不动,还可以将事情都推到赤眉真君、姜彬、田族的头上去,是赤眉真君等人因私仇杀人,跟他们这边没有什么瓜葛;而此前也是这么安排的。



    他们要是这时候动了,一切因此所产生的种种后果,就要他们都承担下来。



    不管能不能杀得了陈寻,都会有极严重的负面影响。



    又有一人起身说道:“田族此时潜入天炉的精锐尽损,但相信田族不会善罢甘休,是不是?”



    有人附和称是,田族家大业大,但两名法相境巅峰的宗老损失于青梧岭,也会有断骨之痛、痛彻心扉,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田氏精锐皆在昆洲坐镇,现在辗转三个天域派人去昆洲报信,什么都来不及了?”魏真急躁的说道。



    三十六神将宗族,对春陵君与庆王的态度是模凌两可的。



    三十六神将宗族这次选择与灵天军一起行动,主要还是怨庆王一系太贪心,瞒住鸿蒙元息的秘密想独吞,他们参与进来是想从天炉秘境分得一杯羹,并不是说一定就是支持春陵君继承帝位。



    他们的态度是随时都会发生变化的。



    赤眉真君、苍牙子等人在青梧岭身死道消的消息,是很难瞒住的,魏真不敢想象这消息传出去,会造成多大的震动。



    魏真只知道,一定要赶在诸家态度发生明确变化之前,他们要以雷霆万钧的手段,将陈寻等人毙杀,才有一丝挽回的可能。



    他们现在派人去昆洲找田族,转辗三个天域,庆王姜澜那边得到消息,焉会没有动作?



    到时候不要说三十六神将宗族,策天府其他三大府君、补天阁的几名太上长老,态度都可能从此前的沉默发生惊天的逆转,甚至会直接惊动在上界闭关修炼的熹武帝。



    到时候熹武帝一纸帝诏传来、彻查此事,他们还能再打再杀?



    “禀君上,”一名侍卫狂奔到大殿门口,伏地跪禀,“魏辰求见君上……”



    “让他进来。”姜君问说道。



    “君上,赵芝、周玄远他们都降贼军了,魏辰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才逃出来,第九营彻底完了。”一名黑甲战将扑入大殿就跪伏在地上,痛哭留涕。



    “都降了?”春陵君直觉气血逆行攻心,一口气差点都顺不过来。



    魏真也是眼前一黑,没想到一万甲卒没有怎么抵抗,竟然就都降了。



    天炉秘境,灵气稀疏,聚灵禁制无法发挥什么作用,魏真原指望春陵君能率百余强者赶往青梧岭,先将阵脚稳住,然后再从铜炉堡等人调集大军,应有极大的把握,将陈寻等四千梧山弟子围杀青梧岭中。



    现在连一万甲卒都降了,春陵君再率百余强者赶往青梧岭,就直接面对血腥厮杀,甚至都等不到大军赶到,胜利就已经分了出来。



    这时候,魏真都不知道还要不要劝春陵君行此险计了。



    “君上,赤眉真君、姜彬等人无视熹武帝所立宗法,袭杀青梧岭欲报私仇,身死道消,实是他们其咎由自取啊!”



    此前就持保守态度的将领,得知青梧岭第九营将卒都降之后,这时则更是明确言明立场。



    是该跟赤眉真君、谷阳子、元武侯府进行切割了,这个坑不能再深陷进去了。



    姜君问将身后的玄玉雕龙座砸了个稀巴烂。



    众人都低头不敢吭声。



    谷阳子心里瓦凉瓦凉的。



    “来人啊,将姜彬拿下,押入大牢!”姜君问也是有决断之人,明知事情不再有可为的余地,就要及时割掉烂肉,只是一口气憋在他的喉头,怎么都咽不下去,传令发声都有些打颤。



    谷阳子腿更是发软打颤,此时已没有半分挣扎的念头。



    不要说春陵君的作为了,就是大殿一群法相真人,也不是他能逃脱生天的。



    “谷阳子,你非策天府将帅,与陈寻因宗门私怨而仇杀,本君不能问罪于你。本君就当没有见过你,你走吧,好自为之吧。”姜君问又说道。



    谷阳子愣怔了片晌,都怀疑会不会在他转身之际,春陵君就会出手杀他。



    众人也是不解,此时怎么还能将谷阳子放走?



    魏真忙将谷阳子拉出大殿,也不看被数名披甲扈从按住的姜彬,跟谷阳子传音说道:“姜彬不能走,但元武侯府的其他人,还请谷阳道兄一并带走。不过,谷阳道兄在路上还是要及早想好何去何从……”



    谷阳子这才确定春陵君是真要放他走。



    魏真的话,他也明白,春陵君会极力将整件事限制在谷阳宗、元武侯府与沧澜的私仇上,此前也是这个安排的,春陵君的人没有直接参与,只是默许,但是这样,策天府及春陵君事后都无法阻拦梧山四宗对谷阳宗、元武侯展开血腥报复。



    元武侯府或许还可以仗着姜氏帝系的颜面,从容撤出涂山,赤眉真君身死道消,谷阳子那点实力,怎么抵挡梧山四宗的雷霆之怒?



    谷阳子满心苦涩,跟魏真传音说道:“谷阳宗还有几位元丹真人,身具荒古血脉的弟子也有十数人,魏真人若不嫌弃……”



    “谷阳道兄,你莫要害我魏氏。”魏真苦笑道。



    自族兄魏玄成死后,魏氏就他一个法相真人苦撑局面,魏氏要敢接受谷阳宗弟子,就要将谷阳宗与梧山四宗的私仇承接下来。



    魏真主张春陵君当机立断击杀陈寻,但不会将整个魏族拖入这深坑之中;没有这实力啊!



    谷阳子满心怅怆皇,春陵君要跟谷阳宗切割关系,他们就率举宗逃离固山,云洲之大,哪里又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谷阳道兄,你不要再在这里耽搁了。事出紧急,君上也一时束手无策,或在归途之中,会再有人传话给你。”魏真说道。



    谷阳子有法相境修为,谷阳宗这些年在赤眉真君的支持,容纳此前神宵宗的外门势力,在云洲也有二流宗门的模样。



    哪家若能容留谷阳子等人,实力必能大增,只是现在敢公然踏入这个泥坑的,却是不多。



    此役过后,梧山就是西北域的首宗啊,实力甚至都要更胜神宵宗当年。



    谷阳子此时就跟没头苍蝇似的,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问道:“谷阳宗能投田族否?”



    “怕是不便。”魏真说道,田氏虽然家大业大,但恰恰是家大业大,他猜测田氏更有可能希望大事化小。



    魏真催促谷阳子快走,说道:“庆王世子姜南柯是颇有决断之人,谷阳道兄你再不走,恐怕就走不成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