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六章 杀亡屠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棍影重重,似千山万岳压下,红莲焰海奔腾而出,顿时就将田横等人卷入其中。【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田横等人所组成的山河战阵,由田氏族中两名法相境巅峰强者主导,确实不畏红莲焰海的吞没,但陷在红莲焰海之中,却再无脱身突围的可能。

    陈寻与红茶封堵住田横等人可能突围的缺口,苏武阳等人率四艘金鳞船包抄过来,六百名精锐弓手不要钱似的,齐射青焰莲箭如瓢泼大雨,往田横等人上空覆去,一道道近欲撕裂虚空的爆炸,反复冲击田横等人组成的山河战阵。

    不知道姜彬、谷阳子南逃后,会不会率灵天军一万甲卒强攻峡口作殊死一搏,陈寻此时也顾不上心痛这些炼制不易的青焰莲箭了。

    山河战阵再强,也要田横等人用自身的丹元法力支撑,两名法相境巅峰强者的真身法相,能从虚空中汲取灵气,但维持不了整个战阵的天量消耗,陈寻就不信他们能支撑住十万支青焰莲箭的轰射……

    “我们投降!”

    在山河战阵被撕开的一瞬,红莲焰海的中心传出数声乞怜惨叫。

    陈寻挥手令诸多弓手停止射杀,也让火翼妖猿暂歇到一旁。

    烟尘散去,田族十七名强者,仅剩七人还勉强站在石墟之中;百骸肉身被青焰莲箭加红莲焰海摧残得面目全非的田横,半埋在碎石之中,就剩最后一口气没有咽下。

    赤眉真君与田族合谋,袭杀青梧岭,陈寻自然敢大开杀戒。

    除非春陵君真有魄力敢雷霆万钧,直接调动进入天炉秘境的灵天军,赶到青梧岭将他们歼灭,不然谁都无法往他们头上扣什么罪名。

    这一切都是赤眉真君等人咎由自取,真要治罪,也是先将逃亡的姜彬、谷阳子抓起来砍掉头颅再说。

    田氏族人此时乞降,照熹武帝在云洲所立的律法,陈寻也不能赶尽杀绝;甚至日后田氏要拿法宝赎回这些战俘,陈寻都不能拒绝。

    当然了,依靠修为境界的不同,赎回这些战俘的筹码,必不会低就是了。

    陈寻也乐意拿这些被他杀得屁滚尿流的战俘,换两三件天阶法器回来。

    “三个数内,你们都自毁元丹,对天道立誓,永生之年都不得与我梧山为敌,我许你们投降。”陈寻喝令道。

    七名田氏强者满脸苦涩,也知道自毁修为、交出法器,是乞降的前提条件。

    看到赤眉真君都身死道消,大家都领教过陈寻的杀心是何等之重,根本就不可能给他们半点讨价还价的余地。

    要想活命,他们就得照着做。

    至于对天道立誓、不与梧山为敌,那就根不算什么了。

    他们经此一败,被迫迄降活命,道心已经破掉,今生都无望突破当前的修为,天道大誓对他们来说,反而不是太强的约束。

    退一万步说,就算以后不能再与梧山正面为敌,返回田族,还是能派上其他的用场。

    在七名田氏强者自毁元丹、立下天道大誓后,陈寻又让苏武阳拿出七枚锁魂印,从这七人心头血中抽取少许魂魄,锁入锁魂印中,以免他们有什么异动。

    剩下田横等三人就剩下一口残气,陈寻则将他们的五识封闭起来关押即可。

    收缴上来的法宝、丹药,都暂时收拢到一起,陈寻现在还没有时间去一一甄别其用处。

    陈寻很快转身飞回峡口,苍牙子横尸碎石之中,早已经魂飞魄散,但他最后的反击,还是令赤海、蛇无心、金狼他们身上都伤痕累累。

    “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苏守思服用过乾元如意丹后,还勉强能站起来,飞到陈寻身边,看满谷的残墟碎石,他也没有想到梧山有朝一日,能毙杀天人境强者。

    虽然说赤眉真君率人袭杀青梧岭之时,就是你死我活的必杀之局,但这后续的摊子还需要去收拾。

    苏守思一时间也不知道这残局要怎么收拾。

    春陵君率灵天军突然进入天炉秘境,此时进出云洲的空间通道都还在灵天军的掌控之中,甚至连庆王世子姜南柯、神卫军苏统领卫原等人,都被控制在铜炉岭北城不得自由。

    春陵君知道赤眉真君身死青梧岭后,会有什么反应?

    不算其他三十六神将宗族进入天炉秘境的强者,十数万灵天军甲卒就绝非他们此时能抗衡的;春陵君本身就有天人境中期修为,身边更是强者如林。

    要是春陵君封锁空间通道,防止消息泄漏到云洲去,然而派出大军进攻青梧岭,他们这边还要早做准备防范才行。

    “将诸弟子都集结起来,峡口外灵天军倘若不降,尽歼之!”陈寻咬牙说道。

    “啊!”苏守思讶然失声,没想到陈寻真要一不做二不休,要干脆将峡口外的一万灵天军都歼灭掉。

    “赤眉真君是策天府府君,受封神威将军,姜彬更是峡口外灵天军的统兵大将。他们袭杀青梧岭,我们自然有理由相信,峡口外的一万灵天军都已经跟他们叛变了,”陈寻冷声说道,“他们若是不降,还敢继续跟着姜彬、谷阳子这些残寇与我梧山为敌,不杀他们血流飘忤,他们会当梧山四宗是面团捏的!”

    “对!”宗崖飞过来,独臂袖于身后,说道,“姜彬若敢率峡口外灵天军与我们为敌,这一万灵天军就是跟他们同罪,我们没有不斩草除根的道理。姜彬、谷阳子要是弃营而逃,那峡口外灵天军一万甲卒根本就不足为虑,除了投降,没有他途可选。”

    苏守思心想也是,赤眉真君身亡,要是姜彬、谷阳子等人再弃营南逃,峡口外的一万灵天军就是群龙无首的散卒,也许火翼妖猿单打独斗,就能将其大营杀穿。

    不管往后的局面怎么演变,此时绝不能让这一万灵天军直接威胁青梧岭;落在他们手里,就是跟春陵君谈判的筹码。

    春陵君真要有雷霆决断,派大军进剿青梧岭,他们还可以往天炉深处撤退,而庆王世子姜南柯、卫原等人,也不会是吃素的。

    **********************

    姜彬、谷阳子等人退回到营帐,欲哭无泪,没想到他们自以为是的必杀之策,竟然会败得如此之惨。

    赤眉真君身死魂散,苍牙子没有逃出来,田氏十七名强者没有逃出来,随他们而动的十四名元丹真人,最终仅逃出六人。

    谁能想象他们会败得这么惨?

    一名天人真人、四名法相真人,三十名元丹真人,最终竟然仅有一名法相真人、六名元丹真人逃出来?

    谁敢想象?

    姜彬心里如千刀万剐,恨不能将心掏出来看看,是不是都快粉碎。

    谷阳子心如死灰,一屁股瘫坐在玉座上,根本就没有半点法相真人应有的仪态。

    其他逃脱生天的五名元丹真人,一会儿咬牙切齿跳起来说要杀回青梧岭,一会儿叫着要请春陵君派大军扫平青梧岭,都跟得了失心疯似的。

    “杀出来了,沧澜侯率部杀出峡口!”一名扈卫不等通报,直接推门进入用术法直接塑造出来的石殿。

    “什么?”姜彬惊立起来,大叫道,“这杀贼竟敢冲杀灵天军的营帐?”

    姜彬慌不择路的飞出石殿,就见光线昏黑的远处,六艘金鳞船正载满杀气腾腾的四宗弟子杀出峡谷。

    两艘龙牙舟想要挡住去路,就被密集的青焰莲箭从两侧齐射摧毁,火光映照,就见两艘龙牙舟上的甲卒根本无法抵挡青焰莲箭齐射所产生的冲击力,纷纷在烈焰中粉身碎骨。

    “赤眉、姜彬勾结逆贼袭杀神卫军大将,意图谋反,赤眉头颅在此、证据确凿,尔等还敢助纣为虐,不缴械投降,胆敢反抗、逃亡者,皆是同罪,杀无赦!”

    听到陈寻声音响彻天地,姜彬恨不能将他的肉撕下来生食,没想到陈寻竟然将赤眉真君的头颅悬挂在战旗之上,往峡品外逼来。

    “怎么办?”姜彬身边的扈从都慌了神,今日直接参与袭杀青梧岭者不多,但他们都是姜彬的嫡系亲信,看到仅姜彬、谷阳子等数人逃出,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隐藏消息,谷阳子、苍牙子倒没有什么弟子随行进入天炉秘境。

    谷阳子这一刻也是心冷似冰,心知他们的惨败根本就瞒不住军中的其他将领。

    看到军中其他将领都没有跑过来跟他汇合,反而是收缩己部将卒,避免与梧山弟子直接冲突,姜彬也知道大势已去,没有谁会在这时听他的将令,跟梧山拼死搏杀的。

    他们此时也没有跟梧山拼命搏杀的本钱。

    要不想后路被断,只能立即南逃,先见到春陵君再说。

    姜彬与谷阳子对望一眼,都知道彼此心里的意思,甚至都顾不上去收拢其他的嫡系将卒,就带着身边数十人亲信,化身虹影,往南边铜炉岭狂逃而去。

    姜彬弃营而逃,其他将领却不能逃。

    他们一逃,就成了赤眉真君、姜彬他们的同谋共犯。

    不能逃,梧山四宗弟子又杀气腾腾的杀出,谋逆、袭杀神卫军大将的罪名已经扣了过来,他们这边又人心涣散,还能有什么选择?

    就算人心不涣散,他们又能如何?

    赤眉真君堂堂天人真君都被杀死在青梧岭中,姜彬等人弃营南逃后,剩下的将领里仅四人拥有元丹境修为,面对杀气腾腾的梧山弟子,他们连坚守半天的实力恐怕都没有。

    只有投降,等候春陵君及策天府出面处置这事。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