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五章 残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云海晓风、小贰上茶、风中竹、黄秋平、xw、正版牛牛、jackz、萧然钱塘、胖子绿茶酥、学弹琴等兄弟们的慷慨捧场!)

    赤眉真君头颅骨滚地,肉身百骸就算是彻底摧毁,他的元神也被三十六道神力锁链紧紧缠缚,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失去肉身之后,赤眉真君的元神,比元丹真人都要虚弱。

    陈寻不会炼化赤眉真君的元神,但也不会容他有夺舍或转世的可能。

    梧山四宗根基还谈不上稳固,必要时应有雷霆手段,令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心生畏惧,陈寻示意苏守思他们将赤眉真君的元神震碎,任其消散在炎煞火风之中。

    看到四艘金鳞船从两翼包抄过来,苍牙子、谷阳子皆知大势已去,当即就毫不犹豫往南突围;姜彬在四五千丈外,动作更快。

    田氏两名宗老,也是最快速度化身两道惊虹,与南侧的田横等族人汇合。

    “格你娘的!”赤海展开翼魔,像是一片幽沉的黑云浮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往离他最近的苍牙子猛扑过去。

    刚才为给陈寻他们毙杀赤眉真君争取时间,赤海、蛇无心、金狼奋不顾身来扑出来。

    两个照面间,赤海就被重重焰掌、道道剑光中被打断好几根骨头,痛得呲牙咧痛,都怀疑今天怕是要交待在这里,这会儿哪会容这些龟孙子从容逃走?

    苍牙子遁速已经提到极致,未曾想到闪出数百丈,就有六道利爪像是从虚空中探出,化作无数残影就往他的面门抓来。

    苍牙子反应也是极速,手中灵剑挥舞,数道凌厉剑气撕天裂地而出。

    赤海骨翼一翻,身影鬼魅似的避过剑气,暗金色的利爪抓在苍牙子的头颅上,被一道玄光猛然震开。

    赤海此时还没有跟苍牙子这一级数强者单打独斗的实力,但他的目的仅是拖住苍牙子而已,只需要一个呼吸,陈寻、北玄甲、红茶、火翼妖猿他们就能赶过来围杀苍牙子。

    苍牙子也知道这个道理,此时也是拼命将吃奶的力气使出来,一柄龙牙剑掣空而去,四周昏暝的光线陡然变成漆黑一片,四只鳞爪探出,暗黑才骤然破碎,龙牙剑竟在骤然间变化成一头黑幼蛟龙,往赤海扑咬过去。

    不像他人随意聚变数十丈、上百丈的巨形法相,苍牙子手中龙牙剑所化的黑蛟仅六七尺长,然而所透漏的气势却是绝强,陈寻怕赤海吃亏,定住追杀谷阳子的玄辰灵剑,在虚空中猛然转身,化作十丈长的暴烈剑芒,就往黑幼蛟龙斩去。

    轰然巨响,黑幼蛟龙被玄辰灵剑震碎,龙牙剑从半空栽落,苍牙子飞起将龙牙子抓到手里,心起狂澜,没想到陈寻才元丹境巅峰修为,竟能在一招之间硬生生的将龙牙剑所化的黑幼蛟龙震碎。

    陈寻手掐剑诀,御使玄辰剑在半空震颤不休,剑气以一化百、以百化万,有如山洪狂|泄而出,就往苍牙子卷去。

    苍牙子挥动龙牙剑,剑影如墙、如山、如崖,陡然间立在身前,将陈寻御使大逍遥剑诀所化的剑气之海挡住。

    然而陈寻所御剑气如长河落日、海啸天涯,剑浪层层相叠汹涌扑来,一波猛过一波。一个呼吸之间,苍牙子就觉他身前如山崖而立的剑影岌岌可危,将要被摧垮,左手忙从怀里取出一面三寸大小的三角灵旗,以丹元法力摧动,九道玄黑幽光卷出,像破冰巨舟一般,如切瓜剁菜似的将横在身前的剑气之海切割开来。

    苍牙子随身所携带的法宝无数,赤眉真君都远有所不及。

    这也难怪。

    神宵宗破灭之时,无数法宝在对抗魔龙乾余骨时被摧毁,赤眉真君手里也仅有一面用赤阳殿残片炼制的天器灵旗,之后数十年都是在策天府的支持下,恢复天人境修为,还没有时间重新积攒身家。

    苍牙子却是出身姜氏的旁支子弟,修炼两千余年,控制栖云山宗门也有千年之久,修为虽然不及赤眉真君,但论及身上天阶法器的数量,却非赤眉真君能比。

    陈寻不知道苍牙子那面灵旗竟有如此异能,没想到他以大逍遥剑诀御使的剑气之海,就被这样苍牙子所破,但已经无关紧要,北玄甲所御使的金甲战将已经横跨虚空,玄光巨戟直接往苍牙子的后心捅去。

    “啊!”

    苍牙子虽然有灵甲护体,但被金甲战将一戟打得横飞而出,未等他在半空调整身姿,迎面又是赤海狂乱如风暴的暗金爪影。

    这时候蛇无心、金狼都缓过气来,参与到对苍牙子的围杀之中。

    他们第一目的不能让苍牙子逃了,第二才是撕裂苍牙子的防御,将其毙杀。

    北玄甲所御使的金甲战将,足能将苍牙子压制住,陈寻就御使玄辰剑,继续往南狂杀而去。

    谷阳子、姜彬两人都是第一时间拼尽全力南逃,但也有反应慢半拍的。

    陈寻连赤眉真君都敢杀,可不管这些人是不是跟苍牙子一样出身姜氏。

    他们今日追随赤眉真君袭杀青梧岭,一切后果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玄辰剑以一化十、以十化百,百余道暴烈剑芒就将两名元丹真人卷入其中。

    苏守思、宗崖、苏棠、青璇他们以捆仙诀缠缚赤眉真君时,都受到极其严重的反噬,组成玄衍大阵的数百弟子,绝大多数都瘫倒在甲板上,甚至还有十数人阖然逝去。

    毙杀一名天人境强者,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陈寻、北玄甲、红茶都身负重伤,这时候只是搜窍刮脉的催动所剩无几的丹元法力,追杀残敌罢了。

    然而两艘金鳞船刚才仅仅是启动防御禁制,所储积的灵气还没有怎么消耗,这时候两艘金鳞船上空玄光涌动,一道道电弧金蛇翻滚而出,即刻化作两道粗出儿臂的紫宵雷柱,横穿数千丈的虚空,直接将两名元丹真人从半空轰落。

    金鳞船所炼入的封禁级法阵,是在玄雷阵基础上升级的紫宵玄雷阵,实际就是将天器紫宵雷霆塔法阵化。

    每一艘金鳞船,都相当于简版化的紫宵雷霆塔,汲足灵气后虽然还不能聚变雷印,但能蓄积九道紫宵雷柱。

    这时候不会再留什么后手,陈寻已经下达杀无赦的命令,主持法阵的弟子,自然是第一时间,将紫宵玄雷阵所蓄积的九道紫宵雷柱轰出去再说。

    看到这一幕,田横已经是魂飞胆丧。

    他们的反应,毕竟不如姜彬、谷阳子等人,还想保持完整的山河战阵进退。

    两名田族宗老,组入山河战阵之中,气势是在陡然间直冲云宵,十数人通过战阵联结为一阵,加上田族两名宗老以及田横等人手里都有天阶法器护身,进攻、防御,甚至都要远胜单打独斗的赤眉真君。

    然而战阵最大的弊端就是进退不够灵活。

    在退到南麓峡口时,四艘金鳞战船就从两翼包抄过来。

    让姜彬、谷阳子逃走,陈寻就懊悔不己,此时仗剑站在一艘金鳞船的甲板上,虎视眈眈的盯住田横等人,看他们都穿黑袍,猜测他们应该都是出身田氏的强者。

    赤眉真君、元武侯府与他们是数十年的死仇,为争夺在涂山两侧的生存空间,迟早必有一场死战。

    他虽然跟田横有私人恩怨,但不至于让田族派出这么多强者来为田横撑腰发泄私愤,田族的目的应该就是侵占青梧岭。

    为青梧岭诸多灵脉所孕生的鸿蒙元息,田氏也确实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红茶掏出一把乾元如意丹吞入腹中,直接横立峡口上空,封堵住田横等人的退路。

    不得不说,有两名法相境巅峰强者组入的山河战阵,威力当真是惊天骇地,六百名弓手齐射青焰莲箭,竟然都无法将眼前的山河战阵撕开。

    火翼妖猿悠然自行的坐在一座高崖上,天火石棍随意的挑在肩上,也不说直接跳下去毙杀田横等人,而细鳞爪掌摸着下巴,饶有闲暇的看着陈寻。

    “这蠢猴真是一点都不蠢!”陈寻心里苦笑。

    此役过后,就已经将田氏得罪干净,此时自然没有必要留半点情面,但若无妖猿相助,他们怕是难将田横等人留下。

    一旦拖延到姜彬、谷阳子等人与峡口一万灵天军甲卒汇合,恐怕又会有其他的变故产生。

    陈寻想也不想,将叠浪九势与斩龙戟两门神通,直接打入火翼妖猿的脑海深处,传念道:“这便是猿兄所想修行的叠浪九势与斩龙戟,此时还要请猿兄再加一把劲……”

    “你刚才骂本圣蠢猴的帐,还没有算,接下来,你还好意思再求本圣相助?”火翼妖猿在峰崖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又用天火石棍挠了挠后背,示意陈寻应该还要有些其他的表示。

    陈寻恨不得将赤海拉过来爆打一顿,妖猿这坐地讹价的臭毛病,百分百是从赤海身上学来的。

    “此役过后,天炉的形势会发生怎样的异变,想必猿兄心里也能清楚,”陈寻说道,“猿兄若是还想单打独斗,天炉秘境怕是没有你的容身之地,更不要说独占天火峰修炼了。猿兄要是不嫌弃,夔龙阁还缺一名护法长老,只要猿兄加入夔龙阁,梧山诸多神通秘法,猿兄都可以用功绩换去修炼。”

    “本圣纵横天下多么逍遥快意,怎会自找苦吃,去受宗门约束?”火翼妖猿打了个哈哈说道,显然陈寻的提议对它没有什么吸引力。

    “夔龙阁对护法长老的约束甚少,只要不滥杀无辜、不泯灭天道即可,完全不会要猿兄为夔龙阁做什么事情,”陈寻说道,“只要猿兄加入夔龙阁,赤海以后都听你的使唤。”

    “你不骗我?”火翼妖猿问道。

    “我何时骗过猿兄?”陈寻问道。

    赤海还在远处拼了老命,跟蛇无心、北玄甲、金狼围杀苍牙子,没想到这会儿陈寻已经将他廉价卖出去了。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