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三章 入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北玄甲摧动玄兵印,能从虚空汲取无尽灵气,汇聚金甲战将,与红茶联手,各自都将叠浪九势发挥到极致,千丈方圆内拳影、戟影、幢影交错,势如长河狂卷、星光铺地。【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这样的声势,陈寻看了也是暗暗心惊,心想他就是将青莲战甲摧发到极致,也难在北玄甲与红茶的联手支撑多久。

    火翼妖猿却能始终在正面承接北玄甲与红茶的联手攻势,陈寻暗感它妖力雄浑磅礴,战力比他此前推测的还要略胜出一筹啊。

    两三千丈方圆之内的崖石,已经被粉碎得不能再粉碎。

    谷底坚硬的岩层,也被一层层摧毁,往下加深了有好几百丈,像是一座巨大的天坑出现在群岭之间。

    苏棠、青璇她们看此情形,也都是触目惊心、血液沸腾,担心脚下的山岭随时都有可能垮塌掉,心里都想,要是他们正往地底打下去,波及到谷底的灵脉,那真就有乐子了。

    也恰是北玄甲、红茶联手,与火翼妖猿面对面的狂攻,激战才始终在谷底进行,从外面只能不时看到斩破苍穹的光华雷柱。

    这一战打得酣畅淋漓,火翼妖猿直叫痛快,不想收手;对北玄甲、红茶而言,更是难得磨砺战技及武道神通的机会。

    陈寻安静的站在一艘金鳞船的甲板上,看着谷底的惊天大战。

    苏守思站在陈寻身边,则随时注意外围峰岭的动静。

    蓦然他间神色一凛,传音告之陈寻:“子午峰哨岗刚刚失去联络……”

    “好,他们应该是进来了!”陈寻抬头往子午岭方向望了一眼。

    火山岩覆盖天空,远山一片昏暝,在视野里子午峰仅是一道极淡的虚影,根本看不清那边发生了什么。

    不要说整个青梧岭绵延三四千里了,就是南麓千里方圆的山岭,在封禁级法阵受到极大限制之时,也无法依靠四千弟子守得滴水不漏。

    不过青梧岭南麓三千丈以上的崖峰,苏守思、宗崖他们都增设哨岗,彼此间用信符随时维持联络,以防止强敌渗入青梧岭深处。

    子午峰哨岗刚刚失去联络,则意味着东南麓两百里外已经出现缺口。

    “是否通知武阳他们过来合围?”苏守思传音问道,他们前后从梧山一共调了六艘金鳞船来,这边才仅有两艘。

    普通弟子战力甚弱,唯有借封禁级法阵、战阵,才将分散的微弱战力拧成强大的一股,予敌重创。

    “武阳他们先不要动,免得太早赶过来会打草惊蛇。他们没有直接调动灵天军的甲卒强攻南峡,说明他们的首要目标是我,”陈寻一脸平静,好像是在谈一件跟他完全无关的事情一样,说道,“杀不死我,他们再好的谋算,都会落到空处。”

    四宗调入天炉秘境修炼的人马虽说高达四千人,但多为真阳境中后期的弟子,就算全部毙杀于青梧岭,也无法动摇四宗的根基。

    苏守思心想藏身幕后赤眉真君、元武侯姜矍,不会为了杀死梧山四千名普通弟子,就承担擅杀友军的罪名,承担梧山四宗对元武侯府、对谷阳宗全面开战的风险。

    唯有杀死陈寻,他们才有可能抓住主动权;唯有杀死阵寻,他们才有可能压制住庆王不为四宗出头。

    苏守思还是有所担心,传音说道:“他们这次的目标是你,必求一击得手,恐怕赤眉真君此时已经亲自从子午峰方向潜进来了。”

    在云洲,苏守思神识能感应到两三百里外的微弱气息,但在天炉秘境,他的神识都延伸不出三五里远,受到严重的压制。

    这次他们故意放开缺口,引蛇入洞,但赤眉真君、姜矍等人都不是傻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是雷动天惊。

    苏守思怀疑除了赤眉真君外,谷阳宗、元武侯府可能都有一批强者藏在姜彬营中,一起潜入天炉了。

    “他始终想杀我而后快,这次我还就怕他不进来呢!”陈寻冷冷一笑,张口吐出青滢剑气,转眼在身前化成一柄寒光闪烁的灵剑,随陈寻化为虹影,往谷底杀去。

    火翼妖猿不知道外围的动静,看到陈寻杀气腾腾的掣剑杀往谷底,只当陈寻出尔反尔,想要将它杀死,不认旧债。

    火翼妖猿一双离火妖瞳怒睁,满目透出层层叠叠的红莲虚影,怒喝道:“你们人族真是卑鄙奸诈!”

    惊天动地的一声怒吼,火翼妖猿的六丈金身陡然拔高丈余,气势更是磅礴,举起石棍就朝陈寻的头颅轰去。

    陈寻与红茶、北玄甲摧动的金甲战将并肩站在一起,手中灵剑挥动,御使大逍遥剑诀,金色剑芒以一化十、以十化百,很快就扩大成百丈方圆的剑气之海,往火翼妖猿狂卷过来。

    “猿兄,莫要恼怒,我看北玄甲、红茶联手都敌不过你,一时技痒才下场来,”陈寻传音笑道,“你要是怕了,我退回去就是。”

    “本圣岂会怕你们这些蝼蚁?”

    火翼妖猿见两侧石岭上,不仅两艘金鳞船已经启动防御禁制,裹入玄光青莹的灵罩之中,就连苏守思、宗崖、苏棠、青璇等人都在金鳞船的甲板上结成玄衍大成,怎么叫它不起疑心?

    它此时可以说是陷入重围之中,一旦苏守思、宗崖等人依仗金鳞船,都发动凌厉攻势,绝非它能独力承受。

    不过,火翼妖猿生性也是狂傲,即使怀疑陈寻他们居心叵测,但打得如此酣畅淋漓,断没有抽身逃跑的道理。

    火翼妖猿将手中石棍摧动到极致,红莲烈焰弥漫而出,瞬眼间化为红莲焰海扩大至千丈方圆,往陈寻他们狂卷而去。

    在剑气之海、无边戟影、拳影、幢影的摧逼下,红莲焰海难近陈寻他们分毫,被迫往两侧的石崖分卷,就见深褐色的崖壁,很快就融化为炽热的岩浆,往谷底倒灌……

    火翼妖猿醋战到此时,才将一身磅礴雄浑的妖力摧动到极致,直觉浑身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也不管眼前合围之势是不是陈寻针对它设下的陷阱,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将陈寻打趴下来再说。

    “你这蠢猴,石棍快击我左胸前侧!”

    火翼妖猿狂性大作,正要大开杀戒,就听得陈寻将一缕神念直接传入它的脑海。

    火翼妖猿也是愣怔一下,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却见陈寻左胸前端的气机陡然转弱,确实有机可趁。它不管是不是陷阱,石棍前指,一道粗如儿臂的赤火匹练脱棍而出,就往那边气机薄弱处轰去。

    陈寻受此一击,整个人就被打得从两道石岭间的缺口横飞出去。

    陈寻在半空中调整身姿,就听见身后咔嚓巨响,从地底钻出一只金色的巨爪,就朝他的面门抓来。

    陈寻将早就准备好的两朵青莲弹出,封住金色巨爪的去路。

    那只金色巨爪一闪,随即为千万重金色焰流往陈寻狂卷而来,极瞬之间就将陈寻整个人吞没进去。

    一茎青莲舒展而出,将比红莲烈焰都要暴烈数倍的金色焰流挡住身外三尺、难进分毫。

    借此一瞬之机,陈寻身形暴闪,夔龙九遁摧发到极致,数道残影还留在原处,他人已往山谷狂退。

    机会难得,赤眉真君岂容陈寻就此逃脱?

    他整个人裂地而出,泥石未动,身形就如鬼魅,贴到陈寻身后,手里灵幡挥动,一只只金色巨爪脱幡而去,往陈寻后背心抓去。

    几乎在眨眼间,陈寻体内的法力就消耗掉三成。

    陈寻暗暗心惊,若非他在天火峰地底苦修数月,修为大幅精进,他在赤眉真君这种级数的强者面前,根本就没有半点挣扎的余力。

    不要说诱敌入彀,怕是不等他退到谷底,就要被这无尽的金色巨爪撕成骨肉渣子了。

    陈寻拼命摧动青莲,封住金色焰爪,见火翼妖猿蠢乎乎还要朝他攻来,大喝道:“你这蠢猴,想修我梧山神通,此时不出力争功,更待何时?”

    火翼妖猴刚才打得狂性大发,但终究不蠢,听得陈寻大喝,陡然明白刚才陈寻在两侧山岭所布的合围之势,实际是要诱强敌入彀!

    火翼妖猿手里赤火石棍余势未消,挥卷红莲焰海就绕过陈寻,往赤眉真君袭去。

    赤眉真君心惊欲裂,怎么都没有想到火翼妖猿跟陈寻等人打杀得如此凶烈,竟然是演出来诱他入彀的一出戏。

    他潜入百丈外的地底,看到宗崖、苏守思他们据两艘金鳞船峙守两侧石岭,随时都能发出凌厉攻势,但他也打心底认定他们必定早就将气机死死锁在火翼妖猿的身上。

    在陈寻被击出谷口的一瞬,无疑是他毙杀陈寻的最佳良机。

    谁能想到,在他追入谷底的一瞬,梧山众人未但没有出现一丝混乱,数百道气机就已经将他锁住。

    “锁!”

    三十六道神力锁链分从宗崖、苏棠、青璇、苏守思四人身后,像三十六道金色巨蛟挣扎而出,交织成一道金色巨网,往赤眉真君锁去。

    捆索诀还是赤眉真君早年从上古残卷中悟得的神通,只要被气机锁住,就是天人真君都没有闪避的可能。

    宗崖、苏棠、青璇、苏守思借玄衍大阵之力,发动的攻击也比不过火翼妖猿手中石棍的惊天一击,但三十六道神力锁链,却能将赤眉真君死死锁住。

    哪怕是将赤眉真君锁住三五秒钟,也能让陈寻、红茶、北玄甲、火翼妖猿将战技、剑诀、棍势摧发到极致,都狂轰到赤眉真君身上去,都能让四百名精锐弓手,将无数青焰莲箭狂轰到赤眉真君身上去……

    只要赤眉真君身上没有纯阳道器级数的防身法宝,他就是陆地神仙,这次也只能饮恨青梧岭!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