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二章 密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大量的火山灰飘浮在青梧岭的上空,像是黑色的天幕,将天地笼罩得一片昏暝,谁都无法望远,神识延伸也穿不过那火山灰的隔挡。【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姜彬将兵马驻扎在青梧岭南麓峡口外的缓坡里,他在百余黑甲扈卫的簇拥下,站在一座孤高千丈的石崖之巅,能感受到一**激烈的天地元力乱流从石岭后的峡谷里涌出。



    两百多里外的峡谷上空,隐隐约约光华乱斩,火山灰覆盖天阶形成黑幕色的铅云也被撕得支离破碎,就像被卷入无边乱流之中。



    这么大的动静,只有天人境强者交锋才能搞出来,但隔着数座石岭,姜彬无法看清内侧具体的情形,只能隐约的看到一座座崖山正被摧枯拉朽般摧垮。



    青梧岭深处到底发生了什么回事?



    有强如天人境的妖兽闯进青梧岭?



    但看驻守在青梧岭南麓峡口的四宗弟子阵形整饬,而诸多岭脊都有四宗弟子严阵防守,似乎丝毫未受到石岭另一侧的激战影响?



    难道四宗调集青梧岭的战力,已经能轻松应对天人境强者的突袭?



    姜彬心头波澜起伏,他猜不透,看不透。



    春陵君令他率部进逼青梧岭,是要让他在青梧岭南麓跟陈寻形成分庭抗礼之势,并没有明确说要他以武力强占青梧岭。



    陈寻与他几头侍魔都留在青梧岭,更难推测陈寻在青梧岭囤积了多少支青焰莲焰,真要强占青梧岭,姜彬也不得不考虑要为此付出多惨重的代价。



    春陵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瞒过庆王、苏竣臣,率灵天军汇同诸族强者,进入天炉秘境,主要是造成灵天军与神卫军在天火山脉分庭抗礼的事实。



    天火山大喷发,天炉秘境经历如此大变,很多人都预测到数千年之后,天炉很可能会变成适宜人族栖息繁衍的中千世界,但没有谁想到,天地演变会孕生鸿蒙元息。



    在此之前,姜彬都没有听说过鸿蒙元息这事。



    云洲所有的天人境强者,都没有想到这上面去。



    上界自然有了解鸿蒙之道的强者,但这些强者闭关修炼,动辄数十年、上百年,平时谁都不敢去惊动。



    就连策天府在天炉秘境的诸多调整及兵力部署,册封姜南柯为天炉郡侯等事,都没有惊动此时正在上界闭关修炼的熹武帝。



    最后还是田氏老祖月前在上界出关,知道天炉秘境所发生的剧变之事,才指出天炉秘境极有可能孕生少量的鸿蒙元息。



    这时候,众人才恍然大悟,庆王一系这数年不计余力将大量弟子、资源调入天炉秘境,所图谋的是为了什么!



    各家当然可以上禀熹武帝,请熹武帝主持公道,划分天炉秘境的这块蛋糕,但这么做的话,怎么跟庆王一系争天火山脉?



    这时候大家都看明白了。



    天炉秘境若有鸿蒙元息孕生,必以祖脉天火山最为浓郁、集中。



    庆王一系这几年将大量的资源及弟子调入天炉秘境,也都全部集中在天火山脉的范围以内。



    说白了庆王一系心里也很清楚,他们不可能封住口子,不让其他家弟子进入天炉秘境修炼,但他们目的十分明确,就是独占天火山脉。



    此时要是请熹武帝出来调解、主持公道,熹武帝凭什么强令庆王一系将经营数年的天火山脉让出来?



    策天府那边,甚至早就将天火山脉的区域分封给姜南柯等人了,没有合适的理由,凭什么强夺他人的封地?



    庆王一系这些年的秘密部署,不就是抢占宗法、既成事实上的制高点吗?



    他们要是这时候上禀熹武帝,请熹武帝出来调解,只会处处受制于庆王一系,到时候最大的可能,就是各家在天火山脉以外,分得一块区域,迁入弟子修炼,这怎么能叫人甘心?



    好在除了他们这边不甘心外,其他诸如田氏、虞氏等家都不甘心。



    既然庆王一系想用既成事实压制他们,那他们只有直接出兵进入天火山,形成分庭抗礼的既成事实,才有可能跟庆王一系瓜分天火山脉。



    *********************



    这时候有十数身影从南面御空飞来,像幽灵一般,飞抵姜彬身后千丈外的石崖,姜彬才陡然惊觉。



    姜彬大吃一惊。



    他虽然被峡口内的巨大动静所吸引,但来者接近千丈范围以内,才叫他惊觉,意味着这十数人的修为,都不比他差多少。



    “姜兄,多日不见。”



    未待姜彬出声示警,一名黑衣人传音喊道。



    听得是田横的声音,姜彬示意左右骤然间戒备列阵的扈卫退下,拱手行礼道:“是有多日未见了,田兄怎么赶到这边来了?”



    见除了田横外,其他人头脸都藏在黑袍罩帽之中,姜彬心想他们应是田氏派出的强者,最强的两人竟然连他都看不透,应有法相境巅峰的修为。



    田氏一族,除了老祖晋入涅盘外,族中就有三名天人境强者,独力经营昆洲一域,加上其他附庸的大小宗族、宗门,田氏实力之强,已远非其他的三十六神将宗族能比。



    天炉秘境天地异变所发生的鸿蒙元息不会太多,对修为在元丹境以上的强者,益处或许不会特别大,庆王一系也大量调集低级弟子进入天炉修炼,但这恰恰是宗族、宗门极重视的根基培养。



    再强大的玄修,都有殒落的可能,唯有宗族内源源不断有强者踊现,才能奠定万世基业。



    这也是大家抢红眼要插手天炉秘境的根本原因。



    鸿蒙元息的秘密是田氏老祖指破,田氏自然不可能甘落人后,不派强者到天炉秘境来分一杯羹的。



    没等田横说出他此行的来意,他就被石岭那头惊天动地的巨大动静所震惊,回头看向族中的两位宗老,见他们也都是眉头紧蹙的盯着远处上空的乱斩光华。



    田横看向姜彬,问道:



    “青梧岭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么大的动静?”



    姜彬摊摊手,暗想他要是知道详情,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会不会是天火山里有什么强横妖物闯入青梧岭?”田横抑制不住兴奋的问道。



    姜彬将田横脸上的兴奋看在眼底,心里一跳,试探的说道:“或有这个可能。”



    田横却是不傻,看得出姜彬的试探之意,说道:“云洲知悉鸿蒙之道的修士少如毛凤麟角,就算是补天阁的典藏里,也都没有关于鸿蒙元息的记载,偏偏庆王一系竟能在数年前就果断做这样的部署,姜兄,你不觉得这件事背后有很多的蹊跷吗?”



    “田兄是说可能是陈寻提醒了庆王?”姜彬问道。



    “姜兄,你们元武侯府跟梧山四宗明争暗斗了数十年,姜兄你觉得呢?”田横问道。



    姜彬心里一叹,这时候确知田横就是奔青梧岭而来的,心想天炉秘境能孕生鸿蒙元息一事,都是田氏老祖点破的,他们所能想到的事情,田氏多半也都能推测出来,此时没有必要遮遮掩掩。



    “陈寻虽然是神宵宗的真传弟子,但其能崛起于西北域,实得利于他在梧山所得的上古道统。这些年来,梧山四宗有诸多不世出的秘法神通问世,包括陈寻炼器、阵法之能,应都得传于那个上古道统,陈寻有可能知道鸿蒙大道的一些事情,并不会令我太奇怪。”姜彬说道。



    “庆王极善收买人心。若鸿蒙元气之事,确是陈寻提醒,那庆王与松鹤真君划分天火山时,定不会亏待梧山。我还记得赤眉真君说过,姜南柯这三年所主持的七八座炼制八荒玄塔阵,炼制之法可也是传自梧山,”田横说道,“我想若非如此,姜兄也不会亲自率部赶到青梧岭来……”



    姜彬心里暗叹,没想到田氏也是吃肉不吐骨头的主。



    庆王与松鹤真君在天火山脉之中圈出十六处灵地,他们现在要进入天炉秘境分一杯羹,不仅要在天火山脉范围内立足,更是直接要从这十六处灵地里咬下一大口来。



    庆王府嫡系、玉州苏氏、以及松鹤真君出身的天水卫氏,根基都极其深厚,也很得熹武帝宠幸,他们三家所直接占领的灵地,这时候就算抢到手,等到熹武帝出面调解时,多半也要吐出来还给这三家。



    除了庆王府嫡系、玉州苏氏、天水卫氏所占的灵地之外,在其他十三处灵地中,很快就是眼前的青梧岭最佳。



    陈寻可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主。



    不过,陈寻及梧山四宗,也不是一根好啃的骨头。



    春陵君、赤眉真君的意思,也是要他率部进逼青梧岭,先造成在青梧岭分庭抗礼的事实,最终争取分割青梧岭,但看田横的意思,可不像是想跟梧山四宗分割分青梧岭的样子。



    想到这里,姜彬情不自禁的压住声音,说道:“数年前,陈寻率苏氏残族弟子,与延陵郡主、武奕真人进入天火山,就能跟那头火翼妖猿斗个旗鼓相当。此时,陈寻又从沧澜调来苏守思、宗崖及四千梧山四宗弟子,怕就怕这时闯入青梧岭的那头妖物,就算有天人境的战力,也无法从陈寻手里讨得好啊。”



    “我相信姜兄不会真就畏惧梧山四宗,”田横阴森森的一笑,“姜兄心里到底在担心什么?”



    “陈寻原是神宵宗的逆徒,欺师叛祖,赤眉真君都拿他无可奈何,我这点修为,就算是畏惧梧山四宗,说出来也不怕人笑话。”姜彬笑道。



    田横暗感姜彬真是狡猾,这是一定要把赤眉真君都拖下水。



    姜彬见田横眼瞳里闪过寒光,心知他杀机甚重,又问道:“要是青梧岭血流飘杵,事后要怎么收拾?”



    “诸家为争种种资源,这些年来私下里明争暗斗,死的人还少吗?”田横冷冷一笑,说道,“只要不把姜氏帝室嫡系子弟卷进来,这边死三五千人,田氏还能担待得下来,但青梧岭我们要占一半。”



    “好!”



    田横眼瞳盯着姜彬的脸等他回应,却不想一个阴诡的声音就贴着他的背脊骨响起,转头却见赤眉真君赫然就站在他身后三尺外,看两位宗老的惊讶表情,想必也是没有提前发觉赤眉真君的到来。



    不亏是天人真君级的人物。



    而在百余丈外,谷阳子与苍牙子并肩而立,身上弥漫无尽杀气。



    田横这才知道,赤眉真君、姜彬等人原来是早就有心对青梧岭下手了,偏偏他还自己撞上门来。



    “石岭那边妖气弥漫,而这妖气也令人甚是熟悉,就是那头火翼妖猿,”赤眉真君高大的身躯裹在黑色法袍之中,袖手站在石崖之上,声色冷冽到极点,“不管梧山四宗有没有实力击杀这头火翼妖猿,事后伤亡必定惨重,我们只需要静待时间,待四宗弟子与火翼妖猿激战停息,则必是他们戒备最为松驰之时……”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