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五章 交换条件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将青莲战甲散去,人都差点虚脱在地,待坐在金鳞船的甲板上,汗出如浆、潺潺而下,这才发现他强行接引巨量的玄冥真煞、火煞罡风,百骸窍脉也给摧残得一踏湖涂,但好在他身边用龙血炼制的灵丹极多,恢复起来极快。【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若是宗崖他们再晚来片刻,不用火翼妖猿出手试探,他的肉身便先支撑不住。

    “这妖猿怎么会藏身此处?”想到刚才的惊险,宗崖、苏棠、青璇、苏守思他们也都是吓一身冷汗,都不敢想象陈寻遇袭身亡,对四宗将是何等惨重的损失。

    同时他们也不明白,赤眉真君等人数度围杀而逃脱的火翼妖猿,有大半年不知道踪迹,怎么会返回到天火峰藏身?

    虽然天火峰的火山口,谁都不敢下去,但妖猿应该晓得,他们是可以直接将天火峰的火山口再摧垮一次的。

    “火山口的地底,所孕生的鸿蒙元息,要远比他处浓郁得多;妖猿是为鸿蒙元息而来。”陈寻虚弱的说道。

    陈寻在青梧岭可以直接从地脉中接引玄冥真煞,但天火峰地底的玄冥真煞,足足要比青梧岭暴烈十倍。

    而刚才将大量的玄冥真煞、火煞罡风引入体内,陈寻也感觉到鸿蒙元息的存在,远不如虚元境所生,但要比青梧岭三处灵脉所生的鸿蒙元息浓郁得多。

    陈寻刚才同时接引如此暴烈的玄冥真煞、火煞罡风,肉身没有直接崩溃,跟玄冥真煞中蕴含少量的鸿蒙元息有极大的关系。

    陈寻暗感他伤势恢复,九劫炼体的修为,还有可能更精进一层。

    这种情况,跟他们此前推测的不一样,陈寻此前还以为天火峰火山口附近的地底,地脉会受到更严重的压制呢。

    如今看来,天火山最终会在那里形成连天接地的喷发柱,包括此前的巨魔潜伏在那处地底,都极可能是有原因的。

    可惜他们暂时还不能直接从火山口潜入地底一探究竟。

    不过,陈寻能断定,火翼妖猿潜回天火峰,就是为火山口地底所孕生的鸿蒙元息而来。

    陈寻甚至能断定,火翼妖猿很多最基本的神通都没有悟得,但能如此之强,能修成与不弱于天人之躯的魔猿金身,极可能是在天火山以前的爆发中,这头妖猿就受到过鸿蒙元息的淬炼,才深知鸿蒙元息的妙处。

    “这么说,这头妖猿看似远遁,实际还会潜回天火峰?”苏守思眼睛一亮,说道,“不解决这头妖猿,我们以后在青梧岭也是寝食难安!”

    听苏守思这么说,苏棠、青璇、宗崖他们眼睛都是一亮。

    火翼妖猿有着堪比天人境绝世强者的战力,只要火翼妖猿一天留在天火山脉之中,他们就一天不敢单独深入天火山脉深处,这会极大限制他们在天火山脉立足。

    不过,火翼妖猿再强,就算真正有堪比天人境巅峰的战力,也不是没有对付的办法,但首先要捕捉其行踪。

    双手难敌四拳,在云洲单打独斗是没有出路的。

    人族兴盛后,不管多强悍的妖魔,只要敢跟人族对抗,只要力单势微,几乎都难逃被降服或斩杀的命运。

    不要说北玄甲、红茶、赤海他们了,陈寻此时已经从梧山四宗调集六艘金鳞船、三千弟子进驻天炉修炼。

    这么多人,除了能组成四组玄衍大阵外,还有八百精锐弓手可以齐射青焰莲箭,在极短的时间里,所能爆发的攻击力足以摧毁妖猿的金身。

    关键的,现在需要能在短时间内将火翼妖猿困住。

    这样的法宝也不是没有。

    苏竣臣的锁空法阵,补天阁的雷云网,甚至四宗手里还有当年赤眉真君用赤阳殿残片炼制的捆仙索,这些天阶法宝,都能在短时间内将火翼妖猿困住,更不要说还有一些威力更强的纯阳道器了。

    妖魔最强,都很难跟兴盛起来的人族对抗。

    那根捆仙索此时在老夔那里,陈寻他们派人回悟山取来捆仙索,来回跑一趟,也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在天火峰布下天罗地网,将这头火翼妖猿擒杀。

    大家都看向陈寻,等他来做决定。

    一头堪比天人境绝世强者的火翼妖猿,无论是擒是杀,想想都让人兴奋不已。

    陈寻摇摇头,说道:“怕是等不到我们回梧山取来捆仙索,那头妖猿就会耐不住性子摸上门来。要是下一次用武力不能将它捉住,它就不可能再冒险留在天火山了。”

    陈寻将传授半篇炼形诀拖延时间的事情,告诉苏守思他们。

    苏守思他们也没有想到,陈寻竟用这种办法拖延他们来援,暗感真是惊险到极点,但想到妖猿得陈寻传授半部炼形诀,以其灵智及修为,根本不需要十天半个月,就有可能直接跑上门来以作试探。

    那时候没有捆仙索在手,他们或有能力将妖猿击退,但绝无能力将其留下。

    这时候要想将妖猿擒下降服,他们就只能找庆王合作。

    只要能借得苏竣臣的锁空法阵,那头妖猿敢跑上门来,就不怕再有能力逃脱生天。

    但那样的话,擒下妖猿又将归属于谁?

    很显然,庆王那边也是费尽心机想降服这头妖猿的,此前苏竣臣、姜云仙、武奕真人也拉陈寻一起做过尝试,但无意间被赤眉真君他们破坏了,功亏一篑。

    也恰是这种种功亏一篑,使得火翼妖猿变得多疑,陈寻今天才能将这头妖猿唬住。

    他们现在抱上庆王的大腿,很多事情表面上都要以庆王那边为主,天大的利益就不能明目张胆的跟那边争。

    这事不通过庆王那边则罢,要是让庆王那边知道消息后参与进来,这边还真不能跟庆王那边争这头妖猿的归属权。

    “这时捆仙索要是就在青梧岭就好了。”宗崖不无惋惜的说道。

    虽说庆王世子姜南柯颇为可交,但庆王、苏竣臣等人城府极深,也曾对陈寻心怀不轨,最终确认虚元珠等至宝不在陈寻身上后,他们才放弃幻想,跟这边合作。

    有这一丝芥蒂在,陈寻他们自然抱着暂时合作的态度,不可能真心希望火翼妖猿这样的先天灵物落到庆王的掌控之中。

    看大家都一副极惋惜的表情,陈寻哈哈一笑,说道:“这头妖猿颇为有趣,我传它几门神通,换它不骚扰我们,有何不可……”

    ***********************

    青梧岭这边也是照常理,弟子、甲卒都收缩到山谷里,加强戒备。

    而陈寻独自将紫宵雷霆塔搁置在青梧岭的主峰南崖,他一人住在塔里疗伤、修炼,没有让北玄甲、红茶他们护卫左右。

    火翼妖猿若来,必是为炼形篇及其他神通功诀而来,不会像在天火峰那边,一跑上来就要致他于死地。

    而陈寻要是将北玄甲、红茶都留在身边,火翼妖猿就绝不可能现身。

    火翼妖猿所悟的神通虽然极致有限,但想要藏踪匿形逼近青梧岭,陈寻他们不作额外的部署,是很难发觉的。

    二十天很快过去,火翼妖猿都没有现形,陈寻都快有些耐不住性子。

    苏守思他们就又想派人回梧山取来捆仙索,或许还能有一线机会捉住那头妖猿。

    陈寻没有苏守思他们那么强的控制欲,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想要降服火翼妖猿如此强悍又野性难驯的先天妖物,本身就是玩火。

    同时他也不清楚在捉住火翼妖猿后,庆王那边会有怎样的反应。

    他更看到火翼妖猿杀性不重,若有机会能井水不犯河水,或许是此时最好的选择。

    打消苏守思他们一意擒杀火翼妖猿的念头后,陈寻照例独守南崖修炼。

    一日,陈寻入寂时心头微微一荡,从入寂中醒来,就直觉南岭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机往紫宵雷霆塔这边的潜来。

    陈寻微微一笑,暗道火翼妖猿再不小心,也不会在数十里外就被他捕捉到气机,心想这头妖猿,明明有着堪比天人境的战力,竟然还会用这种小伎俩试探他们有没有布下陷阱,真是可笑得很。

    陈寻走出紫宵雷霆塔,看向火翼妖猿藏身处,传念说道:“我真要设下陷阱,那天在天火峰就不会放你离开。”

    “你本事没甚,口气倒大!”火翼妖猿见陈寻身后的铜塔门户打开,左右也确无气机暗藏,这才提着石棍,身形一个模糊就跃上石崖,低头看着相比他六丈魔躯袖珍无比的陈寻,冷冷说道,“我倒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看来你还没有吃够苦头!”陈寻哈哈一笑,身后九条神力锁链,蓦然间闪烁无比强烈的金光,如狂龙升腾而起,在火翼妖猿毫无防备之际,就将它捆得结实。

    这边稍有动静,北崖山谷中时刻戒备的金鳞船,即刻腾空而起,数道光柱在眨眼间就刺破火山灰笼罩的暗寂天空,眼见就要赶到南崖将火翼妖猿团团围住。

    在火翼妖猿待要提起手中石棍,就觉束缚它的九道神力锁链,似千山万岳压在它的身上,一时间竟然动弹不得。

    随着它挣扎,九道金光灿灿的神力锁链更是直接勒进它的肉身百骸,往它的灵海元神缠去;它所有的神通,都无法阻止神力锁链渗入。

    火翼妖猿完全不清楚陈寻所使是什么神通,只叫它想起在天火峰地底被困住的惨痛回忆,一时间心惊欲裂。

    在火翼妖猿有进一步动作之前,陈寻就将九条神力锁链撤去,又传声勒令金鳞船在原地待命:“是老朋友来访,你们莫要惊慌!”

    神力锁链是陈寻从捆仙索所悟的神通,但陈寻法力不够雄浑、凝炼,若不借助真正用赤阳殿残片炼制的的天阶法宝捆仙索,即使阴阳璇元能助他生成无穷无尽的法力,他顶天只能将火翼妖猿这样的先天魔物捆住十数息的时间;这点时间根本不够宗崖他们从北崖赶过来围捕火翼妖猿。

    “你现在可是明白,当日在天火峰,我们可是有能力将留下来的。”陈寻高深莫测的笑道,实际上他当日在天火峰,接引玄冥真煞、火煞罡风维持青莲战甲都极其勉强,根本没有余力变化其他神通,再说他就算能将火翼妖猿困住十数息时间,也不够宗崖他们赶到打破妖猿的金身防御。

    火翼妖猿却不明就里,心惊魂荡,嘴硬的说道:“你们以众欺寡,算什么英雄好汉?”

    陈寻不置可否的一笑,说道:“我还是此前的条件,只要你答应不骚扰我驻守天火山的族人,拜我为师,可以将神通功诀传授给你……”

    “天下哪有这种便宜事?你传我神通,我顶天答应不杀你的族人,”火翼妖猿呲牙咧嘴,一脸凶残的冷笑,“你若不答应,你的族人只要走出这秃头岭,我见一个杀一个!”

    “我将天火峰摧毁掉,你在天火山连容身之地都没有,还想来威胁我?”陈寻笑道。

    火翼妖猿就像是被火烧着尾巴似的往后一跳,一双红莲烈焰的妖瞳,眼睛紧盯住陈寻,不知道他是不是又使诈计。

    “这没有什么难猜的,火山口的鸿蒙元息最为浓郁精纯,你若不是为那口鸿蒙元息,怎么会再回天火山?”陈寻笑道,索性将火翼妖猿的底牌戳穿,又故作慷慨的说道,“算了,算了。只要不骚扰我的族人,我将完全炼形篇传你也罢,但你我从此再无瓜葛,你也休想修我门下的其他神通。”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