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四章 惊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面对妖猿惊疑不定的试探,陈寻默不作声,神识延伸出去,在电光石火间就穿过无数崖石,与那些昏晦暗涌的地脉接上,玄冥真煞就像是地泉似的喷涌而起,从双足涌入陈寻的体内。【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还以为火山口地底的地脉会受到压制,没想到汹涌而入的玄冥真煞会如此的凶烈,眼睁睁的看着从脚底往上一寸寸的快速冻结。

    此时随便谁走上前来,往陈寻身上戮一下,他的肉身百骸就会打碎成无数的冰渣落满一地。

    火翼妖猿心里却是一惊,下意识就往后退出十数丈,眼睁睁看着眼前这个人族下半个身子在极瞬之间化为一砣黑银色的玄冰,更有无尽来自九幽寒狱的幽寒气息弥漫而出。

    陈寻也顾不上什么后果,张口又将火煞罡风鲸吞入腹。

    山巅的火煞罡风,都是地底从火山口直接喷出,赤红瑰丽的流焰之中,就有无数的红莲烈焰虚影浮动,随时会化为真正的能焚尽世间一切孽障的红莲焰火。

    此处的火煞罡风,已经不比青莲烈焰稍弱,陈寻哪怕是将九劫炼体已经修炼到第三重境界,肉身也是无法直接承受如此猛烈的焚炼。

    只是陈寻没有时间按部就班,以天炎之道从火煞罡风中汲取天炎精气入体,这一刻,他直觉全身的筋骨皮肉就要焚为灰烬。

    陈寻没有选择,承受火翼妖猿一记石棍,为维持青莲战甲不灭,他体内的法力已经被抽之一空,乾元如意丹也完全无法这么快就补充法力消耗,而以夔龙九遁的遁速,他也完全不可能从火翼妖猿快逾闪电的石棍下逃走。

    想要保命,只能将阴阳璇元摧动到极致,将玄冥真煞与火煞罡风直接引入体内,转为无穷无尽的法力,才能维持青莲战甲不灭。

    只是他首先要承受玄冥真煞、火煞罡风的双重焚炼,稍有不慎,他的百骸肉身就会先一步被摧毁,下场比此前的肉身崩溃还要惨淡。

    在陈寻感觉元神都要灰飞烟灭之际,玄冥真煞、火煞罡风在他灵海那阴阳璇元的极点相遇,瞬息间化为无尽无穷的真元喷薄而出。

    灵海之上的青莲元神法相光华大作,霞光直接透过陈寻的百骸,在他体外重新凝聚成一片片更大、更凝实、道意更盛的莲叶虚影,几乎就要达到真身法相的程度。

    莲叶虚影不断往外舒展,眨眼间就扩大到数百丈方圆。

    陈寻睁开双眼,眼瞳深处同样透漏无尽的莲叶虚影。

    过程虽然复杂,但时间就是一眨眼的当儿。

    陈寻盯住往天空退出百丈的火翼妖猿,他此时口吞火煞罡风,不能再说话,就直接以神念与妖猿交流:“你这妖猿,这两年来藏身何处,谁都不知道,我也不能非卜先知,怎么会赶到天火峰来,对你赶尽杀绝?”

    火翼妖猿惊疑不定,不知道陈寻身体里透出无尽莲影到底是什么神通,刚才挡住他势如千山万岳倾覆的一棍不说,此时更是直接扩大百倍范围。

    它定睛看去,就有无尽莲影涌入他的眼瞳,不待它细辨这是什么神通,就觉灵海狂澜涌动,元神在这一刻也被撼动起来。

    它未曾想到从这人族体内透出的这一瓣瓣莲影,它竟然连看都不能看。

    而这些陈寻的气息,与天火峰融为一体,有如与天地同在。

    “你竟是仙魔!”

    如此强悍的气息,火翼妖猿仅在那头深潜天火河底的那头巨魔身上感受过,当即惊惧暴退千丈。

    火翼妖猿原来就心有余悸,此时更是摸不清陈寻的底细,妖躯停在千丈外的一缕火云之中,一双红莲烈焰似的妖瞳惊疑不定的盯着陈寻。

    见妖猿没有被直接吓走,陈寻也是叫苦不迭。

    他此时将青莲战甲摧发到极致,可以说敢肯承受天人境巅峰强者的正面攻击,但妖猿真要能再聪明一点,就会发现他此时所催发到极致的青莲战甲,实际还只是徒有其表,玄冥真煞与火煞罡风在他体内的平衡也极其脆弱。

    只要妖猿有能力切断他对玄冥真煞或火煞罡风的接引,甚至破坏掉玄冥真煞与火煞罡风在他体内的平衡,他就立马抓瞎。

    赤海已经赶回青梧岭去搬救兵,但他此时只要稍露破绽,就等不到宗崖他们赶来相援。

    “我这不过是得仙人所授的一门神通而已,修为离仙魔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你若想学这门神通,只要你答应不侵害我在天火山的族人,我倒可以教你。”陈寻透过神念说道。

    “你这魔头,心狠手辣杀我孩孙,此时怎会好意传我神通?”妖猿将天火石棍握在胸前,狐疑不定的打量着陈寻。

    它这时发现只要不定睛细看那青莲叶影,就不会受到分毫的影响,感觉眼前这人族的修为,确没有刚才它乍以为的那么强悍。

    “我不过是姜氏帝朝手下的一员将领,奉命进入天火山,也是遭到你们袭杀,才被迫反击,那种情形,你可是真怨不得我心狠手辣,”陈寻说道,“就我本心,决无意与你等先天灵物为敌。而你重新潜回天火山,也非一日,应该看到我麾下也收有诸多先天灵物为徒。”

    “哈哈,”妖猿狂妄大笑起来,“你这狂妄无人的人族小儿,竟敢妄想将本圣收入门下?”

    “圣人言,三人行必有我师焉,”陈寻淡定自若的笑道,“我有神通传授于你,自然有就当你师父的资格!我看你虽然是从天炎烈焰中所生的先天灵物,妖躯也极其强悍,但所会的神通实在是寥寥无几,日后人族占天火山脉兴盛发达,天炉定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来,你且再吃我三棍,看你有何能耐夸此海口?”妖猿虽然生性多疑,但也不至于真就被陈寻给唬住了,举起手中石棍,作势就又要往陈寻劈来。

    “我若站在此地不动,直接受你三棍不退半步,你就愿拜我为师?”陈寻继续大言不惭的问道,他现在确定不能移动半步,不然的话,脚稍离开,对玄冥真煞的接引就会中断。

    而他体内玄冥真煞与炎煞罡风一旦失去平衡,即使不死,也得残掉半条命。

    火翼妖猿哪里能看透陈寻的虚实,举棍就劈来:

    “你先吃我三棍再说!”

    天火石棍劈下,如千山万岳倾压而来;然而陈寻连接地脉、天炎,体内法力真元源源不断的汹涌而去,石棍虽然轰碎无数莲叶虚影,但有更多的莲叶虚影,生生不断的从他的体内生出。

    而这无尽的莲叶虚影,蕴藏有冰火雷电泉涌雨雪云海雾浪毒煞等等绞杀之力,像惊涛骇浪一样,往火翼妖猿的魔猿金身澎湃冲击而去。

    “你这一棍也不过如此,还不如你刚才偷袭时的那一棍威风强大,”陈寻淡淡笑道,心里实震惊不已,就怕妖猿看透他的虚实,下一刻他的小命就怕不保,“我看你法相都不会变化,想必是连炼形之法都没有悟得。要不我先传你半篇炼形法诀,你先修炼看看,再决定要不要拜我为师?”

    “还有两棍你能受住,再说这话不迟。”妖猿也想用这话将陈寻挤兑住,再劈两棍试试眼前这人族的深浅。

    “行,我再受你两棍,再将半篇天妖炼形篇传你不迟,”陈寻说道,“但你倘若再要拜我为师,也要先答应不得骚扰我驻守天火山的族人。”

    石棍举到半空,妖猿又陡然收了回来。

    它心里也确实是为眼前这人族所具有的神通震惊,暗感它要真是能学得这门神通,天地之大,它何处不能去,何苦被人族逼得连头脸都不敢露?

    “那你先将半篇炼形诀说来给我听听,这两棍我先记着。”妖猿说道。

    “天妖炼形篇,诸妖修炼理同而法略异,最初下手,闭目存神,大静一场,使心静而息调,然而凝神入窍,真阳自旺……”

    陈寻传功他人,能在瞬时间将一部蕴有亿万信息的法诀直接打入神魂深处,此时唯恐拖延时间不够,自然是将天妖炼形篇的法诀一字一句的传给妖猿。

    虽然妖猿没能自行悟得炼形化体的神通,但这种先天灵物,修为已经高到魔猿金身的境界,陈寻也不敢在天妖炼形篇的法诀上动什么手脚。

    妖猿警惕心甚强,陈寻一边传授,它也一字一句的仔细甄别,就怕陈寻在法诀中动什么手脚,以致它修炼后走火入魔。

    陈寻与赤海、北玄甲他们心魂相通,很快就知道宗崖他们已率三艘金鳞船逼近到天火峰百里之内。

    天火峰顶火煞罡风甚烈,能阻断神识感知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火翼妖猿此时的心神都被炼形篇的法诀所吸引,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三艘金鳞船已经接近百里范围。

    陈寻这时候停止传授法诀,说道:“你若不拜我为师,我就只能传授你半部玄诀。还剩下两棍,你要不要再试一试?不然,我部下就要来接我回去了!”

    火翼妖猿这时候才陡然惊醒过来,看到三艘金鳞船已从三面合围过来,气得嗷嗷大叫:“你这人魔,真是奸诈!”

    “部将见我这么久都没有回去,过来接我,有什么奸诈的?”陈寻故作不知的笑道,“莫不成,你还想留在这里吃晚饭不成?”

    陈寻也知道北玄甲、红茶再加上三艘金鳞船,都未必能将火翼妖猿留下,还不如暂时不要撕破脸,给火翼妖猿留点悬念为好。

    火翼妖猿见三艘金鳞船并没有急于逼近,更揣摩不透陈寻的底细,但也怕此前苏竣臣所施展的那种令人脱身不能的锁空法阵,绝不敢在此多作停留,腾空而起,化作一道火云就消失在天际。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