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二章 两年约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两年约期将至,灵天军诸营甲卒、补天阁弟子也陆续回到铜炉堡休整,准备撤出天炉。【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虽说这次进入天炉秘境深处擒杀不少炎魔、火猿等妖物,但灵天军诸营甲卒伤亡不轻,在天炉秘境的消耗更是极大。



    一定要说占到什么便宜,就是补天阁的诸多弟子,这次得到不少的历炼。



    擒杀炎魔、火猿等炎火妖物,所得的天炎石、天焰珠等材料,对姜氏帝室子弟修炼大日心经、大日苍穹剑,更是有着极大的裨益。



    姜云仙等人的修为,都有极大的精进,但这仅限于姜氏帝室的嫡系子弟。



    赤眉真君、姜彬、田横等人,一直试图生擒的那头火翼妖猿,虽然数度追踪到行迹,但数度围捕都被逃脱,反而折损了不少人手。



    修为低微的修士以及普通甲卒,倒不值得特别珍惜,也唯有通过如此残酷的优胜劣汰,才能培养出真正的精锐来。



    姜彬、田横等人,更是只在意嫡系精锐的力量有没有获得增强。



    只是看到庆王一系,这两年来陆续将如此巨量的资源调入天炉秘境,姜彬也是满心疑惑,此事也只能与赤眉真君商议。



    “庆王这段时间的举动,太不寻常了。”



    “春陵君在云洲根深蒂固,熹武帝近年来也多次召他问策,庆王这是为他自己谋退路吧?”田横坐在玉案之后饮酒,浑不在意的说道。



    田氏老祖是超越天人境的存在,族中还有三名天人境绝世强者,实力之强在三十六神将后裔宗族中首屈一指。



    田氏此时受封昆洲。



    昆洲作为中千世界,当地的宗族、宗门势力也是不弱,没有那么容易降伏,田氏此时在昆洲开疆辟土犹有不足,不会过深参与到云洲帝位角逐的汹涌暗流中去。



    话又说回来,既然大家都看好春陵君,田氏此时若没有一点表示,日后春陵君继承帝位,田氏也将极难在云洲获得有力的支持。



    基于这种心态,田氏在补天阁的弟子,也多与春陵君一系的人亲近。



    姜彬也是借田横与陈寻的私怨,这段时间来极力将他拉拢过来。



    姜彬说道:“田兄所言,我也有所考虑,但那么多宗族,都紧随庆王之后,将大量子弟、族武调入天炉,多少有些蹊跷。此时的天炉,可远没有那么容易立足啊。”



    近两年来,他们深入天炉腹地,是深知其中的艰辛。



    修为在天元境以上的,还好一些;还胎境弟子承受天炎罡煞的炙烤,修为甚至都有所退化。



    熹武帝百年内都不大可能决定帝位的人选,庆王即使为退路铺垫,也没有必要一下子将这么多的人跟资源调入天炉。



    “庆王世子姜南柯,正着手炼制一种与八荒旗相仿,能在天炉接引地脉玄煞转化玄冰的法阵,”赤眉真君瓮声说道,“据传此法阵乃梧山所授,他们可能会借此法阵在天炉建造星星点点的堡垒……”



    赤眉真君有天人境修为,铜炉堡仅两千丈方圆,有什么风吹草动,怎么可能瞒得过他?



    即使八荒玄塔阵的炼制之法以及鸿蒙元息的事情,此时受到严格的保密,但郡侯府及诸宗这段时间来私下多有谈论八荒玄塔阵,还是有些事漏到他的耳朵里去。



    “八荒玄塔阵?”姜彬听了也是一惊,他迅捷想到元武侯府的那面八荒旗,曾落到陈寻手中一年之久,震惊说道,“陈寻此贼定是破解八荒旗的阵法禁制。”



    “怎么可能,八荒旗乃上界宗门所炼制的天阶至宝,炼入其中的阵法禁制真要是那么容易破解,早就成烂大街的货色了。”田横哈哈一笑,只觉姜彬之言太夸张了。



    “田兄或许不信,陈寻此贼能得西北域第一炼器宗师之谓,确有他的过人之处,”



    姜彬神色凝重的说道,



    “陈寻此贼仅还胎境修为时,就新创聚灵禁制的基本阵法,而在乌腾沙海的沙盗地穴里,他仅用半年时间,就推演出与四柱山河阵合用的聚灵禁制来。这样的事,说来我也不愿意相信,却又是事实。我元武府曾有一面八荒旗,但曾意外落下神宵宗真传弟子常曦之手。当时谷阳子令常曦将八荒旗交还出来,但常曦强行将八荒旗截留一年之久,事后也证明这段时间,八荒旗实是落入陈寻的手中。赤眉真君,或知此事……”



    赤眉真君点点头,表示他确是从谷阳子那里听说过此事,又说道:



    “此前田真人与陈寻在天火山力拒炎魔,陈寻此子所使的炼体神通,很可能就是从北斗玄兵印阵法禁制中参悟出来的碎星拳。这种炼体神通,春陵君也是花费数年才参悟出来,而说及对阵法禁制的悟性,云洲或许还真没有几人能及陈寻。”



    “天下竟真就有人,在阵法禁制上有如此的天赋悟性?”田横知道赤眉真君绝没必要夸大其言,但犹难相信陈寻有能力破解天阶至宝的阵法禁制。



    姜彬看向赤眉真君,说道:“春陵君将陈寻调入玄京任职,本想予以压制,令其难有作为。大概春陵君都没有想到,此贼竟能如此迅速抱上庆王的大腿吧?”



    赤眉真君眉头微蹙,很多事情的演变,都远远超乎他的预料。



    他此时虽然贵为策天府五府君之一,但事实上他是受制于人的,幕后真正能为他所用的谷阳宗,实力甚至都不如云洲二流的宗门。



    除了依附春陵君外,他此时根本就没有实力跟庆王姜澜分庭抗礼。



    梧山四宗的实力越来越难压制外,此时陈寻更是抱上庆王的大腿,令他们再难找到什么借口,直接将其除去,而以后只会给他们带去越来越大的麻烦。



    田横轻蔑一笑,说道:“陈寻此贼若是缩头留在天炉不出,我确实拿他没辙,但他只要敢回云洲,我必报他日之仇。”



    姜彬与赤眉真君相视对望,多少能猜到田横的手段。



    此时进入天炉秘境的人,受到庆王一系的严格控制,但在云洲就鱼龙混杂多了,他们是不便公开拿陈寻怎么样,但云洲多的是不受庆王、甚至不受姜氏帝室制衡的力量。



    ************************



    擅长炼器、阵法的修士,在宗族、宗门都是需要花费大量资源才能培养出来的稀缺人物。



    好在大家都巴望能尽早获得八荒玄塔阵,十二名修为在天元境以上的炼器师,很快就聚到铜炉堡,成为天炉宗的第一批执事长老。



    陈寻也没能立即返回青梧岭,推辞不过,担任天炉宗的客卿长老,留在郡侯府,指导众人炼制八荒玄塔阵。



    赤眉真君、姜彬很快就率灵天军撤出天炉,随后庆王姜澜、松鹤真君、苏竣臣以及诸多补天阁弟子都陆续返回云洲。



    神卫军十营三万甲卒将长期驻守天炉,由副统领、出身卫氏的法相真人卫原率领,但天炉更多的事务,则转交到庆王世子姜南柯手里。



    姜南柯停止继续从云洲再调奴工过来,将现有的三十万奴工,都分派到各家据点,使诸家子弟、修士,都参与到哨堡据点的建设之中,就极大减轻奴工的损失,有恤惜之意。



    陈寻对庆王、苏竣臣等人极深的城府,并不满意,形势逼人,才选择与合作,看到姜南柯作风与其父大为不同,不由心想,或许庆王继承帝位,不能算是一件坏事。



    在陈寻的参与下,天炉宗仅用半年就炼制出第二座八荒玄塔阵,



    而在这时,天火山在持续两年半的喷发后,终于是停息下来,天火山脉上空的空间裂口也随之闭合。



    天地间所充塞的天炎罡煞,要比以往降低近一半,但天炉大地依旧酷热异常,远非凡人肉身所能承受。



    冷却的岩浆,在天火山脉深处,形成一座高达两万余丈的擎天巨柱,附近的山岭都留下可怕的裂缝,时不时还有红莲烈焰喷出,天空更是弥漫覆盖数万里的火山灰,将整个天幕都完全遮住。



    若非天火山脉的诸多裂谷,还不时有炽热的岩浆涌出,天炉秘境怕是要陷入永恒的黑暗之中。



    也有可喜的变化。



    随着天炎罡煞对地脉压制的减低,天炉大地所生发的灵气,虽然还极其稀微,却要比以往浓郁得多。



    天火山脉附近的灵气,经十六条主要灵脉的汇聚,此时已经维持防御级法阵的运转。



    当然,大家耗费如此巨量的资源,不会眼皮子浅到看上这点灵气。



    云洲随便一处灵脉、灵穴,所汇聚的天地灵气都要比天火山脉的灵脉精纯、浓郁。



    大家看中的,是天炉秘境经历如此大的变化,在天地达到新的平衡之前,所孕生的鸿蒙元息。



    当然了,此时所孕生鸿蒙元息也极其稀微,修为在元丹境以上的强者,都很难从中获益,但对各家大量资质优异的低级弟子,益处就太大了。



    将宗族、宗门弟子,轮番调入天炉驻守、修炼,才是大家费尽心机的根本目的。



    两年多时间来,苏武阳等人因强塑元神所致的灵肉隐疾,已有所减缓,就是鸿蒙元息存在的明证。



    强塑元神所致的灵肉隐疾,仅有天阶宝丹、鸿蒙元息、仙灵元气等极有限的宝丹灵气才有可能治愈。



    陈寻测量过,两年半时间来,青梧山三处主要灵脉所孕生的鸿蒙元息,总量堪比一枚龙髓金液丹。



    一枚龙髓金液丹分给两三千名元丹真人服用,自然不会有什么效果,但是换成两三千真阳境、还胎境初期的弟子,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天炉世界,可能需要经历上百年甚至数百年之久,才会达到新的平衡,在这个过程中,青梧岭将源源不断的有微量的鸿蒙元息孕生,总量可能相当于上百枚、堪至数百枚龙髓金液丹。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