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一章 宴议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八荒玄塔阵涉及到还仅是地阶法器的炼制层次,但陈寻用了三天时间梳理过一遍后,才将相关的炼制之法拓印到玉诀之中,献给庆王。【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天炉郡侯府设于铜炉堡的西城,与神卫军的行辕相挨着,两年间就建了上百间亭台宫室。



    跟世子姜南柯在东祖龙山的府邸远不能相比,但在条件极端恶劣的天炉秘境,陈寻他们在青梧岭都还结庐而居呢,天炉郡侯府已经是难言华丽了。



    陈寻将八荒玄塔阵的炼制之法抄录下来后,庆王就邀陈寻进郡侯府饮宴。



    不比上回,诸家在天炉秘境的主要负责人都赶过来议事,这次仅世子姜南柯、延陵郡主以及葛同、武奕真人等数人作陪,庆王姜澜就在一座偏殿里设宴。



    大家都在青玉长案后随意而坐,不拘太多的礼数。



    “八荒玄塔阵,是我得自一卷残书。这些年我在炼器略有所得,才将炼制之法补全,这次还要请庆王指正。”陈寻说起谎来,拈手即来,绝不会承认这是他破解八荒旗内部禁制所得,将封印有炼制之法的玉诀,恭敬的送到庆王跟前。



    “我对炼器也没有太多的研究。”庆王接过玉诀,他神魂修为极强,当即就将一缕神念透入玉诀。



    炼制之法,不涉及到接引玄冥真煞的神通玄理,陈寻仅仅是将所有的炼制、铸造步骤拆解出来,极有条理的抄录到玉诀之中。



    别人照法炼制,只知其然,而难知其所以然。



    旁人想从参悟于接引玄冥真煞的神通,必需要有极高的悟性才成。



    陈寻在地球时,虽然也是考入极好的高校,但以修炼者的标准而言,仅能称得上万里挑一的资质,但在云洲根本算不上什么。



    要知道,苏棠、苏武阳、千兰、左青木他们,都是几千万人中才会出一两个的妖孽。



    然而陈寻到云洲之后,却表现出极其特异的悟性来。



    也是在许久之后,陈寻才想明白过来,这实得益于玄元圣血对他的改造。



    而在晋入元丹境之后,陈寻参悟诸多道意触类旁通,悟性之强,推演能力之强,更是旷古绝今。



    换了别人,或许数百年都未必能成功破解八荒旗内部的阵法禁制。



    若非如此,当年元武侯府就未必会同意八荒旗交给他与常曦保存三个月了。



    而元武侯姜矍之所以能破解聚灵禁制的基础阵法,实际上也是卫家当年从沙盗地穴里获得陈寻留下来的、大量的聚灵禁制半成品。



    这幕后诸多蹊跷,庆王自是不知,他很快在灵海中先将炼制之法推演过一遍,确认八荒玄塔阵实有接引玄冥地煞生成玄冰之能,心里也极是兴奋。



    世子姜南柯看父王动容的神色,心里也骤起波澜。



    他没有见过八荒玄塔阵的实物,仅听舅父苏牧臣所言,心里还不是那么有底,但看父王的神色,他也知此事能成。



    不比性子骄横孤傲的姜云仙,姜南柯从小就被当成继承人培养,不仅他的父王,就连他的母族苏氏以及师伯松鹤真君,都在他身上寄以极大的期望。



    他对世事的洞悉,绝非只知闭关修行的姜云仙能及。



    姜南柯本有机会直接冲刺修炼真身法相,但知道父王的大谋以及天炉秘境的重要意义之后,就毫不犹豫的从天钧大世界返回云洲,再进入天炉秘境助父王接手这边的事务。



    他心里极清楚此时想要在天炉秘境扎根立足,是何等的艰难,这才不惜一切代价,从姜氏王族手里换得一面八荒旗带入天炉秘境。



    八荒旗虽然要比八荒玄塔阵强大得多,也有诸多衍生出来的神通,但在天炉秘境真正有大用的,就是这接引玄冥地煞生成玄冰的异能。



    生成玄冰,与天炎罡煞相合,则能生成云雾水泉,不能滋养万物生长,还能生发灵气。



    虽说仅靠八荒旗所生成的云水、灵气,相比较广袤无垠的天炉大地而说,少到可以忽略不计,但集中在数千丈方圆的防护灵罩之内,对第一批进入天炉秘境长期驻守的修士来说,就太难得可贵了。



    至少数万人、每年数百万枚的低级灵丹消耗,就能节省下来。



    而有灵气生成,封禁级法阵、战船、战车,在天炉秘境就能发挥作用。



    这才是他们往后能不能成功在天炉秘境长期立足的关键。



    姜南柯心里暗道,陈寻此人虽然狂狷孤傲,不甘居人之下,却实是夺天地造化之力的气数跟实力啊,也难怪元武侯姜矍、赤眉真君他们容不下此人。



    想到这里,姜南柯侧过身来,跟庆王说道:“父王,陈真人所献八荒玄塔阵,实乃我等在天炉秘境立足的根本。孩儿我这次从天钧带回一些赤鳞战甲,数量不多,但勉强还能挤出一百套出来,赠给陈真人,这样两家合力,何愁大计不成?”



    见庆王姜澜、葛同二人都暗暗动容,似为世子姜南柯的慷慨所见,陈寻心想,难道这一百套赤鳞战甲总归不可能是天阶宝甲,能有什么珍贵异常的地方?



    见南柯能如此慷慨拉拢陈寻,姜澜自然不会拖他的后腿,挥手示意侍者捧一套赤鳞灵甲上来,给陈寻验看。



    当侍者将赤鳞战甲拿玉盘托着捧上来,陈寻就知道为何刚才连庆王都有些动容了。



    “这是赤鳞火猿鳞皮所炼制的宝甲?”陈寻震惊的问道。



    陈寻此时的修为,在云洲已能称得上一流了,他触手摸上甲衣,手掌间真元流转,就发现赤鳞战甲除了有御火之能外,甚至还能将微量的炎罡煞转化为普通修士就能御使的灵气真元。



    八荒玄塔阵内部阵法禁制太脆弱,拿到云洲根本就不能用,但在天炉秘境却是诸家必争的至宝。



    赤鳞战甲也一样,拿到云洲只能说比较普通的中品地阶灵甲,但有额外的御火异能,在满是天炎罡煞的天炉秘境里,就太实用了。



    陈寻暗感挑选百人,在天炉秘境穿上这赤鳞战甲,再组成玄衍大阵,实力少说能提高一倍以上。



    此前与火翼妖猿恶战,陈寻他们击杀近两百头赤鳞火猿。



    除了炼制三十多头火猿傀儡外,陈寻也是剥下不少赤鳞火猿的鳞皮,却无法用来炼制带有御火之能的灵甲来,他猜测姜氏应另有秘法,才能炼制如此特异的赤鳞战甲。



    姜南柯笑道:“每头赤鳞火猿身上,仅有腹侧小片鳞皮能用来炼制这种战甲,但如何炼制,是王族的不传之秘,我这次也仅是从天钧王族,讨得三百套战甲带回来。”



    “这一百套战甲太珍贵了,陈寻不敢收。”陈寻推辞道,暗道要是赤鳞火猿仅腹侧的小片鳞皮能用,这一百套战甲不知道要击杀多少头赤鳞火猿才能炼制得成。



    “两家通力全作,才能成就大计,陈真人千万莫要推辞,以后依仗陈真人的地方还多着呢。”姜南柯坚持说道。



    “恭敬不如从命,陈寻此前与郡主、武奕真人击杀多头赤鳞火猿,还有一些鳞皮积存在这里,都不知道能派上什么用场……”陈寻说道,这些火猿鳞皮他留在手里派不上用场,还不如交给庆王,去多换几件赤鳞战甲来。



    庆王哈哈一笑,又说道:“我与松鹤真君不会在天炉长留,但葛同与武奕真人会留下来主持这边的事务,以后也要指望陈真人多担待一些事务。”



    “我二人只是辅佐世子。”武奕真人与葛同说道。



    天炉宗与天炉郡侯府,实是一体两面,自然都要以世子姜南柯为首主持一切事务。



    世子姜南柯仅元丹境巅峰修为,陈寻猜测庆王应是担心他撑不住场面,才会将亲信葛同以及武奕真人都留下来。



    世子姜南柯有大义名份,就算春陵君那边醒悟过来,也不可能直接对他们有什么大动作,但天火山深处就有上百头炎魔、数以千计的火猿甚至火翼妖猿都逃入天炉秘境的深处,更不知道天炉秘境的深处,还有多少妖物,他们想在天火山脉立足,依旧面临极大的压力。



    难得世子姜南柯能如此慷慨,陈寻沉吟片晌,借机提及黑阴岭之事,说道:“百万魔族盘踞黑阴岭多年,必有意图,玄都教此时仅有能力固守周武山,而一旦周武山不守,不仅北域,沧澜也必定再遭魔劫屠戮。陈寻是打算待这边形势稍定,就跟策天府告假一段时间,到周武山看有无能出力的地方。”



    庆王姜澜微作沉吟,一时间难有决断。



    开阳虞氏有意趁玄都教将大量资源、弟子都往周武山倾斜之际,占下整个西泽海,而陈寻当日在青江畔出手,对玄都教的支持态度不言自明,要不是他百般思量,决意拉拢陈寻,说不定陈寻都已经跟他们都闹翻脸了。



    而他们此时若是支持玄都教、梧山四宗进剿黑阴岭,无疑会妨碍到开阳虞氏对西泽海的野心,极可能将虞氏推到春陵君那边去。



    在三十六神将后裔宗族中,虞氏虽然不能与田氏相提并论,却要比苏氏强出不少啊!



    世子姜南柯却有他的想法,本可以事后再劝父王,但想到若是如此,未必能让陈寻知道他的想法,到时候或许以为是父王反复权衡之后,才做出支持玄都教的决定,就未必真正能让四宗领情。



    想到这里,姜南柯手按住青玉长案,直接说道:“魔族屠戮云洲,亿万生灵涂炭,天下有志之士,都当以诛魔为己任。此间形势稍定,我也要率一部精锐,与陈真人同往黑阴岭,诛剿魔族!”



    姜南柯如此旗帜鲜明的表明立场,陈寻颇为震惊,心想姜氏一族,倒不都是像姜彬那样的自私狂妄之徒。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