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章 庆王世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空间通道所在的环形山,状如巨炉,皆是火褐色的岩层,又名铜炉岭,铜炉堡就位于铜炉岭的南麓高原上。【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铜炉堡作为控扼进出天炉秘境的中枢,两年时间来,神卫军从云洲调入大量的奴工,从铜炉岭挖矿采石,熔融铜铁,浇灌到城墙上。



    此时的铜炉堡,可以说是真正的铜墙铁壁,高达三十余丈,即使不启用阵法禁制,结丹妖兽也无法从正面撞裂城墙。



    话又说回来,铜炉堡地底灵脉所能汇聚的灵气极其有限,即使启用封禁级法阵,能额外提供的防护力也相当有限。



    陈寻与武奕真人、苏牧臣飞抵铜炉堡的上空,就见防护灵罩里飘聚大量的云雾,心知庆王手里的那面八荒旗,已经在铜炉堡内落地生根了。



    荒原上,奴工就像密集的蚁群一般,将大量的铜铁矿石运往铜炉堡冶炼。



    虽说这些经过挑选的奴工身体都极其健壮,但直接暴露在如火风炙烤的天炎罡煞之中,下场通常都极其凄惨,能活两三年就已经是极限了。



    对控制巨量人口的姜氏来说,凡人性命是最不值钱的资源。



    陈寻这段时间都在青梧岭闭关炼制八荒玄塔阵,但从苏守思、苏武阳嘴里得知,神卫军近两年来调入天炉秘境的四十万奴工,已经有十万人殒命荒原,可谓是尸骸累累。



    看到这一切,飞在陈寻身后的苏武阳沉默无语,心知要不是陈寻保全他与三百甲卒,苏氏迁入玉州的十万残族子弟,只怕都逃脱不了这样的惨淡命运。



    进入铜炉堡,在大量云雾的遮闭下,陈寻就觉得防护灵罩要比外面荫凉太多,从四周流动的空气里,也能感受到天地灵气的存在,暗感他所炼制的八荒玄塔旗,跟正而八经的八荒旗,还是存在极大的差距,还需要不断的改进。



    陈寻、苏牧臣、武奕真人进入铜炉堡,庆王姜澜就第一时间召他们进大殿相见。



    庆王姜澜与松鹤真君,并肩坐在大殿中央的玉座上,看到陈寻他们进来,热切的呼道:“一年未见,陈真人修为又有所精进啊。”



    当年在青江上空,庆王姜澜以神魂分身重创碧睛青鳞狡的一幕,给陈寻留下极深的印象,心知庆王姜澜虽然距离天人境还有一线之遥,但神魂修为却是强到极点,又修有离火真瞳的神通,他在修为境界上的些许变化,暂时还瞒不过庆王的这双利眼。



    “多是托王爷的福,陈寻这段时间闭关修行,确实是有所得。”陈寻稽首行礼,与苏牧臣、武奕真人,分别在苏竣臣、延陵郡主的下首坐下。



    在他们之前,已有不少人赶到铜炉堡,都给庆王召到大殿里饮宴议事。



    这些都是支持庆王姜澜的宗族中的核心人物,松鹤真君、武奕真人也都是来自这些宗族;这些宗族出身的子弟,同时又是构成神卫军的绝对主力,



    当年熹武帝驱逐姬氏,称帝云洲,还有三十六神将追随才能成事,此时庆王想要在帝位角逐战中获胜,断然也少不了诸多宗族势力的支持。



    只是这些宗族,除了玉州苏氏、松鹤真君出身的天水郡卫氏、武奕真人出身的东泉郡武氏外,其他宗族实力都相当一般,仅相当于云洲二三流宗门。



    相比较之下,梧山四宗此时具备的实力,已经是非同小可了。



    陈寻进入大殿,座次也仅是安排在姜南柯、苏竣臣、苏牧臣、姜云仙、武奕真人之下;就连陪同陈寻进入铜炉堡的苏武阳,在大殿的角落里也有一席之地。



    *************************



    庆王姜澜拉过坐在他身边一名身穿金丝蟒袍的青年,给陈寻介绍道:“陈真人,你还未有机会与南柯见面吧?”



    庆王姜澜作为熹武帝的第十七子,已有两千余年的寿命。



    这两千余年来,除了幼女延陵郡主姜云仙外,庆王姜澜还生有其他子嗣一百二十人,嫡系子孙更是不知凡几,陈寻断没有可能全都认得。



    在庆王姜澜嫡系子孙里,真正受到重视的,就是以世子姜南柯、延陵郡主姜云仙为首,修为在元丹境以上的十三人。



    此前世子姜南柯一直都天钧大世界修行,陈寻抱住庆王的大腿,也就这三四年的时间,自然没有机会跟他见面。



    姜南柯并非庆王姜澜的长子,出世修行也才两百年而已,但他的母亲是苏竣臣、苏牧臣的胞妹,同时也是松鹤真君的同宗师妹,他本身也有元丹境巅峰的修为,因此才被立为世子。



    看姜南柯谦然稽首施礼,陈寻赶忙起身回礼,听庆王说过,才知道姜南柯这次受封天火郡侯,包括铜炉岭在内的天火山脉,将正式成为他的封邑。



    庆王姜澜这也是要在名份上,抢先一步将天炉秘境的祖脉天火山占下来。



    这一切进行得都极顺利,说明赤眉真君、姜彬以及他们背后的春陵君等人,都还没有意识到天炉秘境的重要性。



    在他们眼里,天炉秘境也许在一两万年之后,会变得极其重要,但又有几人愿意在这时就投入大量的资源跟人力进入天炉秘境经营?



    除了极少数血脉精纯的神兽妖魔寿元极长外,人族天人境强者,可没有办法活到一两万年之后去。



    或许在他们的眼里,甚至都猜测庆王这时候已经打退堂鼓,实是想在天炉秘境为自己铺垫退路。



    一旦角逐帝位失利,庆王一系自然就难在云洲立足,率嫡系子孙流放到天炉秘境,无疑是个选择。



    这次除了姜南柯受封天火郡侯外,苏武阳等十六人,也正受封青梧等城的城主,名义上都要向庆王府世子、天火郡侯姜南柯效忠,进贡献赋。



    当然,大家对这些都浑不在意,此次赶到铜炉堡议事,更关心的还是后续如何经营天火山脉的事宜。



    而这次庆王将世子姜南柯送入天炉秘境主持一切事务,也是决意加大对天炉秘境经营的力度。



    天火山的喷发还没有停息,但松鹤真君一流的人物,已经能从地脉中感知到天炉秘境正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



    苏牧臣借这个机会,在大殿里很快就将陈寻在青梧岭炼制八荒玄塔阵的事情捅了出来。



    他也是怕陈寻反悔,诸家失去获得八荒玄塔阵的机会。



    “梧山所炼制的八荒玄塔阵,真有与八荒旗的同工异曲之妙?”庆王姜澜听后,也极震惊。



    “八荒旗是天钧大世界上古宗门才能炼制的天阶法宝,梧山微末之技,岂敢跟日月争辉?”陈寻笑道,“庆王这次留我在铜炉堡住上数日,我恰好借这个机会,将八荒玄塔阵的炼制之法抄录下来,献给庆王。”



    “陈真人身为云洲西北域第一炼器宗师,怎能妄自菲薄,”庆王兴奋得都想直接将陈寻邀到身边坐下,“八荒旗虽是玄妙,但我费尽心机,也才从父皇手里讨得一面,在铜炉堡由一名元丹真人主持,也仅能生成千丈冰原。他日若能在天炉批量炼制八荒玄塔阵,才能真正的大放光彩啊。”



    在座众人都是闻言震动。



    八荒旗好归好,却是诸族可望不可及的天阶法宝,炼制之法又是天钧大世界上古宗门的不传之秘,他们想到获得,至少得拿两三件天阶法宝去交换。



    不是三十六神将的嫡系后裔,哪家手里能有两三件天阶法宝多着?



    相比较之下,陈寻花费十月时间就能炼制的八荒玄塔阵,才是大家此时所真正急需的。



    说到聚灵禁制,天钧大世界的上古宗门,不是没有相类似的阵法禁制,甚至还要精妙强大得多,但恰恰是从梧山流传出来的聚灵禁制,炼制之法简捷易行,云洲二流炼器宗门就能炼制,才是聚灵禁制这几十年来在云洲大放光彩的关键。



    大家此前都在为天炉秘境的长期驻守发愁,听得陈寻竟能将八荒玄塔阵的炼制之法献上,庆王也是兴奋得哈哈大笑,说道:“元武侯府当年将聚灵禁制的基本阵法献给父皇,父皇欣喜之极,当下就赐给姜矍三枚蛟髓丹,长久以来,大家都不知道元武侯姜矍实际是偷梧山之功。本王手里可没有三枚蛟髓玉液丹,陈真人,你要本王赏赐什么给你?”



    一枚蛟髓玉液丹,是用整整一头成年蛟龙的血肉精华及椎髓玉液、蛟心之血、蛟丹炼制而成,洗脉易髓、增加修为,要比龙髓金液丹略差,却是云洲千年难求的天阶宝丹。



    坠星海是有不少结丹妖蛟,但谁有那个命擒杀来炼丹?



    姜彬这些年修为能突飞猛进,主要也是得益于吸收两头结丹蛟龙的精华。



    三枚蛟髓丹,足以抵得上一枚龙髓金液丹。



    陈寻手里的龙髓金液丹,已经完全用尽,要是能有三枚蛟髓玉液丹,自然是好,但就算是庆王手里,一时间也拿不出三枚蛟髓玉液丹。



    “诸家筚路褴褛,进入天炉秘境开辟荒土,正当同舟共济之时,陈寻不过是献上微薄之力,怎能要什么赏赐?”陈寻推辞道。



    “这怎么能行?有功不赏,有过不罚,本王可不就成了昏庸之主了?”庆王笑道,问松鹤真君,“卫真君,你说本王要如何赏赐陈真人?”



    松鹤真君笑道:“八荒玄塔阵乃梧山秘传,不宜流传太广。照我来看,庆王可在天炉立一宗门,专司炼器、教授弟子之责,将八荒玄塔阵的炼制之法授之,之后百年内所炼制的八荒玄塔阵,庆王得一、梧山得一、剩下一份由各家均分……”



    “好好好,卫真君这主意甚妙,这个宗门不如就叫天炉宗好了。”庆王哈哈大笑,透漏湛然神光的眼瞳扫向众人,想看有无人他人反对。



    陈寻也暗感松鹤真君此策甚妙。



    此前支持庆王的诸家宗族,其势力主要集中在神卫军,但神卫军是受策天府直接领导的,很多事情庆王都只能在幕后推动,无法直接干涉。



    此时专门成立一家宗门,将诸家一部分势力聚集到宗门之中,就可以为庆王直接所用。



    到时候,陈寻都少不得要从沧澜挑选一些子弟,送入天炉宗修行,才能表明他坚定站在庆王这边的立场。



    当然,对悟山更现实的好处,就是不用投什么资源跟人力,在百年内就能获得天炉宗所炼制的三分之一的八荒玄塔阵。



    诸家本身就通过姻亲、师传,与庆王捆绑在一起,一旦庆王角逐帝位失利,诸家虽然不会受到清洗,但在云洲也会受到新帝的压制。



    何况天炉秘境演变成新的完整天域,真要有鸿蒙元息孕生,诸宗将最精锐的子弟选送到天炉秘境修炼,更将有难以言喻的好处,此时自然都赞同松鹤真君的建议。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