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九章 八荒玄塔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两年约期未满,神卫军诸营主要负责固守古堡、天火山;进入天炉深处追猎魔物妖兽,则是赤眉真君、灵天军,与诸多进入天炉世界历炼的补天阁弟子的职责。【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就留在天火山脉深处的青梧岭中闭关炼制法阵。



    修炼某种术法神通,与将某种术法神通炼制成法器、法阵,道理上是相通的,难易则有着天壤之别。



    当然了,除了现实的需要外,炼制能接引地脉玄冥真煞的法阵,也有助于陈寻参悟阴阳演变之道。



    有青璇、苏棠以及苏守思相助,陈寻用了十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将新的法阵炼制出来。



    这次他仅炼制作废掉的赤精铜锭,就堆积如山;好在他们在青梧岭东段深处发现品质极高的赤精铜矿,倒不缺炼器的材料。



    一座高达六丈的玄冥铜塔,坯塔皆是用赤精铜铸成,重逾崖山,作为整座法阵的中枢核心,陈寻足足将两重六百余道禁制炼入其中。



    玄冥铜塔看上去与紫宵雷霆塔的原形一般高矮,实际上仅相当于顶级地阶法器的水准;不过,这已经是陈寻此时炼器的极限,与八座稍小的玄冥铜塔,共同组成新的法阵。



    陈寻此时还没有能力将八荒旗丝毫不差的复制出来,此时所炼制的,也仅是八荒旗的部分阵法禁制,但也足以自傲了。



    陈寻将新的法阵布设在青梧岭南麓山谷之中,仅需要九名还胎境弟子,就能主持法阵运转。



    这就是人族兴盛的关键。



    此时九名还胎境后期弟子,就能通过法阵,从地脉接引玄冥真煞;而崇尚个体力量的神魔、妖族,即使刚生下来就要远比人族强大,却要达到极高深的修为境界后,才有可能御使玄冥真煞。



    在新的法阵运转之后,缕缕黑烟似的玄冥真煞就从塔顶的八角兽形吞口里喷出,瞬即就化为寒气刺骨的玄冰,将八座小塔之间百丈方圆的空地密密实实的覆盖住。



    然而玄冰再想通过八座小塔之间的空隙往外围扩大时,遭遇外围的天炎罡煞,则迅速消融,化为滴滴清泉往地势低洼处流淌、渗透,但很快就又蒸腾成雾腾腾的水汽,飘往半空。



    水汽无法从防护灵罩里溢出,在半山腰很快汇聚成一小片云雾。



    这一幕叫那些修为低微的弟子,看到瞠目结舌。



    虽说在云洲,还胎境弟子就有布云雾施雨水的异能,但那只是利用现成水汽后施展的小法术,而眼前这凭空生成水汽聚集云雾,实在是已经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了。



    陈寻盘膝坐在玄冥铜塔之中,不会理会塔外面的云雾表象,他将神识沿铜塔延伸出去,心神魂意都沉浸在这些表象背后的阴阳变化之中。



    他灵海之上的青莲元神,隐隐间也有所触动。



    虚元境天地生成,蕴有比眼前云雾变化更深刻、彻入的阴阳演变之道,但他在虚元境中参悟诸多道意,仅仅是旁观,所感所悟,哪里会有眼前亲手促成云雾、泉雨变化来得深刻?



    这一刻,陈寻才更深刻的认识到,云雾、雨水、泉涌、冰火、寒暑诸多道意,是真真切切的涵盖于阴阳演变之中。



    陈寻身体里透出青莲叶瓣的虚影,密密茬茬,繁复异常,不知其数,守在旁边替陈寻护法的苏棠、青璇,就觉得青莲虚影要比陈寻以往修炼的任何一刻都要凝实,心知陈寻炼制新的法阵,自身修为都有极大的精进,也暗道这茎青莲,或许才是陈寻的根本法相。



    她们也不知道陈寻何时能将这茎青莲在体外凝成有形无质的真身实相。



    **********************



    半山腰聚集的云雾越来越大,很快就将整座山谷遮掩起来,山谷也渐渐荫凉了许多,天炎罡煞都被挡在云雾之外,透不进来。



    站在铜塔前看到这一切变化的宗崖,欣喜之余,也有一丝忧虑,看向苏守思,说道:“青梧岭出现大片云雾,很难瞒过其他人啊。”



    苏守思眉头微蹙,心想宗崖的担忧是有道理。



    庆王、松鹤真君在天火山脉附近,定下十六处极可能生成极品灵脉的山岭。



    依附庆王、支持庆王登上帝位的世族、宗门,都从庆王手里分得这块蛋糕,已陆续将门下子弟编入神卫军,调入天炉世界,建造哨堡据点,助庆王抢先一步,将天火山给占据下来。



    此时大家都同属庆王一系,又共同远在云洲之外的天炉世界开拓疆土,彼此间联络也极密切。



    因此这边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大家都能很快知道。



    苏守思都还在迟疑要不要提醒陈寻一声时,就有数道流影从西边疾掠而来。



    那数道流影显然也是看到青梧岭这边的变化,直接飞到半山腰才在半空中滞住身形,却是武奕真人与苏牧臣及两家数名随行的子弟。



    看到苏守思飞过来相迎,苏牧臣指着半山腰的云雾诧异的问道:“天炉秘境没有半点云水之气,这云雾从何处聚来?”



    天火山脉中,吹阵风,都能形成燎原的烈焰,青梧岭这边半山腰竟然能生成云雾,苏牧臣怎么可能错过眼去?



    “梧山有几件法宝,恰好能从地脉接引玄冥真煞,与天炎罡煞相合,则生成云水,”陈寻从玄冥铜塔中跨出,人在半空中袖手而立,朝武奕真人、苏牧臣等人稽首行礼道,“武奕真人、苏侯有一段日子没见了,今天怎么有闲暇到我青梧岭来?”



    苏牧臣啧啧叫奇,可没有那么容易让陈寻岔开话题,说道:“庆王那边有一面八荒旗,我还以为除了八荒旗外,云洲就再无能从地脉接引玄冥真煞的法宝呢。”



    陈寻心里想,八荒旗在天钧大世界,果真不能算是独一无二的稀罕物,没想到庆王姜澜手里就有一枚。



    武奕真人的眼睛更是毒辣,虽说法阵已经停止运转,但数座玄冥铜塔之间的玄冰还没有完全消融,武奕真人很快就看出蹊跷,讶然问道:“梧山的法宝这是陈真人身后这九座铜塔构成的法阵?”



    听武奕真人这一说,苏牧臣眼睛也骤然发亮。



    将阵法禁制,炼入单件法宝,或炼入成套的法器组成法阵,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主要区别就在炼制的难易程度上。



    八荒旗能从地脉接引玄冥真煞,实是天钧大世界炼器宗师所炼制的天阶法宝,云洲还没有哪家宗门能够复制。



    要是陈寻手里是单件法宝能接引玄冥真煞,苏牧臣也不会有其他奢望,知道陈寻断没有可能将独一无二、在天炉世界作用又如此之大的法宝转给他人。



    倘若是用九件地阶法器,构成接引玄冥真煞的法阵,苏牧臣就不可能没有其他想法了。



    苏牧臣紧跟着问道:“听说陈真人这数月在青梧山开炉熔铜,莫非就是铸制这几座铜塔?”



    姜氏王族在天钧大世界能炼制更高级的八荒旗,他这边也没有必要蔽帚藏珍,也实在没有必要逼着苏牧臣、武奕真人拿出大量的资源,去跟姜氏王族交换八荒旗。



    陈寻微微颔首,笑道:“我虽然在一本古卷中看到有关八荒玄塔阵的炼制之法,但这回也是初次尝试,所炼制的铜塔,粗制滥造得很……”



    “夔龙阁可否方便,多炼制几座八荒玄塔阵来?”苏牧臣直截了当的问道。



    陈寻说道:“苏侯、武奕真人,若是觉得这八荒玄塔阵还看得上眼,我过段时间得闲,可将炼制之法抄录一份,给你们送过去。”



    “这怎么能成?”武奕真人要比苏牧臣老实,还真以为陈寻要将八荒玄冥阵的炼制之法白送给他们,忙推辞说道。



    陈寻心里一笑,心说白送当然是不成的,又笑道:“武奕真人如此推辞,那我改天抄录一份给庆王送去,再由庆王转交给大家,相信大家都不会反对了。”



    陈寻此时所炼制的法阵,还仅仅是简化版,阵法禁制颇为脆弱,仅能在天炉世界接引少量玄冥真煞化为玄冰。



    倘若想在云洲接引地脉玄煞,内部阵法禁制就会直接被摧毁,远不能跟八荒旗的精妙相提并论。



    即使炼制之法流传出去,陈寻也不甚在意。



    苏牧臣忙说道:“恰好庆王刚从玄京过来,我与武奕真人过来,是想邀陈真人一起去古堡拜见庆王的;要是陈真人真想将八荒玄塔阵的炼制之法献给庆王,那我们在这里等你两日,也是可以的……”



    这八荒玄塔阵看着不算有多强大,但在天炉秘境极其实用,又恰恰能解决他们当前所面临的难题,苏牧臣也顾不得尴尬,就想在这里等陈寻将炼制之法抄录好之后,再一起去拜见庆王。



    只要庆王知道八荒玄塔阵的妙用,相信不会介意他们在这里多耽搁两天。



    陈寻猜想,庆王姜澜这次过来,应是为神卫军与灵天军交接的事情,暗感他正好可以借这次机会,提出兵增援周武山的事情。



    陈寻指了指自己的脑门,跟苏牧臣笑道:“炼制之法都在我这里装着,等见到庆王后,再抄录下来不迟。”



    苏牧臣老脸一红,心想自己真是操之过切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