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七章 天焰之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金鳞船在石岭前的山谷里降了下来,苏守思抬头见千丈高崖上刻有“青梧岭”三字古篆,心知陈寻是以此地纪念被魔龙摧毁的神宵山脉。【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火铜树、岩苔、火鳞藤草、赤阳草,”诸多弟子将封存的草木幼苗小心翼翼的搬下金鳞船,苏守思跟陈寻说道,“梧山得到你的传信后,将涂山几处地火岩穴都搜寻了一遍,但能在地火岩穴生长的草木这就几种,我们都带了一些幼苗过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活……”



    天炉世界的天炎罡煞,即使大量外泄后,也要比涂山深处的地火岩穴强烈得多,在云洲不大可能找到适宜天炉世界生长的草木。



    就算火铜树、岩苔、火鳞藤草、赤阳草等极少数的火性草木,也无法直接暴露在外生长。



    不过,陈寻在青梧岭已找到几处有灵气滋生的谷地,虽然灵气都极其稀微,毕竟聊胜于无,以三艘金鳞船炼入的封禁级法阵为核心,勉强还能将数里方圆的三座山谷笼罩起来——若是在云洲,笼罩的范围将是这里的千倍之广。



    如此一来,这些耐火的草木,就勉强能在这三处山谷中生长下去,不至于苍茫大地,连丁点草木之色都看不到。



    相比较庆王划给他们驻守、绵延两三千里的青梧岭,位于青梧岭深处的这三座小山谷,可以说仅是微末之地,却是众人未来数百年、甚至数千年都要在此驻守立足的要隘之地。



    莫非天炎罡煞大量泄入无尽虚空之中,整座天火山都未必能找到几处这样的“宜居宝地”。



    苏棠、青璇走下金鳞船,看三四千里外、由亿万吨岩浆、无尽红莲烈陷形成的喷发柱,以及空间裂口边缘不断轰劈下来的赤血雷霆,一时间心旌摇荡,没想到天炉世界竟有如此的天地奇景。



    一些修为低微的弟子,看此情景,目瞪口呆之际,隐隐有些担忧,交头接耳道:“这雷霆、烈焰倘若往外扩散,谁能承受得住?”



    “……”陈寻将这些议论听在耳里,只是微微一笑,想起他刚入沧澜学宫时,若是遇到这样的情影,都未必能像这些年轻弟子如此镇定。



    “这些人里,都没有几人经历当年魔灾,都没有见过世面,说这些让人笑话,”宗崖站在陈寻的身边说道,“原本想将在黑阴岭历炼的那批弟子调过来,赤松真人、纪真人,思量来思量去,还另选了一批弟子送过来,就不知道你满不满意了。”



    庆王答应沧澜可以调三千精锐编入神卫军,但前期还没有确认天地演变能孕生鸿蒙元息之前,根本不需要调这么多人进来。



    这次宗崖所率的一千甲卒,实际都是从沧澜学宫挑选的资质尚可的弟子,先行编入神卫军,进入天炉世界。



    要说留在梧山的虚元珠,此时正以蜃龙尸骸造脊,灵地所生发的鸿蒙元息,绝对要比天炉世界精纯,也更为集中。



    但虚元境太小了,此时四宗唯有最核心的数十人,到突破瓶颈的前夕,才会进入虚元境闭关修炼,接受鸿蒙元息的洗炼,根本无法惠及沧澜学宫十万弟子,更不要说惠及三十万沧澜甲卫了。



    天炉世界天地演变,鸿蒙元息会被广袤无垠的山川河谷分摊,不会像虚元境中那么集中,也正因为如此,才不受人数的限制。



    陈寻跟庆王要了三千人的名额,打算将沧澜学宫的弟子分批调入天炉世界修炼,只是个中的缘由,仅有宗崖、苏武阳等极少数人知道。



    虽说消息不可能瞒住多久,但瞒得越多久,对他们、对庆王姜澜一系,会越有利。



    这一次,陈寻也打算将苏武阳所部三百甲卒都打散掉,与宗崖所率的一千甲卒混编。



    陈寻已经正式受命担任神卫军第十七营指挥使,宗崖、苏武阳分别担任副指挥使。



    虽然第十七营才一千两百名甲卒,但拥有还胎境以上修为者,就超过三百人。



    宗崖修成元丹后,神念也勉强能够以一化百,又有十二名真正修成元神、神识强大的天元修士相助,就能以他为核心组成玄衍大阵。



    辅以金鳞战船、两百装备青焰莲箭的精锐弓手,宗崖率部正面列阵,就算是赤眉真君正面逼来,也有一战之力。



    这样,陈寻就能脱身出来,没必要死守在驻地。



    苏棠、青璇过来,主要也是苏棠的灵兽青鸾、青璇的灵兽火狐,都极适宜在天炉世界修炼。



    此外,除了她二人都修炼青莲焰诀外,还有数十修炼青莲焰诀的弟子,都拜入她们的门下,这次都趁这难得的机会,进入天炉世界修行。



    庆王将青梧岭划由陈寻率部驻守,相当于是将青梧岭划为陈寻在天炉世界的封邑,哨堡据点建设,以及千余甲卒、役工、匠师们的消耗,自然都要由陈寻想办法解决。



    这个消耗可不是一点半点。



    不要说参与作战了,普通甲卒要想在如此恶劣的环境生存下来,一千两百余甲卒、百余四宗弟子,以及大量役工、匠师,一年至少需要十万枚低级灵丹维持基本消耗。



    后勤补给的工作,需要苏守思来统领;苏守思也暂时兼任副指挥使。



    不管苏竣臣、苏牧臣从玉州调多少人过来,也不管其他依附庆王的世族、宗门调多少子弟、族兵进入天炉世界,陈寻这边也需要有四五个元丹真人,才能将场面撑起来。



    不然的话,在庆王旗下,陈寻何以与他人平起平坐?



    **********************



    诸多甲卒、弟子暂时安顿下来,苏守思将陈寻请入金鳞船的秘舱之中,从怀里掏出一枚信符,说道:“此枚秘符封印一段千魔沙海一年前所出现的一段奇景,赤松真人特地吩咐过,除了宗主之外,要对他人绝对守秘,所以请你进秘舱观看……”



    陈寻疑惑不解的将信符捏开,不知道何事非要搞得这么神秘,就见信符化成一道玄光浮到半空,很快又变化成千魔沙海周围、陈寻所熟悉的山岭呈现在秘舱里。



    随着视野的转变,画面很快转到千魔沙海的上空,就见一道火云从虚空中涌出,几头路过的鳞鹫不知变故,径直飞入这道火云之中,瞬时间就被烧成灰烬,剩下几蓬飞灰似的残渣从高空洒下来。



    这一幕让陈寻心起波澜,难抑震惊的问道:“火云出现之日是何时?”



    “就是宗主信中所提的天火山爆发第二天,神宵浩然宗就有弟子发现千魔沙海上空有火云出现,”苏守思说道,“不过很快就消散掉了,还不足在千魔沙海重现万里焰海覆盖涂山的旧影。”



    “真是想不到,涂山天焰竟然是如此而生,”陈寻难抑震惊的叹道,又问苏守思,“有多少弟子看到这一幕?”



    “千魔沙海本来就位于绝岭之巅,封印魔墟口之后,平时仅有十数名较为核心的弟子留守那里,”苏守思说道,“起初大家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魔墟那边又有什么异动,但在接到宗主传信后,才猜测可能是跟天炉秘境的火山喷发有关。赤松真人让这几十名弟子都进入虚元殿任事、修行,也封锁了外围进入千魔沙海的通道,消息暂时不会泄漏出去。”



    陈寻手托额头,没有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涂山自古以来就覆盖万里天焰,有关天焰的形成,自古以来都有种种传言,陈寻也完全没有想到,涂山天焰竟然是天火山以往多数大喷发,大量天炎罡煞泄入无尽虚实所致。



    这一切不可能是偶然。



    这很可能意味着天火山与涂山实际相隔的距离并不远,这才有可能大量的天炎罡煞从天火山泄入无尽虚空,再从涂山的上空渗入云洲。



    这意味着,将来四宗有能力布设打开虚空的天地级法阵,甚至不需要道标,就能直接构建连接天火山与涂山的空间通道。



    陈寻伸手一挥,秘舱里的那团虚影顿时就散作无形,跟苏武阳说道:“此事不宜再扩散出去,我们心里也都不要多想这事,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苏守思深以为是点点头,倘若天炉世界真是他们所预测的那么重要,姜氏绝对不会容忍在他们的控制之外,还有第二条进入天炉世界的空间通道。



    就庆王以及背后支持庆王的世族、宗门而言,目前守住这个秘密,也仅仅是想抢占一点先机而已。



    当然了,苏守思心里也隐隐有些期待,倘若有朝一日,四宗的势力能与姜氏抗衡,那在西祖龙山之外,还有第二条进入天炉世界的空间通道,控制四宗手里,这个意义就非同小可了。



    但想到姜氏背后存在数百万年、在天钧大世界都称霸一方的上古姜氏王族,苏守思又觉得这个可能性太微乎其微了。



    见陈寻在前面已经走出秘舱,苏守思情不自禁的想,四宗在他手里,能创造这超乎想象的奇迹吗?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