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五章 三百死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苏武阳面如死灰的看着苏孚琛死不瞑目的咽下最后一口气,苏孚琛的骸骨实已被姜彬一掌打得粉碎,最后一口精气散去,就像团烂肉似的倒在地上。【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想到当年初入沧澜城,他们一干少年站在缚龙山下,看到苏孚琛、苏房龙等长老踏云御空飞来的情形,那时他们对苏孚琛等还胎境修士羡慕得不得了,都巴望着有朝一日,能像他们那般耀武扬威、踏云而行,谁曾想苏孚琛今日会死得如此凄惨,死得如此毫无声息?

    陈寻伸手一挥,说道:

    “你们都退下去准备吧,天夜之后,开拔进天火山。”

    营帐中十六人,是苏氏追随苏武阳北投元武侯府那拨族人中最后一批修炼到还胎境的子弟,他们都没有想到,元武侯世子姜彬竟然丝毫不念他日追随的旧情,仅因一言不合,就将苏孚琛掌毙。

    当年可还是苏孚琛坚持劝说苏武阳,率领一部分族人北投元武侯府的,也因为苏孚琛,沧南荒原才有数百万蛮荒部族投附元武侯府,奠定元武侯府今日在涂山南岭的根基。

    也是顾忌元武侯府的态度,苏孚琛劝苏武阳率族人投玉州苏氏,没有直接撕破脸投向沧澜。

    谁能想到苏孚琛今日竟是惨死姜彬的掌下。

    姜彬令他们随陈寻进入天火山搜索炎魔行踪,无疑是要将他们都推进天火山去送死。

    陈寻、武奕真人进入天火山百余里,就撞见十数头炎魔,都差点出不来,而姜彬所划定的搜索范围,要深入天火山两千余里,他们修为低微,进去后怎可能有活路?

    只是军令森严,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他们能做什么,能反抗什么?

    在姜彬这些人眼里,他们的存在,不比蝼蚁显眼多少,但他们不在元武侯府的膝下卑微的活着,竟然敢想着远投玉州、另谋生路,就是他们必死的理由。

    众人都心如死灰的离开营帐,苏武阳失魂落魄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地上化作一团烂肉苏孚琛。

    陈寻伸手一挥,一线青莲焰从掌心喷出,将苏孚琛的尸骸化为灰烬。

    “姜彬当真要致我们于死地,才肯罢手吗?”苏武阳失魂落魄的问道。

    “无论是看到苏宗主还是苏棠的面上,我都会保你不死,”陈寻挥手说道,“你回去吧,不要多想什么了?”

    “可是他们怎么办?他们跟随我编入神卫军,都不畏生死,但死得如此冤枉,他们的家人、亲族,要怎么办?我还有何脸面去面对那一个个孤儿寡母?”

    苏武阳从地上爬起来,走到陈寻面前跪下,说道,

    “当年我轻狂孤傲,瞧你不起,白狼河畔,也无胆气与沧澜共存亡,选择北投元武侯府——大错铸成,我不求你原谅,也不求你救我,但三百苏家男儿是可以为沧澜卖命效力的,武阳在这里恳请你不要放弃他们。”

    陈寻平静的看着跪在案前的苏武阳,没想到苏孚琛的死,对他打击这么大,设下一座禁制,将营帐与外界隔绝开来,这才轻叹一口气,说道:

    “姜彬如此作为,苏竣臣那边都无声无息,到现在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苏武阳呆立当场,有些事他能想到,但他不愿意相信。

    “苏竣臣是轻易将手下军权交给他人节制的人吗,赤眉真君真能压制得了他吗?他们都是逼我救你们,甚至包括有意拉拢我的庆王姜澜,他们都是这个心思。他们要看我有多大的能耐,要看我有多大的潜力可以压榨,他们要看我是不是将虚元珠带在身上……”

    “虚元珠?”苏武阳惊问道。

    “不错,”陈寻说道,“我从珑山将蜃龙尸骸带回梧山,春陵君、赤眉真君都不惜亲自出马,赶到千魔沙海以探虚实。春陵君征我入策天府任职,心里可是巴望着我能将虚元珠,甚至将蜃龙尸骸都随身携带到玄京,但他们需要确认这点,才能不择手段的致我于死地。”

    苏武阳仿佛被一道闪电击中,将一切都想明白过来,他们这些苏氏残族子弟的生死,在大人物的眼底实在是不值一提,台前幕后的明枪暗箭,实际上都是冲陈寻而来。

    姜彬跟陈寻存有旧怨,兼之元武侯府又与四宗在涂山争夺生存空间,才被推到台面前,当这个“恶人”。

    陈寻在玄京有什么意外,沧澜必反。

    四宗及沧澜侯府的势力,已经不再是可有可无,甚至暗中还与玄都教、龙门宗都有极密切的联系,逼反沧澜,绝对震惊云洲的大事件。

    不过,逼反沧澜也不是不可以做,关键要看代价足不足够惊人。

    蜃龙尸骸足不足够令人动心?

    能将蜃龙尸骸与雷霆铜柱藏下的虚元珠,足不足够令人动心?

    千魔沙海一役,两千精锐弓手藏在虚元珠中,奇袭魔族煞阵,当时大家都知道虚元珠是一件洞府法器,陈寻当时也是借这件洞府法器,才在青莲焰海那样的绝境中生存了七年。

    当然了,百丈座的巨塔也能藏下两千精锐弓手,千魔沙海一役,外界都猜测陈寻手里的,是一件准纯阳道器级数的洞府法器。

    事实上,外界还是远远低估了这件洞府法器。

    能将两千丈蜃龙尸骸、七百丈雷霆铜柱藏下的虚元珠,拥有庞大洞府空间的法器,怎么可能仅仅是准纯阳级数的法宝?

    神宵宗破碎时,自爆将魔龙轰出云洲的赤阳殿,也不过两百余丈开阔。

    那头蜃龙尸骸的价值,更是不用多说了。

    只是此时四宗气候已成,西北域都护府、诸宗甚至策天府都失去强攻梧山、抢夺至宝的可能。

    就算姜氏调动大军压境,四宗将核心弟子往虚元珠中一收,六名法相境强者悄然携带虚元珠远走高飞,谁有把握一定能将虚元珠截下来?

    虚元珠内藏至少六七百丈方圆的洞府空间,悄然带走三五十万人,绝不是什么难事。

    陈寻支持杜良庸、顾元畅在仙鳌岛立足,谁知道是不是他给四宗在坠星海留后路?

    他们只能将陈寻调入玄京,逼陈寻入彀,只要能先夺得这两件至宝,到时候逼反沧澜,那时候一切才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但他们首先要确认虚元珠及蜃龙尸骸就在陈寻的身上。

    苏武阳蓦然省得,他与三百苏氏残族弟子,不过是这些人试探陈寻的棋子罢了。

    庆王姜澜是想拉拢陈寻,拉拢沧澜势力支持他继承帝位,但庆王姜澜若是获得虚元珠及蜃龙尸骸,陈寻及沧澜四宗支不支持他,又有什么重要?

    大家都在算计,大家都在虎视眈眈、大家都心怀叵测。

    苏武阳失魂落魄的跪在那里,惘然问道:“你既然都猜到春陵君这些人的心思,为何又要钻入他们的牢笼之中?”

    “我将虚元珠、蜃龙尸骸都留在梧山了,所以他们有什么心思就不重要了,”陈寻摊手说道,“但他们不甘心、不相信,还坚持想用你们试探我,那深入天火山后,我是实在没有能力兼顾这么多人的死生,大家都好自为之吧……”

    “就连庆王都如何对你,你还要留下来与他们虚与委蛇吗?”苏武阳眼神陡然尖锐起来,咄咄逼人的看向陈寻。

    “你就不要再试探我了,”陈寻哈哈大笑,“庆王对我心思不纯又如何?我又不是傻乎乎要将身家性命卖给庆王,一定要委屈得跟被玩弄过的小寡妇似的,大家都各取所需罢了。今日我对庆王有好处,庆王对我有好处,我们才凑到一起。但他日彼此都不再有什么好处,庆王视我如破鞋,我何尝不能弃他如破鞋扔到一边去?庆王只要确认无法从我手中夺得虚元珠跟蜃龙尸骸,觉得我对他还有点用,自然会老老实实选择与我合作;而只要有足够的好处,我也会继续支持他继承帝位,动不动就撕破脸,那是小孩子的玩艺儿。”

    苏武阳失魂落魄的跪在那里,才知道为何这些年来,那么多的人都折在陈寻手里,为何独独是梧山能在西北域崛起,能叫元武侯府黯然失色,能叫西北域都护府名存实亡,实是陈寻狂而不傲的枭雄之心。

    “三百子弟,实是苏氏最后一点精髓血脉,都殒于天火山中,我无面目独活于世,迁往玉州的十万族人必沦为奴隶贱民。你若能救我残族三百子弟,苏武阳从此誓死相随,永不言弃!”苏武阳伏首跪地,恳声说道。

    “你投附玉州,必立过大誓,怎可以轻易改投他家?”陈寻说道。

    “苏牧臣、苏竣臣视我残族子弟如猪狗,天道大誓自然不攻而破。”苏武阳愤声说道。

    “我不能保证大家都能活下来,但你们都效忠于我,诸事听从我的安排,甚至同意我炼化你们的神魂,我必与你等同进退;除非我战死,不然绝不会轻易放弃一人。”陈寻说道,眼瞳炯炯有神的盯住苏武阳。

    “炼化神魂?”苏武阳惊问道。

    在投附玉州之前,诸人就对要不要投靠四宗产生过激烈的分歧,相当一部分人还是主张投附四宗。

    他们真要是脸皮厚着投附过去,苏守思、苏棠、苏竣元、苏灵音、青璇还能将他们拒之门外?

    最终还是顾及元武侯府可能会有的反应,大家最终决定东迁玉州,投附旧族。

    此时既然玉州旧族都弃他们如蔽履,虽然心里有再多的不堪,投附陈寻、投附四宗也成为他们唯一能有的选择。

    但苏武阳不明白陈寻为何提出如此苛刻的条件,不解的问道:“我们已经被逼到这样的绝境了,你还担心我们再有二心吗?”

    “我又不是神仙,我要保证你们大多数人能活下来,必然要用非常手段,”陈寻说道,“经我用秘法炼化过的神魂,修为虽然能在短时间内有极高的提升,但代价也是极大,用这种秘法提高修为的人,都只剩二十年的寿元。”

    “是要组成玄衍战阵?”苏武阳不确定的问道。

    玄衍战阵在沧澜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必需要修成神识的十二名武修弟子,神魂相通才能组成玄衍战阵。

    现在不要说普通甲卒,就是刚才从营帐退出去的十六人里,也仅有两人修成神识,苏武阳不知道陈寻有怎样的秘法,能让这么多的人,神魂修为能一下子都提升到神识阶段。

    “不错,用秘法炼化神魂,强行塑造元神,这必然要付出极大代价的,不仅你们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我也要消耗大半的元神修为,所以需要你们成为我麾下、与我神魂相通的死士,”陈寻说道,“要不要做,你们考虑去吧,入夜开拔之前,给我一个答复就行了。即使你们不同意,我刚才的话也都说出来了,其他人我照顾不了,但看在苏宗主与苏棠的面子上,我怎么都要保你不死。”

    “三百死士啊!”苏武阳轻叹一声道,“那炼化神魂、强塑元神,从我开始吧,也希望你能明白,当年白狼河畔,我率族人北投,也是想心存苏族,并无其他私念。”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