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四章 公报私仇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ps:好兄弟知白的新书《忘镇仙魔》今天上架,有兴趣的兄弟们,都快去捧个场!)

    与十数头炎魔纠缠到现在,大家都巴望着古堡那边能派援兵过来,却没想到竟是姜彬、云鹤等人赶到,陈寻暗中直叫晦气。【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姜彬意态踟蹰的悬立在半空中,与云鹤等十二人气势融为一体,刚才持戟一击,他将窍脉间的法力提升到极致,以一人之力将一头炎魔硬生生的击退,而他的眼瞳这时候竟奇异的转为淡金色。

    “七品金丹,姜师兄竟然也修成七品金丹了,恭喜了!”田横一改刚才的晦气跟狼狈,赶忙摆脱身后的几头炎魔,赶过去与姜彬等人汇合。

    这些炎魔虽然灵智不高,却也天生有着欺软怕硬的狡猾,慑于姜彬等人那直冲宵汉的气势,竟然停留在外围,迟疑着没有一哄而上。

    就连半片鳞皮被流焰烧焦的碧睛青鳞狡,这时候也是脱离险境的大喘一口气,不待延陵郡主姜云仙驱使,就一个纵跃,跳到姜彬等人的身后。

    “多谢姜师兄来援,恭喜姜师兄修成七品金丹。”一贯骄横的姜云仙,这时候也是余惊未定,赶过来先跟姜彬道谢。

    陈寻没有凑上前去,而是撤到一旁,小心戒备炎魔的异动。

    陈寻在庆王府与姜彬相遇时,姜彬透漏的气势虽强,但也没有强到这种地步,没想到他今日竟能一戟震退炎魔。

    对于人族修士而言,修为之境界并非决定实力强弱的根本因素。

    同时还境胎修士,有些人天资纵横、修炼云洲最为顶级的道法玄诀,自幼有无尽宝丹灵药伐髓易脉,刚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境初期,就能洗炼四到五条灵脉的宗族嫡子,又岂是耗费百年之功,到还胎境后期才洗炼四五条灵脉的修士能及?

    元丹境修士,有丹成九品、凝丹之日就堪与法相境巅峰一战的绝世妖孽,有也丹成一品,终生无望修成真身法相的平庸之辈。

    姜彬当初修成元丹都极其勉强,陈寻没想到他成为选帝侯才过去四五十年,竟然也修成七品金丹了。

    听田横与姜云仙的语气,姜彬应是进入天炉战场之后,才有进一步的突破。

    元丹品质之优劣,与所悟道意直接相关。

    这意味着,姜彬此时很可能正在参悟、修炼一种层次极高的道诀玄功,才能不断的融合道意,提升所修元丹的品质。

    而通常说为,丹成七品以上的修士,都有修成天人之躯的潜力,也就难怪田横、姜云仙都会如此郑重其事的恭喜姜彬。

    陈寻心里震惊,却不是为姜彬此时展露的实力震惊,他心里想,熹武帝统治云洲一千年后,就开始推行选帝制度,每隔六十年都会从姜氏宗室子弟里挑选十二人进行重点培养。

    三千年过去,这就意味着前后共有六百名姜氏子弟,像姜彬这样成为选帝侯。

    此时哪怕说仅有一半的选帝侯还存活于世,姜氏的实力就强得惊人,这还仅仅是姜氏王族的一支旁系。

    四宗想要成为与姜氏一较长短的势力,未来要走的道路还是太远太远。

    ******************

    炎魔虽然迟疑,却也不是单纯会被姜彬等人所透漏的气势吓走。

    两头高约二十丈的巨大炎魔最先按捺不住,砰砰踩山踏崖,两个跨步就穿越五六里的距离,焰浆流动的巨拳就直接往姜彬等人所组成的山河战阵中心轰来。

    “天地玄黄!”

    姜彬举起手中的黑金战戟,大喝着抛向半空,在这瞬间,陈寻有一种山河战阵气势瞬时间都转移到黑金战戟之上的错觉,姜彬等人都透出淡金色的光芒,迅速的凝聚到黑金战戟之上。

    姜彬那杆黑金战戟,很快就化作一杆长约十五六丈的暗金巨戟,幽光符文流转,就往两头炎魔横格击去。

    “好强的气势!”

    在暗金巨戟凝成的一刻,陈寻就暗感气势好强,眼睁睁见着两头炎魔都被巨戟拦腰打断,无尽的天炎流焰从炎魔的四截残躯里喷射出来,像是四座小型的火山。

    就见暗金巨戟回转飞来,戟首粘有两枚金焰流动的火石。

    天焰石。

    这也是姜云仙她们进入天火山试炼的主要目标天焰石。

    看到姜彬将两枚天焰石收入囊中,为免被天火流焰波及,陈寻被迫退后数百丈,此时其他炎魔一拥而上,抢过四截炎魔残躯,就往天火山深处逃去。

    这时候,武奕真人将此前收入玄黄塔中的弟子都放出来。

    这些弟子在玄黄塔中,也能感知刚才所发生的一幕,此时出来,看向姜彬等人的眼神都充满狂热的羡慕之情。

    “这一路应有三百余弟子,怎么就剩下你们这点人?”姜彬问道。

    “其他人都在千余里外的石岭扎营,我们先潜入天火山探查,没想到会遇上这么多的炎魔,亏得姜师兄及时来援,不然我们可都要被陈寻此贼害死了。”田横怨恨的剐了陈寻一眼,刚才被他推陈寻推到炎魔掌下送死的仇恨,断没可能轻易揭过。

    陈寻轻轻弹动手里的紫宵雷霆塔,打了哈哈,说道:“违抗军令私自出营,已是大罪,无故袭杀主将,更是罪不容恕的大罪。我没有当场将你的头颅斩下,就已经是格外开恩了,田横你若再敢颠倒是非、指黑为白,不要以为我当真没有办法治你?”

    “田师兄对都尉将军虽有得罪的地方,那也是一时情急,在我们看来,田师兄对都尉军并无恶意。即使田师兄有错,也绝非死罪。都尉将军却将田师兄推到炎魔掌下,分明是要他去送死。”在场的补天阁弟子,没有谁会看陈寻顺眼,自然有人站出来帮衬田横说话。

    “到底是怎么回事?”姜彬眼瞳里透出淡金焰的焰光,盯住陈寻,“田横乃田氏嫡子,陈寻,你擅杀宗室嫡子,可知何罪?”

    “事情之原委真相,可以请松鹤真君以神通推演,岂是你们这些人信口雌黄、颠倒黑白的?”陈寻冷冷一笑,“田横无故出手袭杀主将,就是死罪,我没有当场斩下他的头颅,就是额外开恩。一时情急,一时情急你妈妈个头,来来来,你这个小杂种,来让我一时情急两下?”

    陈寻眼睛恶狠狠的盯住刚才那个替田横说话的补天阁弟子。

    “……”刚才站出来替田横说话的弟子,被陈寻透出的滔天气势气慑,脸色发白,半天不敢吭一声。

    “陈真人对田横公子也是小施薄惩,”武奕真人沉声说道,“田横公子受到些惊吓,将事态说得有些重,姜侯切莫当真。”

    武奕真人身为补天阁长老,田横、姜云仙等人不听他的号令私自潜入天火山,就已经是让他满肚子火,此时竟然又有意挑拨姜彬与陈寻的旧怨,他不出面阻止,这局面怕又是一发不可收拾。

    “事情过去就过去了,还有什么纠缠的?”姜云仙不悦的说道。

    她虽然也极为不喜陈寻那张狂的脾气,但想到父王执意拉拢陈寻,陈寻怎么也要算庆王府的人,至少此时还真不能看到他被姜彬、田横他们联手欺负。

    “田横公子违抗主将军令,你就如此对他是吧?”姜彬阴森森的一笑,从怀里掏出一枚金色的盘龙符印,说道,“天火山沿线诸营甲卒,见此印皆受我节制,陈寻,你大概不敢违抗我的军令吧?”

    此次策天府组织人手进入天炉战场,天火山是试炼的一个主要方向。

    除了他们这处外,在天火山南麓五千余里沿线,以后腹地纵深处,总计会有六千甲卒进驻各个哨堡,为补天阁弟子试炼提供必要的保障。

    陈寻原以为会是苏竣臣或者谁亲自到天火山南麓坐镇,没想到节制天火山诸营的大权,竟然落到姜彬手里。

    “若是姜侯一心以帝室为念,但有什么吩咐,陈寻岂敢不从啊?”陈寻嘿然笑道,心里想,既然姜彬都只敢在熹武帝所立的规则下玩花样,他要想看看,姜彬怎样才能令他不爽。

    “我令你率所部三百甲卒进入天火山侦查炎魔敌情,你从还是不从?”姜彬不怀好意的问道。

    陈寻心里冷笑,姜彬与他是旧怨,苏武阳率族人弃元武侯府而投玉州苏氏,对姜彬来说则是新仇。

    姜彬没机会则罢,要有机会,怎么会让苏武阳他们痛快?

    姜彬有机会节制天火山诸营的大权,多半也是赤眉真君暗中捣鬼吧?

    ******************

    苏武阳他们没有率部后撤,发了求援的信号后,就附近石岭深处发现一处很不起眼的灵脉,布下龙牙舟固守。

    灵脉再弱,也是有灵气汇聚,在灵气稀疏、聚灵禁制无法发挥作用的天炉战场,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神卫军的营级龙牙舟,约十二丈长短,四丈宽,标准能载三百甲卒进出战场;除了浮空法阵、玄符战弩外,还炼入一座三十二柱山河法阵,可以说是云洲最顶级的防御法阵,但想抵挡炎魔一级的妖魔,还是极为勉强。

    但不管怎么说,苏武阳并没有率众后撤,就已经是难言可贵了。

    姜彬等人赶过来,就在这里扎下大营,很快就有六艘龙牙舟,满载神卫军、灵天军共三千甲卒聚集此地。

    “什么,姜彬小儿,要我们进天火山搜索敌情,这跟让我们去送死,有什么区别?”

    得知陈寻得令要率他们进入天火山搜索炎魔,被召集到营帐里议事的苏孚琛勃然大怒,情绪失控拍着桌子站出来,就要冲出营帐去找姜彬算帐。

    “混帐家伙,你是对我的军令有异议吗?”姜彬掀开帘子走进来,阴沉的眼睛从陈寻、苏武阳等人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到苏孚琛的脸上。

    被姜彬的气势压住,苏孚琛那张紫红的老脸涨得发黑,他这辈子习惯玩弄阴谋诡计,最终却要栽到别人的阴谋诡计里,怎么都不甘心,抗声争道:“乱命岂能盲从?”

    “老贼,就凭你这句话,我就不容你活命。”姜彬伸手往前一探,石磨大小的金色掌影就往苏孚琛的胸口拍去。

    苏孚琛都来不及挣扎一下,全身筋骨就被姜彬拍成粉碎,难以置信的看着深陷进去的胸口,不知道自己怎么还能活着。

    “你们谁还有意见?”姜彬落苏孚琛一口气,眼睛落到苏武阳的脸上,丝毫不掩饰眼睛里的威胁之意。

    苏武阳额头青筋直跳,明知道姜彬公报私仇,要将他们送入绝地,但策天府军令森严,他真要想抗命不从,首先要能抗住姜彬的无情打击。

    “姜侯,你耍够威风了,可以给我出去了,”陈寻没有出手救苏孚琛,但不意味着会容忍姜彬在他头上撒屎拉尿,“只要我不违抗你的军令,只要我还能镇得苏武阳他们,他们乱吵吵,跟姜侯你有什么关系?姜侯若要是想直接率领他们进天火山搜索炎魔,我可以将他们交给你率领……”

    “有陈真人这句话一切都好说,”姜彬不恼反笑,一副天火山地形图的虚影凭空悬现在营帐之中,他挥手圈出一个大致的方位,说道,“限定你们一个月内,将这一区域探明,并择地建立据点,等待补天阁弟子进去。”

    姜彬掀帘走出,苏孚琛最后一口气也将彻底溃散,他犹死不瞑目的盯着陈寻,拼尽最后一点气力,大声喊道:“沧澜侯,我知道我死有余辜,不值得沧澜侯出手相救,但苏武阳他们是苏氏最后一点血脉,请沧澜侯念在以往的丁点旧情,念在守思宗主,念在苏棠的面子上,救他们性命……”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