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三章 援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暴起出手,都是在电光石火之间,不要说武奕真人、延陵郡主等人了,就是白袍剑修他自己都完全猝不及防,没想到陈寻敢对他下杀手,就觉全身被陈寻拳锋间涌出的恐怖巨力裹住,动弹不得。【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白袍剑修想要摧动九龙王佩护主,却直觉周身除了那沛然莫御的恐怖巨力,其中更有一种金光熠熠、类似索链形状的异力,像一张蛛网将他死死缠住,竟然叫他的神识无法从百骸透出。

    这是什么异能?

    神识无法透出,就无法御使法器,陈寻此贼,当真是要他死在炎魔掌下!

    看着十数丈高的炎魔身影,在视野里急剧放大,白袍剑修心脏都差点吓停掉,肉身百骸完全不受控制,又无法透出神识控制法宝御敌,一旦落入炎魔的合围之中,他有十条命也要丢在天火山中。

    白袍剑修情急之下,从喉腔里逼出一口精血狂喷到九龙王佩上,总算在千钧一发之际,挣脱金色索链异力的束缚,在极瞬之间化作九头巨龙虚影,往四面八方挣扎而出,将最先冲过来的四头炎魔硬生生的逼住。

    “嗷嗷!”十三头炎魔踩山踏岭奔来,有先有后,都发出牯牛吼叫似的兴奋声音,**的胸膛、粗壮的臂膀,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往白袍剑修扑去。

    白袍剑修虽然挣脱束缚,但想逃走已晚,只能借九龙王佩所幻化的九头巨龙虚影,苦苦抵挡炎魔的扑杀。

    “陈寻,你吃了豹子胆!”

    姜云仙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陈寻敢将白袍剑修送到炎魔嘴里当替死鬼,她却不能不救。

    她心里虽然对陈寻狂妄到极点的举动既震惊又暴怒,但怕白袍剑修在数头炎魔的围逼下不能支撑多久,紧急之下甚至都顾不上喝斥陈寻,当即勒住碧睛青鳞狡,急忙摧动手中的大日苍穹剑,道道剑芒如骄阳怒烧,合在一起如一轮烈日在山谷中迅猛升起,与武奕真人所祭的玄黄塔一起,往白袍剑修左侧的那头炎魔轰去。

    白袍剑修根本不敢跟炎魔硬碰硬,借姜云仙、武奕真人连手打开的缺口,身形往左急闪。

    好在他修炼的遁法神通精妙异常,连连摆脱险境,又有九龙王佩所幻化的巨龙虚影,将炎魔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他总算是没有再陷入被数头炎魔合围的险境,转身避到一座石崖之后。

    “轰!”

    那座石崖高逾百丈,却被炎魔一拳轰塌,激起漫天的飞灰,反倒利于白袍剑修藏住身形;炎魔神识感知似乎颇为迟纯,竟有明显的迟疑,才重新将白袍剑修的身影锁住。

    “田横公子要是在此地身殒道消,陈寻你有十条命都不偿还的。”姜云仙冷脸看向陈寻,此时才有余暇厉声喝斥陈寻,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陈寻真就敢一言不和,就将田横推到炎魔手下去送死。

    “违抗军令私自出营不说,还出手袭杀官长,此等谋逆大罪,死了都是活该,不然的话,难道你们这些人都拿熹武帝所立的神法当摆饰吗?”陈寻怒喝道,气势汹汹的环视左右。

    虽然这些个补天阁弟子个个眼高于顶,一路同行都将陈寻视为杂役仆兵的统领,这十多数天都没有谁凑到他跟前来寒暄几句,但陈寻大概还是知道这些二世祖的身份跟来历。

    当年随熹武帝征讨姬的三十六神将,四千年过后但凡还活在世上的,都有着天人巅峰的修为,其中田氏老祖更是在熹武帝之前就悟彻大道,晋入涅盘。

    田氏因此得到的封赏,就不仅是一郡一城之地了,而是与西祖龙山相通的一个灵气充裕的秘境空间,都是田氏的封地。

    不过这个空间秘境,数万年来也有无数土着势力栖息生存,并不是说田家派个人过去,就能掌握统治权的。

    近千年以来,田氏宗族主力都调入这处秘境镇压土着、开辟疆土,以致在云洲的势力并不彰显,但认真说来,仅田氏一族的势力,就不比破灭前的神宵宗稍差,何况还有一个晋入涅盘境、在天钧大世界修为的老祖。

    田横作为田氏当代家主的嫡子,进入补天阁修行,地位不比延陵郡主这样的帝子帝孙稍差。

    这一路三百多个补天阁弟子,实际都是以延陵郡主姜云仙、田横二人为首,就连武奕真人的吩咐都浑不在意,不然的话也不会出现私自出营、潜入天火山的事情发生。

    谁都没有想到,陈寻一个小小的副指挥使,一言不和,竟然真就敢将田横送到炎魔脚底下去当替死鬼。

    然而认真说来,刚才也确是田横先动手,只是技不如人,被陈寻反制而已。

    陈寻虎目环视,诸多补天阁弟子就觉得是被一头荒古巨兽拿眼瞳盯着,哪里再敢露出心里的不满?

    “你!”姜云仙见陈寻如此强横,急得额头青筋直跳,但她终究不是蠢货,真要与陈寻大打出手,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要交待在这里。

    武奕真人心想陈寻要不是这样的脾气,大概也不会让春陵君、赤眉真君忌恨多年,一面摧动玄黄塔,助田横抵挡炎魔,一边劝说陈寻:“田横以下犯上,罪不可赦,但请陈真人念在他是初犯,小施薄惩即可,莫要真害他的性命。”

    “我也不是要取田横公子性命,只是希望他能证实我刚才的猜测,”陈寻脸色一缓,“你们现在都能看到,这些炎魔确实不如我等灵活,我们大可以借天火山的深沟陷壑,与其周旋!当真将这些炎魔引到大营,三百甲卒死伤,不足惜,三百多补天阁弟子,你们当真就不恤及?”

    话反正都是从陈寻嘴里说出来的,姜云仙也是无语。

    要不是那枚九龙王佩护身,田横此时都已经丧命炎魔的巨拳之下,若是那样,陈寻又会有怎样的说辞?

    虽说父王一意拉拢陈寻,说他将有大用,姜云仙心里却有十分的忌惮,他压根就是无法驯服的荒古猛兽。

    武奕道人说道:“陈真人说的是极。”他对田横也是满腹意见,却是不敢像陈寻这般,说打就打、说杀就杀,还是想着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先摆脱当前的危机为要。

    **********************

    “星光四极!”

    陈寻举步跨出,残影还在原地,人已在千丈之外,欺身到一头炎魔的胸前,双手捏拳爆出无尽的星辰光耀,往炎魔像雷霆一样滚动的胸口轰去。

    “嗷!”炎魔受此重击,痛得怒嚎。

    只是碎星拳第一重大成之境的星光四极,又岂是那么好受的,就见这头炎魔胸口的黑色鳞皮,被陈寻一拳打得寸寸龟裂。

    炎魔却也不是真就像这样的孱弱不堪,就见其龟裂的胸口,没有血液喷溅,而是无尽天炎流焰,从蛛网状的裂痕中喷射而出。

    炎魔同时挥动双臂合抱过来,想要将陈寻捏碎在胸前。

    炎魔乃至纯至正的烈阳元罡真煞所化,滋生灵性后,再开启灵智,形如神魔,状如人形妖兽,体内的结构却如人族妖兽迥然不同。

    策天府此前虽然进入天炉战场,诛杀过一头炎魔,但下放给神卫军诸营的资料里,却没有提及诛杀炎魔的详情。

    好家伙,陈寻没想到炎魔比珑山的穷奇石兽还要难缠。

    陈寻身形遁闪,避开炎魔的巨拳容易,但无尽天火流焰从炎魔胸口喷射而出,仿佛一张天罗地网覆盖过来,措不及防之下,陈寻怎么都没有可能闪过。

    青莲法相仿佛在沉寂千年之后陡然苏醒,无尽的莲叶虚影蓦然从陈寻的身体怒放绽开,无尽的天火流焰尽数被封堵在陈寻肉身十丈之外,难进分寸,还不要说伤用陈寻分毫了。

    远远看此情形,姜云仙心惊魂移,暗感换了是她,都未必能从容避开天火流焰的烧炼,不知陈寻修炼的什么护体神通,竟然连炎魔喷出的天火流焰都能封住。

    看炎魔胸口寸寸龟裂的鳞皮很快就愈合起来,陈寻大感头痛,心想这么一头炎魔,未必比珑山的穷奇石兽容易对付,幸亏这些炎魔不会组成战阵,不然他们这趟真是凶险了。

    试过炎魔的实力,陈寻就不再凭借蛮力跟这些炎魔正面虚耗。

    电光石光之间,他身形频闪,从数座峰崖之间闪过,摆脱两头炎魔的纠缠,退回来武奕真人等人汇合,说道:“这些炎魔笨掘得很,其他人都进入玄黄塔中,我们进山,应能坚持到援兵赶来!”

    见这些炎魔确实不够灵活,武奕真人神色大振,将其他几名修为略低的弟子收入玄黄塔中。

    此时延陵郡主、满脸怨毒的田横以及补天阁另一名元丹境弟子也退回来,五人合到一起,往东面的一座大裂谷疾掠而去。

    这座大裂谷地形极其复杂,崖岩林立、沟壑深峻,陈寻他们在沟壑之中腾挪飞行,可以将一些小巧遁法发挥到极致。

    十数头炎魔身形极其巨大,小者十一二丈,大者三四十丈,虽然一步跨出就有千丈之遥,却不利在峰崖林立、东绕西折的裂谷中急行,“砰砰砰”,撞得崖山纷纷崩垮,却始终无法将陈寻他们截下。

    而只要有喘息的空当,陈寻他们就可以吞服丹药,补充法力的消耗。

    只是,他们也没有办法脱离险境。

    苏武阳身上有一枚万里传音符,能随时与古堡那边联系上,苏武阳那边也应该早就注意到天火山的异常,但古堡方向迟迟没有援兵过来。

    陈寻猜测其他方向有可能都遭遇事先未曾预料的异变。

    古堡那边仅有松鹤真君、赤眉真君两名天人境绝世强者坐镇,一旦有多处方向出现异常,显然是无法照顾周全的。

    “陈真人,你有何妙策,能摆脱这些炎魔?”武奕真人传音问道,他见援兵迟迟未到,担心其他方向也出了难以预料的变故。

    炎魔乃是从烈阳元罡真煞中诞生的先天生灵,天炉战场到处是烈阳元罡真煞所化的天炎流焰,可以说炎魔在天炉战场之中,它们的法力是无穷无尽的。

    陈寻他们无法摆脱追杀,纠缠下去,情形只会对他们不利。

    “陈寻,你身边那几头侍魔、灵兽,都已到化形之境,”姜云仙出声说道,“倘若我们分散逃走,将大部分炎魔引开,你有无把握在短时间内击杀一两头炎魔?”

    陈寻暗感姜云仙脾气差点,但脑子不算太蠢。

    这些炎魔平时蛰伏天火山深处修炼,又没有什么天敌,一身精纯到极致的阳罡烈煞,却不会多少控御的法门,也显得笨拙无比,这也是陈寻他们有惊无险的关键。

    但缠斗大半天,这些炎魔变得越来越灵活,看得出它们吸收经验教训,在迅速的成长,此时都开始对他们进行围追堵截了。

    此时要么有人站出来牺牲自己,将这些炎魔引开,让其他人借幻阵藏踪匿形,要么就是将这些炎魔分散开,集中力量逐一击破。

    赤海、蛇无心、红茶、北玄甲此时都藏在紫宵雷霆塔中,没有现身,虽然他们只是修炼天妖炼形诀后才能化变人身,但实力并不比寻常的化形天妖稍弱,姜云仙他们真能将其他炎魔引走,陈寻自然有把握击杀一两头落单的炎魔。

    “倘若我们将炎魔引走,他借机逃走,怎么办?”田横质问道,脚下没有丝毫的停留,眼睛里却满是怨毒,怎么都不可能忘记刚才陈寻将他推到炎魔掌下送死的一幕?

    听田横如此说,姜云仙也犹豫起来,知道不可能因为父王有意拉拢,陈寻真会冒死救她。

    陈寻摊摊手,拖延下去,最先死的又不会是他。

    正僵持不下,东边一道流光往这边疾速掠来。

    却是一艘仅七八丈长短的龙牙舟腾云裹雾在百余里外停下来,紧接着有十数道惊虹,从龙牙舟中掠出,往这边杀来。

    姜彬手持一杆黑金战戟,化作暴烈的一团锥形金光,往一头炎魔胸前刺去,一声惊天裂地的巨响,两侧的百丈崖山,就像脆弱的沙塔,被激荡的气浪、天地元力摧倒,轰然垮塌,激起漫天飞尘。

    那头炎魔被击退百丈,姜彬却夷然无损的停在半空之上,扬声问道:

    “武奕真人、延陵郡主、田横公子,你们一切安好?”

    姜彬从正面一戟击退一头炎魔,实力之强,已经叫人震惊。

    而在姜彬身后,元鹤等十二名元丹真人一字排开,气势融于一体,有如雄山高岳巍然耸立天地之间,仅以气势之强,竟硬生生逼往两翼的炎魔不敢轻易往前。

    以姜彬、元鹤十二名元丹境巅峰强者组成的山河战阵,气势之强,果真是直逼天人!

    姜氏籍以立国的山河战阵,确实是不同凡响,不比玄衍战阵稍弱。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