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二章 替死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深夜随延陵郡主姜云仙私自出营的十数补天阁弟子,刚潜入天火山,就在南麓的岩浆裂谷里发现一头幼年的炎魔。【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炎魔体内的天炎石,可以说是最精纯的烈阳元罡真煞所化,是云洲都没有的绝世奇珍。

    姜云仙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天火山深处可能所藏的凶险,就从四面八方悄然围上,想以最快的速度斩杀这头炎魔,收获天炎石后就立即撤出天火山。

    漫天激荡的剑芒,从四面八方笼罩过来,就将暗红色的天幕撕裂得支离破碎,像是无数星辰从裂谷中升起来。

    补天阁弟子都是云洲贵胄,灵剑品质之高自不用说,所修的剑诀,也都是云洲最顶级的法门。

    就见裂谷中剑芒有如漫天丝雨,连绵不绝,时而化成片片飞雪盘旋而下,还隐隐夹有雷音爆响,说明有好几个补天阁的弟子,在剑道上都进入极高深的境界。

    陈寻也是在修成元丹之后,所修剑芒才进入剑气如丝、剑气如雨、剑气如雪的境界。

    没想到在补天阁诸多真传弟子中,这样的剑道强者,却颇为常见。

    而在这些人中,延陵郡主姜云仙最为耀色,一柄金光灿灿的灵剑在半空中极速舞动挥卷,仿佛一轮炽热无比的太阳绽放刺眼的光芒,往那头炎魔狂卷而去。

    大日苍穹剑!

    在天钧大世界,大逍遥剑也许算不上什么,但在云洲,大逍遥剑可以说是最为玄奥高深的剑诀。

    陶景宏当年也是悟得大逍遥剑意之后,才能在修行之路披荆斩棘,成功晋入天人之境的;纪烈早年也是凭借一柄大逍遥剑,被尊为西北域元丹第一人。

    要说云洲还要比大逍遥剑更为玄奥高深的剑诀,那就是姜氏帝室的不传之秘大日苍穹剑。

    大日苍穹剑诀所释剑芒,锋利之外皆炽热无比,无尽剑芒汇聚一处,炽热之极堪比日心,此时不要说正面接下大日苍穹剑的轰杀,修为稍低者,就着接近百丈范围之内,全身的筋骨皮肉都会被烤融化掉。

    陈寻心想延陵郡主怎么会对他愤愤不平了,原来青江一战,她还没有机会使出大日苍穹剑就被庆王喝止,她心里多半是憋着一股子气还没有消呢。

    延陵郡主此时出手仓促,没来得及借六阳封神幡化变真身化相,但她这手大日苍穹剑,就如一轮烈日从裂谷中骤然升起来,将数百里方圆的夜幕驱散,陈寻他们远在四五十里,都觉剑芒刺眼,怎么可能不会惊动那十数头成年炎魔?

    陈寻来不及与武奕真人感概大日苍穹剑的威力,就听得身后裂谷里传来轰隆巨响,扭头就见十数道巨大的身影,就像带着火的流星一般,往延陵郡主等人所在的山谷掠去。

    “砰,砰,砰……”

    炎魔不会御空飞行,巨足踩踏山谷,像天鼓擂动,间隔时间极短,但每一步跨出的距离又是极远,两边的距离在极速的拉近,还在炽热空气振荡的尖啸声传来,沿途还不断有炽热的岩浆洒落。

    天火山的谷壑间,还有一些低等妖魔游荡,此时都为炎魔透出的荒古气息震迫,惶惶四散逃跑。

    延陵郡主那边很快发觉天火山深处的异常,分出数名弟子御空飞起,待到看十数体形异常庞大的炎魔一步两三里,距离他们就剩下三四十步时,那几名弟子脸色骤然都变得苍白。

    临行前,庆王姜澜虽说有请他照顾延陵郡主,但陈寻不会将他的性命搭上去。

    就算庆王姜澜责怪,陈寻也完全可以推说延陵郡主她们私自出营潜入天火山,他就算有会照顾,也没有机会。

    当然,这还需要武奕真人跟他的说辞一致,才能推搪各方面的指责。

    然而未待陈寻与武奕真人心有灵犀说定这事,就见延陵郡主等人放弃围杀那头小炎魔,竟第一时间往营地方向逃去,陈寻暗骂一声,当下不犹豫,身后一条夔龙虚影升起,就往延陵郡主等人化影掠去,扬声振喝:“快活命,往东走!”

    延陵郡主等人私自出营遇险,陈寻才不会为这些蠢货冒什么险,可以假装不知推卸责任,但是延陵郡主这些蠢货,将十数炎魔引到大营,他要是还独自逃生,那他与元武侯姜矍等人,又有什么区别?

    武奕道人没想过陈寻在短短一两息之间,转过如此之多的心思,还以为他第一时间就不管不顾,要先与延陵郡主汇合,暗感庆王姜澜确是没有看错人。

    陈寻不独自逃生;武奕道人更不能逃生。

    此时已经无需再掩藏行踪,陈寻将夔龙九遁施展到极致,是要比炎魔快出一线,但他体内的法力却像洪水一样往外流泄。

    这样的极速,他仅能支持半炷香的时间,法力就会耗尽。

    光想着逃不是办法,还要想办法跟这些炎魔在天火山附近缠斗,寻找摆脱的机会。

    陈寻暗感头痛,延陵郡主实力极强,但也就延陵郡主的实力,能抵挡住一头炎魔,其他十一名补天阁弟子,七男四女,元丹境修为者两人、天元境修为者五人,还有四人仅还胎境修为,纯粹是跟着延陵郡主潜入天火山混经验长见识的。

    这么多人,绝难摆脱炎魔的追杀。

    陈寻刚要祭出紫宵雷霆塔,将修为低为、会拖慢速度的那几人收入其中,武奕真人倒是抢先一步,祭出一座明晃晃的玲珑小塔,射出一道玄黄灵光,往延陵郡主那拔人罩去。

    “泽山、泽海,你们进我玄黄塔来。”武奕真人喝道。

    看到武奕真人与陈寻从侧翼疾掠过来汇合,延陵郡主等人由惊转喜,修为最低微的四人,毫无不抵抗,都由武奕真人收入玄黄塔中。

    玄黄塔极剧烈扩大,在半空见风就涨,瞬眼间就有十二三丈高矮,就往最先奔来的那头炎魔砸去。

    “嗬嗬!”陈寻心里怪叫两声,暗感补天阁这种顶级天阶法器好像是不要钱的,是个人都能随手祭出三五件来。

    玄黄塔虽然没有达到纯阳道器的级数,但透出的洪荒气息,却不比他从珑山所得的那座紫宵雷霆塔稍差。

    “轰!”

    那头炎魔收不住冲势,与玄黄塔撞在一起。

    炎魔的冲势被活生生的打断,往后翻了两个跟头才从山沟里爬起来,玄黄塔也是往后疾射,撞塌一座山头才叫武奕真人定住。

    看武奕真人脸色苍白,陈寻心知刚才那一击,武奕真人神魂所受的冲击必定不弱。

    虽然碰撞是发生在炎魔与玄黄塔之间,但武奕真人神魂气息附在玄黄塔之中,他全力以神识御使玄黄塔,神魂自然难免会受到冲击。

    更严重一些,一旦武奕真人附在玄黄塔之上的神魂气息被震散,他因此遭受重创不说,同时还会失去对玄黄塔的控制。

    “这些炎魔好强!”武奕真人神色凝重说道。

    这不是废话吗?

    天火山的烈阳元罡真煞,比云洲的地炎暴烈百倍、千倍,所诞生的先天生灵,又在天火山的地底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怎么可能会弱?

    “怎么办?”延陵郡主脸色也有些发白,每头成年炎魔都有堪比法相境后期的实力,十数头成年炎魔一拥而上,他们怎么都抵挡不了。

    “往山沟子里钻,”陈寻说道,“天火山沟深崖险,我们身形小巧灵活,跟炎魔捉迷藏,能弥漫速度上的劣势。”

    “不行,天火山深处不知道藏有多少凶险。我们赶回大营去,神卫营甲卒还能替我们抵挡一二。”一名白袍剑修,断然否决陈寻的建议,执意要赶回大营。

    “你想大营死多少人,以便你们能逃脱生天?”陈寻没好气的问道,看来他们刚才不是情急之下晕了头,压根儿就是想利用大营的甲卒以及补天阁的低级弟子,替他们争取逃命的时间。

    “神卫军甲卒修为低微,除了替我们拖延时间外,他们还有其他存在的意义吗?”白袍剑修理直气壮的说道,“陈将军,进入西祖龙山的那一刻,策天府可曾有告诉你,此行一切都以我们周全为要。”

    “……”陈寻嘿嘿一笑,他都懒得理会这些二世祖,看向姜云仙,问道,“延陵郡主,你跟不跟我走?”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刚才的话,你没有听清楚嘛?”白袍剑修没想到陈寻压根就不理他,伸手抓向陈寻肩膀的同心,掌心一道玄光直击陈寻的面门。

    “滚你|妈|的!”陈寻勃然大怒,没想到这小子这时候敢对他耍二世祖的脾气,左手捏拳,滚滚雷光汹涌而出,就将白袍剑修的脸面劈去,“你爱死哪里死哪里去,其他人都跟我进山!”

    陈寻虽无法宝在手,但藏在滚滚雷光中的左拳,仿佛张开吞天大口的荒古巨兽,铺开盖地的气势直接要将白袍剑修的神魂压爆掉。

    白袍剑修神念仅来得及启动挂在脖子上的九龙王佩,一头巨龙挣扎而出,怒吼着替他挡下陈寻这暴烈到极点的一拳。

    “果然还有些硬货啊,”陈寻不怀好意的一笑,说道,“那你就尝尝给别人当替死鬼的滋味吧……”

    陈寻振身而起,拳影如压往白袍剑修轰去。

    白袍剑修所戴的九龙王佩也是一件顶级的天阶法器,陈寻碎星拳第一重还没有修炼到大成,仓促之间无法叠加拳势,还没有办法以将九龙王佩轰碎。

    不过,九龙王佩也无法将陈寻如山岳倾来、铺天盖地的雄浑力势御尽,接连硬受两拳,白袍剑修整个人就往炎魔狂奔来的方向横飞过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