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一章 先天炎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从地底裂石而出的四头魔魈,都密覆黑色细鳞,妖躯庞大,背脊似乎天生就伸不出,佝偻像头巨猿,纵跳扑杀却快逾闪电,两只黑沉似铁的利爪穿金刺石,补天阁有两名修为仅还胎境中期的外门弟子,猝不及防之下,被两头魔魈欺到近处,探爪抓来,身上的灵甲就裂成碎片散落。【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好在这两名外门弟子修为虽低,却都是三十六神将的嫡系后裔,身上都有保命的法宝,替他们挡住致命一击。

    接下来,姜云仙与其他百余补天阁弟子,如饿虎夺虎扑上去,数百道剑芒如烈阳升起,顿时间就将四头魔魈淹没在剑气发芒的海洋之中。

    延陵郡主姜云仙等人,虽说骄横跋扈,没有多少厮杀搏命、出生入死的经验,没有经历生死大关的煎熬跟磨砺,却又不能不说,她们作为云洲的天之骄子,修炼所能获得的资源,甚至都要比龙门宗、神宵宗的真传、嫡传弟子,都要丰厚富足,有着足以自傲的实力。

    神宵宗当年二百余真传弟子,仅有不到二十件天阶法器,而在百余里外的石岭上空,灵光频闪,就有不下十件天阶法器,往那四头魔魈轰攻滥打过去。

    而往四头魔魈扑杀过去的百余补天阁弟子,还仅仅是这次进入天炉战场试炼的三千补天阁弟子中的一小部分。

    在其他方向,还有多名身份、地位不比延陵郡主稍差的帝室嫡系子弟,相信他们身上所携带的法宝法器,未必会比延陵郡主逊色多少。

    与策天府互为表里的补天阁,才能真正称得上是云洲的第一宗门吧?

    “老蛇,你说要是将这些家伙诱到梧山围杀,咱们得发多大的一笔啊?”赤海忍不住流着口水的跟蛇无心讨论起围杀补天阁弟子的可能性来。

    “胡扯什么?”陈寻瞪了赤海一眼,喝令他闭嘴,此地耳目众多,就怕落到有心人的耳朵里去,叫别人有借口在背后扇风点火。

    苏武阳心里嘿嘿一笑,暗感梧山能在短短数十年间崛起,可不就是陈寻他打家劫舍、大发不义之财所致?

    苏武阳却没有想到,陈寻身边的侍魔、灵兽,竟都跟他是一个德性。

    在如此密集的狂攻滥打之下,不要说四头魔魈,就算来四头堪比法相境强者的大魔魈,都未必能支撑多久。

    也亏得这四头魔魈一开始就贴近补天阁弟子肉搏,使得延陵郡主姜云仙等人无法放开手脚,将法宝的威力尽数发挥出来,她们仅斩杀三头魔魈,最终还是让一头魔魈突围而走。

    那头魔魈流下几道残影,就消失在数道石岭之后,翻山越岭,竟比法相境强者御空飞行还要迅速。

    离开高原之后,不仅凶险越来越多,随着距离的拉长,策天府与补天阁的人手也变得分散,很难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援应。

    虽说赤海变化原形,以翼遁神通能撵上那头魔魈,但陈寻相信不会仅他们这一路遭遇到小股的妖魔,现在还没有必要让赤海往北面突进太多,冒险去侦察天火山脉外围的情况。

    ********************

    通过万里传音符,与神卫军高层取得联系,确知在其他方向,也发现小股妖魔,但在高原边边缘的石岭区,暂时还没有发现更大的异常。

    接下来数日,陈寻率三百甲卒继续往既定的方向推进。

    沿途所遇的骨魔、魔魈等小股妖魔,都由姜云仙等补天阁弟子负责在外围清理,陈寻他们往北推进的速度极快。

    第十二天,一座仿佛晚霞凝固似的巨大山脉,横亘在视野的边缘。

    天火山脉,到处都是裸露的褐红岩层,陈寻以心眼望去,就见山隙石缝间还有火红的岩浆缓缓往外流趟,那些褐红的岩层都是冷却后的岩浆,寸草不生,硫磺气息已经浓烈到刺鼻。

    无尽的烈阳元罡真煞,从天火山脉中泄出,在万丈高空汇聚成一道道天炎流焰,亘古不化。

    天炉战场不是没有灵气,实是烈阳元罡真煞太过浓烈,限制了其他灵气的生成。

    相比较涂山天焰,无尽烈阳元罡真煞,在万丈高空汇聚成一道道天炎流焰,则要稳定得多,陈寻将神识延伸过去,都不见一道道天炎流焰有何异动。

    只是烈阳元罡真煞,极难利用,也解决不了众人进入天炉战场后,灵气得不到补充,无法布设法阵的难题。

    陈寻他们所处的石岭,距离天火山脉还有千余里,但一些修为低微的甲卒受天炎烈焰的炙烤,已经有些承受不了。

    “策天府给的资源,天火山没有这么活跃啊,现在怎么变么炽热?从这里往北,还要走六百余里,才能既定的哨堡。那里离天火山那么近,普通将卒如何能承受得了?”苏武阳走到陈寻身边来,蹙眉问道。

    诸多甲卒也是苦巴巴的看着陈寻,他们都是当年随苏武阳北投元武侯府的苏氏族人或及子弟,都知道当年白狼河决裂的旧事,这次编入神卫军又进入天炉战场,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

    延陵郡主侧坐在碧睛青鳞狡宽厚的背脊上,面带不善的往这边看过来。

    陈寻眉头微蹙,暗感他们要是在这里止步,姜云仙说不定就会先告他一状,而这些年过去,苏守思、苏棠、苏竣元、苏棠以及同样可以说是出身苏氏的青璇,在陈寻心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也不能再去为难苏武阳这一系苏氏族人。

    陈寻略作沉吟,摒指虚点,在半空中疾速点画,眨眼就绘成一枚玄奥无比的灵符,在半空中聚而不散。

    陈寻伸手一挥,这枚灵符即化作一道流影,没入前列一名甲卒的眉心,说道:“这枚炼阳符,是我传授给你们炼阳功的关键,你们观想修炼,一方面可以引阳罡真煞入体,淬炼百骸,一方面可以抵御酷热……”

    炼阳功是雷万鹤根据九劫炼体与夔龙炼阳术所创的一门神通,陈寻此时将最基础的修炼功诀传授给众人,除了能让众人抵挡酷热之外,此地的烈阳元罡真煞,比涂山深处的地火岩穴都要浓烈数十倍,实是难得的修行炼阳功的地方。

    陈寻让大家依次上前,让他直接将炼阳符打入他们的灵海深处,方便他们直接观想修炼,省去参悟这一环节。

    这些普通甲卒个个都欣喜无比,没想到陈寻不记旧怨,还传他们这辈子做梦都接触不到无上玄功,要不是苏武阳在场,大多数人都禁不住要跪地叩首谢恩了。

    这一枚枚炼阳符,实是陈寻直接用精神异力凝聚,更像是介于虚与实之间的存在,他人不仅能在神魂深处随时观想此符,倘若他人有能力炼化此符,神魂也能获得极大的增强。

    凝聚炼阳符的消耗,虽然远不及夔龙法相、玄衍诀那么庞大,但陈寻连续为这些普通甲卒凝聚三百枚炼阳符不歇力,远在一旁的姜云仙看了都直撇嘴。

    有太多抵御酷热的法门,但在灵气稀疏的天炉战场,任何会持续消耗灵力的法门都不合适宜;唯有炼阳功这种法门,才是最适合当下恶劣环境的。

    只是这三百甲卒,在姜云仙看来,顶多是跟过来干杂役的,实在不明白陈寻竟愿意为这些蝼蚁,消耗自身的元神修为。

    苏武阳尴尬而笑;苏孚琛长眉微挑,撇嘴站在一旁,也不好说什么。

    他能说什么,说陈寻刻意市恩吗?

    四宗及沧澜侯府治下,仅还胎境以上的弟子就超过五千,陈寻需要刻意拉拢一群仅真阳境后期修为的甲卒?

    “我们今天就在这里歇一天,大家都不能停歇下来,要确保明天都能忍受这样的酷热,继续前进。”陈寻挥手,让众人直接面对天火山方向结阵后就地修炼,他凝聚引阳符所消耗的修为,炼化一枚乾元如意丹就能补回来,却不以为意。

    补天阁诸多修炼火系玄功的弟子,此时也是抓住每一刻,将烈阳元罡真煞引入体内修炼。

    ***************************

    入夜,陈寻通过万里传音符,与古堡方面联系,才知道其他方向推进都比他们迅速,但在进入指定区域之前,就遇到大股的妖魔,受到不小的伤亡。

    陈寻与负责此路弟子试炼的补天阁长老武奕真人,都感觉到天火山存在不少强大的躁动气息,令补天阁弟子与三百甲卒就地固守,他们两人联手潜入天火山中,却见天火山深处,到处都是岩浆涌动的巨大裂谷,就在进山不到百余里的一处裂谷,竟有十数头体形巨大的炎魔,坐在流动的岩浆里,正全神贯注的汲取岩浆中的烈阳元罡真煞。

    陈寻与武奕真人对视一眼,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睛里的震惊。

    策天府上次组织人手进入天炉战场,曾在天火山脉的极深处发现一头炎魔。

    武奕真人、延陵郡主他们此行,也打算进入天火山脉找到一头炎魔,收获十枚八枚天炎石回去,谁能想他们才刚刚深入天火山百余里,就发现十数头炎魔聚在一起?

    陈寻与武奕真人都不需要多说什么,两人都敛住一切有可能泄漏行踪的气息,悄然往山外撤走。

    十几头炎魔不是不能解决,三百余补天阁弟子手里,少说也有两三件纯阳法器,但真要与这十数头炎魔在天火山南麓火拼,就算不发生其他意外,也少说也要有一半人交待在这里。

    当然,三百多普通甲卒根本就不算在内。

    亏得他们在距离天火山千余里里外扎营,没有一头闯进来,现在往后撤走,一切都还来得及。

    在陈寻与武奕真人刚离开天火山时,左翼四十余里外突然爆出十数团灵光,紧接着碧睛青鳞兽的咆哮怒吼,震动山岗。

    却是姜云仙等人无视武奕真人的严令,在他们之后也悄然潜入天火山,刚好跟一头小炎魔撞上,二话不上,就直接动了手。

    “蠢货!”陈寻气得破口大骂,这一次的天炉战场明显跟策天府以往所记录有极大反常,这些二世祖倒真是无知无畏,看到一头小炎魔就想猎杀,也不想想天炎山脉深处,藏有多少头炎魔?

    炎魔作为先天生灵,从烈炎岩浆中所生的那一刻,就有人族天元境的实力,那十数头炎魔不知道在天火山深处蛰伏了多少年,还不知道天火山脉深处,还存在多少头强大的炎魔?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