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章 天火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前锋甲卒很快就重新占领环形山脉下的那座古堡,此前留在环形山脉上看动静的甲卒,以及补天阁弟子,此时也开始沿古堡两翼,继续往北推进。【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在策天府甲卒、补天阁弟子所射出的炎火毒焰、雷柱电光、刀芒剑气的轰击下,从两翼围攻上来的无尽幽魂,就像被烈阳照耀下的积雪,大片大片的快速消融。

    绝大多数的幽魂,都只是一团面目模样的虚影,在心脏位置有一团苍白的火苗,应是上古神魔残魂所化的灵魂之火,却极其孱弱,真阳境弟子用玄符就能轻易消灭。

    只是幽魂数量极多,无穷无尽,极速拖延了大军与补天阁弟子向北推进的速度。

    往北推进六日,就抵达高原的边缘区域,再往就是绵延的石岭,扑上来的幽魂密度才有所降低。

    陈寻令大队人马在高原边缘的一座石岭前停下来歇息,他隔空摄来一头幽魂研究,他将手探进幽魂的体内,抓住那团灵魂之火,触手一片阴冷,感觉体内的气血真阳像是流水似的,竟被这片阴冷带走少许。

    那团幽魂的灵火在他的手心,非但没有被熄灭,在吸取他体内的少许气血真阳后,变成青蓝相间的明亮翠色;有极其亢奋的意志在灵火中沸涌、跳动,要带动整团灵火,往陈寻的身体里扑去,似乎知道,陈寻体内的气血真阳都是它们的大补丹药。

    “这些低等幽魂都没有什么灵性,都只是被吞噬气血真阳的意志所催动,跟千魔境最低等的虚魔、影魔,没有什么区别。”北玄甲观察陈寻手掌心那团幽魂灵火的变化,判断道。

    “看这灵火的变化,说明天炉战场是有条件生成大量妖魔的。”陈寻微蹙眉头说道。

    “策天府以往组织人手进入天炉战场,仅在一些古战场遗墟,发现少量妖魔的存在,应该是跟策天府沿环形山脉往四周推进的距离有限有关。”苏武阳凑过来,颇为担心的说道。

    他们身后这三百甲卒,是他手里最后那些家底,他此时行事比陈寻都要小心谨慎,而策天府安排他们驻守的哨堡,又是距离环形山脉最远的边缘区域,位于一座叫天火山的山脉之中。

    策天府此前数度组织人手进入天炉战场,往北最远就推进到天火山南麓,受大量岩浆炎焰的阻拦,对天火山以北的情况不甚清楚。

    就算如此,天火山南麓就已经有一些低等妖魔出没,由不得苏武阳有半点马虎。

    以陈寻此时的修为、地位,又有庆王姜澜与玉州苏氏帮助说项,陈寻按说不会有害他之心,但倘若遇到难以抵挡的凶险,苏武阳也不指望陈寻会冒多大的风险出手救他们。

    而苏守思这次则留在玄京城中,没有随他们一起进入天炉战场。

    “天炉战场,虽然是上古神魔恶战后所撕裂的一段空间碎片,但沿环形山脉往四面八方延伸,恐怕都得有十数万里的距离,此前策天府组织人手所推进的范围,大概都不到整个天炉战场十一,远远没有抵达天炉战场的真正核心,”

    陈寻不去揣测苏武阳在想什么心思,他手里有一副策天府绘制的地形图,仅仅将环形山脉周围万余里的区域标识出来,但这远远不是天炉战场的全部。

    他随后将手心的那团幽魂灵火掐灭掉,见那团灵火化成一股意志波动,迅速消逝在虚空之中,心里暗叹,策天府此前有关天炉战场一些魔物的描述,并不是十分的准确,跟苏武阳说道,

    “这些幽魂实际上并非神魔残魂所化,更准确的说,仅仅是一些上古魔物吞噬气血的残余意志,但真要有无数神魔葬身于天炉战场,那些神魔的魂魄残片以及神魔之躯的残骸,所化的魔物,要远比想象中凶烈。”

    赤海看向北玄甲嘿嘿一笑,北玄甲的元神就是北斗仙人的残魂所化,要不是当初将北玄甲诱入虚元珠中,还不知道当时的残局要怎么收拾呢?

    比起补天阁跃跃欲试的弟子,赤海、蛇无心他们则要安静得多。

    “天炉战场要是真有厉害的魔物,为何我们到现在都安然无事?”苏孚琛探过头来问道。

    陈寻侧头看了已是老态龙钟的苏孕琛一眼,说道:“这就需要靠近真正的上古战场遗墟才能搞清楚,不过我们奉命驻守天火山南麓的哨堡,进入天火山有可能会遇到一些妖魔,但大概是没有机会往更远的区域推进了。”

    “那我们还是留守天火山哨堡保险一些。”苏孚琛嘿嘿一笑,雪白的长眉微微一跳,就佝偻着身子,缩回到苏武阳身后去。

    白狼河决裂时,苏孚琛簇拥苏武阳北投元武侯府,他们这一批人虽说都能明哲保身,在老龙潭一役中也没有遭受多惨重的损失,但在过去五六十年间,不仅他们这一系族人没有得到什么发展,就连苏武阳、苏孚琛等个人的修为,都没有一点的精进。

    苏武阳作为沧澜苏氏的天之骄子,他的修炼资质,甚至比苏棠都要略胜一筹,但早年苏氏能倾尽全族之力,栽培他与苏棠等人,修为自然是神速,年纪轻轻就成为西北域有数的青年强者,不比大宗门的真传、嫡传弟子稍差。

    但在白狼河决裂之后,苏武阳受拥戴成为他那一系族人的宗主,之后数十年间,他的主要精力都在为维系族人的生存奔波,少量的资源都用在族中子弟的培养上,他个人的修为就耽搁下来,五十年过去,都还停滞在天元境初期的境界上。

    苏孚琛原为沧澜学宫的长老,资质不比苏灵音、苏竣元差多少,但苏竣元、苏灵音都已经修成元丹,甚至将来还有很大的机会修成真身法相,苏孚琛修为却始终停滞在还胎境后期。

    他此时也已经到了还胎境寿元的极限,修为退化许多不多,也剩不下三五年好活。

    谁能想到白狼河决裂之后,西北域的局势又会发生如此惊天动地的剧变,谁能想到四宗会在涂山崛起,隐隐成为新的西北域诸宗之首?

    即使陈寻无意纠缠旧日恩怨,苏武阳、苏孚琛在他面前,也是卑微得抬不起头来,此前积累的滔天怨恨跟敌意,也不知道何时都化为乌有。

    他们有什么资格对梧山、对陈寻怀有怨恨跟敌意?

    以前元武侯府还视他们为打压沧澜的筹码跟棋子呢,现在他们连当筹码跟棋子的资格都没有了。

    “陈寻,你们慢腾腾的,何时才能到达天火山脉?”姜云仙驱使碧睛青鳞狡赶到前面来,见陈寻、苏武阳等人慢悠悠的站在一座断崖前观望附近的地势,不耐烦的催促道。

    陈寻回头看了一眼,以姜云仙等人为首,补天阁有三百多弟子与他们同行。

    他们这队甲卒的职责,就是进驻天火山哨堡组织防御,姜云仙这部分补天阁弟子,则将以天火山哨堡为后补基地,在天火山附近进行搜索、历炼。

    照着拟定的计划,姜云仙要跟他们同步行动。

    “照苏将军的既定计划,我们还应用十五天左右的时间,进入天火山,”陈寻慢条丝理的说道,“考虑到途中可能会有的变故,我们会稍稍加快速度,一切都顺利的话,大概需要十二天左右抵达目的地,应该不会耽搁郡主的大计。”

    “为何不启动龙牙浮舟?”姜云仙问道。

    要不是松鹤真君严令他们随同神卫军甲卒同进退,姜云仙与数百补天阁弟子早就将陈寻这队甲卒丢在后面了。

    他们现在要加快推进的速度,只能摧促陈寻他们加快行程。

    启动龙牙浮舟的话,剩下不到一万里行程,只需要两三天时间就能赶到,而要靠这些慢腾腾的鳞马,要是途中有什么变故,谁知道会拖到什么时间,才能进入预定地点?

    “北方高原附近,灵气稀疏,浮舟阵法禁制所储的灵气有限,仅够大家遇到危险时撤回古堡,还请郡主稍安勿躁。”陈寻无动于衷的说道。

    龙牙浮舟是神卫军诸营的标准装备,但在灵气稀疏的高原上,聚灵法阵都难发挥,龙牙浮舟阵法禁制都还是在西祖龙山汲足灵气。

    现在就启动龙牙浮舟,一旦途中遇到什么无法抵挡的凶险,他身后数百甲卒怎么撤出来?

    看陈寻不急不躁的性子,姜云仙也知道她再怎么催促都不会有效果,不爽的瞪了他两眼,就无可奈何的转身离去。

    此时空气里弥漫着灼热的硫磺气息,视野的边缘有一些骨魔夹在大群的幽魂中游荡。

    这些骨魔大多丈余高矮,力大无穷,空洞洞的眼窝里流动着炽热的烈焰,骨质巨镰闪烁寒光。

    这些骨魔,已经要比人族真阳境后期武修更加强大了,还有少数的骨魔,进退更加灵活,甚至在粗壮的骨骼外层包覆着一层极薄的黑膜。

    这层黑色骨衣还没有进化到魔甲的程度,但已经要比百年的蛮牛老皮更加坚韧。

    补天阁弟子拿陈寻没辙,只能将怨气撒在骨魔、幽魂的身上,数百补天阁弟子剑光纵横,却也省了陈寻他们扫清道路的工夫。

    “嗷!”

    一声尖锐的长啸刺破寂寞的天空,陈寻抬头望去,就见一道黑影从百余里外的石岭中跃出,往突进到最前面的那队补天阁弟子扑去。

    是一头青面獠牙的魔魈,约有两丈高矮,赤身**覆满黑鳞,看这头魔魈冲出来,带起大量的泥石,很显然之前这头魔魈藏在地底,才躲过陈寻神识的搜查。

    那队补天阁弟子有一名天元境玄修率领,反应也是极快,诸人第一时就斩出十数道剑光,却未能伤得这头魔魈分毫。

    这时更有三头魔魈从石岭后裂地飞跃而出,很快就与补天阁弟子杀作一团。

    姜云仙等人不惊反喜,他们跟陈寻慢腾腾走了五六天,遇到的都是一些低等幽魂跟骨魔,好不容易看到几头魔魈,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都不等陈寻有任何反应,就有百余人化身长虹,往前方的石岭扑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