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九章 幽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横卧在西祖龙山的绝岭之间,大裂谷中弥漫的云雾,被策天府诸多修士用绝强的术法驱散,然而大裂谷依旧深不见底,仅有曲折的幽光透出。【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这是真正的深不见底,陈寻将神识散发出去,沿着大裂谷往极深处延伸,差不多延伸到三万丈深处,空间就开始剧烈的扭曲起来。

    到这时候,陈寻的神识,就像是被一层水波阻隔住,无法再往前延伸一寸。

    那里就是位于西祖龙山深处的天炉战场入口。作为锁龙山河法阵的一处阵眼,用元铜所铸的盘龙法坛,悬浮在裂谷的上空,九龙腾云幡射出万丈毫光,将凌晨的天空映得一片通明。

    姜明台身穿明黄色的宽大|法袍,站在盘龙法坛之上,将一道道玄光打入九龙腾云幡的旗面之中,就见灵幡所锈的五爪金龙就像是活了过来,吐出一团团的云雾,形在一阶阶云梯,一直铺到悬崖边,似乎天炉战场的入口,随时都会打开。

    大裂谷陡峭深达三万余丈,悬崖湿滑,无路可通谷底,又由于这里空间极度扭曲,寻常浮舟都极难进入,最好方法就直接以云雾为阶梯,大家一步步的走到谷底,等待天炉战场入口打开。

    陈寻手握战戟,不动声色的看着盘龙法坛上的九龙腾云幡;北玄甲、金狼、赤海、蛇无心都身披战铠,作为扈从侍卫,紧随陈寻身边,红茶也换上一身玲珑战甲,骑跨在一匹高大的黑狡鳞马背上。

    在陈寻的身边,以苏武阳为首,是三百名披甲执锐的神卫军甲卒。

    陈寻一脸轻松,苏武阳心里压力却是极大。

    他身后三百披甲执锐的甲卒,都是从随他投附玉州苏氏的族人中征选,可以说是他手里最后一点家底;要是耗尽了,他就彻底成为孤家寡人了。

    苏峻臣对陈寻、苏武阳都不认可,自然不会将随他南征北战的精锐老卒,交给他两人统领,但推托不了宗族与庆王姜澜的游说,勉强同意陈寻、苏武阳都编入神卫军为将,但所编入的甲卒,都让他两人自行招蓦。

    而在知道这件事后,春陵君直接干涉进来,阻止陈寻直接从梧山抽调人手,最后折中下来,就是从随苏武阳东迁的族人中挑选精锐。

    除了一队队甲锋极盛的甲卒外,补天阁三千弟子也早就聚集到裂谷边。

    策天府是姜氏对外统治诸域宗门事务的最高机构,补天阁则是负责督促姜氏帝室子弟、三十六神将嫡系后裔及其他主要附属宗族子弟修行的最高宗门。

    策天府与补天阁,互为表里,策天府对外,补天阁对内。

    打铁需要自身硬,姜氏想要云洲诸宗臣服,永为天下共主,怎么可能放松嫡系势力的培养?

    策天府此次打开天炉战场,主要就是要将补天阁三千弟子送入其中磨砺;而从神卫军、灵天军抽调十营三万精锐战卒,主要也是保证补天阁三千弟子在进入天炉战场之后,能有一个稳定、进可攻退可守的大后方。

    补天阁三千弟子,包括延陵郡主在内,身份都极其显贵,策天府那边希望他们能有机会得到真正的锤炼,又怕他们陷入难以克服的凶险之中,这种心态还真是复杂到极点。

    神卫、灵天两军九千甲卒,可比沧澜甲卒的层次高多了。

    除了苏竣天等四名统领级主将都法相境中后期修为,诸营指挥使都有元丹境后期甚至巅峰以上的修为。

    同时此行,他们还有松鹤真君、赤眉真君两名天人境绝世强者一同进入天炉战场保驾护航。

    赤眉真君老脸阴沉如水,大半天都不见他脸上神色有半点变化,就像是得了面|瘫似的。

    陈寻距离赤眉真君颇远,心里想,赤眉真君刚从西北域调回玄京,就要负责给补天阁三千弟子进入天炉战场历炼充当护卫,心里大概也是极郁闷的吧。

    虽然赤眉真君身边那几人不时眼神不善的望来,陈寻却是一脸坦然。

    赤眉真君对神卫、灵天两军九千甲卒仅有节制之权,他还要绕过苏峻臣才能管到他头上来,陈寻一时半会还不怕赤眉真君能有机会给他小鞋穿。

    **********************

    陈寻与苏武阳率三百甲卒,最后一批通过空间裂隙,进入天炉战场,发现他们站在一座环形山脉之中,天际覆盖着一道道瑰丽的流焰,仿佛一座座天炎之河倒扣在天炉战场的上空。

    炽热异常,难怪策天府将这里称为天炉战场,人进来就像是真正进入一座大火炉之中。

    很些人修为低微一些,站在那里都感觉自己快要被烤熟了,闻着手都弥漫起一股肉香。

    环形山脉风化得厉害,岩层脆弱,不要说那些极其沉重的黑狡马了,身穿重铠的甲卒,一不小心都会将岩石踩一个坑。

    而环形山脉北面的高原,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裂痕。

    没有河流,空气仅有极其稀微的灵气在流趟,聚灵法阵在这里也完全派不上用场,而这边的地势,大概也不要指望能找到多少灵脉、灵穴。

    这么炽热,天地间的灵气又如何的稀微,这环境还真是够恶劣的。

    陈寻抬头看着那一道道瑰丽的流焰,暗感除非能接引这天炎流焰,不然与敌恶战,法力就只能靠丹药支撑,这个消耗就恐怖了。

    极远的云天,隐约有紫色雷霆闪烁,显示那里的空间极不稳定,又不时有枭戾到极点的长啸,像天地极深处的雷霆滚滚而来,震憾人心。

    环形山脉北方,那座极其辽阔的高原上,先行进入天炉战场的甲卒,已经往北方继续挺进。

    数以万计的幽灵从地隙石缝里冒出来,手持重矛巨镰,像汹涌的洪水,从四面八甲往甲卒阵列杀去。

    绝大多数人都是初看到这情形,虽然还没有进入战场,但好些人脸色都已有些发白,没想到天炉战场竟是这般模样,像是人间炼狱。

    也有一些老炼的武卒,以前就进入过天炉战场,此时在小声的交谈,安慰那些受惊的新兵:

    “这些幽魂都是上古神魔的残魂所化,看上去很吓人,但跟失去肉身的元神一样,不是很经打。谁要修炼傀儡术,只要能抵得住上古神魔残魂的反噬,用这些幽魂炼制精魄战魂,可要比在荒山野岭捕捉兽魂,可便利多了。”

    将卒议论的声音再小,都瞒过陈寻他们的耳朵,苏武阳也下意识往陈寻那这望了一眼。

    西北域几乎人人都知道,陈寻是炼制傀儡精魄的高手,从四面八方无尽涌来的幽魂,实能给他提供无穷无尽炼制精魄战魂的材料。

    陈寻则看着环形山脉外的无尽幽魂若有所思,神魔魂魄能化身亿万,天炉战场若真曾是上古神魔的战场、坟场,神魔残魂所化的幽魂,应该是无穷无尽的,但经过亿万年的演化,天炉战场在这些幽魂之外,还有什么更强悍的存在,策天府提供给他们的资料,实在是太限了些。

    听到老卒的言语,那些新兵的神色缓和过来,开始讨论策天府下放资料中所提及的几种魔物以及克制其的法术、战术。

    陈寻将策天府的资料早就熟悉心中,此时眉头微蹙的将神识往四面八方延伸,他能感觉到赤眉真君、松鹤真君也都像他这样,延伸神识、钻地上天,不想错过环形山脉任何一个细微处。

    赤眉真君、松鹤真君都是天人境强者,神识能感应数千里之外的微弱气息,是陈寻的十倍之远。

    过了许久,赤眉真君、松鹤真君同时收回神识,对望一眼,都确定各自负责搜索的区域,都没有异常。

    陈寻的眉头始终蹙而不解,要知道千魔境|魔墟强横如魔龙乾余骨一类的存在,实际上都是混沌巨魔死后残魂、残躯所化,这里要真是神魔遗弃的上古战场,只要有神魔躯体遗留,说不定正孕育新的神魔。

    看赤眉真君、松鹤真君与姜明台等人在西祖龙山分别时凝重的神情,陈寻恢疑他们此行的目的,很可能就是进入天炉战场寻找新生的先天神魔。

    一流宗门豢养的是灵兽,而姜氏作为上古王族,怎么也要豢养几头先天神魔才够威风啊。

    当然,上古神魔遗落在上古战场上的遗宝,也应该是此行挖掘的重点对象。

    在环形山脉的正北方,在进入北方高原的边缘,有一座古堡。

    在陈寻揣摩策天府此次的目的时,最近进入天炉战场前锋甲卒,已经快要接近那座古堡。

    那座古堡是姜氏以往进入天炉战场时所建,以后每次进入天炉战场,都要重新占领这座古堡,作为守御空间通道以及向北方高原推进的基地,古堡的地底之下,也有着天炉战场极为罕见的灵脉与水源。

    而在向北方高原推进的数个方向上,策天府以往也建有诸多哨堡,作为层层推进、环环相扣的分基地。

    按照既定的计划,陈寻、苏武阳也要率他们身后的三百甲卒,将进驻边缘区域的某座哨堡之中,以便能随时策应在附近历炼的补天阁弟子。

    现在环形山脉山脚下的那座古堡还没有从无尽幽魂中夺下来,陈寻他们最后一批进入天炉战场的甲卒以及补天阁三千弟子,暂时都停在环形山脉上按兵不动。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