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七章 苏家旧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p>半个月后,苏守思就风尘仆仆的随赤海赶到玄京。【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p>形势未明之前,宗崖等人依旧留在梧山,不急着进入玄京增援陈寻。

    p>从苏守思那边,陈寻知道苏家老祖苏渊当年,实是受到族人迫害,才愤然率亲族、部将离开玉州。

    p>苏渊在云洲没有立足之地,只能率领族人西出涂山,与乌蟒族人争夺生存空间。

    p>一千年时间过去,很多事情都已经物是人非。

    p>当年迫害苏渊的一系,之后被苏牧臣、苏竣臣兄弟俩排挤出玉州,迁到南疆立足,在南疆当地只能算是不甚起眼的世族。

    p>“这段旧事,老祖在世时记恨甚深,”苏守思迎风站在狮驼峰北崖前,缓缓说道,“但于我等来说,已经是烟消云散的旧事了。宗主要在玄京立足,纵横捭阖,切莫为这些旧事所扰。”

    p>陈寻点点头,说道:“我在玄京的声名,可算不上多好,那些根基深厚的宗门、世族,心里多半瞧我不起。要是没有适合的抓手,我很容易就会被孤立;待赤眉真君返回玄京,处境还会变得更被动。庆王府与玉州苏家,不管他们的心思如何,确是能给我们提供一个机会。”

    p>苏守思点点头,说道:“不要说庆王姜澜了,玉州苏氏,作为当年随熹武帝征讨姬氏的三十六神将嫡系,在玄京的根基也要胜过赤眉真君。”

    p>陈寻在玄京这大半个月,没有怎么离开狮驼峰,但他神识的恢宏雄浑,庞大无匹,周围三四百里的微弱气息都逃不他的神识感应。

    p>从附近府邸的仆役、管事闲言碎语间,陈寻对玄京的情况,就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p>此时玉州苏氏,以苏牧臣为宗主。

    p>苏牧臣仅元丹境后期修为,三十六神将的嫡系子弟里,比他强的大有人在,就算是玉州苏氏内部,也有多名法相境强者。

    p>苏牧臣能主持玉州事务,确实是有其过人的谋略;此外其弟苏竣臣则天资过人,早已经是法相境巅峰强者,据传是云洲未来数百年间,最有希望晋入天人境的强者之一。

    p>苏竣臣同时也是神卫军指挥使,在策天府是个权高位重的人物。

    p>策天府以五大府君为首,从诸宗征召弟子入职,充当校尉、将军、大夫等职,多为虚衔,很难掌握实权。

    p>策天府真正掌握实权的,特别是神卫、神烽等军的大权,差不多都是由当年追随熹武帝征伐姬氏三十六神将的嫡系子弟世袭执掌。

    p>而神卫军、神烽军诸指挥使,平时仅由五大府君代为节制,有相当大的**性,低级军官,几乎都来自三十六神将所创立的玄门道场,普通甲卒也都是来自玄京外围三十六部大郡的附近,基本上都只会向三十六神将的后人效忠。

    p>陈寻此时受封左都尉将军,还仅是虚衔,倘若能直接编入苏氏控制的神卫军中,就能最大限度的减低春陵君、赤眉真君对他的干扰。

    p>而庆王姜澜此前流露出来的拉拢意思,用意也是如此。

    p>想到这里,陈寻问苏守思:“你说说看,庆王为何希望我能直接编入神卫军任职?”

    p>苏守思站在狮驼峰北崖,宽大的袍袖迎风飘起,眉头微蹙,注视着千龙峰层峦叠翠的山岭思虑片晌,说道:“前些年我曾来过玄京,没有跟苏牧臣他们接触,倒是听到有关熹武帝的一些传闻。庆王此时的举动,或许跟这传闻有关……”

    p>“哦,”陈寻问道,“什么传闻?”

    p>“熹武帝差不多有五百年都不怎么露面了,云州诸多事务,都由策天府诸位府君操持,据说这是因为熹武帝早就掌握大道,晋入涅盘境了。”苏守思说道。

    p>“确实很有这个可能,”陈寻思虑片晌,点点头说道,“浩然天道可不管熹武帝是不是统治云洲的天之娇子,谁晋入涅盘境后,还想在云洲公开露面,首先就能应付雷劫的轰劈。熹武帝这些年都不露面,平时可能都躲在天钧大世界修行。”

    p>“熹武帝要是留在天钧大世界,也算是重返姜氏王族,”苏守思说道,“不过熹武帝即使获得姜氏王族的支持,成功驱逐姬氏统治云洲,但始终是姜氏王族遗留云洲的旁支。熹武帝想在强者如林的天钧大世界立足,绝非易事,甚至会受到来自姜氏王族内部的排挤……”

    p>陈寻点点头,明白苏守思要说的意思。

    p>在天钧大世界称霸一方的姜氏,可以追溯到上古神魔时期,在云洲一些文献里称之姜氏王族,云洲姜氏,只能算是上古姜氏王族的一支旁系。

    p>这里面的关系,就跟沧澜苏氏与玉州苏氏一样,平时关系极其疏远,甚至可以说是老死不相往来,却因为熹武帝在四千年前,率云洲姜氏驱逐姬氏,称帝云洲,从而才得到姜氏王族的重视。

    p>云洲作为中千世界,限制天人境以上的强者长期滞留,熹武帝突破天人境,晋入涅盘境之后,倘若不想放弃世俗权势,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从云洲抽取大量精锐,助他在天钧大世界开疆辟土,再一个就是重返姜氏王族,在姜氏王族内部获得相应的地位。

    p>以目前的情况看来,熹武帝更有可能是两件事在同时推进。

    p>苏守思将他的推测继续说道:“这些年来,策天府三十六支大军,都极少干涉诸域的事务,应该被熹武帝轮番调入天钧大世界开疆辟土,而一旦待熹武帝在天钧大世界站稳根脚,云洲的帝位势必就会传给他人……”

    p>陈寻点点头,在赤眉真君之前,策天府仅有四大天人境真君,实力甚至不比龙门宗强出太多,熹武帝当年手底下要是就这点实力,拼出吃奶的劲,都不可能将姬氏击败,逐出云洲去。

    p>很显然,策天府大批强者,都被熹武帝调入天钧大世界了,说不定当年的三十六神将,依旧还有不少人活在世上。

    p>熹武帝一旦在天钧大世界站稳脚,获得姜氏王族的认可,确实没有必要再恋栈云洲的帝位,那这段时间笼罩在玄京上空的阴云,实际上还是各家都在为帝位的传续暗中角力。

    p>想到这里,陈寻轻轻一笑:“看来是时机再去拜见庆王了。”

    p>“云洲帝位传于何人,诸宗以及策天府诸位府君,必是都能说得上话的,但最终还是以熹武帝本人的意见为主,”苏守思说道,“此时熹武帝轮番征调诸军进天钧大世界替他开僵辟土,哪路大军斩获的战功最多,无疑对熹武帝的影响也就越大。庆王不想表现得太耀眼,以免被熹武帝留在天钧大世界依为臂膀,回不了云洲,但全力支持苏家控制的神卫军,也是想在帝位争夺中,多占一些筹码。”

    p>陈寻说道:“熹武帝考虑帝位传续,不会只考虑个人的喜好,但凡他以后还想云洲能成为他在天钧大世界立足的大后方,他选择的帝位继承人,一是他要能完全掌握,一是此人还要有足够的能力,掌握云洲。还真是一个相当头痛的问题啊。”

    p>听了陈寻的话,苏守思心有感慨:有能力的人,未必愿意受人控制;甘愿受人操纵的,就未必有掌握云洲的能力。

    p>熹武帝迟迟不立新帝,而将云洲权柄集中于策天府,也不是没有缘由的。

    p>

    p>借着延陵郡主寿诞,陈寻特地备下一份大礼,登门造访。

    p>延陵郡主颇得熹武帝宠爱,寿诞之日,熹武帝还特地通过策天府传来帝诏,赐宴及灵兽、宝器若干。

    p>庆王府位于东祖龙山深处,占地极广,仅设宴的宴春园就占地十里,位于一座灵湖之畔。

    p>陈寻与苏守思随迎宾的管事走进庆王府,就见灵湖沿岸春柳都挂满彩灯,映得湖天色彩斑斓,仿佛一片晚霞铺开有十数里长。

    p>“庆王的小日子还真是过得滋润啊,实在想不通,还劳什么心思去争什么帝位啊?”陈寻笑着与苏守思传音说道。

    p>“陈真人在笑什么?”

    p>陈寻转回头,就见庆王姜澜、策天府主姜明台与一个身穿松鹤法袍的长眉老者,正踱步往湖边走来。

    p>“陈寻见过庆王、姜府君、松鹤真君,”陈寻稽首施礼道,指着身边的苏守思介绍道,“苏守思是我夔龙阁长老,也算是出身玉州苏氏,陈寻刚跟他笑着说,今日说不定能遇到苏牧臣苏宗主。”

    p>“苏牧臣的性子慢,你们可能还要等一会儿,才能见到他。”庆王姜澜笑道。

    p>姜明台只是微微颔首,算是受过陈寻、苏守思的大礼。

    p>长眉老者眉头一扬,问道:“陈真人认得小老儿?”

    p>“陈寻未见过真君,但听说过延陵郡主的授业恩师松鹤真君,乃中域第一玄修,陈寻是仰慕许久了。”陈寻说道。

    p>“哈哈,云仙在我面前狠狠告过你的状,没想到陈真人还会给人戴高帽子。”松鹤真君哈哈一笑。

    p>“父王,你们怎么都跑这里来了?”姜云仙化虹飞来,待在湖岸停滞身形娇声说道,眼神转到陈寻身上,陡然变冷,一张如花似玉的脸,似叫严霜罩住,冷声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p>“前些日子得罪了郡主,陈寻今日特地登门请罪来了。”陈寻笑道,只要庆王姜澜不赶他走,延陵郡主还不放在他的眼底。

    p>姜云仙看到父王眉头微蹙,心念陡然一悄,换了一副笑脸,说道:“你既然有诚意登门请罪,本郡主也非心胸狭窄之辈,你且随我过来,到湖对岸饮岸,莫要跟我父王、师尊这些无趣的人凑在一起。”

    p>陈寻望向灵湖对岸,姜彬与诸多陌生锦衣华丽的青年都极冷淡的看向这边,心里一笑,就算是龙潭虎穴,他也敢闯,何惧到湖对岸饮宴?

    p>陈寻笑着朝庆王姜澜施礼道:“郡主有令,王爷、姜府君、松鹤真君这边,陈寻就怠慢了。”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