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六章 苏氏旧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一口古井座落在狮驼峰的半山北崖上,莲叶石座长满青苔,看得出已经好些人都没有登上狮驼峰了,到处积满禽鸟的粪便,赵录等人也无权登上狮驼峰清理打扫,可不敢盗用山里封印的灵脉修炼。【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这口古井与狮驼峰的三眼灵脉相通,也可以说是三脉汇聚的奇形灵脉。

    虽说千龙岭是东祖龙山的余脉,山里灵脉资源充满,但这种三脉汇聚、灵气极其充裕、精纯的灵脉,也不多见。

    一座赤精铜所铸的小型法阵,镌刻古老而玄奥的符绘,将井口密实的封印住。

    在陈寻的眼底,这种小型法阵禁制完全算不上了什么。

    兴许千龙岭范围内,能强破这种小型法阵禁制的修士,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这座小型法阵却代表策天府无上至高的权威,非要有策天府正而八经所赐的玉虎符印才能解除。

    陈寻取出代表他身份的玉虎符印,按入禁制法阵的兽形吞口中,就听着咔嚓一声轻响,封锁灵脉的小型法阵就像是打开锁的铜门,自动往外旋开。

    一股青郁的灵气从古井里窜出,像头灵蛟,从狮驼岭半山北崖冲天而起,卷动风云。

    “好精纯的灵气!”北玄甲都颇为震惊的叹道。

    陈寻心里也是困惑,心想他到玄京任职,策天府的人应该都知道春陵君与赤眉真君都不待见他,即使不暗中给他小鞋穿,似乎也没有必要安排他住进狮驼峰啊?

    看从古井冲天而出的青郁灵气,毫无驳杂煞气混入,陈寻暗感此井灵气之充裕,法相境中后期的强者在此日常修行,都绰绰有余了。

    狮驼岭上空很快就形成一道连接万丈云宵的青色气柱,竖立在千龙岭的群山之巅,昭示狮驼峰有了新的主人。

    很快就有数十道身影,从附近山岭掠出,往这边飞来,停在狮驼岭外围,疑惑不解的望过来,都没有什么消息,他们大概都没想到狮驼岭这时竟有新的主人入住。

    陈寻看这些人的模样,看着像是各家府邸的管事,应是被背后的主人推出来打听情况了,他自然也无需去理会。

    陈寻刚要转身去处理其他杂事,却觉左侧有两道冷淡的目光望过来,隐约还伴有不屑的冷哼声,心里奇怪,他到玄京人生地不熟的,谁会一上来就对他抱有敌意?

    陈寻侧过身看去,就见三十余里的山巅,两名身穿黑衣法袍的中年修士,正脸带不屑冷笑的神色朝这边看过来。

    大概是没有想到陈寻竟然连他们离这么远的不屑轻哼都能听到,这两人神色有些慌乱的转过头去。

    “那片山岭是哪位真人的洞府?”陈寻问杨春道。

    杨春讪然脸说道:“赤眉真君曾在那里闭关修炼三十年。”

    “哦,原来是这回事,我还以为是哪位真人好心照顾我呢,让我独占这么一处灵地。”陈寻冷冷一笑,甩袖走进一座封印数十年的石殿。

    他还以为他刚到玄京,暂时还没有叫春陵君惦记上,没想到春陵君早就授意他人将他的封邑洞府跟赤眉真君安排在一起了。

    两人的封邑挨在一起,隶农、部属之间难免会有什么纠葛、纷争,岂不是到处都是赤眉真君找他麻烦的借口跟把柄?

    就算赤眉真君耐得住性子,在他赤眉真君的眼鼻子底下,又怎可能安心修行?

    春陵君的心思还真是阴柔啊!

    想到这里,陈寻已是满脸寒霜,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要好好经营这处洞府,还是说回到城里,就在那些满是阴湿霉晦气息的破旧宅子里暂时落脚?

    看陈寻的脸色铁青,杨春、赵录两人惶惶不安。

    照他们的想法,都尉将军怎么都没有可能跟春陵君、赤眉真君斗,但想掐死他们两个,不比掐死两只蝼蚁麻烦多少。

    杨春是被人排挤,才被迫接下这个苦差事;赵录是狮驼岭的管事小吏,根本轮不到他有什么选择。

    *******************

    “左都尉将军陈真人可在府上?”

    陈寻正掐诀施展净尘法术,要将寝殿桌椅家俱器皿上数十年来没有人打扫过来的积尘除去,狮驼峰外就有个宏亮的声音飘然传来。

    听着声音耳熟,陈寻脑海闪过一个熟悉的面孔,没想到他前脚刚到狮驼岭,庆王姜澜就将王府管事葛同派过来造访。

    诸王以及诸位府君的洞府,则东祖龙山之中,这里有两三千里的距离。

    不过这点距离,对天元境以上的修士来说,也就一两个时辰的脚程。

    葛同在云洲名声不显,却是个有着法相境初期修为的散修。在见到葛同之前,陈寻都很难想象这么一个人物,竟然甘心帮庆王姜澜打理杂散事务。

    陈寻走出寝殿,就见葛同身穿一袭青袍,站在一艘小型浮舟的甲板上,正往狮驼峰徐徐飞来,他站在狮驼峰山巅,朝葛同稽首道:“原来是葛真人造访,陈寻未曾远迎,有失礼数。”

    “庆王知道陈真人初到玄京,人生地不熟的,身边也没有什么照应的人手,府邸之中必定难以安排周全,特地让我将起居修行所必需的一些器具,给陈真人送过来。我本想到策天府找你,没想到你已经到千龙岭了。”葛同笑道,示意浮舟在狮驼峰的北崖上停下来。

    两列容貌清俊秀丽的童男童女,手捧着各种起居器皿,从浮舟中鱼贯而下。

    “多谢庆王替陈寻考虑周全。”陈寻隔着朝东祖龙山方向遥遥一拜,没想到庆王姜澜招揽他人,心思却是细腻。

    陈寻随身不会缺什么灵丹、法器,唯有日常起居的生活用品,还需要额外从玄京城中购置。

    庆王姜澜都替他想周全了,他就能省掉一些麻烦。

    而他在狮驼岭刚开启灵脉、立下洞府,庆王姜澜就公开派人送礼上门,显然不怕春陵君、赤眉真君他们知晓此事。

    就算玄京都知道春陵君、赤眉真君不待见他,这么一来,也不会人人都是像躲瘟神一样躲开他了。

    陈寻要请葛同进寝殿喝茶说话,看到一位中年人陪同葛同走下浮舟,看他身穿金丝蟒袍,显得地位不凡,同时也有着元丹境后期的修为,稽首问道:“还未请教这位真人姓名?”

    “苏牧臣见陈真人,”中年人笑盈盈施礼道,见陈寻神色间略有困惑,又笑道,“想来守思还没有跟陈真人说起过沧澜苏氏跟玉州苏氏的渊源……”

    玉州位于东祖龙山东麓,是拱卫玄京外围的三十六部大郡之一,玉州苏氏则是当年随熹武帝征讨姬氏三十六神将苏侯的后人。

    一千年前,苏渊率数百部将、族人西出涂山,与乌蟒缠战百年,终将乌蟒驱逐出沧澜荒原,之后才在涂山西麓的峡谷之中建立千年雄城,成就千年基业。

    至于苏洲族人的来历,从来都是晦莫如深,陈寻在沧澜也从来都没有听人提起过。

    在西出涂山之际,苏渊就有天元境中期的修为,其族人部将中也有三十余还胎境武修,在云洲自然也不可能是陌陌无闻之辈。

    此时沧澜苏氏一分为二,一部分族人随苏武阳依附元武侯府,进入涂山南岭的深山立足,一部分族人则随苏守思、苏竣元、苏灵音、苏棠融入沧澜。

    陈寻这些年与苏氏也是恩怨纠缠,但发生这么多事情以后,他对苏守思等人也是足够信任,没有想过要对苏家的来源追根问底,却没想到他们竟是玉州苏氏的一支。

    “苏渊与我是同族兄弟,当年因些微间隙离开玉州,就有好些年断了往来,想必是苏渊也没有跟外人提起过这段旧事,”

    苏牧臣轻描淡写的说道,

    “也是陈真人抵御魔族的事迹传到玄京,老朽才知道苏渊后人在沧澜倒是出了好几个元丹,实是苏氏幸事。前些天,武阳还专程赶到玉州见我,这段时间都留在玄京,这次随我过来跟你赔礼请罪,以前多多得罪之处,还要陈真人大人大量……”

    苏渊能在几百年间绝口不提玉州苏氏,那他当年率族人离开玉州,绝对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小事。

    当然,苏牧臣轻描淡写旧事,陈寻更没有必要追根问底,苏渊在魔龙乾余骨的魔焰都灰飞烟灭了,他与苏氏旧族的恩怨,跟他有个毛关系?

    就见苏武阳神情得了便秘似的走下浮舟,陈寻笑道:“我们有好些年没见了吧?我在梧山时,不见武阳兄登门拜访,我还以为武阳兄还对旧事耿耿于怀,没想到在玄京竟能再见到武阳兄的风采。”

    苏武阳只能尴尬而笑,僵硬在那里,被陈寻挤兑了不知道要怎么应声才合适。

    “陈真人或许还不知道,武阳过些天就要率涂山南岭的苏氏族人迁回玉州,”葛同说道,“武阳他本人也会入策天府任职。”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陈寻应了一声,笑道,“那我以后在策天府,诸事还要抑仗武阳兄照应了。”

    苏武阳更是尴尬,心里愤愤的想,数十年前谁能想到狂妄嚣张的陈寻能有今日的地位?

    他入策天府,顶天能受封九品校尉,跟陈寻的六品将军远不能相提并论,而听庆王姜澜的心思,是想将陈寻拉进神武营中任职,到时候就是他的顶头上司。

    今日苏牧臣带苏武阳登门,看似要开释前嫌,以陈寻今日之修为、地位,完全不会纠缠他与苏武阳的那点旧怨不放。

    其他不说,凭着苏守思、苏棠他们,苏武阳就算要率苏氏族人重返沧澜,陈寻也要接纳下来。

    当然,姜矍也绝不可能容忍苏武阳此时率族人投向沧澜。

    但在当前的势态下,哪怕苏武阳对元武侯姜矍再表忠心,姜矍也绝不可能让苏武阳这一支族人,在涂山南岭有任何的发展机会。

    苏武阳唯一的出路,也就是率族人重返玉州、投奔旧族了。

    只是玉州苏氏与庆王姜澜是什么关系,庆王府与元武侯府又是什么关系,以及苏守思他们对苏氏旧族抱有怎样的态度,这些事情没有搞明白之前,陈寻也只是与苏牧臣、葛同嘻嘻哈哈的谈笑,绝不可能轻易表态的。

    在说他在玄京,也不说定要抱庆王姜澜的大腿。

    送走苏牧臣、葛同后,陈寻就将赤海喊过来,说道:“我有一封书信,你即日带回梧山去,苏守思要能脱开身,让他尽快到玄京来一趟。”

    虽说玄京与西北域之间,有万里传达音讯的法阵,但西北域的传讯法阵控制在都护府手里,陈寻要想跟梧山通什么消息,暂时还得要赤海充当信使。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