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四章 玄京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开阳北城的华亭山秀立千丈,峰如波澜怒聚、奇形秀美,灵气浓郁,一年四季都鸟语花香,绿荫满山。【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庆王姜澜在开阳的三个月里,就下榻在位于华亭山主峰南麓的崇道宫中。

    鹰嘴崖前,一座莲形基座的石亭里,庆王姜澜、虞泰等人铺席而坐,谈经论道。

    鹰嘴崖云雾笼罩,而此时辚辚车辙声从空旷的山谷外传来,众人探头望出去,视野穿过封锁鹰嘴崖的云雾,就见押送碧睛青鳞狡的车队已经穿过崇道宫南面的石峡,进入百翠谷了。

    此时陈寻已经从车里出来,踏石徐行,看山间的景色,抬头越过数道秀峰,往鹰嘴崖前的石亭望来,视野也完全不为笼罩鹰嘴崖的迷雾所遮。

    坐在石亭里的众人都是一惊。

    虞泰身形颇矮,但下颔密须卷曲,刀削斧刻似的脸,略带苍桑之意,眼神却是阴戾,双手撑案而坐,颇有虎狼之姿,哈哈笑道:“这个沧澜侯是有些意思,鹰嘴崖外的幻阵竟然对他毫无作用。”

    这边离百翠谷的石峡不过二三十里,不过石亭里外都设有重重阵法禁制,陈寻神识能感应到深藏云雾幻阵之中的石亭已经相当叫众人意外了,倒不虞他能听见这边的谈话。

    庆王姜澜身形高大,穿着宽敞的绣夔龙纹长袍,在青玉长案前席地而坐。

    右手边的青年,脸形狭长,略陷的眼窝子透过阴柔的眼神微蹙着眉头,跟庆王姜澜说道:

    “陈寻此子桀骜不逊,与元武侯姜矍、赤眉真君等人素有冲突。春陵君此时召他到玄京任职,不过是想将他困在牢笼,缚其手脚,父王为何对他颇为在意,还要特地在此等他一起返回玄京?”

    听到那青年的话,坐在侧后的延陵郡主姜云仙娇俏玉脸似笼上一层冰霜,怨气未消的说道:“此子狂妄之极,可未曾会领父王的情。”

    “陈寻在坠星海浑水摸鱼,夺走蜃龙尸骸,使得十数年间梧山四宗涌出近五十元丹、法相境强者。不过,就算是如此,我猜梧山四宗想完全消化那头蜃龙尸骸,也需要数百年才行,”虞泰嘿然一笑,说道,“春陵君那边是不方便打着火把明抢,但他将陈寻召往玄京,可多半还是想迫使梧山交出些龙血、龙骨、龙鳞、龙皮来……”

    此次受到入华亭山陪同庆王饮宴论道的数人,都是开阳郡附近屈指可数的玄门高修,少说也有元丹境修为,才能凑到跟前说上话。

    听了虞泰的话,众人都是砰然心动。

    蜃龙出现、珑山崩裂之事,早就在云洲传遍。

    最为珍贵的龙心、龙髓暂且不提,但在珑山出现的蜃龙长达两千多丈,抽筋放血不知道会有几百万斤之多,大家都想着要是能从陈寻那里获得一两瓶龙血,以后所能炼制的丹药,添加稍许作为药引,药力不知道会精纯多少。

    要能在几十片龙鳞、三五丈龙筋用于炼器,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庆王姜澜看了虞泰一眼,笑而不语。

    ************************

    陈寻随彭行天登上鹰嘴崖,庆王姜澜与众人热情洋溢的迎出石亭。

    “陈真人在涂山抵御魔族,本王多年前就听说过你的风采,但本王一直无缘相见,深以为撼。本王数日前本要离开开阳,却是虞泰执意要捕捉西泽海的那头妖狡送给云仙为乐,没想到倒是促成本王与陈真人一见,可见事事真是都有机缘。”

    “陈寻对殿下也是仰慕已久,”陈寻给庆王姜澜以及虞泰等人稽首施礼,又特地跟延陵郡主施礼致歉,“在青江不知是郡主大驾,多有冒犯,还请郡主原谅。”

    姜云仙压住心里的怒火,只是冷冷一笑,心想此子当时可是有杀她的心思,绝非无心之失。

    她猜不透父王的用意,此时也只能暂时按奈,不与狂妄自大的陈寻争执。

    庆王姜澜执着陈寻的手,走入石亭,在身边安排长案,请他入席。

    入席寒暄数句之后,就有一个瘦脸狭眉的元丹真人,坐直身子,将话题扯到蜃龙尸骸上去:

    “陈真人能在诸妖环伺之下,将那头被天道神雷劈死的蜃龙带回梧山,云洲诸宗都是一片震惊。小道准备了数十年,打算炼一炉灵丹,若能得一两瓶龙血添入其中为药引,药力必能倍加精纯,此时冒昧提出来,还希望陈真人能成全。”

    陈寻心里冷冷一笑,云洲宗门成千上万,要是每家都跑上门来讨要一两瓶龙血,他手里龙血再多也完全不够分的。

    陈寻心里好奇,就算庆王姜澜亦有意染指龙血,也不至于在开阳城里就迫不及待的怂恿他人提出来啊。

    陈寻看向庆王姜澜,见他眉眼间敛着浅笑饮酒,心里想明白过来,多半是虞泰怕错过这次机会,才有意怂恿他人试探。

    陈寻笑道:“赵真人所请,怎么都好说,但我这次孤身而行,途中又盗寇横行,可不敢将珍异物什藏在身上。不然的话,白送赵真人两瓶龙血又能如何?赵真人要是不着急,等我下回经过开阳时,再将两瓶龙血拱手送上可好?”

    赵真人气得脸色发青,下回经过开阳时再送,那等到驴年马月?

    谁都能猜到陈寻不可能将整头蜃龙尸骸都随身带着,但要是说陈寻身上连一两瓶龙血都没有,在座也不会有谁相信。

    只是陈寻一口咬死身上就是没有,难道还要将他的衣服扒下来搜查一番?

    陈寻这番话,摆明了是一毛不拔。

    看着在座诸多人神色变幻,陈寻眯眼饮酒。

    他与玄都教、龙门宗也都是公平交易,但开阳诸郡宗门与玄都教的关系颇为微妙,陈寻也犯不着在开阳诸郡宗门与玄都教之间两头虚与委蛇,不管虞泰等人开不开心,索性就先断掉他们这边的念想。

    石亭里的气氛一时冷凝下来,陈寻却是不管,他在开阳又不会停留几天,以后与虞泰这些人说不定就没有什么交集,犯不着委屈求全讨好他们。

    而在开阳拒绝虞泰等人的消息传出去,他到玄京之后,也能省掉一些麻烦;不然他到玄京,也一定会有人跑上门来开这个口。

    ********************

    陈寻他们在开阳城停留了四天,待延陵郡主姜云仙以秘法彻底降服那头碧睛青鳞狡后,才随庆王姜澜踏入前往玄京的行程。

    庆王姜澜的辇乘是一艘长达百丈的龙牙巨舟,裹在云雾之中,破空而行,飞越万水千山,十天之后就抵达玄京外围的祖龙山脉。

    蜿蜒两万里的祖龙山脉,千山万岭之中环抱一座巨大的盆地,玄京就座落在这座盆地之中。

    主峰高达三万余丈的祖龙山脉,据说亦是云洲的祖脉所在,山中分布数以千计的灵脉、灵穴。

    上古时期,刚有人族迁到云洲滋息繁衍,祖龙山脉曾为十数头巨龙盘距。

    随着人族的兴盛,盘距祖龙山脉十数头巨龙,要么破开虚空遁走,要么就沦为上古人族的盘中餐、丹中药,而遭猎杀灭绝。

    在姬氏称帝云洲期间,曾有数百大小宗门在祖龙山中传承道统,而到姜氏驱逐姬氏称帝云洲后,则将这些宗门统统逐走。

    之后,姜氏就将玄京以西的西祖龙山绝岭彻底封禁起来,变在姜氏一族的猎场;每隔十年,策天府会挑选一批将卒以及姜氏子弟进入西祖龙山猎杀成长起来的凶禽异兽。

    而东祖龙山实是由八条支系山脉聚成,仿佛八头混沌巨龙自西往东而卧,尾部就聚成拱卫玄京城的千龙岭。

    玄京城外城墙长达六百里余,城墙高逾百丈,策天府等诸多机构,位于周长百里的内城之中。

    庆王姜澜以及姜氏一些嫡系子弟、玄京城里的王公大臣,其府宅庄园则主要位于东祖龙山、千龙岭的深处。

    这位王公大臣,每座府邸占地无不是极其广阔,要是都建在玄京城里,玄京城就算是再扩大十倍都远远不够。

    陈寻自然要先去策天府报道,到玄京后就与庆王姜澜道别。

    庆王担心陈寻他们人生地不熟,特别令身边的一名侍卫统领,领着陈寻他们去策天府报道。

    姜君问、姜明台等天人真君都在自家仙府闭关修炼,无事不会到策天府来,策天府平时都是由十数名神威将军轮流值守;而真正主持一些具体事务的,也都是受封校尉、低级将军的元丹境修士。

    当天值守的三名神威将军,共同接待了陈寻,但态度颇为疏远,完全没有跟陈寻拉近关系的意思,想必是对陈寻的来历以及跟赤眉真君、春陵君错综复杂的关系早就打听清楚,却是不知道陈寻这趟竟是与庆王姜澜一起抵达玄京。

    验证符诏、身份无误,三名神威将军就一起领着陈寻走到重重阵法禁制封锁的地宫龙池之前。

    环护玄京城的锁龙山河法阵,目前是云洲最顶级的天地法阵,其阵眼就是陈寻眼前的这座地宫龙池。

    陈寻没想到进入玄京的第一天,就能看到传说中地宫龙池的真面目。

    陈寻的神识被地宫里所布设的法阵所限,无法探查多远,但约摸估计龙池已在山腹地下两千丈深处。

    玉石雕栏围护的龙池,就像是一眼直径丈余的深井,井口云雾滚滚,遮住一切神识的探查。

    一名神威将军取出两枚符印,都叫陈寻滴血祭炼过,随后叫陈寻收到一枚符印,将另一枚掷入龙池之中,振声说道:“沧澜夔龙阁宗主陈寻,修成元丹,有守御云洲之念,秉承天意,此时入值策天府左都尉将军职事……”

    在那枚符印入水的瞬时,一头苍古巨龙的身影在陈寻的灵海上一闪而过,陈寻这才明白,这座龙池之外竟然蛰伏着一头巨龙,而且这头巨龙的模样,竟然与浩然道意所具现的法相一模一样。

    这头巨龙怎么会跟浩然天道具现的法相一模一样,怎么又甘心蛰伏在这地宫龙池之中,替姜氏坐镇锁龙山河法阵、庇护玄京?

    陈寻对那头巨龙的感应是一闪而过,但很快又将这些疑问从脑海中排除,姜氏代姬氏称帝云洲,也是自称承秉天意,不要说姜氏在南疆扎根发展了万余年,以姜氏背后作为上古王族的实力,要是没有一两头护国神兽,那才叫人意外呢。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