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一章 延陵郡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负手站立在青江城高达十丈的城墙上,青江城主没有露面,不知道是不是早就拖家带口逃出城去了,负责青江城守备的守将,是玄都教一个叫葛天海的外门弟子。【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与当年的神宵宗一样,玄都教外门弟子无望修成灵元、晋入天元境成为宗门真传,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下山,进入世俗社会建家立业。

    这也是玄都教控制北域诸郡的主要手段之一。

    只是这些年玄都教重心都在经营北面周武山防线,不仅宗门内两位天人境太上长老到周武山坐镇,其他法相境、元丹境强者,也有逾半随同大量的资源,调入周武山,使得玄都教对南面区域的控制力大为减弱。

    玄都教元丹境强者,最近离青江城也有上万里距离,玄都教的宗门更是在六万里之外,葛天海此时报信,请求师门长辈的增援,是完全来不及的,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些年在西北域率众抵御魔族的沧澜侯陈寻身上。

    他心里想,神烽营的人居心叵测,但沧澜侯陈寻秉禀浩然天道,应该不会坐看青江城生灵涂炭吧?

    陈寻目不转睛的盯着下游十数里外的江面,青鳞巨狡虽说还没有从乌金巨网中挣脱出来,但冲出江面,高达四五十米,不比神烽营的龙牙舟稍矮。

    神烽营第七营指挥使彭行天,最终还是将两艘龙牙巨舟都调到青江的上游,试图将那头青鳞巨狡赶下西泽海后再想办法生擒。

    那头青鳞巨狡被一张乌金巨网困住数日都没有办法挣脱,已经是暴躁到极点,神烽营即使将下游的通道让出来,它却没有往西泽海逃方向跑,反而往青江城横冲直撞过来。

    妖狡或许是怕神烽营故意让出下游的通道是个陷阱,咆哮怒吼着,激荡千重巨浪,灯笼大小的巨瞳,透出碧焰似的凶芒,竟是要将青江城摧毁,才肯善罢甘休。

    “快撤!”看到妖狡狂性大发,彭行天下令后撤,暂避妖狡的锋芒。

    神烽营仗着乌金巨网将青鳞巨狡束缚住,又有两艘龙牙巨舟从上下游夹攻,仅能勉强保持不败,一时也拿这头青鳞巨狡没辙,只能想着将妖狡耗得精疲力尽再说,却无能力将妖狡拦截在青江城之外。

    见妖狡要往青江城横冲直撞过去,冯翊扭头看了一眼,就见站在青江城墙上的陈寻,似叫一层迷雾遮住脸,相距不过十数里,他竟然无法看清陈寻脸上的神情。

    “要是不抵挡两下,就直接让这头妖狡去践踏青江城,这笔烂帐怕是扯不清楚。”冯翊传音提醒彭行天。

    “哼,”彭行天冷哼一声,“他区区一个六品将军,就想对我们神烽营指手划脚,未必真高看他自己了。这头妖狡如此凶烈,难道让大家用性命去填?”

    冯翊看不透陈寻的深浅,但在彭行天的眼底,陈寻也仅元丹境修为而已,身为神烽营第七营指挥使,又怎么可能真心对陈寻唯令是从?

    他们本意是奉命引碧睛狡摧毁青江城,看玄都教的反应,但陈寻凑巧赶上,又仗着品轶比他高,喝令他们集中力量,将妖狡往下游的西泽海驱赶,避免伤及青江城内的数十万无辜民众,他也无法直接无视陈寻的命令。

    而此时妖狡直接冲向青江城,两艘龙牙舟也抵挡不住,彭行天怎么还可能牺牲部将的性命,去拦妖狡?

    城墙上密密麻麻的站在地方上的守兵,看着十数丈高的巨浪,一波接一波的往城墙推来,脸都绷得铁青,胆子稍小一些的人,双股都开始打颤。

    “神烽营的龙牙舟,这是要往旁边撤出?”有人看形势不对,已经惊惶的喊出声来。

    青江城仅有两座最普通的防御法阵,仅能勉强护住筑在江堤上的城墙,巨浪冲来,黯淡的防护灵罩随时都会破灭掉,此时若没有神烽营的两艘龙牙舟在前面拦截,那头青鳞巨狡直接奔青江城而来,要如何得了?

    大家都满脸惊惶,要不是要两百多修士聚集城墙之上,要不是守将葛天海的亲兵弹压,那些普通的守兵怕是早就有人丢下兵器逃跑了。

    在城墙上聚集的两百多修士,大多来自附近的中小宗门,也有像周川这般恰巧路过此地的,但绝大多数仅真阳境后期或还胎境初期的修为。

    他们刚才早就看到这头妖狡的厉害之处,也情知这头妖狡不是他们松散的百余低级修士所能抵挡。

    此时陆续有修士撤出,只是带着青江城内的亲族,直接越过高耸的城墙,往城南避去。

    青江城的南城门,狭窄的城门此时塞满想出城逃难的民众。

    葛天海脸色严峻,但站在城墙上像磐石屹立难摧,在他的亲兵弹压下,普通兵卒也都勉强坚守岗位,没有一哄而散。

    此外也就剩周川、赵师兄、黑脸汉子等三十多人,还守在城头,但眼睛都看在陈寻的身上,也不清楚赫赫有名的沧澜侯,到底能不能将这头凶兽拦住在青江城外。

    “你这孽畜,吃我一锤!”碧睛狡巨瞳下的绒毛都清晰可见,黑脸汉子就先忍不住,掣出一对黑黢黢的巨锤,就从城墙跳出去,朝妖狡杀去。

    “你这浑汉,送死也不要急在这时。”陈寻见黑脸汉子鲁莽杀出,伸手隔着一抓,就有无穷气劲释出,硬生生的将黑脸汉子从半空中给拉了回来。

    黑脸汉子脸涨得紫红,想要从陈寻的束缚中挣脱出来,怒吼道:“沧澜侯你修为过人,老山不能强求你现在就出手,但恶战引入青江城中,不要说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了,就是这城头之上,又有几人能活?”

    陈寻心里一笑,没想到这黑脸汉子虽然鲁莽,却是难得的真性情,说道:“谁说这头妖狡能靠近青江城了?”

    “沧澜侯你修为再深,顶多跟这头妖狡斗过旗鼓相当,你不在城外斗它,怎么保证它不毁掉青江城。”黑脸汉子怒道。

    陈寻微微一笑,从怀里取出紫宵雷霆塔掷向半空,三寸小塔在空中见风就长,瞬时化作一座六丈高矮的铜塔,毫光四溢,往城墙外浅水里探出头的一座石矶上落去,恰巧封住妖狡冲向青江城的路。

    在转瞬之间,周边十数丈高的巨浪,也顿时偃旗息鼓,被紫宵雷霆塔镇伏下去。

    “彭行天,”陈寻朝避往扬声喝道,“这头妖狡,你们若是不取,我就降服当座骑了。”

    彭行天站在龙牙巨舟的甲板上,脸色阴晴不定,这头妖狡是小郡主看中的,他率部属与这头妖狡缠斗已有十日,自然不甘心被陈寻抢走,但他与陈寻互不统属,陈寻的将衔还要比他高出一品,他此时缩在旁边不出手,这头妖狡真要叫陈寻降服了,他没有道理去讨回来。

    “那座铜塔法器好强!”冯翊他们站在两三千丈之外,睁眼看陈寻搁置于石矶上的那座雷霆铜塔,犹觉毫芒刺眼,暗感此塔怎么说也是件天阶至宝,都说夔龙阁是西北域第一炼器宗门,沧澜侯陈寻随身携带重宝无数,看来一点都不虚夸。

    “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竟然想夺本郡主看中的灵兽!”一阵清扬的娇喝,从万丈云天之上传来,一缕轻云陡然散开,从中释出一道刺眼之极的金色剑芒,就朝陈寻斩来。

    陈寻眼睛微眯,以他的神魂修为,竟然无法透过剑芒,看清万丈云空之上、自称郡主的女子是谁,当即就祭使紫宵雷霆塔释出一道金色狂雷,将那道凌厉无比的剑芒轰碎。

    “红茶、赤海、蛇无心、老金,你们四人去拦住妖狡,莫要让它毁了青江城!”陈寻招手一扬,重愈万钧的紫宵雷霆塔就轻扬扬的随风飘荡起来,随之就化作一道流光,往万丈高空击去。

    陈寻不清楚藏在浮云之上的女子是不是庆王的爱女,但她既然忍不住先出手攻他,他还手反击自然不怕讲不清道理。

    虽说浮云震散后,万丈高空还是没有半个人影,但紫宵雷霆塔驰至半空,陈寻的神识就已经能锁住那道若有若无的气机,三道金色狂雷就从雷霆塔狂卷而去,怒轰过去。

    那一刻虚空振荡,让人怀疑空间玄壁都要被这三道金色狂雷轰开。

    “啊!”一声凄惨的娇呼,一道身影在万丈高空被打得骤然显现,却是一个身穿天青裙裳的少女,周身笼罩在一层青色玄光之中,竟然能硬生生扛住三道金色狂雷的轰击。

    陈寻心里冷笑,此女能藏在万丈高空瞒过他的神识感应,还以为修为有多强,原来也是仗着几件法宝而已,并非真正|法相境巅峰强者。

    却又不知她敛息藏形的法宝是什么,竟然逼近万丈范围之内,他都没有一点感应。

    看沧澜侯陈寻还要摧动铜塔法塔怒攻郡主,彭行天脸色大变,没想到沧澜侯陈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有灭神屠魔之威,顾不上太多,直接将手里那杆战戟掷出,化作一道长虹,携带惊天之势,陈寻击去。

    陈寻左手捏拳,雷光隐隐,一拳轰在彭行天掷来的战戟上,未曾想这杆战戟竟是难得的顶级地阶法宝,吃他一记碎星拳竟然夷然无损,又急速往彭行天身边飞回去。

    “彭行天,你敢胆以下犯上,是要找死吗?”陈寻怒道。

    彭行天哪里想到陈寻徒手一拳竟然有如此的威力,差点将他附在战戟上的神魂气息震散掉,心里惊骇:这还是元丹境应有的修为吗?

    彭行天强行抑住元神震荡,艰难的开口道:“请陈真人息怒,延陵郡主是庆王爱女,要有什么闪失,彭某可承担不下来。”

    “宗室之女,胆敢袭杀策天府大将,此是何罪?”陈寻扳着脸问道。

    “陈寻,本郡主今日就是要杀你,你能奈我何?”延陵郡主小脸气得铁青,又掣着一道剑芒就往陈寻斩来。

    陈寻心里一笑,还真是娇纵蛮横的货色,心想她随身所携带的那件护身法宝,能挡住三道金色狂雷,不知道能不能接下五道金色狂雷齐发!

    紫宵雷霆塔能事先蓄积九道金色狂雷,刚才用去四道,还剩下五道,正好让这位延陵郡主尝尝鲜。

    看到五道金色狂雷,“滋滋”似五头金色巨蛟从雷霆铜塔挣扎而出,彭行天吓得大叫:“郡主快逃!”当下也撤出束缚碧睛狡的小雷云网,化作一道乌云就往那五道金色狂雷罩过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