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章 山形水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千溪万壑,在天都山脉东南汇聚成万丈横阔的青江,蜿蜒流往东南。【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沿江而下,曲折行进五六万里,汇入西泽海,就进入中域境界。

    接到策天府的符诏,陈寻若无其他缘故,就需要在半年内赶到玄京履职。

    从梧山到玄京,迢迢十数万里,陈寻御空飞行,也只是十天半个月的行程。

    陈寻提早从梧山出发,先赶到玄都教山门所在的天都山,与玄都教执事长老褚月真人密议青焰莲箭、玄雷战车等器械的供应。

    在千魔沙海一役,青焰莲箭大放光彩后,云洲诸多炼器宗门,包括策天府在内,都新创出诸多像天炎雷箭、神剑爆炎箭之类的箭类法器,威力甚至不在青焰莲箭之下,但炼制之法都要比青焰莲箭复杂得多,很难大批量的生产。

    青焰莲箭的炼制,就要简单得多,先由普通的匠师大批量的铸制坯箭,再由夔龙阁嫡传弟子,往坯箭中注入青焰莲火即成。

    只是后期,策天府及西北域都护府都开始严加管控九幽铁的流向,使得坯箭铸造成本大幅提高,一时间也非夔龙阁所能承受。

    沧澜这些年来,开矿五百余处,九幽铁的产出却极为有限,每年仅能冶炼不到二十万斤的九幽铁。

    玄都教所控制的北域,虽然是酷寒之地,灵药产出不高,但地域极其广阔,是沧澜的好几十倍,又盛产金铁,这些年来又着意扩大九幽铁的产出,每年差不多有六七十万斤的九幽铁暗中输入沧澜,交换战车、法阵。

    虽然玄都教一直都希望获得大量的青焰莲箭,但四宗及沧澜侯府此前的备战压力极大,所炼制的青焰莲箭,仅能少量输出。

    魔墟口现在彻底推毁了,盘踞北域黑阴岭的百万魔族自然成为北域、西北域诸宗最大的威胁,夔龙阁所出的青焰莲箭、玄雷战车,后续都会大幅扩大对玄都教等北域诸宗的供应。

    陈寻在天都山停留了三天,没能见到玄都教掌教阳坤真人的面。

    玄都教太上长老苦庵真君于老龙潭一役遭受重创,四十年闭关修炼都没能完全恢复修为,陈寻也不便打扰。

    他与褚月真人谈妥每年两万支青焰莲箭交换一百万斤九幽铁的条件后,就直接到天都山脚下的江城,搭乘一艘江船,沿青江南下,赶往玄京赴任去。

    时逢秋冬之际,泛滥的洪水已退去,两岸长满野柿子树,秋霜染成金红的树叶,仿佛大片霞云停在青江的两岸崖山上。

    这艘江船长达二十多丈,在青江要算极为罕见的大船,底舱载满天都山附近的物产,打算运往中域诸郡贩|卖。

    甲板上还有三层客舱,这次搭乘陈寻这样拖家带口、仆役簇拥的商旅,一共十数拔人。

    船主周川是玄都教的一个外门弟子,虽说才还胎境中期修为,但手底下的船夫个个龙虎精壮,大半人都有真阳境中后期的底子,行船青江上,却是不怕寻常水匪江寇的袭扰。

    陈寻带着红茶、北玄甲、赤海、蛇无心他们,扮成游历天下的官宦子弟搭乘江船南下,在船上闲来无事,每天都悠然自在的坐在尾舱甲板上,一竿青竹探出船舷,钓钩垂入激流湍动的江水里,垂钓江鱼。

    “公子,你每天看两岸的山形水势,真能悟得大道?”

    红茶趴在船舷边,看着船尾的江水湍流,娇嫩的脸庞却是一副天真好奇的模子,扭头问向陈寻。

    “此间有真意,欲辩已忘言。”陈寻打了个禅机,说道。

    “公子不愿告诉红茶,不说就是了。”红茶撇着嘴,撑腰站直身子,就要回船舱里去。

    陈寻哈哈而笑,看红茶头梳双髻,身穿鹅黄色裙裳,腰间系着五彩丝线,身子纤长,完全是一个稚气未脱、憨态可掬的清丽少女,哪里能看出她身上有半点魔焰滔天的气息?

    陈寻在梧山召集左青木、周阳、苏守思、胡太炎推演灵池法阵,八年才有所成就;红茶、北玄甲、蛇无心、赤海、阿青他们在这八年时间里,则专心修炼天妖炼形诀。

    阿青、火狐根基太浅,还继续留在梧山修炼。

    红茶、蛇无心、金狼、赤海修炼天妖炼形诀小有所成,已经在到炼阳化形的阶段。

    每日阳气渐盛时,他们都能化变人形,但入夜后,玄阴之气渐盛,他们就会变回原形。

    而依照心智成熟程度的不同,红茶化变人形时,只是十二三岁的样子,平日出船舱活动,都扮成陈寻的侍女随行。

    金狼化变成一个眼神凌厉的黄脸青年,赤海化变成一个尖嘴猴腮的瘦脸青年,而蛇无心则像是一个沉闷的中年人,都扮成陈寻的随扈同行。

    北玄甲在虚元珠中受鸿蒙元息、仙灵元息的洗炼,根骨不比红茶、蛇无心他们稍差,更重要的是北玄甲神魂乃仙人魂魄所化,悟性高绝无比,修炼天妖炼形诀已臻至大成境界。

    除了月圆之夜、太阴之力极盛之时会变回原形外,北玄甲都已经能以人身进行修炼。

    北玄甲化变的人身,身高八尺,相貌俊朗,仪表堂堂,身披襟甲、腰挎长刀、手执战戟,扮成陈寻的扈卫,透漏的气势却如山岳,完全不像是个跟班的。

    陈寻所悟道意太多庞杂,隐有走火入魔的迹象,而更高层次的大道境界,不是那么好进入的,他此时要尽可能的放缓修炼节奏,寄情山水,想着从山形水势之中悟道求真,寻找诸多庞杂道意的统合之法。

    江船顺水而下,即便能日行千里,也不知道何时能赶到玄京。

    陈寻在船上悠然自得,将寂寞清淡的旅途视为修行的一部分。

    阿金、赤海化变人形后,以新的视界去看这个世界,对一切都充满好奇,但每天入夜后变回原形,就多少有些痛苦不堪了。

    虚元灵地正以蜃龙骸骨造脊,极不稳定,需要从外界灵脉引入大量的灵气,才能维持珠中的灵气平衡,无法随身携带;陈寻就将虚元珠留在梧山。

    红茶他们入夜变回原形,狭小的船舱装不下他们庞大的妖躯,又没有虚元珠可以寄身,夜里只能挤到紫宵雷霆塔里面栖身。

    紫宵雷霆塔高六丈,共分七层,每层都不到一丈高,赤海、金狼妖躯有三四丈高,每夜只能缩骨挤进紫宵雷霆塔中煎熬。

    红茶恢复原形,妖躯也就一丈五六尺高,还能勉强留在船舱里过夜。

    蛇无心变成原形,是灵狐之身,仅比陈寻、北玄甲略高一些,留在船舱里更是无碍。

    故而赤海、金狼对乘船而行极有意见,却不知道陈寻是想借此能磨掉他们的魔性。

    陈寻正想要考较红茶这几天所学的术数,心神微微一荡,听到船主周川正往尾舱甲板这边走来,不动声色的转身看过来。

    周川先往红茶那边瞥了一眼,心想这少女才十二三岁,就有如此的天姿国色,再有两三年长大成人,那还得了?

    “陈公子,再有半天就要到西泽海,西泽海深处有一处水眼,与地底无数暗河相通,时有妖鱼异兽经入水眼闯西泽海,祸害沿岸黎民百姓,行船遇之也是大劫。周川特地过来告之一声,要是有个万一,还望陈公子能提前有所准备。”周川客气的说道,眼睛却颇有期待的瞅着陈寻的脸。

    周川这艘船从来不搭乘来历不明的商旅,但这位陈公子是师门的一位长辈介绍过来,身份自然不成问题。

    两三个月来,眼前这位陈公子每天虽然垂钓为乐,看不出像有什么修为的样子,身边四名扈从却予人高深莫测之感。

    周川就想着,要是进入西泽海万一遇到什么强横的鱼兽,还希望陈公子身边的四名扈从,能助他一臂之力。

    陈寻也知道周川的心思,说道:“多谢周师兄相告,我们会小心就是了。”

    西泽海南北长七八千里,东西宽三四千里,要是放在地球,绝对要算辽阔的海洋,但在地域广袤无垠的云洲,六七百万平方公里的西泽海,只能算是一座超大型的内陆湖泊而已。

    西泽海是北域、西北域以及中域的天然分界,进入西泽海就是姜氏及策天府直辖的中陆诸郡。

    陈寻原计划就是乘船渡过西泽海后,就转陆路前往玄京。

    船离西泽海还有三四百里时,就有三名身穿紫色法袍的修士联袂飞来,扬声说道:“前方水路已断,上游来船速速靠岸。”

    这三名紫色修士都有还胎境巅峰的修为,悬立波涛汹涌的江面上空,声如洪钟,悠扬传来;看他们身上所穿的法袍,襟袖处都绣有一小幅青龙翔天的图案。

    这是策天府特有的标识。

    “不是说过了西泽海才是中陆诸郡吗,怎么青江下游就有策天府的修士出没?”北玄甲疑惑不解的看向陈寻。

    北玄甲神魂乃北斗仙人魂魄所化,思维上与人族一般无二,他这些年在梧山,遍阅书卷,对云洲的形势十分清楚。

    当年七宗助姜氏驱逐姬氏,可不是滥做好人,而是要与姜氏共治云洲。

    姜氏名义上拥有云洲的最高治权,但实际上除了姜氏发迹的南疆诸郡以及云洲祖脉所在的中陆诸郡受策天府直辖外,其他七域的宗门及地方事务,则以七宗为主。

    策天府在南疆诸郡、中陆诸郡拥有数百万精锐将卒统治地方,但除非七宗相请,不然的话,策天府的将卒都不可以轻易进入七域境内。

    即使在七域,有大量的姜氏子弟分封郡侯,郡中也拥有大量的私武将卒,但明面上都跟策天府没有直接的关系,更不会将策天府的青龙标识绣在战甲法袍之上。

    在神宵宗破灭之后,西北域诸宗群龙无首,诸郡地方又被魔龙乾余骨与百万魔族摧残得厉害,策天府这才在西北域正式成立都护府,算是真正的将手伸进西北域。

    即使如此,四宗及沧澜侯府,以及其他西北域诸宗,也拥有极大的自主自治权力,很多时候都是听调不听宣的。

    听调不听宣,往白里讲,就是有事说事,没事别瞎套近乎。

    这次策天府征陈寻入玄京任职,陈寻要是铁心不离开梧山,策天府也不能治陈寻抗命不遵的罪。

    只是青江属于玄都教为首的北域地界,看到策天府修士在青江下游公然拦截舟船,陈寻多少有些困域,与北玄甲悄声说道:“或许是玄都教在周武山所承受的压力极大,已经无暇顾及策天府这种小规模的逾越了吧?”

    此时,周川想上前问江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策天府三名修士却是不管,不耐烦的督促他们立即靠岸,随后又飞走拦截其他从上游行来的舟船。

    陈寻将神识延伸出去,就见青江口巨浪汹涌,有两艘巨舟,正载数百披甲骑士,分从江口的内外两侧以巨弓战弩对江面狂射不已;天上还有数十修士,密集的飞在巨舟的上空,正御使各种法器,往江口的水底狂攻,一时间灵光暴闪,搅得百余里宽的江口水面一片浑浊、水浪冲天。

    一头狡兽模样的青鳞巨兽,似被什么强横的法器困在水底,正苦苦抵挡策天府修士、骑将的狂攻滥打。

    陈寻他们随船靠岸;岸边已经有二三十艘船停在这里。

    周川看到一名熟人在岸上,扬声招呼道:“赵师兄,这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那些人看着像是神烽营的人,怎么会跑这边来封江?”

    赵师兄飞过来,落到甲板上,从怀里掏出铜镜模样的法器,呵了口气,伸手一擦,就见铜镜上密密麻麻的映照出数十点灰迹,跟周川说道:“神烽营在西泽海发现一头碧睛水狡兽,缠斗数日,才在青江口将其困住……”

    陈寻凑过去瞥了一眼,铜镜上所显示的灰迹,与青金江口上空御空飞行的策天府神烽营所属的修士都能对应上,心想这面铜镜原来是一件能在千里范围内感应修士气息的极品法器……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