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章 道意错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苍龙脊南崖山下,流水从寒玉潭溢出,沿着石溪蜿蜒流淌,一阵清风吹过来,无数花瓣洒落在溪水里,有淡淡幽香扑鼻传来。【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坐在溪畔的一块大青石握卷读经,听得林子外的脚步声响,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见是苏棠从外面走过来,笑着问:

    “你也给青璇拉来,劝我不要去玄京的?”

    “春陵君征辟你入策天府任职,心思不言自明,你何苦钻进他们所编织的牢笼呢?”苏棠不解的问道。

    陈寻偏头看着苏棠的眸子,没想到这些年过来,这双美眸还予他纯澈如春水的美感,隔空取来一块青石,放在浅流的溪水中,请苏棠坐下来,说道:“春陵君虽然在云洲权高位重,但在真正的上古姜氏王族眼底,他也仅是不甚重要的一枚棋子。春陵君征我入策天府委以将职,想要用姜氏所立的神法约束我,说到底还是他不敢先破坏姜氏所立的规矩。这对我们来说,不能算是一件坏事啊。”

    “你在梧山修炼,诸事都能念头通达,而此去玄京,即使春陵君、赤眉真君限于姜氏所立神法,不敢对你肆意打压、恶意报复,但有些闲气还是免不了会受,又是何苦?”苏棠问道。

    “你们是怕我受不了闲气,然后大打出手,反而叫他们抓住把柄?”陈寻微微摇头,笑问道,“这些年来,多少人都说我性子狂妄自大,但真正能抓到我把柄的,又有几人?”

    苏棠想起这些年来发生在陈寻身上的事情,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我是受人重任,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

    陈寻知道青璇舍不得他离开梧山,此时正藏在林子外“偷听”,也不揭破,说道:“四宗在云洲或许能称得上已成气侯,但从魔龙乾余骨闯入云洲,西北域亿万生灵殁于滔天魔劫之时,我们就不能再将目光局限在云洲了。而从云洲进入天钧大世界的通道,控制在姜氏手里,玄京我怎么能避而不入呢?”

    “夔先生要重塑肉身,虚元境也极不稳定,需要随时都与一眼灵脉连接,才能维持内部的灵气平衡,无法随身携带,”苏棠说道,“天钧大世界一定是要去的,但为什么不能多等三五十年?”

    陈寻说道:“修成元丹少说也有上千年的寿元,三五十年对我们来说,或许就相当于凡人三五个月那般短暂。只是云洲这些年来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所牵动的诸多因果业缘,未必会拖到我们完全准备妥当之后才一起爆发……”

    “你是担心黑阴岭的百万魔族?”苏棠问道。

    陈寻袖手而立,赤足站在青石上,眺望北方终年积雪的群岭,黑阴岭在遥远的七八万里之外,但不意味着沧澜就绝对安全。

    涉及到很多的事情,四宗已成气候,他是可以抗诏不从继续留在梧山逍遥快活,策天府此时的状况不见得有多妙,多半不会跟四宗撕破脸,但暗中加以限制,或者纵容元武侯府、西北域都护府做出诸多针对四宗的部署,也不利四宗后续的发展。

    其他不说,四宗与少奚氏、青鳞族暗中的法器、丹药贸易,都需要通过云洲腹地进行,一旦与策天府的关系交恶,往来云洲腹地的通道被封锁住,四宗与少奚氏、青鳞族的法器、丹药贸易就会被切断。

    除此之外,最令陈寻担心的,还是聚守黑阴岭的百万魔族。

    陈寻微蹙长眉,担忧的说道:

    “黑阴岭曾是千魔宗的山门所在,无数将卒尸骸堆垒,早成绝煞阴地,滋生不少强横的鬼物。百万魔族当年放弃千魔沙海,转进黑阴岭,必然是有所图谋的。要么黑阴岭深处留有世人未发现的千魔宗秘窟,要么在黑阴岭有可能打开第二条连接魔墟的空间通道,毕竟四千年前,魔墟进入云洲的空间裂隙,就出现在黑阴岭的深处,那些还有可能找到当年封印空间裂隙的法阵痕迹。但这一切的背后,魔帅赤火明率百万魔族进入云洲的根本目的,极可能是为了寻找魔龙乾余骨的踪迹……”

    苏棠此时想起沧澜城被摧毁的浩劫,还心有余悸,问道:“魔龙乾余骨早就被轰出云洲,极可能迷失在无尽虚空之中,百万魔族能寻到它的什么踪迹?”

    “百万魔族在云洲自然是不可能找到魔龙乾余骨的踪迹,”陈寻说道,“却有可能建立魔龙乾余骨返回云洲的道标。”

    听陈寻这么说,苏棠脸色略有些苍白。

    道标之事听上去神乎其神,道理却是简单。

    陈寻所祭炼的法器,附有他的神魂气息,即使是相距万里,冥冥中都会生有感应。

    虽说空间玄壁能遮闭神识感应,但只要百万魔族能在黑阴岭打开空间玄壁,将某件乾余骨之前祭用的魔器探入无尽虚空之中,就能建立引导魔龙乾余骨重返云洲的空间道标。

    “策天府此次大肆征召诸宗弟子入职,接下来就会大举对黑阴岭用兵吧?”苏棠不确定的问道。

    “封印魔墟口之后,我本打回带一批弟子前往武周山,与玄都教汇合,加强对黑阴岭的进剿力度,但春陵君直接征我入策天府任职,恐怕去北域的机会就不大了。”陈寻说道。

    “为什么?”苏棠不解的问道。

    “云洲仅仅是姜氏征服的数十中千天域之一,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姜氏的身上,”陈寻说道,“我与赤松师叔、胡师叔、谷师叔以及纪宗主他们都商议过了,我们还是要尽可能支持玄都教。玄都教才是扎根云洲、会与云洲共存亡的宗门。退一万步讲,玄都教的气势再强一些,策天府才不会将眼睛盯住梧山,我在玄京也能轻松一些。”

    陈寻卓然而立,眺望远方云天。

    与所有的大宗一样,玄都教早前也被策天府渗透严重,但老龙潭一役,玄都教内部倾向姜氏及策天府的弟子损失极其惨重,以掌教阳坤真人为首的本土派弟子,就彻底掌握玄都教的大权。

    无论是暗中与四宗合作,还是在周武山建立防垒,将百万魔族封锁在北域之外的黑阴岭,玄都教统率北域诸宗,则不再被策天府牵着鼻子走。

    然而玄都教越是如此,策天府对此忌惮之心越深。

    见陈寻心思已定,苏棠也不再劝说什么,起身离开石溪。

    见守在林子外的青璇与苏棠一起离开,陈寻摇头而笑。

    坐在青石没有再读书的心思,陈寻从怀里掏出一枚小印,掷入半空,在一阵耀眼的光华中,化为五六丈高的银色巨印,印身上立着一樽三头六臂的银甲神将,仅透出的气势就几乎要将苍龙脊压垮。

    这樽北斗玄将印所附的仙人残魂气息,陈寻近日已经完全炼除。

    虽说陈寻的神识还仅能控制北斗玄将印的外层禁制,仅能单纯的幻化北斗神将法相,还无法将碎星拳、斩龙戟、三头六臂等诸多强大的神通融入玄将法相之中。

    不过,在将所附的仙人残魂气息炼除之后,陈寻的神识已经能进入玄将印内部的玄奥空间之中。

    玄将印内部的玄奥空间内,金色巨茧还亘古不变的悬浮在那里,散发出强烈的金色焰光,但在金色巨茧之中,不再是北斗仙人的元神仙胎,而吞噬北斗仙人元神仙胎后、陷入沉眠中的血鸦。

    陈寻无法将血鸦从金色巨茧中唤醒,但与血鸦一脐同生的神魂感应没有消失,说明血鸦在吞噬北斗仙人的元神仙胎后,并没有出现无法控制的异变,此时还是他元神修成的身外分身。

    陈寻再度建立起与血鸦的神魂感应,很快就有一幅幅难言玄妙的虚影异相,从血鸦元神的深处,直接传递到他的脑海中来。

    有狰狞的天蛇,有巨大的灵龟,有翔天飞舞的神禽,有巨浪滔天的碧海,有手持巨戟的罗刹,有三头六臂的修罗,从持金刚法器的怒目罗汉,有四面八臂的虚空巨魔、有骑象踏龙、眉生三眼的金刚护法、有星浑交织的星辰,有太阴之星、太阳之星缠绕运转的异相……

    这些都是北斗仙人元神仙胎所蕴藏的无尽道意,凑成三百六十五种还绰绰有余。

    都说道意难悟,陈寻却没有想到,北斗仙人的元神仙胎之中,竟然蕴藏无尽的道意,但由衷感到北斗仙人生前是何等的强大,真正到了梵天境仙人层次,玄元圣体或许都算不上多么特殊的存在。

    陈寻同时也深深的震惊,如此强大的北斗仙人,生前到底遇到怎样劲敌,才会意外殒落?

    陈寻通过血鸦吞噬北斗仙人元神仙胎所悟的诸多道意,极其庞杂,又错乱不堪。

    陈寻回到梧山后,最初与血鸦元神建立神魂感应之时,诸多道意所化的异相,形成恐怖心魔冲击他的神魂,差一点就叫他陷入神魂崩溃、万劫不复的境地。

    陈寻最终从心魔劫中挣脱出来,但也知道他此时最大的弊端所在。

    绝大多数的元丹真人,自始至终只能悟得一种道意、修成一种元丹,但随着修为的精进、对天地大道的感悟日益加深,道意也会不断的融合、提高、升华。

    这种纯粹、融合、统一的道意,没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陈寻此时所悟的道意,太多庞杂错乱,虽然他此时能从心魔劫挣脱出来,但在进入更高层次的大道境界之前,他依旧随时都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血鸦元神陷入沉眠,陈寻相信也是跟道意太过庞杂错乱有关。

    陈寻不觉得守在梧山,于他此时修行就有多大的益处,要是想他对道意的参悟,进入更高层次的大道境界,就必须从梧山走出去。

    陈寻不想青璇、姜冰云、苏棠她们担心,就没有将这些事说给她们听。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