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章 挑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春节期间,更俗会努力保持一天一章,努力每章多写一些,还请兄弟们谅解……)

    千山皆雪。【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天焰消散之后,涂山绝岭就覆盖在一层厚逾数百丈的冰川之下,透漏刺骨剔髓的寒意。

    由于下层冰川的积渗融水,汇聚成溪涧江河穿山越谷而出,此前涂山以东的乌腾沙海,这些年来绿洲面积也是越来越大,春夏季甚至出现洪水泛滥的情形。

    陈寻与胡太炎、纪东泽三人袖手站在浮云之端,虽然万丈高空之上罡风刮骨蚀魂,但三人笼罩在护体玄光之中,悠然自行的看着脚下乌腾沙海新生的大片草树,苍翠千里。

    陈寻暗感涂山天焰的消失,对西北域的气侯影响,还真是深远,就连梧山以北十年一次的寒潮也都消失了,好像极北之地的寒煞,都聚集到涂山之巅,这或许更高层面的寒暑平衡吧?

    “他们来了……”胡太炎说道。

    在极远的云天之间,先有一层微弱的霞光透出。

    那是春陵君的座驾,是一艘名七禽宝船的撵舟。

    七禽宝船据传春陵君姜君问在晋入天人境之后,是用一头修炼数万年的妖禽骸骨炼制而成的撵舟,可以化为妖禽高速飞行,是云洲罕得一见的至宝。

    还差些火候,姜君问没能将完整的锁魂山河阵炼入其中,不然的话就能为云洲再增添一件纯阳道宝。

    在珑山时,七禽宝船遭到极其严重的破坏,没想到十年时间过去,再次出现时又焕然一新,透漏华丽的宝气毫光,将四周的浮云都映得霞光焕彩;陈寻心想姜君问这几年,倒是恢复了些元气。

    “春陵君、赤眉真君气势汹汹的过来,到底是为何意?”纪东泽眉头微蹙,满脸担忧的问陈寻。

    “谁知道,”陈寻摊摊手,说道,“他们总归没有脸皮将雷霆铜柱抢走。”

    蜃龙尸骸与雷霆铜柱的秘密瞒不过策天府,陈寻不希望策天府施加压力,将雷霆铜柱夺走,索性就想请陶景宏用雷霆铜柱解除沧澜最大的后患。

    只要魔墟口一天存在,不仅退到黑阴岭聚集愈四十年的百万魔族,在魔帅赤火明的率领下,随时都有攻回涂山的可能,魔墟口另一侧的亿万魔族,对沧澜的威胁更大。

    魔墟口的空间通道极窄,又不稳定,无法让大量的强横魔族侵入云洲,但魔墟口的存在,对一些极其强横、堪比人族涅盘境的巨魔来说,则是能准确定位云洲的道标。

    就算暂时没有巨魔闯入云洲涂碳生灵,这些年来,魔墟口内部的空间通道也隐隐有加强的迹象。

    以往魔墟口空间通道限制结丹以上的魔物通过,但越着空间通道的加强,越着魔族在魔墟口另一侧天地法阵的强化,后续可能会有更强的魔物直接进入涂山。

    不把魔墟口彻底封印掉,陈寻他们连睡觉都要将两只眼睛睁开来。

    魔墟口不仅是西北域诸宗及亿万民众头顶高悬的利刃,对整个云洲都是极大的隐忧,封印魔墟口本是策天府的责任,春陵君、赤眉真君再怎么不要廉耻,也绝没有脸对四宗施压,将用于封印魔墟口的雷霆铜柱抢走。

    姜氏作为上古时期就存在的荒古氏族,背后的势力强大到令人惊怖,但就算姜氏族中涅盘境强者、梵天境仙人一大堆,受到浩然天道的限制,能进入云洲统治诸域的强者也限于天人境修为。

    那些涅盘境或梵天境仙人,想进入云洲,要么躲在纯阳道器中不要露头,要么就是控制不超过天人境巅峰修为的身外分身进入云洲行事。

    能真正决定云洲势力格局的,就是天人境强者。

    六宗能与策天府分庭抗礼,共治云洲,主要也是靠宗门有天人境人物坐镇。

    而除了天人强者坐镇之外,六宗传承数万年,也有不少祖师级的人物在晋入涅盘后离开云洲、云游天外,或在其他大千世界再开宗立派,或加入其他上古氏族或宗门,也不是能让姜氏仗势相欺的。

    修行是无止境的,多高修为的强者都会受到规则的约束;就算是肆无忌惮的大魔头,又有几个能有好下场的?

    四宗此时的实力,虽然距神宵宗破灭前还有不小的距离,但已不是赤眉真君、姜君问两人仗着自身天人境修为,就能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了。

    陈寻不怕姜君问、赤眉真君敢强夺雷霆铜柱。

    同样的,沧澜名义上是隶属于熹武帝朝的辖土,陈寻及四宗都曾接受过策天府的册封,春陵君、赤眉真君此次巡视西北域,他与四宗也不能封锁疆域,将他们拦在涂山以东。

    待七禽宝船进入涂山东岭的范围,陈寻看到除春陵君、赤眉真君、谷阳子、元武侯姜矍、栖云山太上长老苍牙子等人外,多年未见的姜彬,此刻竟然也在七禽宝船之上。

    策天府每隔六十年,会以十二选帝侯为首,从姜氏宗室及诸宗选拔大量的弟子,进入天钧秘境历炼。

    上一次的天钧秘境历炼,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情。

    姜彬也是在四十年前,进入天钧秘境。

    陈寻好久都没有再听到姜彬的消息,没想到他此时已经返回云洲,看他身上所穿袍甲,甲袍处绣有春陵江水的图纹,与姜君问身边的策天卫一模一样,心里想,姜彬此时莫非在春陵君手下任职?

    想想也极有可能,春陵君在珑山损兵折将惨重,返回策天府,自然是急需要补充新生力量。

    姜彬到天钧大世界开过眼界,此时应是姜氏重点培养的对象,自然是进入策天府任职,即使将来无望帝位,在策天府担任神威将军,权势也要比一郡之侯大出无数倍。

    陈寻观姜彬眼瞳里的湛光重影,四十年未见,他的修为也就臻至元丹境巅峰,透漏的气势却格外的雄浑,有如激流湍动的一条大河横在眼前,甚至比已修成真身法相的谷阳子,给人的压力更大。

    陈寻心里想,姜彬作为姜氏在云洲的十二选帝侯之一,送入天钧大世界历炼,自然会受到姜氏的重点照顾,能有这样的变化,并不叫人奇怪。

    若没有一点点实力、底蕴,姜氏如何统治数十个像云洲这样的中千世界?

    细想来,也难怪元武侯姜矍当初那么费那么大力气替其子造势,又不惜一切代价,助其子在六十岁前修成元丹。

    姜氏子弟那么多,在云洲可能就有几百万上千万旁支子弟,真正能受到重点培养的选帝侯,六十年才有十二人。

    姜矍还有一个儿子,曾是神宵宗弟子,但死了这么多年,连名字都没有人能想起来。

    “姜世子,好久不见?”陈寻与纪东泽、胡太炎飞上七禽宝船,先笑着跟姜彬打起招呼来。

    姜彬绷紧的脸微微一垮,就转头看向别处。

    数十年前,他何曾将狂妄无知的陈寻放在眼底,谁能想到当年如蝼蚁一般的小人物,今日竟然能跟他平起平坐,叫他心里怎么能痛快?

    见姜彬这般模样,陈寻微微一笑,与胡太炎、纪东泽一起朝春陵君、赤眉真君二人稽首施礼道:“见过春陵君、赤眉真君……”

    看到陈寻的脸,姜君问就满心不快,但也不能将他们赶下七禽宝船,挥手说道:“无需多礼,我们还是先赶去千魔沙海吧。”

    陈寻倒是巴不得姜君问能更傲娇一点,也省得他与胡太炎、纪东泽费心应付,当下就退到一旁,看七禽宝船往千魔沙海方向飞去。

    两个时辰后,千魔沙海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春陵君、赤眉真君等人,更是一眼就看到插在千魔沙海北侧的那根雷霆铜柱。

    雷霆铜柱高逾七百丈,插地而立,仿佛一座紫铜巨崖。

    在珑山开阳谷,姜君问曾接触过雷霆铜柱,可惜他当时也没能力将那根雷霆铜柱从珑山地脉中拔出。

    此时再见这根有着下接九幽狱河、上擎碧落苍穹气势的雷霆铜柱,姜君问眼角都控制不住的微微抽搐。

    为获得珑山遗宝及北斗仙人有可能封存于珑山的仙胎道种,他不惜率众远赴数十万里,却没有料到,蜃龙尸骸与一根雷霆铜柱,最后会落到浑水摸鱼的陈寻手里。

    姜矍、谷阳子站在七禽宝船的甲板上,眺望涂山北岭千山积雪的盛景,心里却没有半点痛快,三五十年前,谁能想到四宗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成了气侯?

    想到一头修炼数十万的蜃龙尸骸落在四宗手里,姜矍、谷阳子心里都隐隐抽搐,暗感这头蜃龙尸骸要完全叫四宗消化掉,实在不知道四宗的实力还会增强到何等地步。

    七禽宝船在金辰堡前停下来。

    除了赤松子、纪烈率数百四宗弟子外,这次也有百余龙门宗弟子,随陶景宏远赴涂山,助四宗祭炼雷霆铜柱,封印魔墟口;此时都从金辰堡中出来,迎接春陵君、赤眉真君等人的到来。

    此时千魔沙海外围的金辰堡、铁星堡、雀霞岭以及更南面的老龙潭都处于四宗的控制之下。

    北面的神宵浩然宗自不屑说,就连千魔沙海范围内的铁星堡、金辰堡都布设封禁级护山法阵,姜君问心知陈寻一干人虽然打开涂山的防线,请他们进来,但四宗在千魔沙海的部署依旧没有丝毫的放松。

    他们刚才从高空徐徐降落里,越过金辰堡的坚城,能看到城里停放着上百辆玄雷战车。

    他们是在防谁?

    姜君问抑住心头的不快,与陶景宏、赤松子等人见礼。

    姜君问代策天府巡视西北域,也不能白跑一趟,没有丁点犒劳令人寒心,寒暄过后,就令随从将他这次从策天府带出的赏赐,从七禽宝船上搬来。

    “四宗及沧澜侯府戍卫涂山、抵御魔族有功,熹武帝闻听后龙颜大悦,特令我代策天府巡视西北域之际,赐四宗及沧澜侯府流光照影珠五对、乾阳丹五瓶、玄阴元水十大瓶、紫宵神铜十万斤……”

    紫宵神铜,就是陈寻从天权道宫所得的紫宵元铜,是炼制雷系法器的顶级材料。只是十万斤紫宵神铜都未必够炼制一件天阶法器,策天府大概打心底还是将四宗及沧澜侯府看成以前的那个破落户。

    不管怎样,策天府能有赏赐,也说明一个认可的态度。

    赤松子先暂代四宗将策天府的赏赐都收入储物袋中,又与纪烈、陈寻等人都上前行礼相谢。

    元武侯姜矍抬头看着竖在金辰堡前、高耸入云的雷霆铜柱,转身看向陈寻,笑问道:“听说陈真人十年前在珑山所获甚丰,看到这根雷霆铜柱,看来传言确实不虚……”

    “什么虚不虚的,”陈寻哈哈一笑,说道,“传言这东西怎么能顺便听,几十年前到处都还说姜世子是真龙转世呢,元武侯,你是不是将这样的传说当笑话?”

    转世真龙之说,是万万端不上台面了,姜矍自然绝不会承受此事是他在背后掀风作浪。

    听陈寻浑无顾忌的在春陵君面前提起这事,姜矍浑身不自在不说,姜彬更是气得心血都在跳:

    陈寻这杂碎压根就是说他姜彬是个笑话。

    姜彬心里虽气,但也知道真叫陈寻将火气撩起来,就让这小子将话题岔开了,心里想:我他妈先忍着。

    姜矍眉头微蹙,生硬的笑道:

    “陈真人想所有隐瞒,我也能理解。毕竟珑山一行,除了陈真人之外,春陵君在珑山损兵折将,龙门宗、玄天教等宗,在珑山也折损上千弟子,却无一无所获。陈真人承不承认,要是没有春陵君与龙门宗、玄天教弟子拼命诛杀蜃兽、傀儡,绝没有你浑水摸鱼的机会?”

    陈寻恨不得拿把刀在姜矍脸上戳两下。

    姜矍故意提起这茬,可不是故意要戳春陵君的伤疤。

    蜃龙尸骸及雷霆铜柱落入四宗之手,不仅春陵君又忌又恨,玄天教、龙门宗都会有诸多不满。

    大家都恨暴发户,并不是暴发户人品有多差,实在是忌恨他们自己没能暴发。

    龙门宗、玄天教等东域、东南域上千宗门弟子殒命珑山,却一无所获,天大的好处却尽落梧山,他们不知道则罢,知道了,心里怎么可能舒坦?

    为请陶景宏出山,祭炼雷霆铜柱封印魔墟口,纪烈亲自携一千枚乾元如意丹、十辆玄雷战车,赶到龙门宗商议此事。

    按道理来说,陶景宏答应下来,带少许弟子与纪烈一起赶回涂山即可;陶景宏在涂山的起居行止,以及封印魔墟口可能会有诸多风险,四宗都会周全考虑。

    然而陶景宏这次过来,龙门宗却有两名法相真人率百余弟子相随,对四宗已经是表现出诸多的不信任。

    龙门宗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陶景宏这般心胸开阔的。

    而春陵君、赤眉真君能这么巧赶到涂山来巡视,唯一的可能,就是龙门宗高层有人在给策天府通风报信。

    而宋玄异当初只是将珑山问世的消息传回龙门宗,但策天府很快就知道此事,直接插手进来,那时候,陈寻就看出龙门宗内部也存在极大的问题。

    想到神宵宗当初也截然分成两派,陈寻轻叹一声,不得不承认,姜氏统治云洲四千年来,对诸宗的渗透还是极成功的。

    此时,龙门宗有诸多弟子,叫姜矍的话挑逗得神情暗动,大概也是想四宗能将吃下肚的肉,吐出一些来分给他们吧。

    陈寻淡淡的看向姜矍,笑道:“很多事情不是故意隐瞒,也没有太多好说的,但姜侯爷今日提及了,我就说一说,省得大家以后困惑不已。珑山陆沉之时,天道神雷如狂蛇轰杀,我与夔龙阁弟子冒着生命危险潜入深海,趁诸妖争夺龙心之际,将蜃龙尸骸与雷霆铜柱收入虚元珠中。如果说这是姜侯爷眼里的浑水摸鱼,我说想问一问,当年姜侯爷将元武郡侯数百万民众抛弃,独自逃跑,是不是也算浑水摸鱼?封印魔墟口,本是策天府的职责,四宗拿诸弟子拼命才得来的雷霆铜柱,封印魔墟口,这是不是也算浑水摸鱼?”

    姜矍脸僵在那里,没想到陈寻直接将元武侯府最不堪的伤疤揭开来蹂躏、践踏,他怒气腾腾,额头青筋暴跳,却发现此时并不能将满腔的怒火发泄出去,陈寻已非数十年前可以任他呵斥的无足轻重之徒了。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