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章 东崖故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白银盟甜食者慷慨捧场……)



    寒风凛冽,苍龙脊的东崖滴水成冰。【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须发皆白的南獠,裹着厚厚的雪熊裘衣,犹难抵挡那刺骨的寒意,站在东崖之巅,浑身颤抖,随时都会被寒风吹倒,望着东边苍莽如龙的群岭,身体里的血液都已经要冰僵,犹不想到要下山避寒。



    一道青衣倩影从山下掠来,跺足娇嗔道:



    “太爷爷,你都上百岁的人,怎么还不让人省心,没事又一个人爬到东脊来干什么?”



    南獠身上已经看不到当年战场厮杀的雄悍身影,慈眉善目,听了少女关切的呵斥,笑起来脸皮皱如老树根似的,颔下浓须比山岭上的积雪还要白。



    “再不回来,我怕是熬不到再见他最后一面了。”南獠摇头说道,将山石上的积雪拂去,颤巍巍的坐下来,已是昏花的老眼犹着东边的山岭。



    少女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青色法珠,释出一团玄光,将风雪遮挡在南獠身边,清丽的脸蛋满是向往的说道:“太爷爷,你再跟我说说千魔沙海之战。”



    “那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你阿爸都还是满脸都是鼻涕的邋遢屁娃……”南獠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之中,想到前后数场血战,那么多人都葬身荒野,魔墟口依是众人心头悬而未去的利刃,眉头仍禁不住微微颤动。



    从对旧事的回忆中回过神来,南獠挥了挥手,说道:“不说了,咱们回去吧。”



    “什么不说,你都还没有跟阿珂说什么。”少女不依不挠的摇晃南獠的胳膊,娇嗔道。



    “死太多人了,想起来就心痛啊,”南獠苦笑道,“可不是你们小年轻现在想得那么好玩。”



    “那太爷爷再跟阿珂说说宗主的事情。”



    “阿寻刚到乌蟒时,还不到十岁,在梧山的苍莽丛林里走到数月,都没有遇到什么凶猛的野兽,那是受到神佑的。当时也是巫公看出阿寻的不凡,将他留在寨子,才有后来的传奇啊……”南獠想到陈寻在乌蟒石寨最初的岁月,满心的温馨,但想到自己时日不久,怕是难再见陈寻一面,也是满心惆怅,挣扎着站起来,沿着叫坚冰封住的石道,缓缓往山下走去。



    苍龙脊位于梧山东南麓深处,是夔龙阁的宗门所在,山下的梧山城规模不大,仅住有数万民众,大多是北山九族的后裔。



    无论是夔龙阁的宗门,还是北山九族的聚居地,都决定着梧山城在沧澜的重要地位。这些年来,梧山城陆续有百余子弟晋入还胎,成为四宗的核心弟子。



    南獠百年之身已经蓑弱之极,这辈子也没能晋入还胎,早在二十年前就辞去梧山城主之位,赋闲在家,但在梧山城乃至整个沧澜,都极受尊重。



    南獠前年一场大病,差点没能熬过去,还是神宵浩然宗掌教赤松子亲自赶来替他施针用药,才从鬼门关前熬过来。



    不过南獠心里也清楚,没有晋入还胎,百岁已经是人之极寿,此生也无其他遗憾,就想着在闭眼前再见陈寻一面。



    想到这最后的希望会落空,南獠下山之时,心里也满是惆怅,他不愿麻烦他人,想着往后自己怕是都不能再登上这东脊了。



    “嗷!”



    突然有一头巨兽从苍龙脊北面的山岭跃出,朝天咆哮。



    “阿青跑出来乱叫什么?”少女抬头看见阿青跳上刚才她们驻足的东崖,火狐、金狼随后也从北面的密林跃出,朝着东方嘶吼,她小心脏一紧,还以为有什么强敌从东方闯入梧山,刚要将灵剑掣出,飞上东崖看个究竟,却见身边的太爷爷身体都激动的颤抖起来。



    “是阿寻,一定是阿青感应到阿寻回梧山了。”南獠激动得语不成调,转身想要再回东崖,然而蓑弱之极的身体再生不出半点气力。



    少女释出玄光,将她与南獠的身体裹住,往东崖飞去。



    阿青看到南獠与少女飞来,嫌弃的望了少女一眼,却极亲热的低头过来蹭南獠的身体。



    此时的阿青兽躯高达三丈,身高两米的南獠跟身姿娇小的少女,在它身边就跟袖珍小人似的。



    金狼呜咽了两声,意态慵懒的蜷尾卧在玄冰之上,连南獠都不愿意搭理。



    火狐此时也高达两丈,竖起三条毛皮火亮的巨尾,在风中摇摆,犹豫了好一会儿,总是聚来一团云雾跳了上去。



    这时候少女才看到东边苍莽的岭脊之上,有数道虹影在疾速往这边掠来。



    ***********************



    “南獠叔……”



    飞抵苍龙脊的上空,陈寻最先看到须发皆白、身躯龙钟的南獠站在崖脊上翘首望来,顿时间心头一烫。



    “阿寻。”南獠已经是耗尽他最后的生机,老脸散发出满足的微笑,已经是再无力气从石头上站起来。



    此时数道虹影分从苍龙脊、梧山城往这边飞来。



    看到离开梧山二十余载的陈寻,与铁心桐、古剑锋、谷承卓等人返回梧山,周阳、左青木、苏竣元、宗崖、青璇都是激动得难以言语。



    陈寻飞到崖头,将南獠叔从石头上搀起,才发现他已经到油尽灯枯的地步,将精纯丹元渡入体内,护住南獠的最后一点生机不绝,也顾不上跟青璇她们叙旧,问道:“哪里有静室让我助南獠叔修炼?”



    “寿终前能再见阿寻一面,阿叔我心愿已了,此生无憾。”南獠回光返照的说道。



    青璇她们都知道南獠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此前也是赤松子亲自施法,才替南獠续了两年的命,此时还想续命,谈何容易?



    但大家都知道陈寻对乌蟒一干老人的情谊,巫公宗图身故,已经叫陈寻痛心不已,赶回来却是见南獠最后一面,不做些什么,他的心里绝不会好受。



    南獠寿终,自然要停柩南氏大宅之中。



    大家也不多说什么,都拥着抱起南獠的陈寻,往梧山城南氏大宅飞去。



    *************************



    千余沧澜甲卫将南氏大宅重重叠叠的包裹起来,将附近四条街巷都封闭起来,禁止行人接近南氏大宅。



    满城的人都是又惊又奇,不知道南氏大宅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叫城主宗崖直接调动沧澜甲卫将左右的街巷封锁起来。



    有些人克制不住好奇心,想要爬到高处探看,不想很多层层叠叠的风云聚来,将南氏大宗滴水不漏的遮闭住。



    有些弟子不自量力的还想将灵识延伸进去,却听见城主在浓雾中不怒而威的喝道:“哪个浑小子再敢窥视,都他娘丢到北岭去挖矿!”



    大家都吓了一跳,独臂宗崖可不是好打交道的主,真要触怒了他,哪家跑上门去求情都铁定会被哄出来。



    南行意是南溪的遗腹子,也是南氏当今的族主,梧山城左都尉,看着人员清了一空的内院都叫一团浓雾遮住,而宗崖横刀坐在内院月门之前,苦着脸问道:



    “阿叔,宗主回梧山要替老爷子续命,怎么连我都不能进去侍候着?万一阿爷有什么三长两短,要有什么吩咐,我也得在场听着啊。”



    “你那么多废话做什么?”宗崖瞪了南行意一眼,说道,“你不会是巴望着老爷子早死吧?”



    “呸呸呸,”南行意连啐数口,谄笑道,“忘了说这话不吉利,老爷子命硬着呢,现在再由宗主亲自出手替老爷子,我看再回一百岁没有问题。不过,左、古、铁这几家都知道宗主回了梧山,都在院子外候着呢,也不让他们先进来再说?”



    “你们都没有怎么见过陈寻,这时候凑上来还能叙旧?”宗崖咧嘴问道,“让他们都在外面等着。”



    南行意苦瓜着脸,只能让长子南禹再搬来一张石凳,想坐在宗崖下首等着,却不想兽躯庞大的阿青跳到院子里,将他挤到一旁。



    阿青、金狼、火狐是夔龙阁的护山灵兽,实力不下天元境巅峰强者,南行意也只能苦巴巴被阿青挤到院子角落里蹲着。



    **********************



    铁心梅、宗凌、古风等人以及北山九族的嫡系子弟,在得知陈寻返回梧山的消息,都放下手里的事务,以最快速度赶回梧山城。



    整整三天后,笼罩南氏大宅的云雾才在骤然间散去,南行意这才得到许可,与北山九族的嫡系子弟,进入内院。



    未曾想此前油尽灯枯的老爷子,此时正红光满面的坐在上首,身体透出的生机说不出的盎然,给人的感觉要比站在身后的南珂都年轻气盛,与陈寻等人谈笑风生,哪里像是要寿终正寝的样子?



    南行意暗暗惊讶,走上前给陈寻等人行礼。



    陈寻看向南行意,从他脸上依稀能看到南溪的身影,南溪不幸在神宵宗辞世,没想到转眼间数十年过去,南溪的遗腹子已经能主事一方了。



    院子里所站都是北山九族的嫡系子弟,陈寻看了也是亲切,从怀里掏出九转金丹、乾元如意丹,挨个分发当见面礼,临了留下南行意等各家主事的族长以及晋入还胎的核心宗族子弟说话,让其他子弟先离开。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