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六章 交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顾馨月所修的炼丹术,都是得自珑山的传承,与云洲诸宗有极大不同。【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诸多炼丹炉鼎,若不想重新耗时费力铸制,最好的办法就是趁少奚延在仙鳌岛,与他交换。

    此外,炼制龙髓金液丹,还需要添加数十种灵药。

    这些灵药,除了赤星宫外,想从其他地方搜集极难,最好的办法也是直接跟少奚延交易。

    少奚延亲自赶到仙鳌岛见陈寻,除了从陈寻这边打探龙门宗、玄天教的态度外,还有另有所求的。

    赤星宫擅长炼丹,在炼器之上的造诣,就仅是云洲二三流宗门的水准。

    元青裳、少奚延等人手里虽然极厉害的法宝,但普通弟子所持的法器,就明显要比云洲宗门差一截;青鳞族诸多妖将,手中所持的玄兵更是简陋,更是没有几件护身灵甲。

    青鳞族众,妖躯虽然强悍,但若仅凭强悍的妖躯,与敌搏杀,与那些荒海生长的妖兽,又有什么区别?

    青鳞族众妖躯再强悍,哪怕是将妖躯都修炼成本命法器,与人族修士比,也都永远处于劣势。

    人族修士与敌搏杀,法器毁就毁了。

    修炼到天元境、元丹境的人族修士,谁手里没有十件八件备用的法器?

    要是青鳞族众视为本命法器的妖躯遭受重创,这可是要了命的事情。

    青鳞族众皆人躯鱼尾,倘若都能装备上普通的玄兵护甲,战斗力都少说能提高一倍。

    少奚燕岚在黑石城创立万宝楼,实际上是与其兄少奚康,暗中为青鳞族蓄积兵甲法器。

    这次少奚氏与青鳞族的关系彻底公开,少奚延就担心策天府、龙门宗、玄天教,会严厉限制再有大量的兵甲法器流入济月。

    少奚延亲自过来,希望趁陈寻还在仙鳌岛,谈妥合作事宜。

    陈寻本非云洲之人,对云洲人族与妖族之间纠缠千万年的恩怨,心态超然得很,他此时就怕少奚氏、青鳞族对夔龙阁没有需求。

    有需求,什么都好说,陈寻直接将四柱、八柱聚灵山河法阵的炼制之法,拱手送给少奚延;赤星宫可以据此炼制小型的山河战车、战船或其他的防御法阵。

    小型的聚灵山河法阵,在云洲已经不能算是什么不传之秘了。

    这些年来,四宗将其炼制之法,暗中交易给三十多家炼器宗门,多赤星宫一家不算多。

    而玄雷战车、玄阴重水法阵等,炼制之法不会公布,但赤星宫要是有需求,陈寻都可以通过归海阁暗中交易。

    除了龙髓金液丹所需要的输助灵药与器皿外,陈寻更需要的是青鳞族在修成真身法相前,就能化变人形的秘法。

    人族肉身孱弱,但百骸窍脉与周天玄数对应,最利于修行。

    对妖兽来说,化变人形,是一个极其关键的阶段。

    蛇无心、赤海、红茶这些年在虚元珠中受鸿蒙元息洗炼,妖躯之纯粹,已经可以说是先天生灵,但修炼玄诀秘法,进展极其缓慢,实是受妖躯限制。

    若无青鳞族的化形秘法,蛇无心、赤海、红茶他们得熬到修成真身法相,才能化变人形,这期间不知道需要多少年。

    ***************************

    陈寻提出这个要求之后,少奚延略作迟疑,说道:“天妖炼形诀是碧波殿的不传之秘,陈宗主若是真有需要,龙髓金液丹炼成之日,可拿一百枚龙髓金液丹交换此诀……”

    听得少奚延此言,陈寻心里大惊。

    炼制龙髓金液丹的诸多灵药,虽然只有赤星宫才有储备,但陈寻此前故意将这些灵药跟其他灵草灵药混在一起提出来,相信少奚延不应该能从中发现什么。

    就算少奚延知道他曾潜回珑山深海浑水摸鱼,也绝不应该猜到他能得到蜃龙的尸骸。

    见陈寻面露惊疑,少奚延说道:“陈宗主将蜃龙尸骸收入虚元珠中,青裳恰巧在不远处目睹一切。”

    陈寻头皮发麻,以他的修为确切无法感应到元青裳的存在,一时间难抑心里的震惊,问少延奚:“如此说来,元前辈此时也在仙鳌岛附近喽?”

    唯有元青裳此时在仙鳌岛,陈寻才相信刚才不是少奚延拿话诈他。

    不待少奚延回答,陈寻就感应到仙鳌岛上空,就有一缕若有若无的气机侵来,知道确是元青裳亲自赶到仙鳌岛他在仙鳌岛还没有布下多厉害的阵法禁制,刚才自然难以遮闭元青裳的神识感应。

    当下他从竹亭中立身而起,扬声说道:“没想到元前辈作客仙鳌岛,陈寻有失远迎,真是没有礼数。”

    少奚延作客仙鳌岛,是为绝密,附近归海阁的弟子都已经清空,唯有杜良庸、顾元畅等极少数人守在附近。

    听得陈寻此言,他们都大吃一惊,见陈寻眼角示意过来,也心领神会,迅速退入虚元珠中。

    仙鳌岛一缕浮云散开,两道虹影直往石崖下掠来,却是元青裳与少奚燕岚母女二人。

    少奚燕岚美艳无端的双眸夹杂着诸多怨毒的复杂情绪,瞅得陈寻头皮发麻。

    陈寻只能装作不见,朝元青裳稽首施礼道:“当时在珑山深海,却是没想到元前辈也在啊。”

    “我也没有想到会在珑山深海见到陈宗主,但陈宗主与阿延有救命之恩,看来我当时没有出手,算是对的,不然可就要让阿延忘恩负义了。”

    元青裳看若无意的往石崖底望了一眼,飞暴如匹从崖顶泄落,在崖底形成一眼深潭,从此间竹亭过去,有一座长桥越过深潭,直通飞瀑之中,看来陈寻在仙鳌岛最大的秘密,就藏在这石崖之下。

    “元前辈言重了,当日在天权道宫,我与少奚前辈也是同舟共济。”陈寻说道,心想当日元青裳在珑山深海没有出手,绝对不是什么狗屁情谊,实是元青裳孤身一人,也没有把握将蜃龙尸骸悄无声息的带走。

    蜃龙尸骸虽然周身都是异宝,但没有绝对的实力,落在谁的手里都可能引来滔天大祸。

    青鳞族众在珑山损失已极惨重,元青裳再公然将蜃龙尸骸抢走,必然会成为诸妖与云洲诸修的众矢之的,于青鳞族未必有利。

    元青裳当时没有直接出手抢夺,而是选择事后跑上门来要挟,也确是好算计。

    陈寻心念转动极快,消息泄漏出去,事情只怕要比想象中要棘手得多,而既然元青裳亲自跑上门来,特别是远未恢复修为的少奚延、少奚燕岚也一起登上仙鳌岛,就说明他们并无出手抢夺之意。

    只是不知道元青裳的七珍炼神塔中,藏有多少青鳞族强者了。

    细想下来,陈寻也不觉得元青裳、少奚延真有撕破脸的意图,什么事情有商有议,总比把锅踩翻了,大家都没得吃强。

    陈寻思定,说道:“也不瞒元前辈、少奚前辈,龙髓金液顶天能炼百余枚宝丹。梧山也急需这种宝丹,晚辈实在无法拿出一百枚,跟元前辈来换这天妖炼形诀啊。”

    元青裳眸光在陈寻脸上一转,说道:“我们也不会白要你的龙髓金液丹,除了天妖炼形诀,你身边那几头灵兽侍魔此时就能修炼外,我还有这瓶东西可以一同炼入龙髓金液丹中……”

    元青裳翻手拿出一只青铜古瓶,陈寻将疑将疑的接过来,解开封印,就觉有一股沛然莫御的蜃龙气息透出,讶然说道:“元前辈从哪里得来这瓶龙心血?”

    “这瓶龙心血自然是无鳞女赠我,”元青裳说道,“你可去问顾馨月,若将这瓶龙心血与龙髓金液一起炼制丹药,会有何等的奇效?”

    陈寻没想到无鳞女摘走龙心之后,竟然给元青裳盯上,讹走这瓶龙心血,心想这老妖婆还真是难缠得很。

    陈寻通过神念,与虚元珠中的顾馨月略作沟通,心里便有决定,跟元青裳说道:“少奚前辈也是炼丹的大家,我看这样可好,大家通力合作炼制龙髓金液丹,不管最终能得多少,一家一半?”

    “就照你此言,”元青裳一口答应道,“阿延就留在这里,助你们炼丹,诸多灵药我们也都已备齐,我与燕岚去东边的鬼头礁暂住,省得你们不安心。”

    听元青裳说要去鬼头礁暂住,陈寻心想归海阁在此立足,就无法杜绝他人会有一些联想,当然在灵池法阵推演出来之前,鬼头礁并没有特别大的意义,而在灵池法阵推演出来之后,灵池法阵才是根本。

    陈寻不动声色的站起来,送她与少奚燕岚先去鬼头礁落脚。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