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章 灵地崩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白银盟健康第一的慷慨捧场;今天周末,休息一下,只有一更)

    跟蜃龙尸首一起拖入虚元珠的七头异兽,其中两头异兽蛟首鳄身,长约六七十丈,扑入虚元珠中,就将虚元灵地冲出两个巨坑。【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这两头鳄身巨兽,腹下无足,两侧却长有黑色铁翼一样的巨鳍,全身包覆黑色鳞皮,隆起一颗颗巨大的黑疙瘩,丑陋无比,巨眼就像两只火红的灯笼,透出嗜血的凶焰,像荒古就生存在坠星海深处的异种。

    进入虚元珠中,这两头异兽最先暴怒扑咬过来,咆哮声震得陈寻耳膜隐隐作痛,巨鳍就像锋利的巨刃一样张开。

    灵湖沿岸所移种的巨树都是陈寻苦心收集来的灵木,木质极其坚韧,不比寻常的铜铁稍差,但叫异兽的巨鳍划断,整排的倒下,切口光滑无比。

    就算陈寻伤势痊愈,御使剑芒都未必能如此光滑的将这些灵木斩断。

    异兽张开腥臭难闻的血盆大口,牙齿尖而锋利,就像倒扣着的密集剑阵。

    陈寻怀疑就像紫宵雷霆塔这样的天阶异宝,掉入这几头异兽的嘴里,很可能都扛不住多久,就会被嚼成稀巴烂。

    赤海刚才被一掌拍飞数百丈,晕旋片晌,这会儿回过神来,振翅就往一头鳄身异兽扑去,锋利的爪子闪烁暗金色的光芒,就在其背脊割拉一道不浅的口子。

    鳄兽看着体形笨拙,但身后的长尾却异常灵活,猛然抽甩过来,霹雳震响,恐怖之极的巨力沿着长尾抽打的方向涌动,在极瞬之间四周的空气都像铜墙铁壁凝固起来,竟然是一种束缚敌人的神通。

    赤海见势不对,骨翼金光闪烁,便借遁神通挣脱束缚,留下一道残影,被鳄尾抽得粉碎。

    另一头鳄兽,动作更是迅猛,庞大妖躯从虚空横过,张开血盆大嘴,就像将赤海整个的吞下去。

    红茶从密林中跳出,挥舞魔幢杵,从侧面将这头鳄身兽劈翻出去,虚元灵地被犁出数百丈长的深沟。

    两头荒古鳄兽头破血流,却狂性大发,怒吼咆哮,体内有隐隐黑光透出,又猛然往红茶、赤海扑去。

    一头巨蟾,趴在地上就有近三十丈、一百米高,长满丑陋肉瘤的下颔在咕咕作响,仿佛有雷霆在滋动,张嘴吐出的不是长舌,而是一道青色狂雷。

    陈寻措不及防,好在手里烈阳雷盾还拿在手里,直觉恐怖之极的巨力直冲雷盾,他整个人被打得横飞出去。

    当年在湖泽荒原,陈寻斩杀一头将要结丹的妖蟾,那头妖蟾才丈余高矮,跟眼前这头荒古巨蟾比起来,连提鞋都嫌丢份。

    这头荒古巨蟾的血脉神通竟然是雷法,也真是叫陈寻讶异的极点,还真是没有天理了。

    那头荒古巨蟾见一击竟然没有将陈寻击毙,怒吼一声,就见它的后足像蓄满力的巨大弹簧,重如万钧的妖躯就像巨形炮弹一样高高弹起,蹬足的地面被反震出蛛网状的可怖裂痕。

    看着阴影急速升高,陈寻哪里容这头荒古巨蟾再蓄落砸落,即使将烈阳雷盾所蓄的雷霆之力化成一道青色雷柱,往巨蟾露出的雪白腹皮轰去。

    巨蟾在半空中被雷柱打得直抽抽,赤海此时也看出雪白腹皮就是巨蟾要害所在,团起骨翼就缩到巨蟾腹下翻滚起来,暗金色的利爪就像千万道神纹玄刀翻飞,顿时就将这头巨蟾的腹皮连同腹中的器脏绞成稀巴烂。

    这头荒古巨蟾看似厉害之极,却又愚蠢到极点,竟然轻易就将腹部要害暴露出来,死得也不算冤。

    除了红茶一力独挡的两头鳄兽外,还有四头与巨猿相似的异兽耐心颇好,巨目闪烁,似在观察虚元珠内的情形,灵智明显要比鳄兽、巨蟾高得多。

    这四头巨猿,三小一大,但小者也有六七十丈、两百米高,像小山矗立在那里。

    巨猿全身披覆黄褐色的皮毛,虽然刚从深海进入虚元珠中,却无半点水痕,可见它们的毛皮应有辟水的异能。

    最大的那头巨猿足有三百多米高,妖躯巍峨,每往前跨出一步,脚下地面都裂出蛛网状的裂纹,陈寻几乎能感觉到其体内神力在澎湃、在涌动,刚才赤海就是被它一掌拍出数百丈远。

    也许是赤海被一掌拍飞竟然没有什么大碍,这四头巨猿才稍有犹豫,没有立即就扑上来厮杀。

    看巨猿妖躯巍峨,陈寻也是头皮发麻,他若是伤势痊愈,肉身恢复到九劫炼体第三重境界,或能跟这头海猿一战,此时还是交给老夔来解决为好。

    那头巨猿虽然步步往前进逼,但没有躁动不已的扑杀过来,两只阴沉沉的巨大兽眼,就像黑窟窿一样转动不休,想必也是感应到老夔的存在。

    “吼!”老夔咆哮着,猛然从灵地底的迷涡探出身来,巨尾就朝那头最大的海猿抽去。

    老夔要等灵肉完全融合之后,才能重塑肉身,此时体内没有法力可以施展术法神通,但千丈龙骸随意一甩,就有崩山裂地的神力,正好适合跟这些妖躯异常庞大的巨兽贴身肉搏。

    巨猿妖躯再庞大,跟老夔的千丈龙骸比起来,还是有些小儿科了。

    大概是看到好不容易造出这么大的灵湖,被这些异兽搅得稀巴烂,在虚元珠中存在感最弱的玄龟,这时候也暴跳如雷的从蜃涡钻出来,伸出狰狞的长颈,吼叫如龙,张口就喷出一团玄冥煞气,将一头体形稍小的海猿兜头兜尾罩在其中。

    玄冥煞气,在极瞬之间化为玄黑坚冰,就将那头海猿死死的封在其中。

    陈寻将玄龟收入虚元珠,三十年来就靠它兢兢业业的喷吐蜃雾,然后转化为虚元境的原生之水,汇聚成占地千亩的灵湖,倒没想到它在虚元珠中这些年,不吭不响竟然也能从地脉中吞吸玄冥煞气修炼。

    陈寻心想,这或者是玄元圣体所具体的异能吧。

    换作其他人或妖魔,体内窍脉连暴烈无比的玄冥煞气都承受不了,更不要说修炼了。

    那头海猿也是异常强横,通过玄冰能看见其体内光华涌动,“喀嚓”一阵异响,丈余厚的玄冰先是裂出蛛网状的裂痕,继而大片的从海猿身上剥落。

    玄龟却是不顾,看那头海猿就要从玄冰中脱困,张口又是一团玄冥煞气喷出。

    陈寻伤势没有痊愈,百骸窍脉没有反复洗炼、强化之前,还不能直接从地脉接引玄冥煞气,这会儿倒是他最轻松,就看着老夔、玄龟、红茶、赤海,与六头荒古巨兽占成一团。

    唯一叫他心痛的,虚元灵地经受如此暴烈的蹂躏,边缘区域已经有些承受不住……

    一场恶战,当真是叫虚元珠天翻地覆,虚元灵地最终垮塌崩裂成四片两三百亩大小的陆地,此前位于边缘区的灵湖,也转移到四小片陆地的中心。

    也不知道多少灵木摧折,但也有小片的草树存活下来。

    最后那头巨猿自爆元丹时,老夔为了护住青梧树,半截尾骸都被打得粉碎;也为护住赤海、陈寻不受波及,玄龟无坚能摧的龟壳在此战中四分五裂;红茶伤势更重,一屁股坐在灵湖边,都不能挣扎站起来。

    以往,死去的灵兽血肉,扔入虚元珠中,都会迅速化成虚元灵气,继而生成新的灵地,而此时七头荒古异兽以及那头蜃龙的尸首,横七竖八的躺在四片虚元灵地上,却没有分解的迹象。

    殷红的兽血到处流淌,将四小片陆地染得赤红,更多的都流入灵湖之中,整座灵湖都血红一片,变成血湖。

    青梧作为极珍阳木,将虚元灵气生成灵地的规模,是受限制的。

    陈寻他们在珑山的无边雷霆中被困九年,后期再接引雷霆之力,早已经不能再生成新的灵地,就到了极限。

    这些荒古异兽与蜃龙尸首,若是不割取其血肉,一直都留在虚元珠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的腐化,最终也会变成虚元灵地肥沃泥土的一部分。

    陈寻当然不会这么暴殄天珍。

    除了妖躯最为巍峨的那头巨猿,已经修成真身法相之外,其他六头异兽,都仅仅修成元丹。

    恰恰如此,足以说明这些异兽血脉的精纯,远非寻常妖兽能比,甚至都不比寻常的蛟兽稍差。

    它们身上的血肉,都是淬炼肉身、伐髓易脉的至宝;鳞爪都炼制玄兵灵甲法器的奇珍。

    陈寻一时也拿不出什么东西,储藏这些异兽的血肉,但好在虚元境灵气极为纯粹,这些异兽尸骸腐化的速度极慢,直接放在虚元珠里保存三五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陈寻透出神识,发觉虚元珠此时落在海底的一片碎石之中。

    敖丙寿或许没能从无鳞女手里抢得龙心,返回这里又发现蜃龙遗骸不知所踪,暴怒之余,此时正疯狂的甩动巨尾,拿海底崖山发泄,一时间山崩地裂,海水给搅一片浑浊,暗流比任何一刻都猛烈、凶险。

    三头火鳞蛟就在外面,陈寻自然不敢出去触霉头,所幸陷入暴怒难以自拔的火鳞蛟也没有发现压在碎石之下的虚元珠。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