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八章 同归于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控制妖禽傀儡,往数万丈高空飞去,将整个珑山都尽收眼底,就见中麓、北麓的山林深处,不断有青色流影掠出。【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只是高空的罡风凛冽如刀,万丈就已经是天元境修士御空飞行的极限。

    陈寻所控制的这头妖禽傀儡,妖躯颇强,但如千刀万刃卷动的罡风伤害的不仅仅是妖躯百骸,对元神魂魄同样有极大的伤害。

    陈寻临时炼入妖禽体内的精魄战魂,算不上多强,在极限高度滞留不过三五息时间,就承受不住崩解。

    精魄解体后,陈寻就失去对妖禽傀儡的控制,但这么短的时间,也足够令陈寻看清那一道道飞掠而出来的青色流影,都是守护珑山的穷奇石兽。

    穷奇石兽足有三十头之多,全身笼罩在青色玄光之中,急速飞行时,与空气剧烈摩擦,拖出赤红的焰尾,就像三十多道流星,都往东南麓急速掠来……

    想必是这些穷奇石兽都已感应到蜃龙即将脱困,但此刻做什么弥补,为时已晚。

    这时候东南麓峡谷这时候传出一声惊天裂地的龙吟,珑山上空顿时风云变色,大量的鳞状云絮聚集,很快就形成一个有百里方圆的巨大漩涡。

    这正是天道神雷诱发之前的天地异相。

    少延奚、顾馨月看这天地异相,都默然无语。

    修为越是高深者,对天地之威越是敬畏。

    就算有天人境巅峰修为,有纯阳道器护体,在天道神雷的无尽轰杀之下,也是九死一生,何况是从法相境跌到天元境的他们?

    常曦抬头盯着天际的风云卷动,也是默然无语。

    雷云漩涡里已经隐隐有紫电雷光生出,陈寻不知道常曦是不是想起前世渡劫失败的可怖情景。

    说起来,陈寻还不知道常曦前世到底修炼到什么境界,才转世重入轮回的。

    这时候,数十道黑蒙蒙的风柱,从珑山附近海域升腾而起,像一头头长逾万丈的神龙,一头扎入云层之中。

    有一道风柱恰好出现在赤海金鳞船北面不到十里的海域上,陈寻他们更能清晰的感受到风柱中所蕴藏的可怖力量。

    两三百丈粗细的风柱,从坠星海卷起大量的海水,无数鱼兽还没有被卷入风柱之中,在边缘就被绞成粉碎,浪叠如崖,推动赤海金鳞船剧烈的颠荡起来。

    天地灵力都被风柱吸尽,赤海金鳞船体内的诸多聚灵禁制统统失效,只能依靠法阵能残存的灵力,推动船体远离风柱波及的区域。

    风柱卷来更多的水汽以及更暴烈的力量,雷云漩涡的范围再度迅速扩大。

    妖禽傀儡已经被罡风摧毁,众人站在赤海金鳞船上,都无法再看到珑山之中的情形。

    陈寻想往赤海飞上高空,但他心念转动,打开虚元珠门庭玄窍的瞬时,亦有一片雷云漩涡在他们的头顶极速形成。

    众人都吓了一跳,都知道这时候真要有几道神雷劈下来,他们可没有人能受得了。

    随着虚元珠的关闭,赤海金鳞船上空的雷云漩涡很快消失。

    众人都面面相觑,实不知是虚元珠里有什么东西,竟然能引起天道神雷的感应。

    陈寻虽然也是心惊肉跳,但在头顶雷云漩涡形成的同时,他的灵海之上,浩然天道所化的苍古巨龙也是骤然具相,根本不受他的控制。

    也恰恰因此,浩然天道所诱发的极细微变化,他的神识都能极敏锐的捕捉到,更能感应到珑山上空汇聚的雷霆之力,是何等的磅礴、沸腾。

    引起天道神雷感应的,不是藏在虚元珠的老夔,引起天道神雷感应的,而是紫宵雷霆塔、玄将印、青莲古灯等他从道宫禁地所获得的珑山遗宝。

    “从珑山所获得的法器,没有完全祭炼的,此时都不要从储物袋中拿出来,”陈寻神色凝重的吩咐道,“天道神雷对阵法禁制中所附的仙人残魂气息,都有感应。”

    听陈寻如此说,少奚延、顾馨月都不难明白,这些法器所附的神魂气息,哪怕是北斗仙人的残魂,实际上都远远强过天人境巅峰强者应有的气息。

    浩然天道是什么?

    云洲天域可视为旷古绝今的一座鸿蒙法阵,那浩然天道就是这座鸿蒙法阵所产生的意志。

    若非蜃龙出世,这些法器所附的仙人残魂,还不足以将云洲这座鸿蒙法阵激活。

    而此时天地元气,都转换为暴烈而敏感的雷霆异力,那一切还真是都难说了。

    不要说天人境后期强者进入这个区域,可能稍剧烈的元气震荡,都能引来天道神雷。

    东南麓峡谷中的那些异兽,此时也都为此时的天地异相惊惶,再无心去争夺峡谷道宫里的仙人遗宝,为首的三头大妖见势不对,更是急速飞离珑山,只求以最快的时间脱离这是非之地。

    “那头蜃龙应是虚弱之极,此时挣脱牢笼,未必就能扛得住几道神雷,它此时出世是做什么?”常曦通过神念问陈寻。

    “谁知道,”陈寻耸耸肩,回应常曦道,“换了是我,在这鬼捞子珑山囚牢中被困几十万年,将死之前,有机会将这囚牢摧毁,哪怕是同归于尽,也会再所不惜啊。”

    “或许就是如此吧。”常曦也不确定的说道。

    这时候珑山东南麓突然有数道光柱裂地而出,直冲云宵。

    几乎是同一时刻,无数道紫金色的雷柱从雷云漩涡轰劈而去,除了将东南麓的峡谷外,所有飞在半空中的穷奇石兽,都无一例外被密如雨瀑的雷柱覆盖!

    陈寻他们拼了命才能击毁一头的穷奇石兽,身上所笼罩的护体玄光,几乎在眨眼间,就被天道神雷撕碎,一头头纷纷被打成齑粉。

    一头巨龙裂地而出,从头到尾足有两千丈长,苍白色的鳞甲就像是风化的岩层,两头巨眼幽远之极,仿佛幽晦白昼被浮云遮住的白日,仅剩的一根龙角也是残断半截,三只巨足也留在可怖的伤痕。

    这些应是蜃龙在被困珑山之前就所受的重伤,盘尾卷起那根长达七八百丈的雷霆铜柱,朝着满天的神雷咆哮,鳞皮残破的龙首,在风暴狂雷之中,尤其的狰狞,然而此时引来更密集的雷柱轰来。

    通过赤海的视界,陈寻他们能清晰的看到,一道道雷柱劈下,将蜃龙的鳞皮撕裂,露出的暗红色血肉,像岩浆一样涌动,又快速生出新的鳞皮。

    这条蜃龙的生命力之强,众人看了是瞠目结舌。

    蜃龙狰狞咆哮,残爪挥舞,一次次的试图撕开虚空,但每一次撕开虚空,虚空里都有无尽的雷霆轰出。

    虽然大家都推测这头蜃龙,被困珑山数十万年,应该是虚弱之极,但看到眼前的这情形,谁也不知道断定,它就不能遁入虚空之中。

    与此同时,珑山深处传出轰隆隆的巨响,附近海域更是激起惊天的浪涛,赤海金鳞海已经远在四五百里之外,犹被巨浪高高抛起。

    看到珑山到处都是煞白的元气,形成一道道似柱似墙的气柱,往天地四周激射,珑山那数千丈的山岭,都在一座座倒塌。

    陈寻心想七星雷霆阵应是维持珑山的根本,有一根雷霆铜柱被蜃龙拔出,七星雷霆阵就算是彻底破掉,没有七星雷霆阵最后的维系,整个珑山怎么还可能继续漂浮在坠星海之上?

    虽然珑山之中还有大量的上古遗宝,但这些遗宝都附有北斗仙人的残魂,谁也不会冒着被雷霆轰劈的风险,此时进入珑山火中取栗。

    这些遗宝,最终的结局,要么被天道神雷轰碎,要么就随破碎的珑山,永远沉入这不知道有几千丈、几万丈深的海底。

    陈寻想想都有些不甘心,心念转动,与常曦说道:“你们与少奚前辈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我留在这里再看看形势。”

    “会不会太凶险?”常曦看天际的雷云漩涡非没有缩小,还要进一步扩大的迹象。

    少奚延也是疑惑不解,不要说陈寻伤势还未痊愈,就算是天人境强者在这样的情形,都难有火中取栗的机会。

    不要说空中雷霆密布,就是海底也因珑山断裂下沉,到处都是凶险的漩涡。

    就算有上古遗宝随珑山沉入海底,人族在数千丈深的海底,又岂能跟那些强横的海兽争雄?

    陈寻抬头看了一眼蜃龙,那头蜃龙终是无力遁入虚空,此时正趴在一座山岭上,张开嘴想要将那根雷霆铜柱吞下腹中。

    陈寻暗感蜃龙或许是想炼化那根雷霆铜柱,但此时一波比一波密集的雷柱轰来,哪里会给它炼化雷霆铜柱的时间?

    陈寻其他不贪,心想这头蜃龙要是被天道神雷劈死,两千余丈长的龙骸,恰好可能给虚元灵地造脊,怎么都要努力争取一下。

    苏棠、姜冰云担心陈寻伤势未愈,但知道他如此安排,不让大家都进入虚元珠中随行,实是有些事不想叫少延奚、顾馨月等人知道,也只能强忍住没有劝说什么。

    “你们带蛇无心走,我能安然脱身,会很快跟你们汇合。”陈寻说道,将赤海召回虚元珠之中,就飞身跃入激流涌动的海水之中。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