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七章 龙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很快又有一头大妖,从极远处飞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此妖头角峥嵘,像蛇又像蛟,腋下却生有一对覆盖满黑色鳞甲的巨翼,所行之处,风云卷动,其速比赤海施展翼遁神通还要快捷三分。

    数以千计的强横异兽不提,仅这三头堪比人族天人境绝世强者的大妖,就能令陈寻望而却步。

    看到珑山如此热闹,陈寻他们自然是老老实实先退出海湾,往外围海域驶出三四百里才停下来看热闹。

    少奚延满脸忧色,也不清楚青裳她们如何,此时甚至都没有跟其子少奚康及其他少奚氏族人联系上。

    也许是三头巨妖彼此间早就知根知底,知道谁都没办吃掉谁、赶走谁,合作降服诸兽、同进珑山,成为它们最好的选择。

    那些强横海兽,或许不会听命于一头大妖,但此时三头大妖联手,除了少数海兽扭头离开珑山之外,其他抵挡不住珑山中那股神秘气息诱惑的海兽,都被迫暂时屈服,听命于这三头大妖,集中到一处,同时往珑山东麓深处的山岭,浩浩荡荡的进发。

    陈寻将一头妖禽傀儡放上万丈高空,通过这头妖禽傀儡的视界,他很快就发现三头大妖率领诸兽前进的方向,就是位于珑山东南麓的第三座道宫禁地。

    这座道宫禁地位于一座深峡之中,两侧雄山奇岭峭立,巨木遮天。

    这里还没有发生过恶战,地形、密林大体都保持完好,但峡谷深处的宫室也是被摧毁许多。

    细看峡谷里的种种情形,应是雷霆霞云将破未破时,七族蜃兽争先下手,将峡谷地面上的宫室攻破,肆意抢掠了一通,只是没有敢惊动地下秘殿中的守护石兽,进入地下秘殿的通道还是完好无损。

    平静的峡谷里,一时没有什么异常,但很快就有十头穷奇石兽,从西北角方向疾速飞出。

    此前不见动静的峡谷,这时候有四头穷奇石兽从密林里飞出,与来援的十头穷奇石兽,正好凑成两组。

    这些穷奇石兽虽然都只是北斗仙人所炼制的傀儡兽,但体内的精魄战魂万年不散,都是用真正的穷奇元神炼制,甚至还有一部分穷奇石兽的精魄,还保留有生前的灵智。

    每七头穷奇石兽组成玄奥战阵,战力无限制的接近涅盘境。

    即使是天人境后期的绝世强者,若无极品天阶法器或纯阳道器级数的异宝护身,也很难跟一组穷奇石兽正面为敌。

    只是从坠星海深处聚集到珑山东麓的深海异兽,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接近峡谷时,不用三头大妖驱使,这些来自坠星海深处的诸多强横异兽,就变得加倍躁动,体内的血脉都要沸腾起来,穷奇石兽所透漏的威压,也根本阻拦不了他们前进的步伐,拼了命的往峡谷里冲。

    有些鱼兽没有生出翅足,又没有化形的修为,血脉神通跟飞行也完全不搭边,此时却完全没有退缩之意,弹跳上岸,庞大的妖躯在荆棘与碎石密布的峡谷里,摆动庞然妖躯,一跳一跳的往峡谷里弹跳过去。

    这一刻,陈寻也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坠星海妖兽,与嗜血魔族还是本质区别的,即使灵智偏弱的异兽,也有趋利避害的天性。

    穷奇石兽所透漏的威压如此之强,这么多异兽竟然没有半点犹豫,就往峡谷里扑去,这多少有些诡异了。

    不要说两组穷奇石兽,就算仅有一组穷奇石兽,陈寻他们也只能落荒而逃,但两组穷奇石兽再强,也挡不住数以千计的异兽彻底躁动起来,不要命的往峡谷里冲去。

    “老夔,你有没有嗅到什么异常气息?”陈寻将虚元珠的门庭玄窍打开,透过神念问老夔。

    “是龙涎的气味。前两天虚元珠开合时,我就有些觉察,还以为附近有强大的蛟龙靠近,没想到竟然是从珑山深处传出。龙涎入水,气息极淡,唯有体内有龙族血脉的异兽,才会对这种气息极其敏感!”老夔震惊的说道。

    “龙涎?那头蜃龙竟然还没有老死!”陈寻亦是异常震惊,没想到珑山东南麓的这处道宫,竟然是锁困蜃龙的牢笼。

    一团蜃雾从虚元珠释出,遮住百丈方圆,老夔颇大的龙首从虚元珠中钻出,藏在蜃萎中,仔细探察从珑山东南麓传出的极淡气息,肯定的说道:“不错,那头蜃龙还活着,但此时应该极度虚弱,此时释出能迷人心智的龙涎,或许是想垂死挣扎吧?”

    少延奚、顾馨月都诧异的抬头看赤海金鳞船舷前的那团蜃雾,都感觉到蜃涡所透出的气息极其强大。

    他们此前都猜到陈寻在虚元珠中还藏有极其厉害的援手,却没想到透出的气息竟如此之强,竟然都不在姜君问、元青裳之下。

    他们同时怎么也都想不明白,陈寻数日前为击毁一头穷奇石兽,不惜付出肉身崩溃的代价,怎么没有想到让此人从虚元珠中出来助阵?

    陈寻见少延奚、顾馨月等人脸上的诧然神色,心知他们定是极大错估老夔此时的实力,跟他们说道:“珑山蜃龙还未死,应被困于东南麓的道宫地底,这些异兽疯狂进攻峡谷,实是被蜃龙吐出的龙涎气息所诱。”

    “蜃龙吐出龙涎,是引异兽过来救它脱困?”顾馨月问道,她也没有想到那头蜃龙近一万年悄无声息,竟然没有老死在秘殿牢笼之中。

    “蜃雾,就能迷人心智,蜃龙所吐的龙涎,更是厉害百倍,我们亏得没有上岸去凑热闹。那头蜃龙未必就能控制这么多的异兽,但只要将这么多的异兽引上岸,诱起足够大的混乱即可,”陈寻说道,“而珑山之中的七族蜃兽,才是那头蜃龙的龙子龙孙……”

    少延奚、顾馨月、常曦等人都明白过来,七族蜃兽看似强大,但珑山七处道宫禁地,都有石兽玄兵看守,聚到一处,实力要比云洲任何一个宗门都要强大,绝非七族蜃兽所能抗衡。

    蜃龙不能完全依赖他在珑山孕育的龙子龙孙,还需要在珑山诱发更大的混乱,才有可能脱困。

    不管局势往哪边发展,陈寻他们都无力阻止,眼下也只能观望形势,或有机会之时,再顺势而为了。

    一头近百丈高的巨兽,在眨眼间就被一组穷奇石兽抓得血肉模糊,但巨兽挥动的爪掌,像高速冲击的巨锤,当下就将一头穷奇石兽拍出数百丈远。

    玄妙阵势一破,就有无数冰锥、炎流、毒液、雷柱、电网往剩下的六头穷奇石兽覆去。

    被拍出数百丈远的穷奇石兽,有青色玄光护身,受此重击也夷然无损,但敖丙寿、无鳞女以及那头黑鳞异妖,这时却诡异从虚空中现身,将这头穷奇石兽截住,不使其再有与其他六头穷奇石兽组成战阵的机会。

    “嗷!”另一组穷奇石兽,守在峡谷的那一端,看此情形都朝天咆哮,为首穷奇石兽张嘴就喷出一道青色光柱,横穿峡谷,往这边射杀过来。

    无鳞女四条雪白胳膊,持刀剑戟矛四种黑色玄兵,瞬时间劈出无数道如有实质的虚影,青色光柱射来,被这四种玄兵打得分崩离析,散成一道碎光流影,竟不能再前进一寸。

    敖丙寿与那头黑鳞异妖,趁此机会,撕开那头穷奇石兽的护体玄光,将其彻底打成一堆碎石,从半空散落下来。

    看到同伴被击毁,余下的穷奇石兽都厉声咆哮起来,一道道青色光柱喷出,无情的到处扫射。

    峡谷两侧的山岭不断的垮塌,一时间山崩地裂,也不知道有多少头异兽被青色光柱绞杀,埋身断崖碎石之下。

    陈寻他们远在四五百里外,只是通过妖禽傀儡的视界看到这一幕,犹是心惊胆颤,暗感刚才数息之间,怕是有上百头强横异兽尸首异处。

    十三头穷奇石兽在这么短的时间,喷射青色光柱,消耗也是极大,很快又叫三头大妖逮到机会,又击毁两头。

    一步乱、步步乱;一步错、步步错。

    除非能有更多的穷奇石兽来援,不然形势已经不在穷奇石兽那边。

    更有无数异兽已经冲入峡谷中心,从废址里找到进入地下道宫的通道。

    通道口子,虽然有两三丈大小,人族修士进出是异常的宽敞,但坠星海深处爬上岸的异兽,小者也有十数丈高矮,即使找到进入地下通道的口子,又怎么能钻进去?

    这些异兽,在坠星海深处称王称霸,或有精通水系神通的,却无御土遁石之能,只能强行破地轰石,将峡谷地面刨出一个接一个的巨坑。

    有些体形异常庞大的异兽,则往露出地面的雷霆铜柱撞去。

    雷霆铜柱与珑山地脉连为一体,姜君问都拿雷霆铜柱无可奈何,这些体形异常庞大的异兽,虽然断山裂地的神力,一时间也无法动摇露出地面高达三百余丈的雷霆铜柱半分。

    只是这些异兽却跟失心疯一般,即使不能动摇雷霆铜柱半分,犹是拼了命的往铜柱撞去,角断鳞残,犹不停息,大量的鲜血喷射,沿着雷霆铜柱往地底渗透……

    “这根雷霆铜柱,是七星雷霆阵的七大阵眼之一,同时也是困住蜃龙无法脱困的镇龙桩、锁龙柱,”

    常曦通过浮光雾镜,清楚的看到珑山东南麓所发生的一切,秀眉轻蹙说道,

    “那些撞击雷霆铜柱的异兽,只怕神智早就叫那头蜃龙迷住,它们撞击铜柱不会有什么用,但大量蕴藏气血真阳的兽血渗入地底,却能为那头蜃龙所用……”

    “不对,七族蜃兽怎么会疯狂逃离珑山,进入坠星海中!”少奚延此时透出浮光雾海,看到原先在珑山中麓聚集的大群蜃兽,此时正疯狂的往西撤走,看架势是要以最快的速度逃出珑山!

    陈寻震惊说道:“蜃龙出世,天道必降神雷轰杀,谁也不知道天道神雷会覆盖多大的范围。我们还是逃远点吧……”

    他控制妖禽傀儡往南飞,看到在七族蜃兽往西撤出的洪流之旁,青鳞妖族以及少许人数修士,也在往坠星海方向撤走,想必也都猜到东南麓峡谷即将发生什么。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