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四章 海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盘膝入定,一只半透明的玉质小瓶悬空浮在他的身前。【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透过瓶壁,能看见里面盛有半瓶金色的液体,在瓶子打开的瞬时,即化为一股淡金色的雾汽出蒸腾而出,往陈寻血肉淋漓的身躯卷去,很快渗入体内。

    差不多将半瓶灵液都吸收体内,陈寻就觉周身奇痒无比,像是有无数蚂蚁在体内乱爬,他睁开眼睛,就见他此前差点就要崩坏的肉身,此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新的血肉、血管以及筋膜……

    陈寻捏诀,在眼前聚出一面浮光圆镜,照见他的脸都已经生出新皮了。

    姜冰云推开舱门进来,看到此景,欣喜的说道:“顾长老的灵药真是神奇,竟然真能达到白骨生肭的地步!”

    “赤星宫以炼药闻名,杜良庸当初就是为其女求药,才受赤星海所邀登上珑山的。”陈寻隔空将空空如也的玉瓶*无*错*拿到手里,看上面刻有“白骨灵浆”四字,暗感赤星宫给这灵药所取之名,还真是符合实情。

    此药能有白骨生肌的奇效,半瓶就能让肉身崩溃的他生出新的皮肉,就算没有达到天阶宝丹的层次,也算是地阶灵丹中的极珍;这么半瓶可能是顾馨月手里仅有的存货了。

    新生的肌肤、血肉、筋膜,此时都还娇嫩得很,需要重新修炼,才能恢复此前九劫炼体第三重境界,但筋膜、血管快速生成,也有助陈寻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伤势。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陈寻就不用再以血淋淋的血脸,与众人见面了。

    “你这肌肤倒是比女人都要柔嫩……”姜冰云身子挨过来,见陈寻新生的肌肤还有些发红,触手摸上去却是柔嫩无比。

    陈寻将姜冰云搂过怀里,笑道:“这还要比一比才知道。”他说着话,手却往姜冰云浑圆如满月的丰|臀摸去。

    也许是聚少离多,也许是皮肉新生,陈寻对男女情事更加急不可耐,手伸入姜冰云的裙衫之内,摸着那滑腻如脂的臀|肉,就觉心里有说不出的旖旎之感,待还要伸手往水泽深处摸去,姜冰云媚眼瞪来,嗔道:“赤海金鳞船里可不只有我们两个人。”

    “你以秘法助我疗伤,他们还能说什么?”

    陈寻嘿然一笑,看姜冰云的脸蛋微染红晕,有说不出的娇艳,哪里能按奈得住,掐诀释出一道禁制,就将舱室封闭起来,也算是掩人耳目。

    姜冰云心性本就不如陈寻淡然,登上珑山后更是时时牵挂,此时不待陈寻手伸入那津滑深处,她就像是美人蛇一样瘫软在陈寻的怀里,晶莹妖软的红唇泄出诱人的呻吟……

    真阴真阳交泰之际,陈寻分身似在姜冰云的花蕊深处生根,两人肉身密不可分的连在一起,这一刻姜冰云早已被推上云端。

    她身心完全放开,与入定状态没有什么两样,只是神思游离,灵海也都放开,任陈寻放手施为。

    陈寻重伤未逾,崩溃的窍脉即使借白骨金浆的奇异药力重新生成,也极其脆弱,倘不足以直接引入极性暴烈的灵气、元液修炼。

    借助龙虎丹诀的双修秘法,陈寻可将姜冰云的窍脉内生成精纯无比的真元渡回体内,不断的完成循环,一点点的洗炼窍脉,效率却要比他独自养伤高得多。

    姜冰云神思从云端收回,虽说身上胀得慌,但也知道无比精纯的真元正通过交|合处在她与陈寻体内循环往复。正值真阴真阳交泰融和的关键之时,虽说姿态羞人之极,姜冰云也只能像八爪章鱼似的将陈寻的身躯紧紧抱住,脸烫得更火烧似的,根本无法静心宁神,好在一切都有陈寻主导,她只要放开身心即可,隐隐也觉得灵海深处云蒸霞蔚,似有凝丹的迹象。

    姜冰云原以为还要再过两年,她天元境才能修炼圆满,没想到趴在她身上的浑球还有这等的妙用……

    透过浮光圆镜,看到一轮红日从碧波深处跳出,瞬时间将海水染得赤红;赤海背着蛇无心,贴海急速飞行,激起数里长的雪白水线,这些天也是玩疯了,显然没有再回虚元珠中修炼的心思。

    虚元珠再好,灵地也仅两千丈方圆,贴着空间玄壁飞一个回来,也仅有三五十里,哪里够赤海折腾的?

    唯有红茶体形庞大,不能御空飞行,在赤海金鳞船上活动也不方便,还老实呆在虚元珠中修炼。

    姜冰云将狼籍不堪、有些许干黏的锦辱收入储物戒中,才让陈寻将舱室外的禁制解除掉。

    听到诸多人都在外面的甲板上说话,陈寻也从船舱里出去。

    “沧澜侯伤势好得真快!”少延奚看到陈寻走上甲板,见他崩溃的肉身不仅生出新的肌肤皮肉,眸光敛沉似水,百骸之间已经少许灵元流转,伤势已经好了小半,也是暗感吃惊。

    走在陈寻身后的姜冰云听少延奚这话,美艳红染如霞,扭头又钻回舱室里,怕与苏棠她们撞见尴尬。

    陈寻直当没有觉察到姜冰云羞人的反应,哈哈一笑,说道:“多亏顾长老的白骨灵浆……”

    “灵浆虽有生肌造血之能,但宗主伤势能好得这么快,都是宗主修为高深。”顾馨月说道。

    陈寻问少奚延:“少奚前辈,可曾与碧波殿主她们联系上?”

    他这数日一直都在舱室里闭关疗伤,今天才第一次走上甲板,还不清楚少奚延与元青裳他们联系的情况,他们此时搭乘赤海金鳞船,也远在珑山三四千里之外,在没有与元青裳取得联系之前,陈寻也无意急着赶回珑山去。

    “那里有座海岛!”顾馨月门下有一名女弟子,站在甲板上轻呼起来。

    陈寻他们往前面看去,就见海天之间的极远处,有一点黑影浮在海面上,只是那绝非什么海岛。

    顾馨月门下那名女弟子,修为低微,陈寻他们却清楚的看那点黑影正在高速行进,只是相隔极远,又恰好是正对赤海金鳞船而来,才看上去像是静止的海岛一样。

    修为低微的弟子迅速进入底舱之中,助杜良庸主持赤海金鳞船底所布设的法阵,蛇无心跳回甲板上,赤海振翼往前飞去。

    通过赤海的视界,陈寻很快看清楚前方出现的黑点,竟然是一头背脊露出海面的巨型海兽。

    海兽的背脊,就像是一座浮出海面的岛山,露出海水部分,就足有两百丈长,难怪刚才那名女弟子误会是看到一座海岛。

    深黑色的鳞皮,布满丑陋的疙瘩,像在深海中无数恶斗后结下的伤疤,还有无数的骨刺在朝阳下泛起寒光。

    赤海从高空急速逼近时,这头海兽突然从海水里伸出逾百丈长的长颈,一口朝赤海咬去,掀起巨浪,像崖山一样立起来。

    赤海骨翼振荡,堪堪从海兽的獠牙缝隙间滑过,但海兽獠牙的咬合声,就像金属猛烈的合在一起,听着叫人心里一颤。

    看不出这头海兽的强弱,但如此庞大的体形,却不是任人欺负的软弱货色。

    “雾海散去后,这大半个月来倒有不少强横海兽往珑山而来……”苏灵云先一步退出珑山,这十多天一直都停留在离珑山三四千里的外海,遇到不少赶往珑山的异兽。

    陈寻点点头,心里想,珑山灵力耗尽之后,进出珑山就不再受半点限制,北斗仙人遗留在珑山的上古异宝,气息又极其强大。

    坠星海深处的强横海兽,不管有无灵智,只要能感应到这些上古异宝的气息,就很难抵|制得住如此强烈的诱惑。

    这些分散过来的海兽,相对还容易对付。

    要是再有像青鳞族那样的妖族,从坠星海深处赶过来,珑山的局势还不知道会混乱成什么样子。

    海兽体形倒是其次,长尾卷杀之际,空气将近凝固,甩动的声响就像雷霆在海面上滚动,实不难想象海兽体内蕴藏何等恐怖的力量。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么强横的海兽要跑去珑山凑热闹,陈寻又怎么会挡着它的去路?

    赤海金鳞船很快就掉转方向,往左侧破浪而行,想要避开这头长颈巨兽。

    长颈巨兽却不领情,逆水直奔赤海金鳞船掠来,八只巨足在水下划动,浪涛汹涌,飞快的往赤海金鳞船靠近。

    陈寻忍不住好笑:“好意饶这头畜牲不死,它倒是不领情,但不知道从它身上割下来的肉会不会太老了!”

    “好吃的,好吃的,隔这么远,赤海都能闻到肉香味了!”赤海生怕陈寻收敛不围杀这头海兽,在金鳞船的上空振荡骨翼,呱呱乱叫……

    在珑山所遇之敌,都极其强大,赤海绝大多数时间都藏在虚元珠中,他与蛇无心难得有发挥的机会。

    陈寻看向苏棠、雷万鹤他们。

    除了北玄甲、常曦,苏棠、雷万鹤、苏灵音、姜冰云还祭炼有四樽北斗玄兵印,陈寻就想看他们四人祭出北斗玄兵,在再进珑山之前,拿这头海兽练一练手……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