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二章 分而击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月票榜垫底,兄弟们手里有保底月票,不要忘了投出来啊)

    雷光怒骤、拳势如浪涛叠涌,陈寻越斗越勇。【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当他勉强用叠浪秘意,将两重碎星拳的拳势相叠,就已经能与一头穷奇石兽打得旗鼓相当。

    只是两重碎星拳的拳势太过暴烈,御敌之时,陈寻百骸肉身也承受极大的压力。以他此时九劫炼体的第三重境界,竟然都有些承受不住,直觉周身骨骼都在“嘎吱”作响,随时都会崩垮掉,但他的骨子里此时却有说不出的一种酣畅淋漓。

    真是痛快啊。

    陈寻在地底战到极致,都忍不住要哈哈大笑。

    非要如此才能将心里那澎湃激扬的战意激发出来。

    酣畅到极致之间,陈寻周身都透出一层淡金色的玄光,像潮水一样涌到左拳,已成金色的焰涛。

    而以他如此暴烈的拳势,一拳所产生的气劲,能在地底轰出十数丈深阔的洞穴,却只能将穷奇石兽击退,难伤其分毫,甚至连其周身裹住的那层青色玄光都轰不破,可见穷奇石兽强到何等的地步,当真不愧是北斗仙人留下来镇守道宫的石兽傀儡。

    常曦十数日来,从数截极珍阳木炼取木气炼入春风化雨剑中,春风化雨剑的品质提高了一大截,此时祭出,一茎春藤更是透出几分的盎然春意,少延奚站在她身后有春风拂面之感。

    少延奚这样的强者,几乎不会轻易被幻阵所迷,能有春风拂面之感,就确定春藤所透漏的盎然春意,或者说是蓬勃生机,是真实存在的。

    这春意拂入体内,少延奚就觉灵海窍脉间有汩汩灵元生出,虽然量不甚大,却能弥补一部分的消耗,心里微微震惊,实不知常曦仙子修炼的是什么神通,与敌搏杀之时,竟然能助道友恢复灵元。

    神宵宗的遗徒还真个个都是妖孽,改投玄天教的方啸寒,用了三十年时间就修成真身法相,陈寻、常曦虽然都还没有修成真身法相,但举手投足之间所体现的战力,都不比他巅峰时稍差。

    初入珑山时,红茶魔躯庞然有四五丈之高,但在虚元珠中又修炼近十年,用鸿蒙元息、仙灵之气洗胎换骨,妖躯越发凝炼、纯粹,也缩小到仅有一丈来高。

    初入珑山时,红茶就能直接硬扛少奚燕岚的真身法相,在虚元珠中修炼十年,魔躯虽然缩小仅有之前的四分之一,但在九劫炼体的修为,却足足要比陈寻高出一层,达到第四重的境界,差不多已经恢复到她转生前的巅峰水准。

    对还没有修炼出什么神通的红茶来说,魔躯的缩小,意味着她与敌贴身搏杀时,要远比以往倍加灵活。

    只是那杆扯掉血幡的魔幢高达四丈有余,在红茶手里就显得额外巨大,在地底打起来不方便,红茶索性将其丢回虚元珠,学陈寻那般赤手空拳,跟一头穷奇石兽对干。

    “砰砰砰!”

    四周都是破裂的岩层,但对地底正发生的恶战没有太大的影响,就算没有御土遁石的神通,四周的土石早就被恐怖的气劲推开,形成一座座高达十数丈的洞穴,但厮杀过去,身后的洞穴很快就垮塌崩裂。

    北玄甲虽然占据翼魔之躯,但在地底也是敛翼而行,他所祭出的玄兵法相,右手持戟,龙吟虎啸,左拳也是雷光涌动……

    少奚延以为已经将玄兵印彻底祭炼成功,看到这一幕,心里难抑震骇,玄兵法相竟然还能施展如此之强的神通?

    祭炼法器,第一看的是神魂修为,没有磅礴雄浑的神识,不足以祭炼、御使强大的法器。

    这头翼魔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可能在元神上的修为如此之强?

    少奚延一时间却怎么都猜不到,北玄甲实是仙人魂魄所生,神魂与玄兵印极其契合,只想到陈寻怕是刚被困到雷霆霞云的时候,就已经获得一樽玄兵印。

    少奚延这么猜测,也是极有道理。

    开阳谷地面上原有八樽玄兵印,这是少奚康等人众目所睹的,但在少奚延他们轰开雷霆霞云时,仅有七樽北斗玄兵出现,他此前还怀疑有一樽玄兵印有可能落入七族蜃兽之手。

    而以少延奚的修为,也需要数年的水魔工夫,才有可能让神魂与玄兵印内部的阵法禁制完全契合,才有可能借玄兵法相施展斩龙戟、碎星拳这两门神通,而想从玄兵印中悟出这两门神通,所耗的时间将更长。

    此时他见北玄甲祭出玄兵法相,巨戟如长江大河奔涌,其势极大,左拳雷光涌动,举手投足间就将数丈深的岩层碾为粉碎,说明这头侍魔的神魂与玄兵印已经完全契合。

    而陈寻左拳也是金色雷光聚敛,声势无边,与玄兵法相左拳所施展的神通一般无二,说明陈寻早已经从玄兵印中悟出这门神通修炼多时。

    少奚延微微一叹,此前青裳说陈寻等人不容小窥,原来是早就确知陈寻等人不凡的战力。

    这十数日,他虽然身在虚元珠疗伤、祭炼玄兵印,但视野、神识都被迷雾所遮,看不到虚元珠中的真面目,也不清楚陈寻在虚元珠中还掩藏了多少实力,心想当时要真为燕岚的事大打出手,多半也是两败俱伤、让春陵君渔翁得利的结局。

    *************************

    陈寻他们杀出峡谷,也没能奈何三头穷奇石兽,但峡谷中也就三头穷奇石兽看守,也拿他们无可奈何。

    陈寻也是暗感侥幸,要不是峡谷里仅有三头穷奇石兽看着天权道宫,他不仅要祭用北斗玄将印御敌,老夔都要被迫从虚元珠中现身。

    从地底杀出,陈寻腾云而起,飞上峡谷的上空,就见珑山中麓山岭方向,各式各样的焰光震动,风云在瞬息间变化无端,显示珑山中麓的战事正酣畅激烈。

    元青裳一人非穷奇石兽之敌,但聚集珑山中麓的青鳞妖众数以万计,有百余修成元丹、元神的妖将,更有数名修成真身法相的高等妖将。

    这些妖众、妖将,都归碧波殿主元青裳统属,实力不比云洲一流的宗门稍弱。

    要是姜陵君姜君问稍有些骨气还没有从珑山中麓撤走,与青鳞族妖众联手,倒不是这群穷奇石兽能轻易击破的。

    不过珑山中麓还有七族蜃兽聚集,陈寻一时间也无法想象那边混乱到什么程度。

    “我们往哪里走?”少奚延问道。

    看少奚延的意思,他是想去珑山中麓,与元青裳及青鳞族众汇合,陈寻却有其他想法。

    “穷奇石兽,每凑七只就能组成玄奥战阵。此时难得有分而击之的机会,我们觉得应该极可能将它们诱到珑山中麓以外去!”陈寻看向少奚延,也是征求他的意见。

    “东南?”少延奚问道。

    “冷月尊者她们应该在东南方向。”陈寻说道。

    陈寻心想将这三头穷奇石兽往东南方向引,与顾馨月、杜良庸他们汇合后,有赤海金鳞船、还有姜冰云、苏灵音祭炼的两樽玄兵印,到时候苏棠、雷万鹤再一起出力,或有将这三头穷奇石兽击碎的可能。

    此时,陈寻没有让苏棠、雷万鹤加入战团,老夔没有出手,他也没有将玄将印祭出,不是说一定要瞒过少奚延什么。

    天权道宫距离珑山西麓的道宫禁地极近,仅相距三四百里,距离珑山中麓山麓,也仅一千里地,陈寻担心过度暴露实力,非但不能解决眼前这三头穷奇石兽,反而会引来更多的穷奇石兽。

    一旦叫穷奇石兽凑足组成战阵之数,战力可不是只翻一两倍,很可能是七八倍的往上翻,他们到时候还要怎么打?

    要想分而击之,就得将这三头穷奇石兽往更远的地方引。

    少奚延心思也极其通透,知道此时飞去中麓,不但不能给青裳分摊压力,反倒可能会给青裳增加压力,将这三头穷奇石兽诱到东南外海解决,才是最正确的办法。

    三头穷奇石兽显然不想放过陈寻三人,巨翼振荡扑杀过来,震得四周狂风大作、尖啸厉叫。

    陈寻一拳往为首的那头穷奇石兽轰去,趁劈退之际,将赤海从虚元珠中放出。

    赤海此时缺乏与穷奇石兽正面对抗的神通,但一对密布魔纹的骨翼魔光闪烁,轻轻扇动就已在两百丈之外。

    赤海此时已将他那对巨大的骨翼修炼成本命法器,除了所修炼的暗日撼神诀外,所悟得的第一个血脉神通翼遁,是一种御空飞行的神通,就是陈寻将云龙九遁施展到极致,都略有不及。

    陈寻将赤海放出,是要赤海飞往东南海域,寻找杜良庸、顾馨月他们的踪迹,要杜良庸、顾馨月在外海提前做好准备,等他们过去汇合,就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三头穷奇石兽解决掉。

    赤海飞走之后,陈寻他们也是边打边退,十分艰苦的将三头穷奇石兽往东南方向引。

    待飞出珑山东南角的崖滩之间,三头穷奇石兽就有些迟疑了。

    陈寻等不及顾馨月、杜良庸他们乘赤海金鳞船过来汇合,当机立断打开虚元珠的门庭玄窍,就见九道金色狂雷汇成一束,就从虚元珠中狂涌而出,直接轰在为首那头穷奇石兽的前额独角之上。

    虽然仅一瞬间,那头穷奇石兽周身的青色玄光被震散,但对陈寻来说已是足够,极瞬之间将碎星拳叠加到三重,紧随金色狂雷之后,往那头穷奇石兽轰去。

    硕大的拳影,就像一座金色焰光涌动的巨山往穷奇石兽砸去。

    恐怖到极致的力量狂涌,虚空之中到处都是噼里啪啦的雷光暴响。

    少奚延他整个人虽然都在陈寻的身后,还是觉得身周的气劲汹涌,空气都跟凝固了一般,挤迫得他心脏都要爆开来,心里震惊不已:

    陈寻这瞬间一拳的威力,绝对已经晋入天人境的层次!

    (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