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一章 珠中突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瞅着有四丈多高的玄将印,心里也发愁。【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他此时的修为,还仅能炼制此印的外层禁制,不知道驴年马月才能完全祭炼此印,再次进入内部空间里。

    在此之前,他非但不能将玄将印内部的仙灵元气导出,用于修炼,他的身外分身血鸦也完全被困在其中,被玄将印的多层阵法禁制隔绝了感应。

    他现在最紧要的,除了先祭炼玄将印的外层禁制外,百骸筋骨所受的伤也要先恢复过来。

    虽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但陈寻知道他们不能拖到等穷奇石兽将青鳞族、策天府的人马都击溃后,再想办法出去。

    到时候,他们可能要面对三组以上的穷奇石兽,就算他将玄将印内的阵法禁制都祭炼成功,想全身而脱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陈寻取出一枚寒元珠,从中汲取元液,瞬息就生出磅礴的灵元,在灵脉、灵海之间汹涌流转,又徐徐转为气血真阳,百骸筋骨所受的伤势缓慢在愈合……

    一天时间过去,陈寻伤势就完好如初。

    除了陈寻自身的玄元圣体外,多处将近粉碎的筋骨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恢复如初,更多是寒元珠的功劳。

    从寒元珠中直接汲取元液修炼,比起吞吸虚元灵气修炼灵元,效率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

    不然的话,陈寻就算是玄元圣体,百骸筋骨这么重的伤势,少说也要躺个十天半个月才有可能恢复如初。

    陈寻此时也没有轻举妄动,他还要等少奚延恢复伤势、将他那枚玄兵印祭炼成功。

    少奚延此时能发挥的作用,要比苏棠、雷万鹤他们强得多,那枚玄兵印在他手里,至少能发挥出法相境后期的战力来。

    法相境前期与后期的差距,也是有着天壤之别的;一个打八个,不在话下。

    少奚延还坐在迷阵中的闭关,即使受益于虚元珠内的灵气,一时半会还恢复不了;陈寻则耐着性子去洗炼玄将印外层禁制所附的仙人残魂。

    不知道是不是仙胎元神被吞噬掉的缘故,此时仙人残魂与阵法禁制的附着,远没有先前那么紧密;在陈寻施展暗日撼神诀轰击下,竟然有一点点的松动起来。

    这绝对是件喜事。

    若不能用暗日撼神玄印直接轰击,用神识一点点去洗,谁知道驴年马月才能将玄将军上的神魂气息抹去?

    就算能用暗日撼神诀进行轰击,想彻底抹掉玄将印所附的仙人残魂,也要远比想象中艰难。

    能总比不能好。

    陈寻就当是潜心修炼暗日撼神诀。

    一枚枚漆黑幽晦的魔纹玄印在陈寻的灵海之上,飞快的凝聚起来,又飞速的轰入玄将印的内部。

    这个过程也不知道持续了多少万次,陈寻早就习惯于享受这种平淡如水的修炼生活,不觉得厌烦。

    他现在凝聚撼神印的速度,也从以往四五息时间才能凝聚一枚的基础上,提高了近一倍,只是撼神印的攻击强度,却没有增加多少。

    精神异力与元神直接相关,只是元神的修炼极其缓慢,除此之外,陈寻也不知道要怎么修炼隐脉所储的精神异力。

    所谓的燃灯秘法,也只存在于传说之中,陈寻无缘得见。

    暗日撼神诀,以及陈寻、老夔从捆仙索所悟的捆仙诀,都是精神异力的动用法门,却无法籍此修炼精神异力。

    陈寻即使不直接消耗元神,隐脉所能提供的精神异力,似乎也无穷无尽,直到十天之后,才有心神耗尽的疲倦感,青莲元神都给人蔫不拉叽的感觉。

    而此时从玄将印中震散的仙人残魂,就直接卷入陈寻的体内,融入青莲元神之中,仙灵元气在他灵海之上汩汩而生,消耗一尽的精神异力也在缓慢的复苏中……

    陈寻有过将他人元神震散,转为精神异力、重塑青莲元神的经历,此时也不觉得有什么惊讶之处,暗感震散的仙人残散,能在虚元珠内转为仙灵元气,说不定就是暗日撼神诀的缘故。

    暗日撼神诀作为魔帅赤火明所修炼的魔道神通,确是有过人之处。

    魔帅赤火明用暗日撼神诀封印赤海的元神,以防止他人从赤海元神窥探魔族机密,绝对想不到,赤海竟然能从中|将暗日撼神诀的功法悟出来……

    此时能将震散的仙人残散直接导入体内转为仙灵元气,陈寻就尝试着将仙灵元气一点点的融入百骸筋骨。

    待陈寻将玄将印外层禁制所附的仙人残魂抹除掉,百骸用仙灵元气洗炼,也不知不觉进入九劫炼体第三重境界。

    *****************************

    陈寻又化了一天时间,将玄将印的外层禁制祭炼过,才再度走入专为少奚延布设的迷阵之中。

    少奚延盘膝而坐,那枚玄兵印早已经收起来,相信他早已经祭炼成功;此外他身穿一件火红色的灵甲,红色的焰光仿佛岩浆流淌,竟然是一件天阶灵甲,相信这是少奚延从天权道宫所得之物。

    有玄兵印能汇聚玄兵法相,又有天阶灵甲护身,少奚延就算一时半会无法重修元丹,也有法相境后期的战力。

    “少奚前辈伤势如何了?”陈寻问道。

    “重修元丹还要回济月耗些时光,其他伤势都无碍了,一切都亏有沧澜侯。”少奚延诚挚的说道。

    要说此前他心里还有很多的戒心,此时则真相信陈寻诚意与少奚氏合作,无意与青鳞族为敌。

    “玄兵印所震散的仙人残魂,能在虚元珠中转为仙灵元气,想必少奚前辈此前修炼已经有所感觉,”陈寻说道,“我们此前躲在虚元珠中,就是用这仙灵元气骗过穷奇石兽,混入天权道宫之中。此计可一可二不可三,我们此时从虚元珠中出来,若不能一举从天权道宫潜出,再惊动穷奇石兽,就可能会永远被困在虚元珠中。少奚前辈,你可有做好准备,或者再等一些时间,云洲或还有援兵赶到珑山?”

    “我看无需再等了。”少奚延说道。

    云洲两年援兵赶到珑山,对青鳞族的形势不会有利;而他此时也实在关心青裳、燕岚以及康儿他们的情况如何。

    “那好……”陈寻心里也想此时出虚元珠时机正好,大群的穷奇石兽极可能都进入珑山中麓,与青鳞族、策天府以及七族蜃兽混杀在一起,头顶峡谷留守的穷奇石兽不会太多,很可能连一组都凑不足。

    *******************************

    陈寻继续留苏棠、雷万鹤、赤海、蛇无心与老夔留守虚元珠,让北玄甲、红茶以及常曦都到迷阵中来。

    进出虚元珠的门庭玄窍,正对着迷阵,这样少奚延无论是进是出,都不会看到虚元珠中的全貌。

    关键时刻,他还可能打开虚元珠的门庭玄窍,老夔、苏棠他们可以直接在虚元珠中施展术法,助他们一臂之力……

    陈寻神识透出虚元珠,发现他们还留在密闭的地下宫室中,但他刚要让北玄甲从虚元珠先出去,头顶之上就轰隆隆震动起来,沙泥石屑不断震断,三头气机极其强大的穷奇石兽,正钻地杀来。

    穷奇石兽果真是没有那么好骗,这次再退到虚元珠中,真的就要被困其中难以脱身了。

    陈寻只能指望峡谷上留守穷奇石兽不要太多,其他穷奇石兽最好还在跟策天府、青鳞族的人马不断纠缠中。

    北玄甲、少奚延同时祭出玄兵印,汇聚玄兵法相。

    地方空间有限,少奚延所汇聚的玄兵法相,与北玄甲一样,都只有两三丈高矮,说明少奚延已经将玄兵印内部的阵法禁制完全祭炼成功。

    苏棠、雷万鹤他们还不能控制玄兵法相的大小,威力也只相当于法相境初期。

    穷奇石兽距离地方还有百余丈,但螺旋状的气劲已经透过破碎的岩层逼来。

    穷奇石兽虎头牛身,头顶一只青色巨角,钻石破土比走路都要轻功。

    陈寻他们虽然都修过御土诀、土遁之术,但在岩层坚厚的珑山地底,他们钻石破土的速度,怎么都不可能比得上穷奇石兽。

    只能往上突围,要是峡谷里仅有三头穷奇石兽留守,陈寻都不需要老夔出手,他们就有把握冲出重围。

    陈寻左手捏拳,雷光敛聚,看到为首那头穷奇石兽浑身裹在一层青光之中,破石杀来,毫不犹豫的就一拳朝这头穷奇石兽的独角轰去。

    “动手!”

    也无需陈寻出声提醒,少奚延就御使玄兵法相,从侧面往先杀入地底的那头穷奇石兽夹攻过去。

    少奚延此时也只能依赖玄兵法相,御敌手段有限,只能站在陈寻与常曦的身后,却不知道陈寻修炼的是什么神通,竟然能一拳将为首的那头穷奇石兽轰退数步。

    虽然在地底,穷奇石兽转动受到限制,但扑杀之势也重如山岳,少奚延没想到陈寻的一拳之势,竟能与穷奇石兽不相上下。

    陈寻修炼无上神通,一拳之势有如山岳压来,但他的百骸肉身怎么能承受得住?

    魏玄成偷袭他时,少奚延看得清楚,陈寻身受魏玄成两度重击,百骸筋骨不知道断了多少,在虚元珠中才短短十数日,陈寻百骸筋骨伤势痊愈不说,肉身的强度怎么就又强出一大截?

    就算陈寻在进入珑山之前,就已经有元丹境的修为,也不应该强到这种地步啊。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