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九章 异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抱歉,今天还是一更)

    紫宵雷霆塔高五丈有余,与高达百丈的炼神塔不好相比,但内部空间也有十步见方,相当于塔内有七层小厅,就算不祭炼,放在灵湖之畔,大家也都可以栖身其中修炼,就不用再以天为幕、以地为席了。【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受洪荒钟两度重击,百骸筋骨断碎多处,体内灵元也消耗一尽,只能请常曦将重如山岳的铜塔,移出迷阵,放置到灵湖边上去。

    片刻后,老夔却通过神念,跟他说道:“你将铜塔所附的残魂震散,我祭炼此塔,以后若遇恶战,或许还能在虚元珠中助你一臂之力……”

    老夔元神与千丈龙骸灵肉才初步融合,百骸窍脉都没有生成,体内自然是没有丁点法力蓄积,没有办法持续御使法器杀敌,但任何法器祭炼后,都能事先汲取天地灵气,施展附带的神通。

    紫宵雷霆塔,作为最顶级的天阶法器,老夔祭炼后,哪怕每次仅能施展有限的几道神雷,在关键之时也是绝强的助力。

    陈寻身受重创,百骸筋骨不知道断了多少,灵海法力也是耗尽,但青莲元神没有受什么伤,施展暗日撼神诀没有问题。

    陈寻飞到灵湖边,赤海立在紫宵雷霆塔顶之上,看神色似为塔身的袖珍苦恼。

    =长=风=文学==cfwx=

    苏棠、雷万鹤以及陈寻、常曦都可以进入塔中修炼,但赤海敛翼而立就有三四丈高,展开骨翼更有七八丈宽,在他能化形变化之前,怎么都没有办法钻进紫宵雷霆塔中去。

    看到陈寻飞过来,赤海说道:“主人,赤海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啥时帮赤海跟老蛇也在虚元珠里建座大殿?”

    “梁柱俱全,自立更生、丰衣足食。”陈寻指着一截他从玄兵殿收入虚元珠的残墙断壁,说道。

    现在灵湖加灵地的面积,有两千丈方圆,折算下差不多有十平方公里,相当一座中等城池,赤海他们要想在虚元珠建造宫室,地方是足够的,但这得赤海他们动手,陈寻可没有这个闲工夫侍侯他们。

    赤海伸出覆满雷纹黑鳞的爪子,建造宫室这事,他还没有细想过,照他的脾气,原是指望陈寻能从外面直接搬几座大殿进来,那才叫省时省力啊。

    “要在虚元灵地营造宫室,得到好好规划一下。”雷万鹤刚与苏棠将玄兵印祭炼成功,听到这事就兴奋起来。

    “你伤势要不要紧?”苏棠关心的问道,此时还不想少奚延知道太多的秘密,她们刚才都没有露面。

    “百骸之伤容易好。”陈寻轻松的说道,有寒元珠在手,他此时重修元丹,也不过二三个月的事情,筋骨之伤倒不放在心里。

    “虚元灵地连山脉都未生成,可以说是灵地无脊,此时建造宫室还太早了。”老夔此时插进来瓮声说道。

    听老夔这么说,陈寻才想到虚元灵地还真是缺憾太多。

    人身以脊为柱,百骸才得以伸展;灵地则以山岭为脊。

    无脊之灵地,本身是极不稳定的,此时建造宫室,地基都打不牵,有点小动静就会崩垮。

    陈寻撇下营建宫室的念头,耗用大半天时间,才将炼入紫宵雷霆塔所附的神魂气息抹除。

    陈寻此时神识透入紫宵雷霆塔的内部,才发现此塔第一重阵法禁制就繁复异常,竟不在第一层玄衍阵图之下,并且只要老夔能将第一层阵法禁制祭炼成功,一次汲足天地灵气,就可以释出九道神雷,威力不弱于法相境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还不知道第二层、第三层阵法禁制附带的雷法神通会强到什么地步呢。

    虽说紫宵雷霆塔内部仅炼有三层阵法禁制,达不到纯阳道器的标准,但威力并不比寻常的纯阳道器差多少。

    陈寻心想在他与敌恶战时,老夔即使不从虚元珠中现形,确实也能借此塔给他极强的助力,唯一不足的,此塔放在虚元珠中,每一次汲取灵气,都是消耗虚元珠中有限的灵气。

    陈寻将紫宵雷霆塔丢给老夔祭炼,重新走回蜃雾封住的迷阵之中,见少奚延正祭炼一樽玄兵印心想这枚玄兵印应是元青裳交给他护身之用,只是少奚延此前一直都没有时间祭炼此印。

    少奚延受伤极重,元丹被毁,修为暂时跌到天元境,情况不见得比顾馨月稍好,但玄兵印祭炼后,无需法力就能汇聚玄兵法相,却是最适合少奚延此时祭用的法器;少奚延祭用玄兵印,差不多还能有法相境巅峰的战力。

    陈寻心想少奚延身上至少有三件天阶法器,换了其他人,还真难忍住不下黑手。

    “我修有一门神通,可以将玄兵印所附的仙人残魂快速震散,”陈寻说道,“少奚前辈若不介意,我可以代你将玄兵印神魂气息抹去,你再祭炼。”

    少奚延抹去额头的汗渍,汗颜道:“有劳沧澜侯了。”

    要是不请陈寻帮助,以他此时的状态,想强行抹除玄兵印上的神魂气息后再重新祭炼,怕一两个月都未必能成,伤势还有可能进一步的加剧。

    不过少奚延见陈寻竟然轻而易举抹去玄兵印所附的仙人残魂,心里也极度震惊,心想雷伯元神或许就是被陈寻的这门神通所破,果真是强悍到极点啊!

    陈寻还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如何,刚才的动静多半已叫穷奇石兽生疑,他现在轻易不敢试探虚元珠的动静,但也不能徒劳留在虚元珠虚耗时光。

    陈寻还以希望能帮少奚延最短时间恢复伤势,能成功祭炼玄兵印,到时候能出大力。

    陈寻帮少奚延将玄兵印之上的仙人残魂震散,就将玄兵印交还给他祭炼:“虚元珠还有些见不得人的秘密,还请少奚前辈安心留在此地修炼,若有什么需要,出声喊我即可;见谅了。”

    少奚延颔首相谢,陈寻能不杀他灭口,不为他身上的数件异宝奇珍动心,就已经叫他感激不尽了,哪里会为留在迷阵之中修炼有半点恼恨?

    陈寻再走回灵湖边,大家都各自在林中寻了一处静地修炼,常曦却在湖畔积沙造塔,造出一座比紫宵雷霆塔更高大的沙塔。

    陈寻从门户走进去,就见常曦在塔中盘膝而坐,将一截极珍阳木横放在她的膝前,春风化雨剑则悬浮在她的身前。

    一层水色蒙蒙的青郁阳木之气,正缓缓从这截极珍阳木中升腾而起,一点点的融入春风化雨剑中,剑身所透漏的灵光,更加的水色润莹,再化春藤御敌,威力必能再强数分。

    常曦这些年来,就凭着一柄春风化雨剑纵横天下,其间也是数度损毁。

    旧的春风化雨剑损毁,常曦每次都是寻找天下灵木,重新炼制新的春风化雨剑,就像是渡劫失败,转世重修。

    陈寻心想常曦对春风化雨剑如此情有独钟,会不会她前世早就经历数转轮回了?

    常曦睁开晶莹剔透的美眸,看到陈寻站在塔前看着她膝前的天柱木发愣,难抑振奋的说道:“此行所得这几截极珍阳木,炼取木气融入春风化雨剑中,剑身怕能强出一倍不止,日后再多炼入一重阵法禁制,春风化雨剑就算是正式的天阶法剑。以后,你再被谁欺负,我都帮你欺负回来。”

    “大当家的春风化雨剑,是不是找到更多的极珍阳木,威力就会增强一分?”陈寻走到常曦身边,盘膝坐下。

    “那当然,哪天将那株青梧砍了,炼取木气融入春风化雨剑中,或能叫春风化雨剑恶入道器层次。”常曦瞥眼看向被蜃雾遮住的灵地中心,撇撇嘴说道。

    灵地中心的那株青梧,与虚元灵地同生,受鸿蒙元息滋养,实际上已经远非寻常极珍阳木能及,可以说是虚元境的神树。

    陈寻哈哈一笑,说道:“待虚元灵地真正生成,能自行生发灵气,就是把青梧砍了给大当家当柴烧,都没有问题啊。”

    陈寻退出沙塔,就在灵湖边取出北斗玄将印。

    陈寻此前原没打算急着祭炼这枚玄将印,但此时身受重创,百骸筋骨不知断了什么,也只能安心留在虚元珠中先将伤养好。

    闲着也是闲着,陈寻心想有这时间,还不如好好珍磨这枚玄将印。

    玄将印是纯阳道器层次的异宝,仙人魂魄与炼入其内的阵法禁制结合格外的紧密,陈寻用暗日撼神诀都无法松动半分,此时只能将神识一层层的往里延伸……

    漆黑似铁的印身,高达四丈,印台站有一樽三头六臂的银甲神将,看银甲神将的形态,陈寻心有所悟,当即就在灵海之上具现这樽银将三头六臂的法相,再以此法相透入玄印内部.

    神识触及玄印内部的禁制,即有一股轰然巨响翻腾而起,随后神识就不由自主的被拖入一个类似灵海的玄异空间……

    而此时虚元珠内天地为之一暗,一股难言磅礴的威压有如实质,往四周极速扩散。

    赤海大叫一声,抱头飞远。

    常曦积沙造成的那座沙塔,直接被这股威压击垮。

    常曦灰头土脸,拿着春风化雨剑就要冲过来抽陈寻一顿,但看到陈寻的异常,也是心生惊骇。

    威压是意志与道心层次的精神势场。

    不要说仙人魂魄所透出的威压了,就是天元境修士的气势之强,也能直接叫普通人的精神崩溃掉。

    但玄将印所附仅是仙人残魂,透漏的气息怎么可能直接压垮沙塔、摧折木石?

    北玄甲振翅而来,老夔化变人身,但他们与常曦一样,都无法抵挡玄将印透出的威压,走进十丈范围之内;苏棠、雷万鹤、红茶、蛇无心、赤海,更是被阻拦在百丈之外,再往前进一步,五脏六腑都要被一只无形巨掌随时捏爆掉。

    “怎么会这样?”苏棠震骇问道,她看陈寻的脸痛苦而扭曲,想必是正承受极大的压力,也是焦急万分。

    此时陈寻身上也突然透漏一种难言悠远的苍芒之感,早前炼就的身外化身血鸦,更是化作一道虚影,扑入玄将印中,常曦她们身上所承受的压力才减轻一些,困难不解的看向老夔,惊讶问道:“难道这枚玄将印就是北斗仙人的一个身外分身?”

    老夔神色凝重,与苏棠、雷万鹤他们说道:“你们盯住少奚延,他若有异动,直接击杀,千万不要让他接近灵湖……”他与北斗甲、常曦,一起伸手触及玄将印,将神识延伸到玄将印内部,但也在轰然巨响之后,神识被拖入玄将印内部类似灵海的玄异空间……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