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八章 约法分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少奚延随陈寻、常曦进入虚元珠中,左右皆是迷雾,神识被迷雾阻挡,无法探察虚元珠内的洞府空间到底有多大。【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蜃雾?”少奚延惊讶道,没想到陈寻的洞府法器之中,竟然都是如此浓郁的蜃雾,仅有绍十数丈的范围没有蜃雾弥漫;再个,虚元珠中的灵气之浓郁也超乎他的想象,暗感就算是位于济月山脉中麓的仙台洞府,汇聚九条灵脉之灵气,都未必有虚元珠中的灵气浓郁。

    少奚延知道洞府法器,无法自生灵气,只能靠平时的蓄积。

    像七珍炼神塔能够接引雷霆之力,蓄积起来,弟子可以藏身其中修炼,有诸多玄妙之处,少奚延暗感陈寻这枚虚元珠,外表看上去普通之极,但实际上也是接近纯阳道器级数的异宝。

    只是传言千魔沙海一役时,陈寻仅有天元境初期的修为,他当时就祭用虚元珠藏数千弓手于其!无!错!中,从这点来说,虚元珠又绝不可能是纯阳道器级数的洞府法器啊?

    少奚延他也搞糊涂了,但知道天地间超乎想象的法宝无数,他所识不过沧海一粟,他所不理解的,未必就不是合理的。

    看少奚延疑惑的神色,陈寻微微一笑,挥手将周遭的蜃雾驱散一些,留出百余丈的空间,给少奚延活动手脚,说道:“我这件洞府法器,没有什么制敌的手段,就抓了几头蜃兽进来,布了一两座迷阵……”

    陈寻要与少奚延合作,不能因为要保住虚元珠的秘密,就像对待少奚燕岚那般,直接粗鲁的封住少奚延的五识。

    然而,少奚延的元神修为极其强大,寻常的防御法阵,根本就阻断不了他神识对虚元境的探察,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玄龟吐出来的蜃雾,将四周都遮闭起来。

    就连老夔的神识都无法在蜃萎中透出太远,陈寻相信少奚延元神修为再强,只要不强行突破他所布下的防御法阵,是无法察觉虚元珠内的真实情形的。

    少奚延也知道,陈寻随身若有什么更大的秘密,多半就藏在这虚元珠中,他此时与陈寻的关系尴尬之极,怎可能奢望陈寻将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他?

    不过,少奚延没有看到陈寻随手将魏玄成的洪荒钟收入虚元珠中,开口问道:“魏玄成所祭用的那口古钟,乃是接近纯阳道器层次的至宝,沧澜侯怎么舍得弃之不顾?”

    “少奚前辈若要,我待会儿取来送给少奚前辈。”陈寻说道。

    “……”少奚延尴尬一笑,问道,“沧澜侯对姜氏所知多少?”

    陈寻微微一笑,说道:“少奚前辈你且放心,我也绝不敢让今日之事泄漏半点出去……”

    杀害春陵君手下重臣,少奚延怎么可能放心得下?

    看陈寻无意以此事相威胁,似乎也知道姜氏一族的强大要远超乎想象,少奚延心想也是,虽然魏玄成是他出手杀的,但陈寻与常曦也绝脱不了关系,双方都是绑成一根绳上的蚂蚱,绝没有拿出来相要挟的道理。

    不过,少奚延也不会因此就心安。

    他身受重创,不要说陈寻在虚无珠内还藏有强如法相真人的侍魔,就是眼前这位传说有转世仙躯修炼资质的常曦,此时想杀死他,不会比掐死一只蝼蚁麻烦多少。

    此时,陈寻感应到外面的穷奇石兽又想将神识透入虚元珠中来,当即示意少奚延收敛心神,不要有一丝的动静传出。

    领头的那头穷奇石兽,很可能跟常真一样,实是肉身损毁后、元神寄附于傀儡妖躯之中的北斗门人,其元神要比想象中更为强大,甚至都有可能早就晋入涅盘境,不然也不可能在珑山熬过这么长的岁月。

    不过,元神再强大,失去百骸肉身,就如拔牙的老虎,也难发威;除了其神识极其强大之外,实际能发挥出来的战力,主要还是依赖于石兽傀儡本身。

    老夔此时所面临的困境也是如此,唯有重塑肉身,才能恢复天人境巅峰的修为,才有可能进一步修炼,晋入涅盘。

    陈寻刚才将一堆道书与虚元珠扔在地上,是想制造少延奚、魏玄成为争夺宝物、自相残杀的假相,但不知道能不能瞒过穷奇石兽。

    过了片刻,穷奇石兽的神识才从虚元珠上移开,陈寻稍稍宽下心来,但也不知道穷奇石兽有没有从外面离开,只能耐着性子坐待,此时再不敢轻举妄动、打草惊蛇。

    但想到扔在外面的那口洪荒钟,陈寻心里也觉得挺心痛的。

    纯阳道器级数的法宝,内部至少有四层以上的阵法禁制,法相境强者的神识还不足以强到同时控制四层以上的阵法禁制,但哪怕是仅能祭炼纯阳道器的外层禁制,也能有无限逼近天人境巅峰的战力。

    拥有一件纯阳道器,就能使四宗的实力有飞跃的增加,其诱惑力,不可谓不强,但陈寻早就有一件比洪荒钟强出一截的北斗玄将印收入囊中,自然能冷静考虑洪荒钟所带有的凶险。

    洪荒钟不大可能是魏玄成他自己的,极可能是春陵君姜君问借给魏玄成御使的。

    他此时将巨钟收入囊中藏起来,但只要姜氏存在一日,他就没有将巨钟拿出来的机会,又何苦将一枚派不上用场的定时|炸弹抓在手里?

    有七珍炼神塔的前车之鉴,陈寻自然要加倍小心。

    再者纯阳道器级数的至宝,有四重以上的阵法禁制,以魏玄成的修为,仅能祭炼外层禁制,内层的核心禁制,极可能还附有姜君问或者姜氏其他谁的神魂气息。

    通常说来,天人境强者是无法透过空间玄壁探察神魂气息,但姜氏如此强大,谁知道他们手里有没有至宝能到探查到丁点的珠丝马迹?

    陈寻轻轻叹了一口气,心里想,姜氏要远比想象中强大,这种杀人夺宝的事情,能少留些痕迹,还是少留些痕迹为好。

    陈寻收敛心神,见少奚延眼里犹有警惕之色,心里一笑,从怀里取出三只储物袋,这些都是他随手从魏玄成身上搜来的,都交给常曦,说道:“魏玄成比我们早一步进入秘殿,应该得了不少好东西,你打开来看看都有些什么东西,咱们现在就好跟少奚前辈二一添作五,分了好安心养伤……”

    “不,不,这些都是沧澜侯应得的。沧澜侯救命之恩,我还要等见到青裳之后,才能报答,此时怎么再伸手分这些东西?”少奚延说道。

    “我也不瞒少奚前辈,”陈寻哈哈一笑,说道,“此行所得机缘若不能均分,你多占一分,我心里不爽;我多得一分,少奚前辈心里多半也有怨言,这以后的合作,要怎么维持下去?”

    少奚延微微一怔,说道:“我与魏玄成进入秘殿,也得到两件天阶法器,此行所得已是足够……”

    他心想自己在虚元珠中,生死都捏在陈寻的手里,青裳又不知道他还活着,他生死都捏在陈寻的手里,此时只能将底牌都交出来,看陈寻的反应。

    “此前不提,从杀死魏玄成的那一刻,咱们才算是绑到一根绳上的蚂蚱,”陈寻笑道,“至少在见到元前辈之前,咱们还得同舟共济,共渡难关,少奚前辈,莫要再推辞。”

    常曦横了陈寻一眼,说道:“好好的话,经你嘴说出来,满口的匪腔,好像咱们在打家劫舍私分横财似的……”

    常曦将三只储物袋上的神魂气息抹掉,将里面的东西统统倒出来。

    魏玄成所用的法器,有可能会被策天府的人认出来,不能用,包括这三件空间极大的储物袋,都要扔到青莲焰里炼烧掉。

    而此次魏玄成进入地下秘殿,从天权道宫搜集的法器、道书、炼器材料等物都倒在地上,堆起来足有三丈多高。

    炼器材料最多,紫宵元铜就有十二大锭,这是炼制雷系法器的极珍。

    七星雷霆柱就是用这种紫宵元铜炼制而已,但每一根雷霆铜柱都重如山岳,十二锭紫宵元铜都不及其百一,能用来炼制一件天阶雷系法器就顶天了。

    虽说云洲已无宗门能炼制天阶法器,但不意味着这些紫宵元铜没有其他用场,陈寻二一添作五,与少奚延各分一半。

    道书里没有神通一级的秘法玄诀,但天权道宫收藏的道书,很可能都与北斗仙人的道统相关,陈寻就都收入囊中。

    有几段不在天柱木之下的极珍阳木,于常曦修炼有极大益处,都归了常曦;其他炼器材料,少奚延则多分得一些。

    除了从天权道宫大殿禁制中拆下来的散乱法器外,魏玄成囊中还有二十六件地阶法器、二件天阶法器。

    地阶法器,陈寻与少奚延也是二一添作五均分了。

    两件天阶法器,其中一盏古铜灯,高三尺,灯座是九瓣青莲缠绕,不知何种材料炼制,却重逾万斤,灯头处空无一物,连一根灯芯都没有,却有一枚豆大的青莲天焰在亘古不灭的燃烧着……

    陈寻此时仅知九幽铁能盛青莲焰,他也是从青鸾法相中参悟出青莲焰诀,没想到这次竟然能在天权道宫里发现这盏能化变青莲焰的古灯,心想幸亏出手击杀魏玄成,不然的话,夔龙阁以后难独占青焰莲箭的秘密。

    陈寻将青莲古灯收入囊中,将另一件高足五丈的铜塔推给少奚延,说道:“青莲古灯对我修炼一门神通,有极大帮助,我就不客气收下,这座铜塔还请少奚前辈收下。”

    “不,不,不,我所得已经足够多,这座雷塔怎么还能收下?”

    陈寻不夺他身上的法器,不杀他灭口,少奚延就已经是相当意外,此时还要留在虚元珠中疗伤,依赖陈寻想办法救他出去跟青裳她们汇合,哪里肯再多收一件天件法器?坚决推辞道,

    “就算是机缘均沾,沧澜侯这么多进入天权道宫,我才一人,均分法器,对沧澜侯、常曦仙子也极为不公。”

    天元境就能祭炼天阶法器,法相境就能将天阶法器的威力都发挥出来。

    陈寻细看这座铜塔,应都是用紫宵元铜炼成,五丈高矮,他此时身受重伤,竟无力将铜塔托起,看周身所镌刻的雷纹秘篆,与雷霆铜柱极为相似,七层塔身,塔顶刻有“紫宵雷霆”四字古篆,暗感此塔作为雷系法器,实是最顶级的天阶至宝。

    陈寻与少奚延均分法器,主要也是要安少奚延的心,为以后的合作奠定下基础,见少奚延坚决推辞,就不客气将这座紫宵雷霆塔先留在虚元珠中。

    他此时手里也没有更大的储物法器,能装入这座五丈高的铜塔。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