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七章 借刀杀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魏玄成心里暗暗吃惊,他吃惊倒不是说看到陈寻、常曦两人意外闯进来,而是没有想到陈寻仅仅天元境修为,竟然能扛住洪荒钟的一击。【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府君将洪荒钟暂时借他,以他此时的修为,也仅能祭炼洪荒钟的外围禁制,但哪怕是作为姜氏洪荒古钟的复制器,也是接近纯阳道器级数的至宝。

    法相境巅峰强者猝不及防之间,吃他祭用洪荒钟全力一击,也难逃粉身碎骨的结局,魏玄成怎么没想到,区区天元境修为的陈寻,此时竟然还能有力气爬起来。

    看残墙断壁被打出百余丈深的一层层人形石洞,魏玄成也不觉得他这一击有失水准,这孙子的百骸肉身,怎么可能强到这样的程度?

    不过,魏玄成心里同时也是一喜,陈寻、常曦既然都摸进地下秘殿来,就说明外面的穷奇石兽,已经被春陵府与元青裳诱走了。

    魏玄成将洪荒钟收到手里,刚才高达五六丈高的巨钟,此时变成四五寸高矮,宝光透漏,歉意说道:“真是没想到是沧澜侯与常曦仙人!”

    “好说好说,魏真人也没有想到会是我们进来。”陈寻痛得呲牙咧痛,不知道多少根骨头被打粉碎了,全身粉碎性骨折都没有他此时这么惨,看少奚延、魏玄成也都是一身重伤,想必是借此这只巨钟,才勉强逃过穷奇石兽的追杀,在地下秘殿勉强活了下来。

    难怪七头穷奇石兽始终停在峡谷的上空,原因就在如此。

    七头穷奇石兽再强横,在空间狭小的地底,却拿躲入巨钟之中的魏玄成、少奚延没有办法,但同时又怕其他二十一头穷奇石兽在外面会吃亏,唯一的选择就是停在峡谷的上空,同时监视两边的情况,也不怕身受重伤的魏玄成、少奚延敢从巨钟中露头。

    “外面情形如何?”少奚延不说其他,直接问外面的战事如何,这也是他最关心的,他此前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好好的调虎离山之计没有使成,竟然还中了人家的瓮中捉鳖之计,这样的结局心里也苦涩之极,后悔当时没有请陈寻他们一起进地宫。

    陈寻在如此仓促之间,能硬接魏玄成全力一击,说明他的实力不在法相境中后期强者之下,加上常曦以及陈寻随身相随的几头强横侍魔,他们联手,就未必会这么惨。

    说这些也已经晚上,他与魏玄成都身受重伤,躲入洪荒钟内,也仅是勉强逃过一死,但要是七头穷奇石兽守在外面,他们这辈子都不要想能珑山脱困出去。

    “春陵君倒是第一个走了,元前辈倒是想冲进来救少奚前辈,但一人难敌诸多石兽,最后也是身负重伤,往北逃去,现在大群穷奇石兽都追杀元前辈去了,具体情况如何,我们也不知道,”陈寻故作含糊的说道,“我与大当家偷偷进来,倒没有想到少奚前辈与魏真人在地下竟安然无恙!”

    “外面没有石兽守着?”魏玄成不敢怨春陵君不救他们,就直接走人,但仍不放心的问道。

    要是大群石兽都北上了,策天府在珑山中麓与七族蜃兽僵持的人马,多半不可能及时撤走,说不定此时已经遭受难言惨重的重创,但他不关心这个,怎么也要自己先逃脱生天、保住性命再说。

    “要有石兽,我们怎么进来?”陈寻咧嘴笑道,只是剧痛深入骨髓,刚才那一下,灵甲神通已经将他体内的灵元耗得七七八八,好在暗日撼神玄印只需要用精神异力凝聚。

    陈寻他笑得比哭还难看,一步一挪的往少奚延、魏玄成走去:

    “魏真人,你这一击,可把我打惨了,还白白损了我一道天阶道符,这笔帐,我们还是要算的!”

    “这个好说,我这里还有一些保命的丹药!”魏玄成说道,见陈寻走近过来,他伸手入怀取药,心神还凝聚一点,警惕陈寻走近。

    他现在也清楚了,陈寻此子口蜜腹剑,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就这一瞬时,陈寻张口吐出一道黑影,魏玄成根本无法抵挡,就觉一股沛然莫御的精神异流,似洪荒巨流一般从他的眉头冲入,极瞬之间在他的灵海之间化为暴烈的风暴,携千刀万刃往他的元神卷杀过来。

    魏玄成受伤没有少奚延想象中那么严重,忍受神力风暴的冲击,巨蛟元神化相杀出……

    这时一根春藤似灵蛇一般猛然从虚空探出,一口就咬住巨蛟的颈颔;同一刻,陈寻左手拳聚雷光,就往魏玄成的胸口轰去!

    洪荒钟玄光再闪,挡住陈寻暴如雷霆的一击,陈寻再度被击飞出去,然而那根春藤却在这极瞬之间,生出无数刺须,从魏玄成的胸口扎入,迅捷无比的沿着他的百骸窍脉,钻入他的五脏六腑,灵蛟法相顿时也散成一团碎光流影,无法再次具现……

    魏玄成没想到陈寻、常曦同时发难,常曦更是在极瞬之间,就将他控制住,心底被死亡的惊惧紧紧抓住。

    “沧澜侯、常曦仙子,你们这是何时,你们杀了我,就不怕策天府的雷霆之怒吗?”魏玄成元神修为不弱,常曦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控制他极难,他依旧还能出声怒喝。

    “魏真人,你以为我会傻到认为刚才那一下,是你无心之失?”陈寻狂喷一口血,再次从数十丈深的人形石洞里爬出来,冷声说道。

    要不是他这几年被困虚元珠中,肉身百骸都已经修炼到九劫炼体第二境界,要不是他有青莲法相化变的护体神通,他走进此殿的那一瞬间,就被会魏玄成杀得尸骸粉碎,他怎么可能相信魏玄成的神识已经弱到连人与穷奇石兽都分辨不出来的地步!

    他虽然在笑,心里的恨意滔天,他此时要是饶了魏玄成,忍一时之气,岂不是策天府是条狗都敢跑过来刺杀他?

    少奚延心里也是震惊异常,没想到陈寻身受两度重击,竟然还有爬起来的余力,忙说道:“是不是误会,到春陵君面前,自有分辩之机会,沧澜侯,你断不可一时冲动!”

    少奚延也不大相信魏玄成刚才是看走了眼,但陈寻真要将魏玄成杀了,怎么可能逃过策天府的调查?

    天人真君已经能上窥天机了,陈寻怎么可能逃过春陵君姜君问的当面质询?

    二十一头穷奇石兽,珑山中麓山岭还有七族蜃兽聚集,局势已经够混乱了,要是陈寻与春陵君再撕破脸,少奚延都不敢想象最后剩几人能从珑山逃出去。

    为大局着想,少奚延也要劝陈寻忍一时之气、吞一时之声。

    常曦则冷笑不语,春风化雨剑化成春藤,扎入魏玄成的百骸之中,但魏玄成修为极高,灵海之上的元神犹在作最后的抵抗。

    陈寻刚才布下能封闭神识感应的禁制,其实只是小小的法门,不然的话禁制本身就能直接惊动外面的穷奇石兽。

    刚才那么大的动静,也早就将禁制震破。

    穷奇石兽随时会再度杀入地底,照她的意思,索性连同少奚延一起杀,就逃出珑山,只要以后不与元青裳、姜君问打照面,策天府想追查真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少延奚受伤极重,此时也没有还手之力。

    策天府怎么可能会想到,他们竟能瞒过穷奇石兽的耳目,混入天权道宫之中呢?

    没有想到这层因果,是很难推演此地所发生的真相的。

    真相之推演,是建立在因果之上的。

    面对少奚延的劝阻,陈寻咧嘴而笑,说道:“我怎么会杀魏真人呢?”

    “这样最好,你将魏玄成带到春陵君面前,我相信春陵君会给你适当补偿的。”少奚延松了一口气,心想魏玄成有杀害陈寻之心,此时又被陈寻与常曦两人制住,春陵君怎么都要吐点血出来,平息此事。

    “我不会杀,也不能杀,但少奚前辈你可以啊!”陈寻咧嘴说道。

    “你说什么?”少奚延惊道。

    这时候头顶轰隆隆巨响,少奚延更震惊不已,讶然问道:“穷奇石兽没有离开!”

    “……”陈寻将从虚元珠中取出大量的道书,洒了一地,说道:“时间不多,少奚前辈,是生是死,你自己选择……”

    少奚延修炼千余年,被赤星宫逼迫禅让国主之位,又重新扳回劣势,自然不是易与之辈,他知道陈寻必然奇计瞒过穷奇石兽的感应才进入地下秘殿之中。

    此时地底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只有陈寻随身那件洞府法器能够令众人暂时躲避穷奇石兽的追杀;魏玄成的那口洪荒钟虽然也能,但魏玄成被常曦制住,这么短的时间内,谁能祭炼纯阳道器级数的法宝躲入其中?

    陈寻不杀魏玄成,是怕策天府查出真相,后果一发不可收拾,但他身为济月国主,不受姜氏统领,策天府也无权将他召去质询秘殿所发生的一切。

    魏玄成心生惊惧,哪里想到陈寻竟然如此恶毒,竟然逼少奚延杀他?

    他见少奚延竟有意动,出声怒喝道:“少奚延,你就不怕亡国灭族之祸吗?”

    “少奚前辈,你若死在这里,元前辈再有个三长两短,济月国与少奚延还有可能保住吗?”陈寻说道,“再者说了,就算真相败露,只要少奚前辈与元前辈身在,策天府还能为春陵君手下的一条狗大劫干戈?”

    少奚延心念转动极速,抬手就往魏玄成的头颅劈去。

    魏玄成全身受制,一道玄光轰来,坚如精铁的头颅也顿时给劈得稀巴烂。

    此际,震动已经传至头顶的断岩,陈寻没有想到穷奇石兽这么庞大身形,钻石入地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当下也毫不犹豫,直接将少奚延与常曦,都收入虚元珠中,他随后也钻了进去,任虚元珠落在一堆道书之中……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