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六章 收获颇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h1>第六十六章 收获颇丰</h1>

    垮塌的天权道宫,在断柱残梁之间时有灵光闪烁。【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这些都是天权道宫内的大殿防御禁制,因灵力耗尽而无法发挥作用,但绝大多数都是完好无损的,拆下来,拆下来即使不能凑成整套的防御法阵,也是最顶级的入阶法器。

    只是很多防御禁制,都与断柱残梁融为一体,而此时要将这些断柱残梁都收入虚元珠中,势必会有极大的动静,惊动停留峡谷上空监视一切的穷奇石兽;陈寻与常曦只是将散乱的阵器拾起来。

    “你也是堂堂的一宗之主,怎么成了捡破烂货的?”常曦看陈寻竟然用手将一件元铜炼制的阵盘法器,从断石柱子扣出来,忍不住调笑道。

    陈寻嘿然一笑,照他的脾气,一拳将眼前这根丈余粗细的雕龙断柱劈碎,然而将阵盘捡起最是方便,但断柱之上承压好几块断裂岩石,一旦再次垮塌,谁知道会搞出多大的动静。

    现在是难看些,但这些阵盘法器,有不少够得上地阶法器的水平,于他自己虽然没有大用,但每带一件回梧山,都能叫四宗的实力增强一分,他哪里敢挑三捡四?

    这些阵盘法器,大多数用元铜炼制,就算残缺不堪,仅这些元铜就价值连城。

    两人又弯着身子,钻入一间垮塌的大殿。

    跟其他垮塌大殿不同的是,这间大殿的残柱断梁,很多都像是像被利刃整根切断似的,断口都无比的整齐光滑。

    看到这一幕,陈寻暗暗吃惊,这间大殿的石柱用料,极其不凡,心想就算是纪烈以大逍遥剑诀所化的剑芒切割,都不可能将这些石铁切得跟镜片一片光滑,实在想象不出少奚延、魏玄成在地下道宫里恶斗,到底祭出怎么的法器,才能形成这样的效果。

    陈寻钻入大殿之间,就见乱石之间有一堆灵光敛蕴的银砂,从一只巨鼎倾覆泄出去。

    巨鼎压在一块断岩之下,高约六丈,鼎壁玄符铭纹繁复异常,三头蛟龙缠绕鼎身,形成巨鼎的三足、三耳,仿佛活物,几欲要从巨鼎脱身飞出。

    蛟龙鼎虽叫巨岩压住,却丝毫没有半点变形,鼎身有淡淡的威压透出。

    又是一件仙人祭炼过、附有仙人残魂的法器!

    陈寻没有为再得一件天阶法器而振奋,他与常曦眼睛盯着从蛟龙鼎中泼出来的银砂。

    北斗仙人竟然用一件天阶巨鼎装这些银砂存在天权道宫之中,这些银砂到底有什么珍贵之处?

    陈寻抓起一把银砂,就觉得极其沉手,比他以往所见到的九幽铁、元铜都要沉重数倍,满满一鼎银砂,怕有好几百万斤重。

    “老夔,你识得这些银砂?”陈寻见老夔元神变成人身,从虚元珠中出来,问道。

    老夔抓了一把银砂,不确定的看向常曦:“玄辰砂?”

    “我前世也只闻其名,没有见过实物,是不是,也容易验证,”常曦说道,隔空摄来一块表面平整的石块,抓起一把银砂撒上去,就见无数细小如尘的银砂,竟然缓缓沉入石块之中,震惊的说道,“确是玄辰砂,甚至在蛟龙鼎中生出少量的玄辰剑气,这间大殿的石柱切口如此光滑,实是玄辰剑气溢出所致。真是可惜了,都不知道有多少玄辰剑气漏出去了……”

    陈寻这才知道这间大殿的石地也非同小可,这么多的银砂铺洒在上面,竟然都没有一点异象。

    “什么是玄辰砂?”陈寻自谓精擅炼器,却不知玄辰砂是何物。

    “玄辰砂是诸天域赫赫有名的九大阳金之一,从中炼取的玄辰剑气,可以说是无坚不摧,是炼制魂剑的极珍,你看这些断柱的切口便知。”常曦说道。

    陈寻此前就为这些断柱的切口惊讶,没想到竟是少许剑气溢出造成,实在不知道若能从玄辰砂炼取玄辰剑气,将厉害到何等的程度。

    “寻常法剑中若能炼入一丁点玄辰剑气,都将加倍锋利,剑芒威力也会倍增;你若能将玄辰剑气炼入玄兵印中,在汇聚玄兵法相时,融有一点玄辰剑气,将增加诸多凌厉之势,妙用无比。这么多的玄辰砂,价值绝对不会在一件纯阳道器之下,看来这天权道宫,大概要是这鼎银辰砂最为珍贵了,”

    常曦不无惋惜的说道,

    “可惜我修炼的春风化雨剑,与玄辰剑气金木相克,又只能便宜你这小子……”

    “这么多的玄辰砂,所能炼出玄辰剑气,足以炼制九九八十一柄雷音魂剑,你若再以雷音剑阵为核心,组成小千剑阵,涅盘境以下将无敌手。”老夔激动说道,陈寻在珑山修得碎星拳第一,将一枚北斗玄将印收入囊中,就已经超乎他的想象,但没有想到,在这里还有更大的收获。

    “那也只能说云洲涅盘境以下将无敌手,”常曦犹不忘打击陈寻一下,说道,“真正上古宗门出身的嫡传弟子,一根手指头,都要比陈寻的腰腿粗。”

    “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陈寻笑道,不过也知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上古宗门传承都有上千万年甚至上亿年的无穷岁月,确实远非云洲的宗门能及,但他此时更在意玄辰砂的非同小可。

    虽说天元境就可以炼制魂器,玄衍器第三层法诀中也有铸造魂器的秘法,但天下所能用来炼制魂器的材料极其罕见,无一不是天材地宝,可不是随随便便哪个天元境修士就能获得的。

    这些年来,除了老夔耗用数百年的寿元,助他将虚元珠炼成魂器之外,陈寻他自己都还没有想着要去尝试炼制一件魂器。

    陈寻没想到他这次竟能在珑山,找到如此之多的玄辰砂。

    陈寻不知道驴年马月,才能从玄将印上悟得碎星拳的第二重功诀,但他已经将雷音剑阵修炼到大成境界,修为再精进一两层,就可以着手修炼小千剑阵。

    想到那时就有与天人境强者一战的实力,陈寻想想也是兴奋。不过看常曦为少许溢出玄辰剑气痛惜在那里,陈寻也知道,想从玄辰砂中炼取玄辰剑气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陈寻释出一道细小的风柱,小心翼翼的将石隙地缝里的玄辰砂都卷出来,装回蛟龙鼎中。

    为了不惊动峡谷上方的穷奇石兽,陈寻动静不敢稍大。

    常曦耐不住性子,就往其他大殿钻去。

    过去许久,常曦卷了一堆残缺法器回来,都丢给陈寻,她将几截老树根状的枯木拿在手里,纤细如玉的小手,在细腻的木纹抚摸着。

    “那几截枯木有什么用处?”陈寻见常曦如此珍视那截老树根,好奇的问道。

    “这是比青梧不差的天柱木,”常曦说道,“炼取天柱木气,炼入春风化雨剑中,威力能增强一二……”

    陈寻看常曦的样子,绝不像只增强一二这么简单,撇嘴笑道:“我说你在虚元珠呢,老盯着青梧树看是打什么主意呢?原来是想将青梧木气炼入春风化雨剑啊。”

    “青梧树并不算多高等的阳木,”常曦不屑的说道,“虚元灵地要还想继续成长,你还得找到更多的极珍阳木,才能加倍促进虚元境的五行灵气转换……”

    虚元灵地引入大量的雷霆之力,此时已经扩大两千丈方圆,但后期增长极其缓慢,想必也是受青梧树自身的限制。

    陈寻心想苏棠手里还有一枚青梧实,若能破土生芽,大概能叫虚元灵地再扩大一倍,就是极限了。

    就不知道这两株青梧是否雌雄异体。

    不过两株青梧就算是雌雄异体,想要长成,也是在万年之后。

    他若无耐心等青梧繁衍成林,只能从外界引种更多的极珍灵木。

    陈寻眼睛盯着常曦手里的那几截老树根,问道:“这几截天柱木能否在虚元珠中成活?”

    “顶多给你一截天柱木。”常曦颇为心痛的说道。

    “若真是天柱木,种入虚元珠就能借鸿蒙元息生根出芽,百年就能成林……”老夔说道。

    陈寻心想能叫北斗仙人收入地下道宫的,就算是几截枯木,来历都是不凡;他们若能将其他五处秘殿都一一探寻过来,这趟的收获还不知道会有多少。

    常曦刚刚将右手的道宫都寻过一片,陈寻将装入玄辰砂的蛟龙鼎收入虚元珠中,他们就往左手边的垮塌大殿摸去。

    连走几间垮塌大殿,都空无一物,陈寻猜想这几间大殿应该早就魏玄成、少奚延二人洗劫过,但看样子,魏玄成、少奚延二人在地下道宫里也坚持了颇久时间。

    陈寻与常曦继续往深处搜索,待到最后一间大殿,赫然就见一口巨钟倒扣在那里,巨钟玄光流转,陈寻他们走进大殿的一瞬,巨钟就“嗡”的一声鸣响,恐怖之极的巨力将空气都凝成一股,形成一道玄光直接往陈寻的胸口撞来……

    陈寻哪里想到会遇上这样的巨变,只来得及捏拳砸向那道锥形玄光,整个身子就被这股恐怖之极的巨力打飞出去,哗啦啦的撞塌一大片断柱残梁。

    “陈寻、常曦仙子!”少奚延从巨钟中钻出,这才发现魏玄成打错人。

    陈寻从石洞里痛苦不堪的爬出来,都不知道被这一击打断多少骨头,见巨钟掀开一边,少奚延、魏玄成露出脸来,没想到他们俩人还活着……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