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五章 木马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北玄甲携虚元珠贴着山崖密林的边缘,很快就飞回到天权谷南面的峡口。【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虚元珠中,一面雾镜悬在半空中,北玄甲所看到的一切,都清晰在雾镜上映照过来。

    天地元气剧烈震荡,自然会引起气候的极端变化。

    暴雨像天湖倾泄,劈头盖脸的浇下来,偶尔一道闪电将漆黑的夜幕撕开,照亮峡谷左右的天空。

    峡谷两侧的石岭峰林,已经被摧残得不像样子,雷霆铜柱暴露出来,孤兀的矗立在一堆残崖乱石之中。

    峡谷的上空,看不到有半头穷奇石兽的身影,但峡谷深处不时有惊天裂地的动静传出,像小山一样的断崖巨石,携带无数泥沙向高空激飞,看得出七头穷奇石兽也钻入地底,追杀魏玄成、少奚延二人。

    而在峡谷东侧的夜空中,春陵君姜君问不知出向,碧波殿主已经变回妖身,巨大的青鳞鱼尾在空中翻腾,有着一种异样美态的媚惑,惊世绝艳的面容有着说不出的悲凉,正祭用炼神塔一次又一次的往围困她的十四头穷奇石兽砸去。

    如此恶斗虽然在万丈高空之上持续,但暴烈的气浪冲击还是将地面撕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狂风四卷,到处都是翻飞的巨石断木。

    看此情形,姜<长-风>文学君问应该是独自逃走了。

    魏玄成是他手下六大|法相真人,要是折损在珑山,对姜君问来说,如折损一臂,但他也不会为了魏玄成,冒着身殒道消的凶险冲回天权谷。

    倒是碧波殿主元青裳与少奚延道侣情深,此时重新杀回天权谷,无疑是要救少奚延脱困。

    然而元青裳与姜君问联手,都不能力敌十四头穷奇石兽,此时姜君问不知所踪,元青裳一人身陷重围之中,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还有救出少奚延的能力。

    峡谷地底惊天裂地的动静很快平息下来,一道道漆黑的身影破地而出,七头身形缩小数倍的穷奇石兽横在峡谷的上空,很快就变回此前二三十丈高矮的样子,星云秘铁所铸的巨翼展开足有百丈,咆哮着再往元青裳所在的高空飞去。

    元青裳大概已经认识到事情难以挽回,将一口精血喷到炼神塔上,炼神塔光华一敛,之后又猛烈的射出万丈霞光,将夜幕撕开支离破碎,同时也将穷奇石兽的包围圈撕开一道口子,妖身仿佛一道惊虹,往北面飞去。

    十四头穷奇石兽振动巨翅,紧随其中,但有七头穷奇石兽停在峡谷北面三四十里外的一座断崖上,为首的穷奇石兽,往陈寻他们所藏身的密林望来。

    陈寻知道穷奇石兽不可能感应到他们的气息,在虚元珠中还是下意识的摒住呼吸。他知道这七头穷奇石兽已经发现北玄甲,但谁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往这边扑过来?

    很快,那头穷奇石兽就振翅往这边飞来。

    “完蛋了,被发现了,我们快逃吧!”赤海从雾镜上看到这一幕,吓得收敛的骨翼都微微颤抖起来。

    “没用的家伙。”陈寻一脚将赤海踢开,又将北玄甲收入虚元珠中来。

    常曦不知其意,现在仅是一头穷奇石兽往他们这边飞回,他们还是能从容撤走的。

    见常曦、老夔都不明所以,陈寻说道:“这头穷奇石兽,只是感应到北玄甲的气息而已,要是飞回来看到一粒法珠遗落在泥水里,它会怎么想、怎么做?”

    “这头穷奇石兽,显然也有灵智,要是会祭炼法器,老娘这次就被你害惨了。”常曦猜到陈寻的计谋,但此举异常凶险。

    “怎么都要试一试,才知道结果。”陈寻嘿然一笑,让赤海他们都收敛气息不要有任何的动静。

    未曾祭炼,穷奇的神识是无法透入虚元珠中来的,但这头穷奇石兽有祭炼法器之能,也未必真会祭炼虚元珠。

    这头穷奇石兽,只是傀儡之躯,即使精魄元神有着堪比天人境的修为,没有百骸肉身所凝聚的命元精血,想祭炼法器,要比寻常修士难得多。

    不然的话,陈寻早就将那枚北斗玄将印给老夔祭炼了,他们大可以光明正大的冲进秘殿取宝。

    此外,四枚玄兵印所附的仙人残魂,都被他与常曦震散在虚元珠里,虚元珠就杂有一丝北斗仙人的气息存在。

    这也是陈寻瞒天过海,极有可能骗过这头穷奇石兽的关键。

    感应到那头穷奇石兽从密林上空扑下来,陈寻也赶尽收敛心神,很快就感应有一道道水波似的神识往虚元珠罩来。

    想必这头穷奇石兽发现一枚杂有仙人残魂气息的法珠,孤零零的落在密林的泥水,也是异常的困惑不解,想将神识延伸进来查探虚元珠里的蹊跷,却被虚元珠的空间玄壁遮挡在外。

    陈寻此时不敢将神识附到虚元珠上,自然不知道外界的一切变化,他们困在虚元珠中,就像是时间静止了一般。

    不过,虚元珠内外的时间消逝是同步的,陈寻心底默默计时,大概过了两个时辰,再次将神识透出虚元珠外,这才发现虚元珠外没有穷奇石兽,抹了一头虚汗,让北玄甲先将一座能封闭神识感应的防御法阵带出虚元珠布好。

    陈寻与常曦从虚元珠中出来,才发现他们身处一座半边坍塌的地下巨殿之中,心里也禁不住振奋起来,他的“木马记”还是凑效了,那头穷奇石兽果真将虚元珠误当成北斗仙人遗落在外的秘宝,收进地下秘殿了。

    这里应该就是峡谷地底下的天权道宫,满眼望去,到处都是少奚延、魏玄成与穷奇石兽恶斗后留下的残墟。

    巨殿的岩层穹顶都垮塌下来,到处都是断梁残柱。

    防御禁制失效后,地下道宫是经不起法相境强者摧残的。

    石缝岩隙之间,到处都是散乱的帛书、兽皮经卷,不知道有多少万卷。

    没想到天权道宫,竟是北斗仙人收藏道书的地方。

    陈寻从地上捡起几卷兽皮经卷,都是相当寻常的道书,绝大多数都是天元境以下修炼的术法玄诀。

    陈寻也不意外,就算是北斗仙人,所收藏的道书,也不可能样样都是碎星拳这样的神通秘法。

    宗门传承,体量最为庞杂的道书,都是最基础的修行之法,真正录有神通层次的秘典,应别有收藏之所。

    珑山仅是北斗仙人的一处仙府,北斗仙人不可能将最重要的道书玄典,收藏在这里。

    与常曦在垮塌的地宫悄声穿行,不管好差,陈寻都将散乱一地的经书道藏,统统都收入虚元珠中。

    北斗仙人若有道统传承,这些经卷帛书应算北斗道统最基础的部分,陈寻即使没那个功夫一一修炼,对他参悟道意、修炼其他神通玄诀,也有极大的参考价值。

    陈寻与常曦在地底摸索了近一个时辰,来到一间尚算完好的大殿里,空荡荡的大殿,却只有十数只银匣散乱在地。

    “斩龙戟诀!”

    陈寻隔空拿来一只银匣,看到银匣上的数字古篆,欣喜的想,珑山到处还是藏有一些真才实料的,没想到天权道宫竟然还收藏有十数种神通秘诀。

    斩龙戟虽然远不及碎星拳这样的炼体神通,但也不会比千剑宗的大逍遥剑诀稍差,正合铁心桐、古剑锋他们修炼。

    陈寻此前还怕找不到完整的玄诀,铁心桐他们仅仅是从玄兵印参悟残缺的斩龙戟,会极其困难,不知道驴年马月才能修得大成境界。

    “罗喉神弓诀!”

    陈寻将这些银匣都收入须弥戒中,贴身藏好,但看到罗喉神弓诀时,手都禁不住颤抖起来。

    他都忍不住想当场解开银匣上的封印,看银匣之中是不是真封有一门射术神通。

    云洲一些强大的秘符法弓,虽然能射杀两三千丈之外的远物,但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还胎境修士都能御器击杀数里外的强敌,谁还会重视秘符法弓这点射程?

    云洲的武修宗门颇多,但还胎境以上,罕有擅长弓箭射术的武修,也几乎没有这方面的神通玄诀传世。

    夔龙阁所炼制的青焰莲箭威力极大,但受射程限制,有着致命的缺陷。

    千魔沙海一役,陈寻也是先将两千精锐弓手藏入虚元珠中,待逼近魔墟煞阵一千丈的近处,才使两千弓手从虚元珠中突然杀出,以密集的青焰莲箭,将煞阵一举攻破。

    虽然只是眨眼间的工夫,四宗却是用半数精锐弓手的阵亡,换来那场惨淡又极辉煌的大胜。

    青焰莲箭此时盛名在外,此前的奇袭战术就无法再故计重施,作用就受到极大的限制。

    现在看到四宗有大群的精锐弓手聚集,傻子都知道第一时间集中力量将四宗的弓阵击溃。

    偏偏弓阵的射程又短,四宗想要用借青焰莲箭破敌,又必须将最脆弱的弓阵摆到战阵的最前面直接接敌才行。

    而倘若能将弓阵的射程,从当前的一千丈,提高到一倍甚至数倍,布阵杀敌时,陈寻就可以将弓阵布在整个战阵的核心。

    那样的话,青焰莲箭的威力才能肆无忌惮的发挥出来,培养不易的精锐弓手,也不用再承当那么惨重的伤亡……

    这些年来,陈寻一直都在寻找一种真阳境或者还胎境能够修炼的射术神通,给四宗弟子修炼,没想到竟能在这里发现传说中的罗喉神弓诀。

    有了这本罗喉神弓诀,四宗的实力才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有进一步飞跃提升,而不用再依赖一两名法相境强者。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