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四章 浑水摸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三更,感谢边荒醉客、讨逆将军wanlilux、hyh62、和尚、dcte等兄弟们的慷慨捧场!)

    为首的那头穷奇石兽,周身漆黑,似星云精铁所铸,虎头牛身,二十余丈高矮,巨翼展开也就百丈左右,相比较姜君问那柄青玉如意所化的千丈蛟龙,体形实在算不上庞大,但扑咬蛟龙的颈颔,却几乎将这头蛟龙的本体青玉如意打出原形来。【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这头穷奇石兽向丰黑鳞似矛刺竖起,从深峡的上空浮掠而过,所行之处,细微的雷光在空气里噼里啪啦的闪烁、熄灭。

    在某一狭小的空间区域里,灵力或天地元力震荡强到一定程度,空间就会支撑不住而垮塌。

    涅盘境强者能徒手撕开虚空,说到底也是力量强横到极致。

    “噼里啪啦”的雷光炸响,就是空间不断垮塌所特有的迹象,看此情形,陈寻暗感这头穷奇石兽气势要是再强出一分,恐怕会直接引来天道神雷轰劈……

    其余十三头穷奇石兽,身形还要略小一些,紧随左右横冲直撞,周边的巨峰石岭,都像遭遇洪水的泥堤蚁穴一般,纷纷垮塌。

    剧烈震荡的天地元力,将更远处的参天巨木,更是像利刃割草似的摧折。

    姜君问、元青裳两人都有天人境中期修为,在云洲都要算是站在众生之巅的绝世强者,但两人联手面对横冲直接的十四头穷奇石兽,犹难力敌,仗着手里有纯阳道器级数的法宝,也只能是且战且退,在天权谷附近山岭上空,跟这十数头强横到逆天的穷奇石兽纠缠游斗。

    老夔早就先藏入虚元珠中,陈寻与常曦看形势不对,也疾速往外围撤走。

    陈寻与常曦联手,能够轻易接下一头普通穷奇石兽的攻势;北玄甲、红茶他们都从虚元珠出来,接下三四头穷奇石兽的攻势不难,但这十四头穷奇石兽进退有据,彼此之间神魂精魄相映,都受为首那头穷奇石兽控制,所组成的战阵更是牵动虚空灵力,根本不给他们分而击之的机会。

    这种情况,陈寻才不会傻乎乎的冲上去当炮灰,心想这种送死的差事,还是由姜君问、元青裳这样的天人真君扛下来为好,他这点低微的实力,也只能跟在后面浑水摸鱼。

    “星铁魔躯若能完好无损,每樽都不会弱于这些穷奇石兽。一百四十四樽星铁魔躯组成大玄衍战阵,魔龙乾余骨也要避其锋芒,扫平珑山更是轻而易举……”

    老夔他在虚元珠里,犹时刻关注天权谷上空的战事变化,看到穷奇石兽竟然能将姜君问、元青裳逼得四处逃窜,不由回想起虚元殿极盛之时的无边风光。

    陈寻嘿然而笑,心想一百多樽残破的星铁魔躯都被他拆散、炼制出数百件地阶法器,不知道老夔要过多久,才不会在他耳边念叨这事。

    在常真与老夔的眼里,他十足就是一个败家子。

    “少奚延、魏玄成没有跟姜君问、元青裳一起逃走,是不是想等穷奇石兽被诱出天权谷,他们好冲入地宫夺仙人遗宝?”常曦与陈寻往后疾退,但犹不忘随时观注谷中形势。

    天权道宫位于一座两千余丈深的深峡之中,两边崖峰都差不多摧毁垮塌,将峡谷埋住,从外面已经看到道宫半点踪迹,但垮塌的巨石断峰之间留有巨大的缝隙,法相境强者钻进来找到通往地下秘殿的通道不难。

    陈寻转头见元青裳、姜君问往东面的坠星海边打边退,少奚延、魏玄成却往他们这边掠来,看似要脱离这令人绝望的战场。

    两队策天卫,共有十一人丧命穷奇石兽的铁爪之下,尸骸都撕得稀巴烂,剩下的十数人都随魏玄成仓皇南逃。

    不过,姜君问身边还有三头妖禽紧随,共同抵御穷奇石兽无穷无尽的扑杀。

    策天卫修为低微,留在天权谷只会白白送了性命,但魏玄成七柄灵剑凌厉无比,还是能助姜君问御敌的。

    少奚延更是法相境巅峰强者,应也有一战之力。

    他们都与元、姜二人分道逃离战场,不想猜测他们是行调虎离山之策。

    常曦看向陈寻。

    陈寻知道常曦是想待穷奇石兽被诱走后,他们跟在少奚延、魏玄成后面进入深峡浑水摸鱼。

    陈寻摇了摇头,悄声说道:“要是十三头穷奇石兽都是没有灵智的傀儡兽,此策或许能成,现在我看,还先找地方藏起来再说……”

    片刻过后,少奚延、魏玄成就退到陈寻他们这边来,见陈寻、常曦在一道峡谷里停下来,没有再往外围退走的意思,也是一怔。

    “沧澜侯怎么不走了?”少奚延问道

    “逃得太累,歇歇。”陈寻说道。

    魏玄成脸色阴晴不定,沉声说道:“莫非沧澜侯想浑水摸鱼不成?”

    陈寻冷声一笑,说道:“此前都明说了,策天府、少奚前辈能取之物,陈寻概不伸手偷拿半件。魏真人若不放心,可以跟在我们后面;但魏真人要是被穷奇凶兽撵得跟狗似的,也不要怨陈寻袖手旁观……”

    魏玄成脸黑成猪肝,但无言以对。

    陈寻又跟少奚延说道:“少奚前辈,此时是否觉得陈寻还能发挥一点作用?”

    少奚延迟疑不定,陈寻有火中取栗的勇气,就说明他有这个资格。

    看到少奚延有所犹豫,魏玄成断然说道:“姜府君与元殿主设法将穷奇石兽诱走,陈寻没做丁点贡献,岂容他跟着进去浑水摸鱼?”

    魏玄成知道调虎离山的计策瞒不过陈寻,索性将事情挑明了,陈寻胆敢跟着进去浑水摸鱼,就算一时混进天权道宫捞到一些好处,到最后都要叫他吐出来。

    少奚延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魏真人、少奚前辈,你们好自为之吧。”陈寻拱手道,与常曦再化身两道流影,往南面疾掠而走。

    陈寻与常曦差不多退到开阳谷,才停下来。

    这时候老夔再次从虚元珠中出来。

    老夔元神修为最高,神识能感应七八百里外极细微的气息变化,远非陈寻、常曦此时能及。

    他们藏身开阳谷外围的密林里,通过老夔还是能清楚知道十三头穷奇石兽已经被元青裳、姜君问诱到珑山东面的坠星海上。

    这时候少奚延、魏玄成二人,如他们之前所料想的那样,再次折身钻进天权谷中,很快就钻入崖峰垮塌后形成的石堆里。

    只是少奚延、魏玄成二人刚钻进天权谷的乱石堆里,就有数道身影从西侧的山岭上空掠来。

    竟然又是七头张开巨翼的穷奇石兽!

    “七星雷霆阵,以七为级数;前后两批二十一头穷奇石兽,也是七的倍数!”陈寻骇然道。

    珑山中麓的赤星道宫,一万年前赤星宫祖师与青鳞族的先祖已经进去后,但珑山中麓以南还有三处道宫禁地。

    开阳谷已经完全摧毁,天权宫共有十四头穷奇石兽;这批从西侧山岭的七头穷奇石兽,自然是来自第三处道宫禁地,说不定第三处道宫禁地,还留有七头穷奇石兽守卫。

    “第三处道宫禁地,暂时还没有人进去,这七头穷奇石兽是怎么激活的?”常曦骇然问道。

    “有灵智的穷奇石兽,怎么可能是那么好对付的;一处激活,很可能其他几处的穷奇石兽一起激活?”陈寻轻叹一声,说道,“姜君问、元青裳自以为将十四头穷奇石兽调虎离山,又岂知穷奇石兽不会将计就计,给他们来个瓮中捉鳖?”

    要是刚才魏玄成、少奚延邀他们一起混进天权谷,此前困境自然是要共同面对,此时除了看魏玄成、少奚延他们的好戏之外,陈寻也知道属于他们的机会才算到来。

    陈寻与常曦这时侯也不犹豫,都躲进虚元珠中。

    除了苏棠、雷万鹤还有全神灌注祭炼玄兵印外,姜冰云、苏灵音都已经将两枚玄兵印的外层禁制祭炼成功,能初步汇聚玄兵法相。

    此时虚元珠正发生激烈的恶战,她们与谷承卓、铁心桐、古剑锋等人,自然无心修炼,看到陈寻与常曦回到虚元珠中,围过来询问外面的情况。

    “现在该轮到我们进天权谷浑水摸鱼……”陈寻将发生的事,跟姜冰云、苏灵音简单介绍过,就出北玄甲出去,带着虚元珠潜往天权谷。

    不管少奚延、魏玄成是生是死,在青鳞族与策天府没有从珑山撤走之后,二十一头穷奇石兽不可能寸步不离的永远守在天权谷,很可能还会咬住青鳞族、策天府的主力不放,也可能会跟七族蜃兽混战一团。

    不过,只要有陌生气息接近天权谷等道宫禁地,有守护之职的穷奇石兽多半会有感应,到时候就是天人真君被三四组穷奇石兽困住,想脱身也是非要脱层皮不可。

    北玄甲是仙人魂魄所生,也唯有北玄甲才有可能瞒过穷奇石兽的感应进入道宫禁地。他们想浑水摸鱼,只能藏在虚元珠,让北玄甲带进地下秘殿之后,才能现身……

    为防万一,陈寻让姜冰云、苏灵音、谷承卓、铁心桐、古剑锋他们先撤出珑山,与杜良庸、顾馨月他们汇合,说道:“若是我们万一被困在虚元珠中,出不了天权道宫,你们就去找陶真君。到时候怕唯有陶真君才能助我们从珑山脱困……”

    “龙门宗要是有人从中阻挡,我们该怎么办?”姜冰云问道。

    陶景宏虽然欣赏陈寻,但龙门宗其他人必定不会让陶景宏为不相干的人冒这么大的凶险;宋玄异、陶思月等龙门宗的真传弟子被困珑山,龙门宗也仅由一名法相境强者率队来援。

    “就说我们有纯阳道器相酬,”陈寻笑道,“龙门宗也没有几件纯阳道器,万一我们真要被困住,拿一件纯阳道器相酬,应能请得动老陶出山;你们千万不要冒险行事。”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