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三章 天钧之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天罗巨掌从虚空中穿出,有百丈巨大,挟天地之威往那头周身漆黑似铁的穷奇石兽拍去。【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穷奇石兽看似石刻铁铸,身肢却灵动无比,比真正的穷奇神兽并无差异,伸出铁柱一样粗壮的前肢,巴拉两下,就将春陵君所化变的天罗巨掌拍成一团碎光流影。

    狰狞的头颅,有如铜铁所铸,怒吼之际,更有一层黑色的火焰浮出。

    剧烈震荡的天地元力,四周陡立千丈的崖谷,碎石哗哗如雨洒落。

    “吼!”一声巨吼,其他穷奇石兽皆似得到命令似的,从两侧山崖化身十数道黑色流影,都往春陵君那边扑去。

    魏玄奇身后所背的剑匣翁翁作响,七柄灵剑透出水泽光波,势如恶蛟扑出,释出道道剑芒,迎头就往一头穷奇石兽劈去。

    策天卫在两名元丹真人率领,组成两队山河战阵,守在春陵君的身侧。

    四名艳姬也都变回七彩羽翼的妖禽真身,妖躯高达二十余丈,飞于春陵君立身的山崖前,七彩羽翼展开,仿佛山崖前的瑰丽流霞,引颈凤鸣,天幕即刻荡出一层层水波状的涟漪。

    下一刻,一团团红莲天焰自天而降,往十数头穷奇石兽覆去。

    陈寻没想到春陵君的四名妖禽宠姬,体内不仅有与青鸾相近的荒古精纯血脉,其天炎之道的修为也是如此精深,竟能接引比青莲焰更为精纯的红莲天焰。

    只是这些穷奇石兽,要比想象中更为强横,红莲天焰似殒星流火降世,但射到它们身上,除了一团团灵光暴闪外,却难伤其分毫。

    数头穷奇石兽被红莲天焰打得在深谷里翻滚,无数石木撞碎撞飞,但很快又振身飞起,继续往春陵君等人扑去。

    春陵君神色凝重,从储物袋中祭出一只青玉如意,往虚空中一投,即化作一头青色灵蛟,往最先扑来的两头穷奇石兽缠卷而去。

    与山河战阵、山河法阵灵气、法力汇聚的蛟龙法相不同,春陵君掷出青玉如意所化的青色灵蛟,更像是一头活物,在半空发出如雷震动的嘶吼,震得四壁高崖碎石如雨滚落,千丈蛟躯伸展,堪比甲盾大小的青色蛟鳞闪烁金属冷质的寒光,利爪张舞,就将两头穷奇石兽拍飞数百丈外。

    “青玉如意必定锁有一头真正的蛟龙魂魄!”常曦说道。

    陈寻让顾馨月等人,先往东南撤出,去找杜良庸他们汇合去,不要留在这凶险之地。

    接下来他们一旦被殃及池鱼,修为跌到天元境的顾馨月,此时能起的作用也实在有限。

    陈寻只要能成功将灵池法阵推演出来,就能助顾馨月在三五年内恢复法相境中期的修为。

    到那时,顾馨月才是四宗的一大强助;要是此时稍有不慎,让顾馨月殒落此地,就太得不偿失了。

    顾馨月、容缨、顾元畅三人走后,老夔元神则变成人身,从虚元珠中出来,瞩目看着天权谷里的激烈战事。

    姜君问身为策天府五大府君之一,与姜明台等人共掌云洲最高权柄,陈寻自然能猜到他手里会有不少绝活,陈寻问老夔:“老夔,你修为恢复到几成,能将姜君问的这头蛟龙拍死?”

    “蛟兽体内杂有神龙血脉,怎么能跟我族相提并论,”老夔瓮声说道,“待我重塑肉身,横扫云洲天人境巅峰强者都不在话下,区区一头青蛟,又能算什么?”

    常曦说道:“你要真能重塑肉身,从虚元珠中出来就会受到天道的压制,还真未必是这头青蛟的对手。”

    “你这女娃,说话真是不中听。”老夔不满的说道。

    陈寻哈哈一笑,知道常曦戳中老夔的痛处了。

    天人境巅峰强者,留在云洲就已经开始会受到天道的压制,在雷劫的威胁下束手束脚,通常都不敢在搏杀将实力完全发挥出来。

    故而一些天人境巅峰强者,没等晋入涅盘境,就先借纯阳道器或天地法阵,进入比云洲更高层次的天域修炼……

    涅盘境以上的强者,更是绝不会轻易返回云洲。

    老夔随虚元珠降落沧澜,近万年藏头藏尾,一方面云洲强者如林,另一方面也是他的修为开始受到天道的修为,也只能深藏梧山地底或玉柱峰石崖之下不敢轻易露头。

    露头易遭雷劈,天人境巅峰强者在云洲,实在是过得不如人意。

    春陵君祭出青玉如意,但扳回劣势没过多久,那头漆黑似铁的穷奇石兽就从高崖扑下来,加入战团。

    这头漆黑似铁的穷奇石兽,很显然北斗仙人在炼制时,没有将其自我灵识炼灭,就像常真那样,还留有**的人格,实是这群穷奇石兽的头领。

    它扑过来,张开两丈开阔的巨嘴,就喷出一道青色光柱,直接就洞穿一头妖禽艳姬的翼身。

    “啊!”

    春陵君身边这四名妖禽艳姬,都有法相境巅峰的修为,此时变回妖躯真身,虽然没有修炼到魔纹金身的程度,却都是强横异常,但是叫穷奇石兽喷出的青色光柱扫中,一头妖禽的左翼就像烧熔了一样的蜡烛一般,血肉直接就滴了下来。

    这头妖禽凄厉惨叫,从半空就倒栽下去。

    而在这头妖禽之后,被青色光柱扫中的山崖,整个像被刀切开似的,千丈巨岩就从山头滑落下去。

    看到这一幕,春陵君也是色变,从怀里取出一幅画卷展开,射出一道有着无穷山川河谷之景的虚影,横亘在天权谷的上空,将那头穷奇石兽挡住的同时,也将遭受重创的那头妖禽宠姬卷入其中。

    下一道,虚影就重新化作一道青灵玄光收回画卷。

    这幅山河画卷,如此玄妙,陈寻心想必是某种洞府法器,将妖禽宠姬收入其中可以保命,只是不知何故,春陵君暂时还不能继续用这幅画卷御敌。

    看画卷虚影将穷奇石兽挡住的瞬间,陈寻有时空停滞之错觉,暗感这副山河画卷多半也是纯阳道器级数的法宝。

    锁有蛟龙魂魄的青玉如意,堪比纯阳道器的山河画卷,陈寻倒想看看姜君问还有多少保命的底牌,心里又想,姜君问身家如此厚实,不辞辛苦,率部远赴数十万里进入坠星海深处,大概不会为得几件天阶法器就满足吧?

    是不是珑山或北斗仙人有什么秘密,是策天府或者说姜氏急于进入珑山找寻的?

    陈寻将他心间的疑惑问出来。

    “你以为熹武帝朝就是姜氏的全部?”常曦横了陈寻一眼。

    “难道说其他天域还有姜氏的分支遗族?”陈寻问道。

    “应该说云洲姜氏,仅仅是上古氏族姜氏的一小支遗族而已,”常曦说道,“上古氏族姜氏的势力,庞大到令你难以想象,其宗族的立基之本在天钧大世界,云洲仅仅是其统治的中千世界之一。天钧大世界,要比云洲更加混乱,姜氏仅仅还是天钧大世界的一方霸主而已,面临的强敌无数,特别是与姬氏的恶斗,数千年来在天钧大世界就没有停止过。所以其在统治云洲之后,每隔六十年都要从诸宗、诸郡挑选弟子进入天钧秘境历炼,实是为姜氏输送继续与姬氏厮杀的炮灰。这四千年来,七宗天人真君以上的强者如此稀微,实有不少人,殒落在天钧大世界;同时云洲大量的修炼资源,都被姜氏输往天钧大世界了……”

    陈寻张开嘴,咂了咂,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现在火烧眉毛,也不是试探大当家底细的时候,问道:“姜君问这次是直接奔北斗仙人而来的喽?”

    “应该是这样!”常曦说道,“北斗仙人在焚天境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但数十万年来诸大天域都不知其音信,其子弟也多推测北斗仙人早就殒落。姜君问此行进珑山,寻找北斗仙人的遗宝可能还是其次,或许姜氏认为能在珑山找到发现北斗仙人踪迹的线索也说不定。只是他们还是小看了珑山,换了是我,就该将策天府的五大府君都派过来……”

    陈寻笑笑,不管姜氏背后的势力有多强,但在云洲以策天府为主,仅有五名天人境强者镇戊四方,哪里可能将五大府君调集一地?

    除非姜氏从天钧大世界调派多名天人境强者进入云洲……

    不过想到姜氏竟然在天钧大世界都是一方霸主,陈寻也是暗自乍舌,心里十分不爽,即使姜氏的涅盘境强者不会轻易进入云洲,但以看来,姜氏能调集进入云洲的天人境强者,要远比他此前想象中多得多,实际上龙门宗、玄天教等六宗加起来,都未必有反抗姜氏的实力。

    陈寻暗想这些秘密,师尊郭真人应该知道,就不知道郭真人在辞世前,有没有将这些秘密告诉赤松师伯他们。

    少奚康等人这时也退出天权谷,看到陈寻、常曦站在谷口的山崖上,都是一怔,没有言语什么。

    此时元青裳也不再袖手旁观、留有余力,祭出霞光万丈的七珍炼神塔,就那头穷奇石兽轰去,要与春陵君联手将这十数头穷奇石兽击杀再说。

    她与少奚延没有想到,闯入天权道宫,竟然惊醒一头拥有自我灵识的穷奇石兽,若是不能将这头石兽击杀,不要说再进入天权道宫寻宝了,策天府、青鳞族进入珑山的人手,都不要想能从容撤出去……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