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一章 说放就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hyh62、dcte、和尚、学弹琴、凤语夜歌、凡乐等兄弟们的慷慨捧场……)

    轰然巨响,六道虹影先后裂地而出。【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开阳谷的地下道宫没有防御禁制的守护,根本禁不住法相境强者的摧残。

    百丈深的玄武岩层早就布满满道道裂缝,这时候更是碎得不成样子,碎石被巨大的冲击力带上高空,又像雨点似的一样落下。

    只是这些成块的玄武碎岩,不少有上百万斤重,从高空落下来的声势,无不惊天骇地,天元境修士稍有不慎,都会被砸成一团肉泥。

    陈寻站在开阳谷中,却夷然不惧,身形闪动,轻易就避开那些势不可挡的巨石,稍小的碎石,一拳轰碎,躲也不躲。

    春陵君悬立半空中,有如天神降临,从虚空中透出两只天罗巨掌,直接就将两樽四五十丈高的北斗玄兵拦|无|错|腰抓住。

    四头妖禽所化的艳姬飞身而上,灵剑、法器各逞神通,不停的攻击这两樽北斗玄兵。

    他们只要将所附的仙人残魂震散,春陵君就能将这两樽北斗玄兵收入囊中重新祭炼。

    碧波殿主元青裳更是直接将两樽北斗玄兵收入七珍炼神塔中,但看七珍炼神塔频频暴出刺眼的霞光,可见碧波殿主就算凭借炼神塔,也无法轻易将两樽北斗玄兵镇伏,但这是迟早的事情。

    四樽北斗玄兵没有陈寻的份,他也不眼馋,看着开阳谷里露出的裂缝直通残破的玄兵殿,就与常曦循着裂痕再度钻入地底。

    这地下数十间大殿,每间大殿禁制都是一座**的防御法阵;整个玄兵殿,更是设有一座顶级的封禁法阵。

    珑山灵力耗尽后,这些法阵无法正常运转,但大多都是完全无缺的。

    即使地下这数十间大殿此时都已经残破,会有不少法器破损,但陈寻相信凑全十几二十座最顶级的防御法阵,应该不成什么问题。

    夔龙阁号称西北域第一炼器宗门,左青木他们每年能炼制玄雷法阵、玄雷战车,也不足十件,此时还没有炼制封禁法阵的能力。

    陈寻怎么会嫌好嫌差?

    陈寻让北玄甲与顾馨月等人留在开阳谷外,他与常曦钻入地底,看到有灵光闪动,不管是残墙断壁,还是碎石破瓦,都直接收入虚元珠中。

    魏玄成、少奚延很快就明白陈寻的用意,也带人破石掘土,钻入地下。

    他们手里没有储存空间极大的洞府法器,玄兵殿随随便便一面断墙,都有十几丈大小,他们随身携带的储物法器,可装不下多少。

    他们只能先将铜铁所铸的残墙断壁破开,将炼入其中的成套法器取出,才能收入储物袋中。

    虽然这些铜铁所铸的残墙断壁,在魏玄成、少奚延这种级数的强者面前,比鸡蛋壳硬不了多少,但比起效率来,他们两边加起来,都要比陈寻差得太多。

    而魏玄成、少奚延弃之不取的残墙断壁,陈寻与常曦也都当成宝收入虚元珠中。

    仙人用来铸造地下道宫的铜铁材料,再差劲也比赤精铜要强些,魏玄成、少奚延他们不是嫌弃,实在是装不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都让陈寻收走。

    他们实在也想象不出,陈寻那件其貌不扬的洞府法器,内部到底有多大的空间,看上去怎么都填不满的样子,也难怪千魔沙海一役,四宗能事先将两千余精锐弓手藏在其中,成为攻破煞阵的关键。

    陈寻他们将地底稍有价值的东西都收刮一空,才再次钻出地面,此时地面上的战事也都到了尾声。

    春陵君、碧波殿主各将两樽玄兵印收入囊中,他们对地底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神色怪异看向陈寻,没有吭声说什么。

    陈寻在地底收入虚元珠中的破铜烂铁,虽然能炼出十数亿斤的赤精铜铁来,但价值也绝不能跟北斗玄兵这样的顶级天阶法器相比并论。

    “陈寻,你百般不愿到本君座前来议事,原来是想留在开阳谷窍取仙人秘宝啊,”春陵君阴恻恻的看来,“你四宗的面子够大,竟然能将冷月尊者这样的法相修士收入旗下,本君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

    陈寻心里冷冷一笑,这不是废话,爷爷我事事对你言听计从、俯首听令,还能喝到一杯羹吗?

    “春陵君谬赞!发现地下秘殿,纯属巧合,绝无欺瞒春陵君之意,这点少奚前辈可以作证。”陈寻故作糊涂、百般抵赖道。

    少奚延哼了哼,没有说什么。

    他能说什么?

    “陈寻,本君此时有事要你去做,你还会推托吗?”。春陵君问道。

    “春陵君素来都是明喇人,不会让陈寻去做有违道心之事,但有什么吩咐,敬请说来……”

    “真的吗?”。春陵君没想到陈寻这关口说话都滴水不漏,不屑而笑,说道,“我现在让你将少奚燕岚放了,你也听我的命令?”

    陈寻心里暗挫挫将春陵君的祖宗十八代都操过一遍,暗道春陵君收敛起那狂妄自大的性子,还真是难对付。

    看情形,春陵君也看清楚了形势,晓得他手下这点人马,无法独占珑山的仙人遗宝,此时转而倾向跟青鳞妖族合作。

    他此时要再扣押少奚燕岚为质,春陵君很可能会先与碧波殿主联手将他拿下……

    “春陵君所令,陈寻怎敢不从?”陈寻当即取出虚元珠,就将数年来被他封住五识的少奚燕岚放出来,用一道玄光裹住她的娇躯,徐徐送到碧波殿主元青裳跟前,说道,“九年前,我将燕岚姑娘从开阳谷救出来,少奚世子知道她当时受伤有多严重,相信元前辈看到燕岚姑娘此时的状况,也能体谅我对燕岚姑娘的一片苦心……”

    春陵君微微一怔,没想到陈寻如此光棍,说将少奚燕岚放了,竟然连一点犹豫都没有。

    元青裳脸色阴晴不定,她从康儿口里已知九年前,燕岚受到七星雷霆阵所幻化的雷电巨龙两次重击。

    当时正是珑山灵力最盛之时,就算是她,若无炼神塔护身,都未必能扛得住雷电巨龙的两次重击,燕岚当时受伤有多严重,她丝毫不难想象。

    然而此时燕岚除了五识被陈寻用奇异手段封闭住外,除了修为暂时还没有恢复之外,百骸妖躯非但没有一点旧伤,竟然还进一步的脱胎换骨,透出些许的仙灵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

    陈寻必是拿出最顶级的天阶仙丹给燕岚服下,才会有这样的情形发生啊。

    少奚延飞过来,看燕岚此时的状况,也是一怔。

    他此恼恨陈寻扣押燕岚为质,但这时又岂能说陈寻半点不是?

    或许数日前,恰好是燕岚服化仙丹最关键之时,真不能受外界半点干扰?

    陈寻微微一笑,问道:“元前辈、少奚前辈,此时能体谅陈寻的苦心否?”

    这些年少奚燕岚被他封闭五识,关在虚元珠中不能自行修炼恢复伤势,但虚元珠内生发鸿蒙元息,仙人残魂震散后转为至纯的仙灵之气依旧叫她受益匪浅,效果不亚于服下多枚能洗脉伐髓的天阶灵丹。

    少奚燕岚此前所受的伤势,也早就痊愈了,此前就绝对称得上妖孽的修炼资质,此时则更进一层。

    陈寻不知道少奚燕岚醒过来,会不会有吞吃他的心思,但相信元青裳、少奚延两人心里对他的恼恨应能减轻不少。

    元青裳也是无语,她虽然恼恨陈寻两次扣押燕岚为质,但两次实际上也都是形势所迫。

    特别是第一次,陈寻扣押燕岚为质,实是要迫使赤星宫、少奚氏、散修与青鳞诸将能在珑山通力合作,不然的话,康儿这么多人,绝不可能在珑山撑过九年。

    虽说她身为天人境强者,威严不容他人侵犯,但要是一点道理都不讲,也无法统御族众。

    元青裳冷冷一哼,说道:“燕岚之事就算了,但希望你接下来,还是少使阴谋诡计……”

    “多谢元前辈体谅。”陈寻行礼道,看到元青裳伸手触及少奚燕岚的额头,他还是与常曦往后再多退出百余丈,实在不知道被他用神力锁链困住元神、封闭五识达九年之久的少奚燕岚醒过来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九年来,少奚燕岚元神始终保持清醒,但被捆仙诀所化的九道神力锁链困在灵海之中,半点都挣扎不得,无法修炼恢复伤势,更不要说通过五识感知外界的一切。

    这绝对是比坐牢更难煎熬百倍的九年。

    当九道神力锁链被数股熟悉的精神异流摧毁,少奚燕岚睁眼醒过来,先是看到娘亲、王父关切的眼神,泪水就控制不住流下来。

    堂堂法相境强者,都控制不住泪水,可见她这九年所受的委屈有多大。

    紧接着她就看见陈寻鬼鬼祟祟的站在数百丈,滔天恨意从心间汹涌而出,不顾灵海之中没有半点法力,咬牙切齿的就要往陈寻扑去。

    少奚燕岚从空中直跌下去,还是元青裳眼明手快,聚在一团霞云,将她裹住。

    “娘亲,杀了这贼子!”少奚燕岚整齐如贝的牙齿咬得嘎崩响,任谁都能听出她心间的滔天恨意,脸颊上的泪水都顾不得擦拭。

    “燕岚,莫要任性!”元青裳轻喝道,掏出一瓶灵丹,先让燕岚恢复法力。

    少奚燕岚不知道她被陈寻困了多少年,也不知道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看向陈寻的眼神,绝对是要将他杀一万遍,都不能稍解心间的恨意。

    娘亲、王父都不愿替她出手,她接过灵丹服下,只想尽快恢复修为,好早日报仇雪恨。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