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章 尔虞我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地下道宫玄兵殿的大门无意间关上,陈寻他们在玄兵殿的走廊里,丝毫没有觉察到外界的异常,就直接让人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少奚氏子弟都猝不及防,“哗”的散开,祭出法器,一时间灵光暴闪,撑出层层叠叠的玄光灵罩,在将十数策天卫堵在玄兵殿走廊外侧,不叫他们能越雷池半步。

    十数策天卫,身穿黑鳞铠甲,手里所提的刀戟闪烁寒光,还有鲜血从刃口滴下,血滴在光滑如镜的玉石台阶上,“叮咚”微响却如巨鼓在众人心头擂动。

    陈寻他们进入地下道宫,但少奚延令修为低微的弟子都守在地面上,没有让他们一起进来,看策天卫杀气腾腾的样子,想必是突然闯入开阳谷,将守在地面上的少奚氏弟子杀散,令他们连传讯示警的机会都没有。

    陈寻眉头微蹙,没想到策天府这些人还真是跋扈,好在他事先让杜良庸率领追随顾馨月的赤星宫弟子先撤出珑山,要是留在开阳谷里,叫这些嚣张跋扈的策天卫强闯进来,不知道要死伤多少。

    少奚延立 身而起,眼睛阴沉着策天卫手里还在滴血的兵刃,脸色铁青的问道:“魏真人,你这是何意?”

    “要不是我们有人留在山中找寻灵草,还发觉不了这地下竟然另藏玄机,少奚延,你倒是瞒我们好紧!”为道的法相真人,阴恻恻的说道,“少奚延,你留在谷口外的那些废物,都还留着一口气。你要是不顾那些废物的性命,可以跟我大打出手。”

    “少奚氏弟子技不如人,怨不得魏真人你出手教训。”少奚延脸色虽然难看,但只要守在外面的少奚氏弟子没有事,这口气倒不是不能忍下,示意少奚康先出去看外面的弟子伤亡情况。

    “沧澜侯真是好心计,刚才也是唱了一出好戏”魏真人往雷霆铜柱这边看来,眼瞳透出湛然神光,似要将陈寻的五脏六腑搜个干净,“你竟然胆敢与少奚氏、青鳞妖族勾结,欺瞒春陵君!”

    陈寻见姓魏的跑上来就给他扣一顶与妖族勾结的帽子,心里冷笑,他在珑山不怕春陵君能拿他怎么样,但回云洲,被春陵君栽赃与妖族勾结的罪名,事情就有棘手了。

    “地下道宫是我与少奚前辈无意间发现,既然瞒不过魏真人,魏真人要进来分一杯羹,我们也无话可说。说什么勾不勾结的话,魏真人你可唬不倒谁。大家进入地下道宫取宝,各凭本事、机缘,难道魏真人会说春陵君这趟进珑山与妖族勾结?”陈寻举步往长廊外侧走去,冷眼盯着魏真人的眼瞳,对方虽然法相境中期的修为,但透出的威压对他却无丝毫的影响。

    “此人出身魏氏,名玄成,道号玄成子,是春陵君座前六大|法相强者之一。”常曦从虚元珠出来,将春风化雨剑拿在手里,传音将魏玄成的底细说给陈寻知道。

    魏玄成与陈寻在珑山也是初次见面,但早知道他是个胆大妄为的主,没可能拿三两话就唬住他,不然的话赤眉真君也不会恨他之骨了。

    魏玄成目光往长廊两侧的大殿扫去,仅有两间大殿禁制被破解开,看来他赶回来还不晚,冷笑一声,看向少奚延,问道:“进入地下道宫,是否各凭本事、机缘争得秘宝?”

    少奚延自然是希望能瞒过策天府,但魏玄成都率众赶来,无法驱逐出去,也只能忍下这口气,让他们一起参与进来。

    见少奚延没有意见,魏玄成身后所负的剑匣“铿”然一声龙鸣,就见一道流光剑影窜出,直接往第二间大殿劈去。

    第二间大殿里就有四樽玄兵印。

    陈寻不管这四樽玄兵印是落在少奚氏还是策天府手里,但魏玄成要将第二间大殿直接轰开,势必会将这四樽玄兵印激活。

    陈寻离魏玄成最近,一拳就将驰至大殿门前的那道流光剑影轰碎。

    一柄灵剑震鸣着往魏玄成身前飞回。

    魏玄成虽说没有失出全力,却也没有想陈寻一拳就将灵剑所敛聚的流光剑影轰碎,暴怒之际,身后所背的剑匣里,七柄灵剑一起掣出,悬在他身周,剑尖都直指陈寻的眉心,像是七条恶蛟随时要将陈寻扑杀,怒喝道:“陈寻,你这是何意?”

    “魏真人,你走进来也能看到走廊外写有‘玄兵殿’三字古篆。你们轻举妄动,若将这地下道宫里的北斗玄兵都激活,我们要如何应付?”陈寻冷声问道。

    “开阳谷外仅有八樽玄兵印守护,地下道宫里又能藏有多少?”魏玄成见陈寻原是怕他轻举妄动激动北斗玄兵印才突然出手,冷笑道,“不然像你们这样,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将这地下道宫里数十间大殿一一搜索过来?”

    陈寻心神一动,魏玄成才从外面闯进来,怎么可能知道他们破解阵法禁制、搜索玄兵印的情形?又怎么可能确定少奚氏刚刚搜索过的第一间大殿空无一物?

    看来必是魏玄成走进长廊之后,有人暗中传音,将地下道宫里发生的一切都说给他知道了。

    陈寻心思转动极快,心想顾馨月、容缨、顾元畅三人应不会是策天府的眼线,他们刚才在他身后,应无机会与魏玄成传音说事,而追随顾馨月加入夔龙阁的三十余弟子,先一步随杜良庸撤出珑山,他们既不知道开阳谷地下还另藏有秘殿,更不会知道地下道宫里所发生的事情。

    陈寻看向少奚延,少奚延转念也明白他身边有策天府的眼线、内应。

    这眼线内应会是谁?

    不大会是少奚氏的嫡系子弟,也不大可能是赤星宫的嫡传弟子,倒是有可能是在珑山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十数名散修。

    但这些散修是怎么跟春陵君搭上线的?

    是先跟春陵君汇合的宋玄异等人吗?

    修士能秘音传话,还能直接通过神念交流,真要出现内奸,还真是难查出来。

    魏玄成刚才说云洲诸修有人留在山里采集灵药,才无意发现他们留在开阳谷的秘密,这不过是魏玄成的说辞而已。

    少奚延脸色颇为难看,他猜测自己身边少说有两名策天府的内应,才有可能叫魏玄成知道这么多事,但此时却不便当着魏玄成的面,将这两人揪出来。

    魏玄成看到陈寻、少奚延神色变化,也知道他刚才说漏嘴,岔开话题说道:“地下道宫即使藏有少量北斗玄兵激活,我等联手若不能镇伏,春陵君与碧波殿主返回也不需一炷香的时间;这总要比一间间破解阵法禁制搜索要快得多……”

    少奚延花费一天时间打开第一间大殿,看到里面空无一物,也就有些失去耐心。真要照陈寻所说的办法,先切断大殿禁制上所附的仙人残魂,才一间间的搜索,将玄兵殿整个搜索过来,只怕要一两个月才够……

    七族蜃兽会有什么异动还说不清楚,在这里浪费这么多时间,另外六处禁地道宫,还要怎么探寻?

    另外,珑山灵力耗尽后,还是会慢慢恢复的。

    他们在这里浪费的时间越多,进入第二、第二处禁地道宫所需要的阵法禁制将会越强。

    少奚延说道:“是不是等春陵君与青裳过来,才强破禁制?”

    碧波殿主元青裳此前率青鳞族主力北上,不过是想转移春陵君的视线,好独占地下道宫内所藏的仙人遗宝。

    此时地下道宫的秘密既然都揭开了,还是等春陵君、元青裳等人返回开阳谷,才强破大殿禁制更有把握些……

    “少奚延,你能如此想,那是再好不过,”魏玄成说道,冷眼看向陈寻,问道,“陈寻,你怎么说?”

    陈寻冷冷一笑,他还能不明白魏玄成那点心机算计?

    魏玄成无非是想,春陵君与元青裳两名天人境强者返回开阳谷,叫他连碗汤都喝不到嘴里去,他们却不知道,早就有额外的三樽玄兵印、一樽玄将印叫他收入囊中了。

    “魏真人、少奚前辈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我们势单力薄,可不敢跟北斗玄兵力敌,不管等不等春陵君、碧波殿主返回,是否先容我们退出去?”陈寻说道。

    第二间秘殿里就有四樽玄兵印,他与常曦自然不畏什么,但在如此狭窄的走廊里,顾馨月、容缨、顾元畅才有天元境修为,稍有闪躲不及,就是肢残骨断。

    他暂时不想让虚元珠里的秘密被太多人知道,还是先退出去为妙。

    少奚延也示意少奚康率众先退出地下道宫。

    陈寻他们回到地面,看到此前留守在外面的少奚氏弟子都伤残遍地,魏玄成留有余手,仅仅是没有将他们都杀死而已。

    一柱香后,春陵君那艘巨大的华丽撵舟,就从珑山中麓返回,但春陵君这次除了四名妖禽所化的艳姬相随后,没有将策天府与云洲诸修都调回来。

    七族蜃兽在珑山中麓汇合,春陵君要将策天府的人手与云洲诸修留在那里牵制七族蜃兽。

    碧波殿主更是手持炼神塔,只身返回开阳谷。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