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九章 北斗玄将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三更送上,万分感谢捧场投月票的兄弟们)

    玄兵印所附的仙人残魂极其精纯,就算是常曦想要炼化,也非一日之功。【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在虚元珠中,不用担心玄兵印有可能会再被激活,陈寻有的是粗鲁办法。

    他在灵海之上,将庞大无匹的精神异力,凝聚成一枚又一枚的暗日撼神玄印,反复的轰入玄兵印的内部,将仙人残魂一点点的震散。

    陈寻花费半天功夫,就将三枚玄兵印上的仙人残魂都震散,再将这三枚玄兵印交给常曦、苏棠、雷万鹤三人拿去重新祭炼。

    只要在虚元珠中,就不怕震散的仙人残魂会流失,最终还是能转化为至纯至粹的仙灵之气。

    谷承卓、古剑锋、铁心桐擅贴身搏杀,虽无玄兵印祭炼,则更能在虚元珠中专注修炼,用仙灵之气洗炼百骸肉身。

    这对他们来说,都是千载难逢的良机。

    唯一那枚北斗玄将印,作为纯阳道器级数的法器,内部重重层层叠叠的阵法禁制,不知道要比普通的玄兵印复杂玄奥多少倍。

    也不知道是此前受过重创,还是怎么回事,这枚北斗玄将印,非没有器灵寄附其中,陈寻甚至都感应不到禁制之内有半点灵性滋生出来。

    只是这枚玄将印,所附的仙人残魂却极其精纯磅礴,与内部的阵法禁制密不可分的契合在一起,不管陈寻用暗日撼神玄印怎么轰,都没有一丝的松动。

    暗日撼神诀是陈寻此时所修、能在神魂层次直接轰杀强敌的神通,青鳞妖将稍不提防,元神都能被他直接轰灭,却拿玄将印所附的仙人残魂没有半点辙。

    不能震散仙人残魂,就无法重新祭炼这枚道器,陈寻暗感还是他的修为有限,日后只能用水魔工夫,用神识将仙人残魂一点点的洗炼掉,但这绝非一两个月就能完成的工作。

    北斗玄将印不仅是陈寻手里能用的、唯一达到纯阳道器层次的法器,他以后想修炼碎星拳第二重功诀,还得从这枚玄印上参悟。

    陈寻先是将北斗玄将印收入囊中,老夔此时也不再需要炼化纯阳道器延续寿元……

    实际上,此时虚元珠内的仙灵之气,就有洗脉伐髓、延续寿元的奇效,但比天地初生所孕的鸿蒙元息还要差一截。

    只是虚元灵地暂时没有大量的灵气纳入,不再扩大,也没有鸿蒙元息生成。

    留常曦、苏棠她们在虚元珠中祭炼玄兵印,陈寻从虚元珠中出来,回到地下道宫里。

    顾馨月、容缨、顾元畅三人,还在专心致志的坐在走廊里,炼化大殿禁制上所附的那点仙人残魂。

    少奚延等人在长廊的另一侧,暂时也还没能成功破解一处禁制。

    做人要留有余地,陈寻也无意去抢长廊第二间大殿所藏的那四樽玄兵印。

    他倒是担心他们在开阳谷滞留的时间太长,春陵君那边迟早会起疑心。

    不过北斗玄将兵已经被他收入囊中,春陵君那边就算起了疑心,陈寻也不怕能咬到他,大不了推说好处都叫少奚氏得了去。

    而要想在第二、第三处禁地的地下秘殿获得更大的收获,北玄甲乃仙人魂魄所生的秘密,就不能太早|泄漏了。

    陈寻也装模作样的盘膝而坐,开始炼化大殿禁制所附的仙人残魂,有这时间他还可以借机将这处的大殿禁制研究一遍,与玄衍诀所载阵法进行印证。

    仙人道宫的阵法禁制,哪怕再微不足道,也足人叫人印证借鉴的地方。

    小半天时间过去,就听见长廊外侧传来一阵吸气之声,陈寻能想象少奚延他们推开第一间大殿的门,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之后的失落感会有多少强烈。

    片刻后,少奚康一人朝这边走来,陈寻从大殿禁制收回心神,睁眼故作糊涂的问道:“少奚世子,你跑过来这是何意啊?”

    少奚延在开阳谷里就明言由少奚康继承国主之位,少奚康在正式继位之前,就是王世子。

    少奚康看长廊就剩馨月师叔以及容缨、顾元畅等人,修为最强的常曦却不见踪影,不知道陈寻在唱哪出戏,说道:“我们打开一间大殿,里面除了十余座石墩子外,空无一物……”

    “这个不奇怪,”陈寻抬头说道,“地下道宫这么多间大殿,要是每间大殿都藏满北斗玄兵,少奚氏与咱夔龙阁,岂不是能压过姜氏一头、分治云洲了?天下显然没有这种便宜事,我觉得珑山很可能仅是仙人所遗留的一处仙府,绝大部分北斗玄兵应该都不在这里。我就想啊,要是能再多得一两樽北斗玄兵,就不枉此行了,不会再多想什么……”

    少奚康过来也是要看陈寻他们有无收获,见馨月师叔、容缨、顾元畅都没有理会他的意思,留下来也没趣,朝陈寻拱手说道:“沧澜侯说的也是,是我们想多了,打扰了……”

    “少奚兄,与我在珑山同生共死十载,莫要太客气了。”陈寻说道。

    “……”少奚康倒是不想两家撕破脸,但燕岚还被陈寻扣在手里为质,而少奚氏与青鳞族,他此时也无法擅自主张,尴尬一笑,告辞走回长廊另一侧。

    少奚康走后,顾馨月才从大殿禁制中收回神识,传音问陈寻:“是不是地下道宫,仅这处大殿藏有玄兵?”

    陈寻将北玄甲乃仙人魂魄所生之事,通过秘音告之顾馨月,说道:“少奚延要是有些耐心,只要破解走廊外侧第二间大殿的禁制,就会发现里面藏有四樽玄兵……”

    “时间拖长,春陵君必起疑心,阁主为何不直接找少奚延合作?”顾馨月问道,“这样,两家至少能将第二、第三处禁地道宫的秘宝收入囊中。”

    陈寻微微一笑,顾馨月说的不错,他要是摊明了跟少奚延谈,少奚延确是极可能选择跟他合作,两家先将第二、第三处禁地地下道宫的秘宝分了再说,但他有他的考虑,传音问道:

    “你对那头被锁困珑山深处的蜃龙,又有多少了解?”

    “一万年前,珑山从坠星海浮出,赤星宫祖师还仅是坠星海的一介散修,乘舟出海云游,意外看到珑山。当时祖师修为低微,根本无力进入珑山,身在雾海之外,只听得见珑山之中神龙狂啸、雷霆轰劈。跟这次一样,十数年之后,珑山灵力耗尽,雾海才彻底消散掉,祖师以及外围诸多海兽妖族,才得以进入珑山。不过当时珑山浮出坠星海的时限已到,祖师与诸多海兽妖族刚进入珑山中麓的赤星道宫,珑山就开始下沉,大家拿了法宝、道书就仓皇撤出。祖师从一卷道书不仅悟出修成天人的无上道法,还破解出每隔千年找寻珑山的办法,但之后多次进入珑山,都没有办法进入道宫之中,却不想青鳞族早就想出耗尽灵力的办法。青鳞族也是在那里之后,才逐渐成为坠星海一霸的,却始终都不知道珑山何时何地会再出现,想必这也是元青裳不要脸皮勾引少奚延的原因……”顾馨月将赤星宫、少奚氏以及青鳞族近万年来与珑山有关的恩怨,说给陈寻知道。

    陈寻撇撇嘴,元青裳勾搭上少奚延生子生女,是不是青鳞族的阴谋,是不是真那么不堪,他管不了这么多,总之此时青鳞族与少奚氏已经密切勾结在一起了。

    他更关心珑山近万年来的变化,问道:“赤星宫祖师初入珑山时,修为还很低微,怎么从大群蜃兽的眼鼻子底下进入地下道宫的?”

    “一万年前,珑山中连一头蜃兽都没有,”顾馨月说道,“据祖师事后推测,一万年前珑山那次雷霆震动,实是那头蜃龙在做最后的挣扎。到最后珑山灵力耗尽都没有挣脱出来,蜃龙应是绝了脱困的念头,才趁最后的神力还在,捋获海兽妖族在珑山繁衍血脉。匆匆一万年过去,那头蜃龙就算还活着,应该也衰弱到极点,不足为惧了……”顾馨月说道。

    陈寻暗暗点头,赤星宫的猜测还有很有道理的,老夔此前也感到寿元将尽,才有留传血脉的念想,说不定珑山深处这头上古蜃龙早就老死山中了。

    神魔都有寿元,只是寿元通常都长达数十万、数百万年,故而被人误以为长生不死罢了。

    青鳞族虽然不知道找寻珑山的秘法,但对珑山的了解,一点都不比赤星宫弟子少,难怪元青裳不怕那头蜃龙会从珑山深处脱困。

    陈寻轻轻一叹,从走廊站起来,跟顾馨月说道:“青鳞族这次可能所谋甚大,少奚延不会信任我们,我们也没有必要找上门去自讨没趣。我这人胆子小,得了好处,啥时候见好就收,心里有数,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

    陈寻走到位长廊中段的雷霆铜柱前,心想算上露出地面的长度,这根雷霆铜柱到这里就已经足足有六百丈长了。

    雷霆铜柱表面刻漏无数的云雷秘纹,灵力耗尽后,已经显得黯然无光,摸手触摸上去,有着金属的冷感。

    雷霆铜柱即使没有超越道器层次,也是最顶级的道器,应该也是北斗仙人用来镇压蜃龙的关键法器。

    陈寻暗感珑山深入海水之中的部分不会超过万丈,这么浅的地脉,即使有玄冥煞气生出,也应该是他所能承受的范围,心想他要是借雷霆铜柱散出神识,再沿地脉往远处延伸,或许能感应到那头蜃龙是死是活。

    陈寻刚伸手触及雷霆铜柱,就听见走廊外侧一阵轰然异响,探头看去,却是春陵君手下一名法相真人,率领十数策天卫从外面撞开道宫大门,强闯进来。

    陈寻没想到道宫大门刚才闭合着,竟阻挡他们对外界的感应,让策天府的人无声无息就直接闯了进来……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