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八章 玄兵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少奚延、少奚康不走,陈寻怀疑他们已知开阳谷地下藏有秘殿之事。【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留在开阳谷,少奚延、少奚康同样也是暗暗焦急,但又不便明着赶他们走人。

    陈寻见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请少奚延借一步说话:“少奚前辈,是不是在等我们先走,你们好独自进入地下秘殿取宝?”

    少奚延微微一怔,问道:“你们怎么知道开阳谷地下藏有秘殿?”

    陈寻自然不会北玄甲的事情据实相告,微微一笑,说道:“我从雷光脱困而出时,珑山灵力还没有耗尽,地下有些微的灵光透出,自然知道地下还藏有蹊跷,却不知道少奚前辈对珑山知之甚详……”

    “……”少奚延心里震惊,没想到地下秘殿之事终是没能瞒得住陈寻。

    “碧波殿主故意率青鳞族众聚往中麓山岭,看似要与春陵君联手剿杀蜃兽夺宝,实是要引开春陵君的注意力,好让少奚前辈有机会进入地下秘殿取宝,”陈寻继续试探说道,“以此看来,少奚前辈与碧波殿主早就知道珑山七处禁地地下都另有藏宝的道宫?”

    少奚延双眸蓦然睁开,眼瞳就像藏有两团熊熊燃烧的烈火。

    陈寻袖手一笑,面对少奚延透出的杀机夷然无畏,说道:“此时就春陵君还蒙在鼓里,少奚前辈大概不会想在这时翻脸,杀我们灭口吧?”

    少奚延脸色阴晴不定,压着声音问道:“沧澜侯,你想怎么办?”

    “想让春陵君永远蒙在鼓里很难,但珑山中麓以南的三处禁地,我们还是可以悄然声息进入地下秘殿的,”陈寻嘿然笑道,“秘殿有多少件仙人遗宝,还不得而知,但想必是足够我们两家分的。而且我们才区区数人,就算进入地下秘殿,必然也是少奚前辈拿得多,我们拿得少,这时候实在没有必要将桌子掀翻了,大家都没有饭吃。少奚前辈,你觉得呢?”

    少奚延心知陈寻实在是难缠的角色,承认他说得有理,与陈寻分享秘殿遗宝,总是要比提早惊动春陵君好得多,当下就与陈寻约法三章,进入地下道宫两家各自机缘取宝,所有秘宝谁先入手先得,不得出手争抢。

    防止春陵君及云洲诸修提前察觉,陈寻与少奚延布下一座幻阵,将开阳谷遮闭起来,然后再将堆满开阳谷的碎石往外清理。

    以陈寻等人的修为,挖地百丈是轻而易举之事,难的是不惊动春陵君等人。

    很快开阳谷地下露出一个黑黢黢的甬道,湿漉漉的青玉台阶不知道延伸到地底多少丈深处。

    少奚延也是让其他弟子都留在开阳谷,率领少奚康等二十余天元境以上修为的子弟,与陈寻一起进入玉阶甬道。

    一座高逾二十丈的古铜巨门矗立在玉阶甬道的尽头,门楣上刻有“玄兵殿”三字古篆。

    开阳谷外天翻地覆,地下道宫竟夷然无损,可见珑山灵力耗尽之前,地下道宫的防御禁制有多强。

    但地下道宫整体上不是一件法器,故而价值还不如单个的北斗玄兵来得大。

    陈寻早就知道开阳谷地下道宫是北斗仙人收藏符兵玄印之地,但也是故作一脸惊骇,蹙眉道:“玄兵殿!这地下道宫里要是再有几樽北斗玄兵印,怕是没那么容易对付啊……”

    听陈寻如此说,顾馨月、少奚庸等人都心有余悸。

    少奚延微微蹙眉,说道:“此地是上古仙人收藏玄兵秘宝的道宫,北斗玄兵没有人御使,需要通过一定的阵法禁制才会激活,我们进入后见机行事,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就是。”

    陈寻点点头,说道:“开阳谷外的八樽北斗玄兵,也是有人不听劝告,强行攻击阵法禁制所激活。我几年被困无边雷霆之中,无所事事,有些事情却是想明白了。北斗玄兵印与外层阵法禁制,实际上仅有一丝极微弱的神魂感应相联系。我们只要能事先切断这丝神魂感应,之后再强破阵法禁制,就能将北斗玄兵印收入囊中……”

    少奚康身边也有擅长炼器、阵法的修士,不难想出破解之法,陈寻索性就将一些注意点,提前告诉少奚延,也显得他很有“诚意”。

    少奚延对老奸巨滑的陈寻,自然不会全无保留的信任,但也不怕陈寻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他相信以少奚氏、青鳞族对珑山的了解,怎么都不可能输给陈寻。

    陈寻神识透过古铜巨门,感知门后没有异常,推出双手将沉重异常的巨门推开,就见一道走廊往地下道宫深处延伸,直到巨大的雷霆铜柱横在眼前,走廊才一分为二,从雷霆铜柱左右绕过去。

    陈寻神识延伸过去,发现雷霆铜柱后的走廊还有近二百丈长;走廊两边分布有十数间巨大的宫室,但有些微的灵光透出,说明地下道宫里还有一些阵法禁制在发挥着作用。

    天地生发元息,灵脉、灵穴聚之,是为灵气。

    换言之,天地才是最大的聚灵法阵、灵池法阵。

    云洲大地无穷无尽,所生发、汇聚的灵气才能无穷无尽。

    珑山是三四千里纵横的一方小世界,灵气才有耗尽之时。

    不过,就算珑山经年累月汇聚的巨量灵气耗尽,但只要内部的地脉灵穴不被摧毁,就始终会有新的灵气生出、汇聚,还是能满足珑山最基本的阵法禁制运转。

    看到甬道里灵气闪烁,少奚延眉头微蹙。

    说是切断神魂感应,就能将北斗玄兵收入囊中,但这些阵法禁制上附有的是仙人残魂,哪怕极其薄弱,又岂是那么容易切断的?

    他们在开阳谷停留太久,而不去跟青裳汇合,春陵君再蠢,也能猜出一些问题来。

    见眼前这条直通地下道宫最深处的走廊没有什么防御禁制,陈寻与少奚延说道:“少奚前辈,咱们兵分两路,你们从这头开始,我们直接到走廊的最里面破解这些阵法禁制可好?这样省得两家为争秘宝闹不愉快。”

    少奚康眉头微蹙,想说什么,少延奚却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下来。

    看到陈寻与顾馨月、常曦等人往走廊深处走去,少奚庸传音问他父亲:“地下道宫若是真藏有大量玄兵印,多半也是最厉害的藏在深处,王父怎么同意他们先从里面破解禁制?”

    “这些阵法禁制上的神魂气息再弱,也是仙人残魂,不是那么容易切断的,”少奚延说道,“再说破解过程当中,万一发生什么意外,激活北斗玄兵怎办?”

    少奚庸恍然大悟,说到底王父对陈寻的人品还有些不放心。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性命都不保,得到最多的法器又有何益?

    陈寻与常曦、顾馨月等人直奔地下道宫最深处,停下在一处巨殿之前。

    “宗主,你就不怕少奚延父子故意激活几樽北斗玄兵害我们葬身此地?”顾馨月问道。

    陈寻见顾馨月此时对少奚延、少奚康父子充满成见,嘿然一笑,说道:“这么做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处?”

    北玄甲虽然只保留北斗仙人部分记忆,但对这处地下道宫熟悉无比。

    玄兵殿最多时藏有八百樽北斗玄兵,但绝大多数都不知被北斗仙人带到哪里去了,甬道两侧绝大多数巨殿里都是空的,但不破解掉巨殿外的防御禁制,神识根本透不进去,也不会清楚里面的详情。

    除了开阳谷里的八樽北斗玄兵外,地下道宫里总共就剩七樽玄兵印,有四樽在甬道外侧第二间大殿,有三樽在最里侧第三间大殿。

    最关键,也是唯一的一樽玄将印,却在最里侧第三间大殿内……

    陈寻的目标就是那樽唯一的北斗玄将印。

    而且陈寻也根本不用去破解什么阵法禁制。

    陈寻盯着外面,让北斗甲直接顶开大门走进第三间大殿,伸出利爪直接将四樽巨大的玄兵印抓到走廊里。

    顾馨月、容缨、顾元畅看到这一幕,都傻在那里,这么容易就将仙人遗宝取出来了?

    “……”陈寻诡异一笑,做了一个保密的手势,说道:“这些阵法禁制上所附的都是仙人残魂,虽然极其稀微,你们若能炼化为己用,益处极大。少奚延父子在外面还要费一番手脚,我们也不要浪费时间了……”

    这些防御禁制上所附的仙人残魂,是远远不能跟玄兵印同日而语的,但聊胜于无。

    北玄甲乃仙人魂魄所生,没有半点杂质,能够不触动阵法禁制直接进入大殿之中。

    这一点只怕是北斗仙人事先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毕竟仙人附在法器上的残魂,能滋生出自我灵识,也是概率极小的一件事情。

    只要北玄甲以后用玄兵印御敌,少奚延等人就很容易猜出这个秘密。

    陈寻此时不瞒着顾馨月等人,实际也是要看她们是不是彻底对少奚氏、赤星宫寒了心。

    顾馨月心有所思的点点头,暗感有时候机缘、气运真是玄妙莫测,当即盘膝坐下,炼化附在这些阵法禁制上的仙人残魂,也知道这对她恢复修为,帮助极大。

    陈寻使北玄甲、红茶守在外面,他与常曦进入虚元珠中,去炼化那四枚新得的玄兵印……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