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七章 拉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此时要邀请冷月尊者请到夔龙阁担任客卿长老,看似会叫少奚延恼怒异常,但退一万步想,冷月尊者绝意不回赤星宫,从今往后与少奚氏再无瓜葛,加入夔龙阁,并非少奚延难以接受的结果。【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扣押少奚燕岚为质,暂时能叫碧波殿主元青裳、济月国主少奚延投鼠忌器,但他要是以为从此就能对元青裳、少奚延等绝世强者气使虞指,就太愚蠢了。

    在离开坠星海之前,还是要将少奚燕岚放回去的,但这样的话,与少奚氏、青鳞族即使不会结成死仇,关系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少奚氏也断没有容忍归海阁在鬼头礁立足的可能。

    倘若冷月尊者真能加入夔龙阁,陈寻心想他与少奚氏之间关系,或许能多一丝缓和的可能。

    陈寻看少奚延对冷月尊者纠结难舍的样子,心里想,这两人当年怕是不仅同门修炼这样简单,说不定还杂夹着诸多因爱成恨的狗血。

    少奚延气得额头青筋直跳,但又拿陈寻无计可施,早知道就不该阻拦青裳一掌将这小子劈成肉渣。

    东华真人等一干散修,看此情形,都无奈而笑,心想堂堂沧澜侯也是宗门之尊,脾气还真是邪性得很啊,往死里得罪少奚延不说,夔龙阁才多大的山门,竟然妄想将法相境强者撬回去?

    四宗这些年来在西北域声名颇显,也有赤松子、纪烈等一干强者,但根基终究是极浅。

    除根基浅薄之外,四宗弟子有镇守千魔沙海与魔墟之职责。

    千魔沙海诸役,四宗弟子伤亡近半,之后不知道何时就又会与魔族发生惨烈之极的恶斗,此时谁要是想加入夔龙阁等四宗,是怕四宗的炮灰不够多吗?

    他们却是不知道,冷月尊者此时心灰意冷到极点。

    赤星宫弟子在珑山伤亡如此惨重,虽然不是少奚氏、青鳞族直接下手,但跟他们也有莫大的关系,她没想到镇守宗门的志尚师兄竟如此轻易就向少奚延屈服了,没想到在珑山同生共死的诸多弟子,竟然都毫不犹豫站到少奚延那边去。

    冷月尊者抬起头,看向陈寻,问道:“随我脱离赤星宫的弟子,夔龙阁都能一视同仁?”

    “冷月尊者,请你放心。入我宗门,同守宗门之责任,自当是一视同仁。”陈寻说道。

    冷月尊者为人孤傲一些,实际上陈寻也不指望堂堂的法相境强者会对修为低微的散修有多平易近人,但冷月尊者在诸多生死存亡之刻,都能不弃弟子独生,为人处世的底线,实在要比策天府的那伙人高得多。

    冷月尊者不屈服于少延氏,能加入四宗,实为四宗一大强助。

    而在如此困境之下,还能矢志不逾追随冷月尊者的诸多弟子,修为高低不论,但皆是节高志洁之辈,陈寻扫榻相迎都还不及,怎么会歧视对待?

    唯一可惜的,就是这次在珑山生存下来的大多数天元境或元丹暂毁的修士,都选择随少奚延返回赤星宫,仅有两名天元境弟子乃矢志不逾的跟在冷月尊者身边。

    “西北域苦寒之地,魔劫也远非平息,梧山绝非大道修行灵地,馨月,请你三思啊……”少奚延拿陈寻没辙,只能苦劝冷月尊者。

    “梧山是否大道修行之良所,馨月不得而知,但九年前,我等进入开阳谷,无意触动北斗玄兵而无力对抗之际,是陈阁主不惜性命危险,陷入无边雷霆之中,为众人赢得脱身的机会。少奚氏,你修为虽高,但你能如此对待门下弟子?”冷月尊者心如枯石,对少奚延的苦劝再也无动于衷,说道,“我相信陈阁主对少奚燕岚,也绝无恶意……”

    少奚延默然无语。

    少奚康站在一旁,尴尬而笑。

    少奚氏这次在珑山能有百余子弟挣扎存活下来,能有十余青鳞妖将活下来,这确是要承陈寻的情。

    这次珑山之行,少奚氏、赤星宫伤亡虽然极大,但能活下来的都是精锐弟子。

    这些弟子要是都死在珑山,对少奚氏、赤星宫的打击才真正是伤筋痛骨。

    故而陈寻此时仍然扣押燕岚为质,少奚康虽然也极气愤,但也能够忍受。

    陈寻不管少奚延的脸色有多难看,径直问冷月尊者:“珑山灵力耗尽,外层的阵法禁制暂时都起不了什么作用,但还有珑山上还有七族蜃兽绝不会束手就擒。修为低微及伤势严重的弟子,是不是暂时先退出珑山?”

    追随冷月尊者的赤星宫弟子,要么修为低微,要么被困珑山多年,法器俱毁,身受重创。

    接下来珑山之中不知道还会有怎样的凶险,陈寻不希望再有不必要的伤害,希望这些弟子先撤到外围海域休整。

    “一切谨遵阁主吩咐。”冷月尊者说道。

    陈寻就让杜良庸携带赤海金鳞船,带着诸多赤星宫弟子先撤出珑山,停在外围海域观望形势。

    虚元珠暂时容下四五千人都没有问题,但人多嘴杂,陈寻还不想虚元珠的秘密过早|泄漏出去;再者,虚元珠内,仙人残魂所化的仙灵之气有限,暂时无法让这么多人都受益。

    这些年,陈寻在杜良庸的协助下,对赤海金鳞船进行改造升级。

    除了此前炼入的巽风法阵之外,还炼入新的浮空禁制、玄雷法阵,赤海金鳞船已经能够在三百丈以内的低空飞行,可以说是名符其实的浮空战舰。

    杜良庸主持,再有三四十名赤星宫弟子辅助,两三名法相境强者都休想能将赤海金鳞船击毁……

    冷月尊者与一个叫容缨、一个顾元畅的两名天元境弟子,没有随赤海金鳞船撤出珑山,决意留下来,助陈寻探寻珑山禁地。

    他们身上法器俱毁,身上灵甲、法袍都残破不堪。

    常曦她们这次过来,准备颇为充足,拿出三件地阶法器、法袍,不管趁不趁手,给他们先用上再说。

    冷月尊者俗家姓名叫顾馨月,入赤星宫修炼已有一千两百年,脱离赤星宫后,就会恢复俗家姓名。

    顾元畅是顾氏宗族子弟,随顾馨月入赤星宫修行有两百年。

    容缨是顾馨月收|养的孤女,也是貌美异常,入赤星宫修行才百年,就已经有天元境巅峰修为,修炼资质在龙门宗这样的大宗门,都有资格列入真传。

    陈寻拿出丹药,让顾馨月、容缨、顾元畅他们调息休整,同时将一头炼入精魄战魂的妖禽傀儡,放入万丈高空,随时监视着珑山之中的变化。

    陈寻神识能感知方圆三四百里的微小气息变化,但远不如一头妖眸凌厉的妖禽,在万丈高空监视的范围广。

    珑山灵力耗尽,此前困扰众人的外层阵法禁制都已失效,但陈寻并不觉得整个珑山从此就门户大开,任人族修士、青鳞族妖将自由进出。

    除了七大禁地的地下秘殿外,七星雷霆阵与珑山地脉以及锁困珑山的那头蜃龙,到底会不会有新的变化发生,陈寻还不得而知。

    此外,珑山尚有七族数以十万计的蜃兽,还有十数修成真身法相的蜃妖。

    此前发生在开阳谷的惊变足以证明,蜃妖也在极力争夺北斗仙人留在七处禁地之中的遗宝,蜃妖对禁地之中的情形,要远比他们熟悉。

    陈寻控御妖禽傀儡往北飞,位于珑山中南麓的两处禁地,都已经叫蜃兽破开,而南麓大群的蜃兽,正密密麻麻的往中麓山岭迁移……

    近水楼台先得月。

    细看中南麓两处禁地残留下来的痕迹,看得出蜃妖早就趁珑山灵力微弱时,将这两处禁地强行破开,仅剩孤零零的雷霆铜柱还留在原地。

    碧波殿主元青裳说雷霆铜柱与地脉相连,陈寻相信蜃妖也是因此才没有办法将雷霆铜柱拔出来……

    陈寻同时又想,七根雷霆铜柱,会不会是困住上古蜃龙的最终禁制?

    一旦将七根雷霆铜柱摧毁或拔出,上古蜃龙就会从珑山脱困?

    陈寻控制妖禽傀儡继续往北飞,陈寻看到北麓的蜃兽也在往中麓山岭聚集。

    春陵君的撵舟飞速甚疾,载着云洲诸修,此时已经抵临中麓山岭的高空之中,暂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看他们的架势,应该早就知道北斗仙人留在七处禁地的遗宝,都已经落入蜃妖手里,此时应正谋划诛除蜃兽,夺取仙人遗宝。

    而看大群蜃兽往中麓山岭聚集的势态,七族蜃兽、十数蜃妖似有联手、抵抗人族与青鳞族之意。

    十数蜃妖都修成真身法相,又提前从禁地获得上古仙人的遗宝,实力不容小窥,令春陵君及云洲诸修都不敢轻举妄动。

    除了碧波殿主所率的千余妖将外,在雾海消散后,更多大群的青鳞妖兽从两侧接过珑山中麓山岭。

    十数万计的青鳞妖兽搅动海水浪涌奔腾,声势不小。

    开阳宫除此被蜃兽夺得的仙人遗宝外,北斗玄兵印这一级数的天阶至宝就有八件,其他六处禁地落在蜃兽手里的仙人遗宝会有多少,这还需要去想象吗?

    陈寻心里一笑,知道春陵君绝不会轻易收手,但眼前的势态又迫使他们只能与青鳞族联手,这场戏还真是有的看。

    陈寻见少奚氏困在珑山多年的弟子大多调息完毕,但少奚延、少奚康等人却无率众北上与碧波殿主元青裳汇合之意,眉头微微一蹙,心想,难道少奚延知道开阳谷地下藏有秘殿之事?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