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六章 还一押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末六千字大章,求点月票……)

    他在春陵君眼里仅是散去元丹、修为跌回天元境的小小修士,陈寻压根就没有指望春陵君能多重视他,但春陵君如此呼来喝去的态度,却着实叫他心里不喜。【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眉头微蹙,心想他今日要是对春陵君卑恭屈膝、言听计从,不要说接下来珑山中所有的好处都没有他的份,说不定待会珑山发生什么变故,还要被春陵君先推出去当炮灰。

    陈寻瞬时心念数转,就朝飞过来挡住去路的少奚延稽首道:

    “陈寻二十余年前经过济月岛,没有登门拜访少奚前辈,有失礼数。此前,陈寻被困天边雷霆之中,也是借少奚前辈与碧波殿主的道器炼神塔才抵御雷霆逃过大劫,还请少奚前辈、碧波殿主莫要怪陈寻不告而借之罪!”

    陈寻直接将炼神塔从虚元珠取出,抹出他附在炼神塔上的神魂气息,将百丈高的炼神塔掷在开阔的谷地上,任少奚延取回。

    少奚延微微一怔,还以为春陵君从中作梗,他们要从陈寻那里讨回炼神塔不会轻松,却没想到陈寻竟然直接就将炼神塔交还。

    此时碧波殿主也从青鳞族众中越身而出,手释一道青色光柱,人在数千丈的高空中就将炼神塔整个的罩住。百丈巨大的炼神塔,在瞬时之间就滴溜溜的就缩成数寸珑玲的白玉小塔,飞落回到她的手掌之中,透漏五彩霞光。

    看此情形,陈寻恨不得将少奚燕岚那妖女从虚元珠拉出来痛抽一顿。

    这妖女当初在开阳谷南身受重创,故作大方将炼神塔交给他收入虚元珠中保管,当时在诸从蜃兽的合围之下,也只有将炼神塔收入虚元珠中才能带走,陈寻怎么都没有想到,那妖女却故意不说炼神塔最内层的核心禁制,实际还附有她娘元青裳的神魂气息。

    炼神塔作为纯阳道器级数的法器,陈寻在虚元珠中也仅有能力祭炼外层禁制,一直没有察觉到炼神塔的核心禁制,竟然附有碧波殿主元青裳的神魂气息。

    看得出元青裳将炼神塔这样的纯阳道器,交给女儿少奚燕岚护身,也是做出诸多部署,防止炼神塔有可能意外遗失……

    他要是心起贪念,想将炼神塔据为己有,或将炼神塔献出去讨好春陵君,实际上他只要将炼神塔从虚元珠中取出来,就无法阻止碧波殿主元青裳出手将炼神塔抢回去。

    而真要到那一刻,场面就难看了。

    陈寻都怀疑他在措不及防之下,会不会被元青裳当场击毙。

    “操娘的!”陈寻在心里将少奚燕岚的祖宗十八代都操过一遍,恨不得将这妖女揪出来剥皮抽筋,没想到这妖女的心计要比他所想象的还要狠毒。

    冷月尊者看到这一幕,猜想陈寻可能真就是借这樽炼神塔,才在无边雷霆中熬过这些年……

    少奚燕岚此前身受重创,不是炼神塔太弱,实是她自身修为还颇为有限。

    要是她能不顾不管的躲入炼神塔之中,就算她附在炼神塔之上的神魂气息会被雷电巨龙轰散,但她也只会被困在炼神塔之中,只要炼神塔不破碎,她就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没想到陈寻借炼神塔,不仅在无边雷霆中熬过这些年,修为竟然都还大为精进,透出的气息要比九年前更为纯粹、强大,想必是这些年借炼神塔接引雷霆之力的异能,躲在里面修炼的缘故。

    *********************

    “蠢货一个,难不成他老老实实将炼神塔、妖女交还给妖族,就真能拉拢妖族助他对抗春陵君、对抗策天府?少奚氏孤悬海外,天高皇帝远,策天府约束不了他们,小小的夔龙阁胆敢犯与妖族勾结的大忌,真是活腻味了。”

    “陈寻多半也是借炼神塔,才将两樽北斗玄兵收入囊中;此时竟然将这样的重宝交还给妖族,难道对妖族还要讲究什么道义不成?真是蠢不可及!”

    宋玄异听得大师兄魏玄真、九师弟赵惟楚等人小声议论,转头见他们满脸不宵,应是对陈寻此时的作为极为不满,他的心情则十分复杂。

    龙门宗素以诛除妖族、守卫海疆为己任,但他这些年也是与少奚康、冷月尊者以及十数青鳞妖将同心协力,才熬过大劫,多少有些生死患难的情谊,人妖誓不两立的观念在他心里已有所动摇。

    而陈寻再怎么桀骜不驯,于他们也有救命之恩,但他实在想不明白,陈寻此时为何还公然要跟妖族搅和到一起去,是怕策天府抓不到他的把柄了?

    春陵君虽然没有明言,也没有办法摆明了说要陈寻将炼神塔、少奚燕岚献出去,但陈寻心里应该明白。

    陈寻此时竟然直接就将炼神塔交还给碧波殿主,当春陵君岂是好欺的?

    宋玄异抬头看高高坐在玉撵上的春陵君脸色发青,心想春陵君心里一定恼怒异常,却知他此时连元丹修为都没有恢复,根本就没有资格站出来说什么。

    ************************

    元青裳身立轻云之上,霓裳如霞,仙人容貌不可方视,她神念转动,就将炼神塔内部的重重阵法禁制扫过一遍,确认没有异样,双眸才射出湛然神光,落在陈寻的脸上,檀唇轻启道:

    “你竟有能力祭炼七珍炼神塔的外层禁制,元神修为却是不弱。你此前拘押岚儿为质,也是情有可缘,你让岚儿出来,我不会怪你不告借用炼神塔之罪!”

    陈寻心里啐了一口,心想这些个天人境强者,一个个口气狂妄得跟啥似的。

    他不取炼神塔,不愿招惹青鳞族这样的强敌还是其次,主要还是考虑到杜良庸与归海阁要在鬼头礁立足的问题。

    他要真不管不顾,从雷霆脱困,就直接带着炼神塔与少奚燕岚逃回西北域去,青鳞族再强,还真能咬到梧山去?

    他此时已非吴下阿蒙。

    此时见元青裳伸手要他将少奚燕岚放出来,陈寻脸上却是嘿然一笑,说道:“燕岚姑娘在我洞府法器之中封闭修炼,正值紧要关头,陈寻觉得暂时还是不要打忧燕岚姑娘为好!”

    元青裳先是微微一怔,转念想到陈寻此举竟然要将岚儿扣为人质,一张美脸当即气得发青,翻掌就要祭出炼神塔,将这胆大妄为的无赖之徒轰得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她活了几千年,还没有这样受人胁迫过!

    冷月尊者都傻在那里,她没有想到陈寻都将炼神塔交出去后,竟然要将少奚燕岚扣为人质,一时间不知道陈寻此人到底是足智多谋,还是狂妄自大到蠢不可及!

    从青鳞族众飞出的少奚康,身形滞在半空。

    他原以为陈寻与策天府有隙,交出炼神塔是要与青鳞族交好,没想到陈寻临了还要扣燕岚为质,人在半空中,扬声怒喝道:“沧澜侯,你这是什么意思?”

    在春陵君撵舟上落足的诸修,看到这一幕,同样摸不着头脑,但看天地间风云狂卷,也知道碧波殿主恼怒到极点,随时都会出手将陈寻轰杀成渣,此时都抱着袖手看戏的心态。

    罗余泽念及以往情谊,不愿看到陈寻在珑山身殒道消,但看春陵君坐在玉撵上脸色阴晴不定,多半也是希望看到不知好歹的陈寻,早些被碧波殿主当场击毙,省得看在眼底心烦吧!

    罗余泽一时犹豫,心知以他这点微薄修为,怎么都不可能从青鳞大妖元青裳手里救下陈寻。

    陈寻夷然不惧,面对少奚康的质问,哂然笑道:“靖海侯或许有所误会,可否借一步说话?”

    “竖子还敢狡辩!”元青裳怒不可遏,翻掌就要拍下。

    少奚延怕青裳此时出手,会伤及燕岚性命,忙传音劝阻:

    “青裳!陈寻以低微修为,能在西北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绝不是简单人物。他将炼神塔交还,就是表示无意与青鳞族、少奚氏为敌。即使他此时将燕岚扣为人质,应也不会交给姜君问……”

    “竖子胆敢扣押岚儿为质,我今日轻饶了他,青鳞族岂非沦为天下笑柄?”

    元青裳秀眉微蹙,心里怒不可遏,但她强忍住没有出手,倒不是夫君少奚延出声相劝,而她竟然没有把握能将这狂妄之徒一掌拍死。

    元青裳一双妖眸透出如有实质的青色焰光,杀气腾腾的往陈寻扫去,换作其他自散元丹的修为,元神都会被她的威压压垮掉,然而陈寻却夷然不惧,手持黯淡无光的虚元珠,似要在她出手之际,随时会将囚于虚元珠中的岚儿击毙。

    而陈寻身侧那名黄裳女子,以及他身后那个身高一丈有余的魔族少女、那头翼魔在她的威压之间,竟然也没有半点退缩之意,甚至都凝聚极凌厉的气机,朝她锁视过来。

    元青裳心里震惊不已,陈寻等四人不为她的威压所撼,不能代表他们的实力有多强,但足能说明一点,他们的道心磨砺都不在她之下。

    怎么会是这样?

    元青裳虽然恼恨陈寻刚当她的面扣押岚儿为质,但终非鲁莽之辈。

    不要说没有把握杀死这两人、两魔,甚至都没有把握将他们留下,她怎会蠢到强行出手,让春陵君有机可趁。

    元青裳心里震惊归震惊,脸上却完全没有丁点异色,只是冷哼道:“岚儿若是少一根汗毛,小心我将你们挫骨扬灰、永世不得超生!”

    ************************

    陈寻心头也是捏一把汗,元青裳倘若不顾少奚燕岚的性命,真要强行出手,他与常曦除了夹着尾巴逃跑,真是无计可施。

    此时见碧波殿主终是没有出手,陈寻悬在心头的石头暂时落地,朝万丈之外的春陵君扬声喊道:

    “陈寻心里一万个愿意到春陵君座前聆听教诲,但奈何少奚前辈挡住去路。春陵君有何令旨,还请示下,陈寻无不遵从。”

    “你好自为之吧……”春陵君冷冷一哼,如雷霆从天际滚过,心里对陈寻的不满,也是到了极点。

    他心里虽是不满,此时却拿陈寻无可奈何,也没有出手的借口。

    而陈寻此时公然将碧波殿主的爱女扣为人质,他日后也无法追究夔龙阁与妖族勾结的罪名。

    没想到神宵宗的小小逆徒,竟如此难缠,倒无怪赤眉老儿会对此子恨之入骨了。

    春陵君也是杀伐果断之辈,他抓不到陈寻的把柄,此行又有龙门宗、玄天教等云洲宗门修士跟随,他当然不能毫无道理就将陈寻拿下冶罪,当即翻掌就往矗立于开阳谷中心的雷霆铜柱抓去。

    雷霆铜柱露出地面就有五百丈高,直径有十丈巨,但从虚空中穿出的青灵巨掌,却满满的将雷霆铜柱握住,竟似要硬生生的将雷霆铜柱从地底拔起。

    看到这一刻,陈寻也是暗暗心急。

    刚才大家都在开阳谷万丈高空与北斗玄兵、雷霆铜柱所化的雷电巨龙恶斗,没有怎么注意到开阳谷内的情形。

    待珑山灵力耗尽,满空的雷霆霞云消散一空,开阳谷地下秘殿透漏的灵光也都消失无踪。

    此时开阳谷堆满残砖碎石、断木残枝,根本就没有人发现开阳谷地面上的道宫被摧毁一尽,地底还有一座地下秘殿等着大家去发现。

    要是让春陵君将雷霆铜柱连根拔起,地下秘殿怎么都不可能藏住痕迹。

    操|他娘的。

    他不惜冒犯春陵君,就是不想对春陵君言听计从,失去进入开阳谷地下秘殿取宝的机会。

    其他上古异宝他都可以不用,但附有碎星拳第二重神通的北斗符将印,他怎么都要争一把的。

    青鳞族、策天府都是强者如云,要是叫他们先一步发现地下秘殿,不要说北斗符将印了,陈寻都怀疑他会不会连一碗菜汤都喝不到。

    陈寻的担心是多余的。

    春陵君虽然法力无力,方圆三四百里的山岭都被他搞得跟地震似的剧烈震颤,却怎么都没有办法将雷霆铜柱从地底拔出来。

    开阳谷底则是堆积越来越多的碎石,地下秘殿则是藏得更深。

    “姜问天,你以为将珑山灵力耗尽,就能将七星雷霆柱从珑山地脉中拔出来?我看你还是省省力吧!”碧波殿主满脸讥讽的笑道。

    “珑山不过三四千里纵横,元青裳你真要与我通力合作,何愁不能断珑山地脉?”春陵君倒也没有羞恼成怒,他也知道直接拔出雷霆铜柱的可能性不大,但怎么都要试他一试。

    此时见拔不出来,也就果断收手,示意云洲诸修,都跟随他的撵舟,往珑山北麓飞去。

    珑山七处禁地,开阳谷仅是其中之一。

    春陵君身在万丈高空,将珑山地形都收在眼底,雷霆铜柱既然拔不出来,他就会在这里浪费时间。

    陈寻从来就不指望姜氏一系能对他有什么好感,见春陵君径直率云洲诸修往北飞去,生怕慢了半步,珑山的上古异宝被青鳞族多占了去,心里冷笑,又抬头问欲率众北上的碧波殿主元青裳:

    “元前辈,你们就不怕惊动珑山所困的那头蜃龙?”

    元青裳冷眼看来,说道:“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却不肯多言一句,也径直率青鳞诸妖北上,怎么也要先抢下一处禁地再说。

    操操操!

    陈寻心想元青裳应该知道珑山更多的秘密,不可能对珑山所困的那头蜃龙不加提防,就直接率这么多的青鳞族妖将进入禁地取宝,但元青裳不肯多说一句,他能奈她何?

    陈寻心里又想,听元青裳的口气,锁困蜃龙的禁制,可能跟珑山地脉直接相关,不然的话,她与春陵君联手,两家合力将七根雷霆铜柱拔出,不是比什么上古异宝都强?

    想到这里,陈寻也是心思稍定,心想珑山七处禁地,爷爷我只要占得开阳谷地下秘殿的异宝也就足够了,也不用再去想其他六处禁地的上古异宝。

    上古异宝要是拿多了,说不定春陵君、碧波殿主都可能丁点脸皮都不要,就会跑过来出手抢夺,到时候反倒不妙了。

    *******************

    春陵君、碧波殿主先后率部北上,但少奚延、少奚康父子俩却与少奚氏近两百弟子还停留在原处。

    陈寻心里暗骂,少奚氏与赤星宫的修士不走,他要怎么进入地下秘殿取宝?

    少奚延却不知道陈寻心里在想什么,人半空后犹豫片刻,非但没有随元青裳北上,反而径直往开阳谷这边飞来。

    “沧澜侯,我少奚氏无意与你为敌,你如此作为,又是何故?”少奚康冷冷的问道。

    “靖海侯,少奚前辈,我也无意与少奚氏、青鳞族为敌,但我刚才当着春陵君的面,将炼神塔与燕岚姑娘都交给你们,四宗又如何在西北域立足?”

    陈寻心里骂少奚氏在这里拖延他入地取宝的时机,脸上却不动声色,摊手说道,

    “你们且放心,我们只要能安然离开珑山,绝不会伤燕岚姑娘一根毫毛!”

    少奚延轻轻一叹,没有再纠缠燕岚被陈寻扣为人质之事,而是朝冷月尊者等人走去,问道:“馨月,你心里还在怨恨我与青裳?”

    “赤星宫凋零成这样,铁芒师兄身殒道消,我也是落到这种境地,志尚师兄也孤掌难撑,以后济月岛什么事,还不是由你少奚氏说了算?”冷月尊者冷颜说道。

    少奚氏也是师出赤星宫一脉,少奚延与冷月尊者说起来要算同门师兄妹。

    人家宗门的内部事务,陈寻也只能先袖手旁观再说。

    “我不会恋栈世俗权柄,国主之位会由康儿继承。志尚师兄欲请我回赤星宫主持宗门事务,我还没有答应下来,就是要先问问馨月你的意见,”少奚延说道,“当然,不管馨月意见如何,我都会全力助你恢复修为……”

    听了少奚延这话,陈寻心里冷冷一笑,没想到少奚延做事虽然有些底线,但也是枭雄之辈,竟然都已经将济月岛的大局掌握在手中。

    连赤星宫仅剩的一名法相强者,都被迫向少奚延屈服,这济月岛以及周围数万里海域,谁要得罪了少奚氏,还真没有立足之地。

    陈寻心里琢磨着,他此时虽以少奚燕岚为质,但最终还是要将少奚燕岚放回去,以后怎么才能在少奚氏的眼鼻子底下,长久占得鬼头礁?

    他难道能指望少奚氏一点都不计较他扣押少奚燕岚为质的事情?

    陈寻心里胡思乱想,冷月尊者听少奚延的话却勃然色变。

    她也没有想到,志尚师兄竟在少奚延的逼迫之下让出掌教之位。

    少奚延此番过来,一是助元青裳夺宝,第二实是要逼她就范。

    冷月尊者心里苦涩,即使恼恨,也知大势已失,非她一人能力挽狂澜!

    “我顾馨月愧对列代祖师,无颜再回宗门,哪怕在珑山身殒道消,也不会接受你半点帮助,”

    冷月尊者斩金截铁的说道,回头又看向身后的赤星宫弟子,说道,

    “你们不愿意随我脱离宗门,现在自可离去……”

    冷月尊者身后百余赤星宫弟子,此时都面面相觑。

    陈寻这时也看明白了,赤星宫这次过来的援兵三十余人,修为都极低微,实是不愿归附少奚氏的弟子,但又无力反抗少奚氏的强势,才赶到珑山来,希望冷月尊者能主持大局。

    冷月尊者倒是傲骨不屈。

    少奚延虽然没有直接下狠手,但赤星宫在珑山伤亡如此惨重,却与少奚氏跟青鳞族暗通消息有着莫大的关系,冷月尊者若是向少奚延屈服,又怎么能对得起冤死的上万弟子?

    陈寻倒是欣赏冷月尊者的为人,虽然孤傲一些,为人处事倒也有底线的。

    冷月尊者虽然不愿意屈服,但随冷月这些年在珑山挣扎活下来的赤星宫弟子,就未必都能像她那般有骨气了。

    七十余人,“哗啦啦”有一大半走到少奚延身侧,心虚得都不敢正眼看冷月尊者一眼。

    少奚氏本身就是赤星宫一脉,少奚延出任掌教,他们只要没有异志,少奚延也不会亏待他们,不然的话,以他们现在这种状况,走出珑山,还不是要忍气吞声投附其他宗门?

    他们能走,他们的亲族宗室怎么办?

    紧接着陆陆续续又有十数人走出,冷月尊者身边孤零零的仅剩十数人,还矢志不逾的追随。

    “馨月,到这时你还意气用事?”少奚延苦言相劝道。

    “夔龙阁庙小,但助冷月尊者恢复修为的资源还是有的;倘若冷月尊者答应担任夔龙客卿长老!”陈寻打蛇随竿上,不失时机的插上一句。

    少奚延气得额头青筋直跳,他暂没有跟陈寻追究扣押燕岚为质的事情,没想到陈寻竟然这么没有脸色,插上一脚就要将馨月拉进夔龙阁当什么鬼捞子客卿长老。

    陈寻脸皮也厚,笑嘻嘻的说道:“冷月尊者到我们夔龙阁担任客卿长老,少奚前辈一定不会再误会我会对燕岚姑娘有什么恶意了吧?”

    少奚延心里暗恨,刚才怎么就失心错,拦着没让青裳一掌将这小子劈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