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五章 春陵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求月票,兄弟们手里还有没有月票,看着大荒时不时被打月票榜,心揪啊……)

    陈寻与常曦联手,将第二樽符兵玄印收入囊中后,再从虚元珠出来,开阳谷上空的激战也进入尾声。【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此时开阳谷上空的雷霆霞云已经稀薄到极点,外界的天光都隐隐透进来,而位于开阳谷中心的雷霆铜柱顶端所聚的雷光也黯淡起来,所释出的雷霆巨龙甚至都威胁不了法相境初期的强者。

    最后一樽玄兵法相破碎后,符兵玄印被一只青灵巨掌抓在手心里剧烈的震颤,却怎么都无法再从虚空中汇聚灵气,最终被那个身穿金龙法袍的高大身影收入手中。

    陈寻没想到策天府五大府君之一、数百年未问世事的春陵君姜君问,这次会亲至珑山。

    金碧辉煌的巨撵,悬停在开阳谷的上空,更像是一艘富丽堂皇、灵光闪烁的玉质巨舟,有百丈长短,四壁雕刻着神奇的飞禽走兽,玄符秘篆更像繁密的星辰缠绕巨撵。

    姜君问坐在巨撵中心一座巨大的青莲法像玉座上。

    四名法相真人显是姜君问手下最得信任的部将,分守撵舟四角,警惕的注视着珑山的一草一木。

    此前拖曳撵车而行的四头七彩羽翼妖禽,此时都化身貌如天仙的美艳少妇,待立姜君问玉座左右。

    十数元丹真人,率领百余身穿青色灵甲的策天卫战将,峙守在撵舟的四周。

    春陵君仅是策天府五大府君之一,随便出行所率部属,就有堪比一流宗门的实力,也无怪策天府始终能够压制住七宗,辅助姜氏熹武帝朝,统治云洲大陆了。

    **********************

    陈寻没有丝毫的犹豫,将两枚符兵玄印递给姜冰云、苏灵音,说道:“你们速进虚元珠,祭炼此印!”

    符兵玄印分三种,此印还是最差的一种,全称应为北斗玄兵印,在此之上还有北斗玄将印;最顶级的北斗玄帅印已经损毁,至少在珑山不可能找到。

    北斗玄兵印相较其他天阶法器,最大特点就是无需注入磅礴的灵元法力,就能从虚空汇聚灵气,化变玄兵法相御敌。

    这也是唯数不多、天元境修士就能祭用的顶级天阶法器。

    姜冰云、苏灵音都修炼到天元境巅峰,元神修为更是强过同境界的修士,祭炼北斗玄兵印,哪怕是仅发挥两三成的威力,也能堪比法相境初期的强者。

    而随着姜冰云、苏灵音修为的精进,北斗玄兵印在她们手里,最终能发挥出堪比法相境巅峰强者,甚至堪比天人真君的威能来。

    姜冰云是陈寻的侍妾,陈寻将天人真君都要出手争夺的一件天阶法器给姜冰云祭炼,不出众人意外;苏灵音没想到陈寻竟然将另一枚北斗玄兵印交给她来祭炼,微微一怔,转头往苏棠看去。

    苏棠娇靥微羞,别过脸去,她知道陈寻安排两枚北斗玄兵印的归属,自有他的权衡。

    对天元境修士来说,拥有一件天阶法器,不仅仅意味着实力大增。

    天元境修士,通常仅能祭炼天阶法器的外层禁制,发挥一小部分威力,但天阶法器在手,无论是时时参悟其上所附的神通,还是进一步祭炼内层的阵法禁制,对修行都有极大的益处。

    哪怕是资质相当,有一件天阶法器在手,修成元丹的概率都要提高好几倍。

    谷承卓在还没有晋入天元境之前,其父谷问天就将八棱雷锤交给他祭炼御使,道理就在这里。

    苏棠本身就具有荒古血脉,又有神鸟青鸾相伴,可参悟天炎道意,一枚北斗玄兵印落在她手里,好处反而不能充足的体现出来。

    雷万鹤、铁心桐、古剑锋兼修玄门道法与神魔炼体,倒是姜冰云、苏灵音不善与敌近身搏杀,由她们两人祭炼北斗玄兵印,才能最大限度的增强众人的实力。

    苏灵音与苏棠之间的小动作,陈寻只当看不见,又跟铁心桐、古剑锋他们说道:“北斗玄兵印实附有仙人魂魄,我与大当家在虚元珠中|将仙人魂魄震散,才最终擒获这两枚玄兵印。玄兵印只有两枚,但仙人魂魄散于虚元珠中,转化仙灵之气,对修士极为有益,你们不要错过这样的良机……”

    铁心桐、古剑锋他们都不知道仙灵之气是什么东西,但雷万鹤、谷承卓都曾身为神宵宗的内门弟子,闻言都欣喜异常,笑着问大当家:“大当家不一起进去修炼?”

    “都火烧眉毛了,我能跟你们一样悠闲?”常曦撇撇嘴说道。

    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怎么的变故,陈寻此时让苏棠、谷承卓他们先避入虚元珠中修炼,也是怕他们修为低微,会遇到措手不及的凶险。

    就连赤海、蛇无心、杜良庸都要暂时避入虚元珠中以防不备。

    陈寻与常曦、红茶、北玄甲在外,就算春陵君姜问天与碧波殿主元青裳翻脸,他们还是有一定把握,能够携带虚无珠,远走高飞。

    北斗玄兵印附有碎星拳与斩龙戟两种神通。

    碎星拳第一重功诀就极其玄奥,非谷承卓他们此时所能修炼,陈寻将斩龙戟神通都直接通过神念,打入他们的神魂深处,让他们在虚元珠参悟、修炼……

    陈寻又暗中塞了几枚寒元珠给常曦。

    常曦乃转世仙躯,自然识得寒元珠是何物,没想到陈寻此次进坠星海竟然能寻得这样的珍物。

    常曦还没有修成真身法相,灵海法力有限,一旦姜问天、元青裳翻脸,她有寒元珠在手,就能从中汲取元液补充法力消耗,逃跑的把握又能增加两三成。

    寒元珠虽然珍贵无比,但陈寻这无赖抓她的手竟然停了一瞬,摆明是占她的便宜,美眸忍不住怒瞪过去……

    *****************************

    除了策天府的嫡系人马外,此时又陆续有两三百人从极远飞抵开阳谷的上空。看他们所穿法袍,有龙门宗、玄天教等宗门弟子,多年未见的罗余泽也在其中。

    他们作为云洲修士,远赴坠星海,凡事自然都要唯策天府马首是瞻,此时都飞抵春陵君的撵舟上落脚,在姜问天没有新的号令之前,谁都不敢轻越雷池半步。

    还有一批人族修士,与青鳞族妖将及碧波殿主站在一起,占据开阳谷半边天空,陈寻心想他们应是济月少奚氏的子弟、部将。

    头戴金冠、身穿蟒袍的中年男人,与碧波殿主并肩而立,却也有法相境巅峰的修为。不用他人介绍,陈寻也知道此人就是被赤星宫逼迫退位的济月国主、碧波殿主的夫君少奚延。

    除此之外,还有二三十人孤零零的两边都不靠,聚成一团,直接往开阳谷这边飞来。

    看这二三十年都身穿赤星宫的弟子法袍,陈寻也能明白他们此时的尴尬。

    济月岛孤悬坠星海之中,不受熹武帝朝统属,作为济月首宗的赤星宫,自是不便与策天府及云洲修士站到一起。

    而济月岛国主一脉少奚氏,此时公然与青鳞族勾结,要与赤星宫争夺济月岛的统治权,赤星宫更不可能跟青鳞族站到一起。

    两边都搭不上,赤星宫弟子只能孤零零的先往开阳谷这边飞来。

    *******************

    此时,多年未见的宋玄异、少奚康、冷月尊者等人,纷纷从远处的山岭现身,往开阳谷这边飞来。

    陈寻初登珑山时,赤星宫、少奚氏、青鳞族及受邀散修,元丹境以上的强者加起来就将近百人,天元境修士多达三百余人,还胎境及真阳境弟子浩浩荡荡将近万人。

    此时珑山幸存者仅剩不到两百人,个个衣裳褴褛,竟连宋玄异等人身上,连一件完整的法袍灵甲都没有,真是凄惨到极点。

    这时候,幸存者的两百人也分成三拔。

    宋玄异等人身在半空中,神色复杂的看了陈寻等人数眼,终是没有说什么,就直接往春陵君的撵舟飞去。

    少奚康身边还有近百人簇拥,连同九名青鳞妖将,看向陈寻的眼神更是复杂无比,身在半空朝陈寻拱拱手,说道:“沧澜侯被困雷霆多年,竟然还能安然无恙,真是叫人意外啊!”

    他没有直接提及少奚燕岚及炼神塔之事,先与青鳞族汇合而去。

    冷月尊者率领剩下七八十人,与飞抵开阳谷的赤星宫弟子汇合……

    三股势力,赤星宫可以说是极弱,但策天府、青鳞族的态度未明,陈寻再傻也知道先跟赤星宫搭上线再说。

    陈寻与常曦,往冷月尊者那边飞去,稽首道:“多年未见,冷月道友可还安好?”

    冷月凄然一笑,但想到当年要不是陈寻冒险进入雷光之中,吸引住北斗玄兵的注意力,她们怕是更没有几人能活下来,颔首相谢道:“当年多亏沧澜侯舍命相救,我们终是没有被北斗玄兵与蜃兽赶尽杀绝。”

    虚元珠当年落入青莲焰海都夷然无损,陈寻携虚元珠进入雷光,实是有他的算计。

    听冷月这话,陈寻倒有些愧不敢当,笑道:“在滩谷营地,我等立誓要同心协齐,共赴此难,这话可不是空口说说而已。”

    “沧澜侯身陷无边雷霆之中,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冷月尊者问道。

    陈寻微微一笑,冷月尊者此时问及此事,倒不是她有心想贪虚元珠。

    赤星宫受此打击,实力已经孱弱到极点,再有什么贪心,不是自取灭亡,她提及此事,实是要陈寻小心策天府与青鳞族绝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少奚康、宋玄异必会将珑山所发生的一切,都禀告策天府及碧波殿主知晓。

    另一层意思,她也是希望陈寻此时能与赤星宫站在一起,或许能稍稍抵挡策天府与青鳞族的强势。

    然而未等陈寻与冷月尊者寒暄多久,就有一道身影从春陵君撵舟飞来,身形停在半空,张口说道,“沧澜侯陈寻,春陵君召你有事相商……”

    陈寻眉头微蹙,心里盘算着,他此时将春陵君姜问天的话当成狗屁,会有什么后果发生?

    听到春陵君召见陈寻,一道身影从青鳞族越身而出,挡在春陵君使者之前,在半空停住身形,却是头戴金冠的少奚延,扬声说道:

    “我对沧澜侯慕名已久……”

    少奚延已从其子少奚康那里知晓,燕岚与炼神塔都扣在陈寻的手里,怎么敢让陈寻先与春陵君姜问天见面?

    “少奚延,你是何意?”姜君问从玉座振身而立,他远在万丈之外,眼瞳似有金色焰光射出,往陈寻这边扫来,不怒而威道,“陈寻,你径直过来见我,少奚延胆敢阻挠,就是与我姜氏、与我云洲诸宗为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