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四章 分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开阳谷上空的大战还在继续。【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青鳞族与人族诸修联手,强者如云,虽然占据上风,但虚空之眼每时每刻都有巨量的灵气倾泄而出,聚入玄兵法相之中,七樽北斗玄兵就像永不知疲惫、永远都不会损坏的战争机器,横在开阳谷的上空,寸步不让。

    雷霆铜柱不时释出雷电巨龙,以助北斗玄兵的声威。

    天地元力在剧烈的震荡,雷霆霞云被震出鱼鳞状的裂纹,裂口也在不断的扩大,开阳谷周边的山岭早就被摧残得面目全非,也不怕再被摧残一次。

    陈寻与北玄甲恶战过一回,知道七樽北斗玄兵看似声势不弱,但随着符兵玄印上所附的仙人残魂,在剧烈的恶战中一点点被震散,所凝聚玄兵法相也会越来越弱。

    相比较之下,人族与青鳞族拥有两名天人境世绝强者,此外还有七八名法相境强者,持续恶战下去,必能争得最后的胜利,将七樽北斗玄兵降服。

    他们之所以没有急于强攻,实是担心珑山可能还存在他们所不知的变化。

    赤星子当年进过珑山,青鳞族也必有先人入过珑山,看他们这架势,大概是要将珑山灵力耗尽,确认没有异常后,才会真正在珑山落足。

    看此情形,陈寻却是挠头。

    天塌由高个顶着,有策天府五大府君之一的姜君问真君,与青鳞族三圣之一的碧波殿主,陈寻也不会去想蜃龙脱困出来后怎么应付的事情。

    他挠头实是为那些震散的仙人残魂惋惜。

    他心里想,七樽北斗玄兵,所附的仙人残魂要是都能收集到虚元珠中,能转化成多少精纯的仙灵之气啊!

    陈寻离开梧山,已经有二十三年,苏棠、姜冰云、铁心桐、雷万鹤、谷承卓、古剑锋等人也都修炼到天元境后期。

    他们这次进入坠星海,一是怕陈寻困在珑山,势单力薄被人欺负,二来也是到了修炼的瓶颈,需要出来寻找突破的机缘。

    陈寻心想着若能将一两樽北斗玄兵收入虚元珠中进行镇伏,所震散的仙人残魂转为仙灵之气,供苏棠他们淬体易髓,就能让他们在以后的修行之路上走得更远。

    “北玄甲,你看到,珑山势难再阻挡人族与青鳞族强者进入,你是希望这七樽玄兵都落在他人之手,还是能有一两樽落在咱们手里,给你当个伴?”陈寻先要做北玄甲的理想工作。

    “不需我出手,你们也应有能力抢得一樽北斗玄兵!”北玄甲瓮声说道。

    “这鸟人是什么来头?”常曦问道。

    苏棠、铁心桐他们也都疑惑的看过来,初见北玄甲,还以为他与赤海一样,都是陈寻所炼制的翼魔傀儡,但没想到陈寻跟他说话都如此客气,出手抢夺北斗玄兵竟然都要跟他商量。

    常曦心里更是震惊,虽然北玄甲没有将仙人魂魄的威压施展出来,但他身上透出的仙灵之气,叫她是那样的熟悉,也能猜到北玄甲来历不凡,绝不是普通的翼魔傀儡。

    “这位是北玄甲前辈……”陈寻招呼众人给北玄甲行礼。

    虽说北玄甲立誓效命他千年,但该送出去的高帽子,陈寻绝不会吝啬。

    他与常曦、红茶还有老夔联手,将一两樽北斗玄兵诱入虚元珠中用炼神塔镇伏不难,但他与常曦进入虚元珠中,就需要北玄甲守护虚元珠不被他人夺走。

    陈寻也不担心别的什么,就怕青鳞三圣之一的碧波殿主与策府天姜君问见宝起意,突然出手抢夺虚元珠,他与常曦只怕这辈子都要被封印在虚元珠中无法脱身了。

    在陈寻的威逼利诱之下,北玄甲勉强答应守护虚元珠,但不会直接出手助他们镇伏其他的北斗玄兵。

    陈寻要谷承卓、铁心桐、雷万鹤他们在开阳谷里严阵以待,与赤海、蛇无心一同守住北玄甲的两翼,以防有变。

    陈寻与常曦携带虚元珠飞出半空中。

    由常曦出面,引出一樽北斗玄兵,陈寻将常曦与那樽北斗玄甲都收入虚元珠中,再落回开阳谷。

    虚元珠交给姜冰云、苏棠她们看管,陈寻与红茶同时进入虚元珠中。

    同样由老夔护住虚元灵地,他与常曦、红茶联手,对抗那樽北斗玄兵。

    常曦已经是元丹境巅峰,作为转世仙躯,她修行没有什么障碍,只是她想修炼成真身法相,就要在龙门宗连续闭关修炼三四十年才成。

    四宗在西北域风雨飘摇,她哪里能安心在龙门宗闭关修炼?

    就算没有修成真身法相,就算常曦手里没有天阶法器,她的实力也丝毫不比法相境中后期强者稍弱。

    八年前,红茶与少奚燕岚的真身法相直接对抗,还有些难以承受,妖躯被打出蛛网状的痕裂,玄兵法相要比少奚燕岚的真身法相强出太多,但红茶依然无惧的挺身而上,在半空中与北斗玄兵直接贴身肉搏。

    “这就是你当年在千魔沙海收服那头魔女?”常曦讶然问道。

    “降服这樽北斗玄兵,会有什么好处,你到时候就知道了。”陈寻嘿然一笑,他身在虚元珠内,就不用怕别人会窥破他身上的秘密,出手毫无保留,跃身而上,右手持盾,左手青色焰光涌动,轮出看似渺小不堪的碎星拳,就往北斗玄兵身上轰去。

    只可惜陈寻神魔炼体的功底还是太弱,才修成第一重小成境界的碎星拳又远比想象中暴烈,陈寻此时还无法将碎星拳的拳势进行叠加,不然十层碎星拳势叠加下去,天人之躯也要被他的拳势压垮。

    就算如此,常曦也是心旌摇荡,怎么都没有想到,陈寻一拳之威,竟然将北斗玄兵所持的巨戟打碎掉,战力之强,已不比她稍差分毫。

    虚元灵地由老夔、玄龟守护,陈寻与红茶都毫无保留出手,常曦也是将一柄春化雨剑,化成千丈灵藤,往北斗玄兵缠杀过去。

    三人联手,与北斗玄兵恶斗半天,才将符兵玄印所附的仙人残魂彻底震散,将这枚符兵玄印收入囊中……

    陈寻与常曦从虚元珠中出来,开阳谷上空的战事还有不紧不慢的持续着,策天府与青鳞族似乎都不急于进入珑山,只想先将珑山的灵力耗尽再说。

    如此正好,陈寻与常曦如法泡制,又将一樽北斗玄兵引入虚元珠。

    这时候,开阳谷上空才起了变化。

    姜君问、碧波殿主等人,大概也没有想到,常曦与陈寻联手,竟然如此轻易就将一樽玄兵降服,他们再这么慢腾腾的打下去,恐怕七樽玄兵都要被小小的夔龙阁抢走,这绝非他们所能忍受的。

    这七樽玄兵,都还达不到纯阳道器的层次,一旦被四宗抢先夺得,他们也无法撕破脸再到四宗手里将玄兵抢过来。

    一座四头妖禽拖曳的巨撵,绽放万丈霞光,冲入剩余六樽北斗玄兵的战团之中。

    四名法相真人峙立巨撵四角,真身法相皆是一头百丈大小的灵蛟,两两缠杀一樽北斗玄兵。

    巨撵中心的玉座上,坐着一位身穿金龙法袍的高大身影,他伸出双手,虚空中就有两只巨大的青灵手掌穿出,直接就往两樽北斗玄兵拍去。

    北斗玄兵是虚空灵气汇聚的玄兵法相,在巨掌的连拍之下,身形像水波一样晃荡起来,再难保持实相。

    一樽北斗玄兵已经被陈寻与常曦联手镇伏,此外又有一樽北斗玄兵被常曦诱入虚元珠中,此时开阳谷上空就剩五樽北斗玄兵。

    策天府一下子就要争夺其中的四樽,青鳞族自然不干。

    除了青鳞妖将组成的天妖大阵,继续维持六臂妖将,缠住一樽北斗玄兵外,碧波殿主那妙曼的身影直接穿过虚空,就要从策天府姜君问手里再抢一樽北斗玄兵过去。

    此时人族修士之中,也有一名头戴金冠、身穿金丝蟒袍的法相真人,越众飞出,与碧波殿主一起,将那樽玄兵的退路堵住,同时防备策天府的人对碧波殿主不利。

    “元青裳、少奚延,你们真要处处与我作对吗?”姜君问厉声怒喝,虚空中的一只青灵巨掌急剧扩大,作势就要往碧波殿主元青裳、济月前国主少奚延头上轰去。

    “姜君问,你不要忘了此时是在坠星海上,”面对姜君问的威胁,碧波殿主元青裳丝毫不惧,娇声厉喝道,“策天府横行霸道惯了,今日一定要将这五樽玄兵都夺过去,那我就让给策天府也无妨!但姜君问,你自己想想,你有能力将珑山整个都吃下去吗?”

    此时雷霆铜柱聚变一道百丈雷电巨龙,直接往巨撵轰去,却在半空被姜君问的天罗掌拍碎。

    姜君问脸色阴晴不定,也知道珑山异宝无数,眼前五樽玄兵才是开胃菜。

    要是为一两樽玄兵的去留就与青鳞族大打出手,实在算不上有多明智。

    姜君问脸色稍霁,说道:“五樽玄兵,我三你二,元青裳,你可有异议?”

    “姜府君说什么就是什么,元青裳怎敢有异议?”碧波殿主声音冷冷的说道,但也知道姜氏的真正势力,远非云洲熹武帝朝这么简单,吃些亏也只能先忍下来。u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